第二百零五章 千年之约(大结局)(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儿,你终于回来了!”</p>
  机场接机口,老曹手捧一大束鲜艳的玫瑰,老远地朝乔云招手。</p>
  “老曹,你刚刚喊我什么?”乔云终于听到她内心深处最想听他叫自己的“云儿”,而不是“云云”。</p>
  “叫你云云啊。”老曹发自内心地笑着,双手递给她花束。</p>
  乔云接过去花,轻轻闻了闻,跟在老曹身后往外走,心里却有些失落,刚才明明听他叫自己“云儿”了,他连身都没转就又不承认了。</p>
  “云儿,累吧?第一次自己出门,还时间这么久?”老曹略微俯身对她说。</p>
  他又叫我“云儿”了!乔云心中一热。“不累,时间很长吗?你是想我,所以觉得时间长。”</p>
  “还不长?整整一个星期!你从来没自己出门这么长时间。确切地说,从来没自己出过门,每次都有我陪你的。”老曹的臂膀始终拥着她,她能感受到他身体上散发出的温度和荷尔蒙味道。</p>
  “只有一个星期吗?不是十年吗?”乔云诧异。明明是曹丕先来她的世界等她十年,他离开剑坛时从万花筒里看过,他才18岁,刚收了8岁的自己为徒。如今18岁的她回来了,他已经28岁了。</p>
  “哈哈,云儿,你还说我想你觉得时间长,看来你是更想我了。人家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你是七日不见如隔十年啊。好云儿,我们先回家吧,爸爸妈妈还有我爸妈都在等着咱们呢。”老曹显然很高兴。</p>
  怎么会只有七日?乔云困惑,本能地觉得头晕。他说回家,不是回我俩的那个新房子吗?说爸爸妈妈和他父母都在等我们,为什么?什么事这么正式?难道——他要向我求婚了?</p>
  不会吧?奥运会还没参加,我才18岁,怎么可能这么早就让我结婚?</p>
  算了,还是不费脑筋想这些了,待会儿回去就知道了,反正就是我父母和他父母,也都没有外人。只要他又叫我“云儿”了,我的心里就踏实了,证明他就是曹丕变的,我和曹丕的缘分得到延续了。乔云的内心幸福着。</p>
  老曹开车果然是向他俩的新房子驶去。</p>
  “老曹,是回咱‘自己家’啊?”乔云问他,“爸爸妈妈和你父母要是发现咱俩未婚同居过,还不得生气啊?”</p>
  “小傻瓜,我都收拾好了,谁能发现?对他们一概就说为了你训练方便,给你装修的训练房,我天天都回宿舍住。记住了吗?”老曹坏笑着冲她抛了个媚眼。</p>
  呵呵,他果然是曹丕,连表情都是曹丕那招牌式的。乔云心里高兴,笑在脸上。</p>
  “哈哈,看你笑得多坏。”老曹却反说她在坏笑。</p>
  “跟你学的。”乔云反驳他。</p>
  “去年的礼物还一直留着没给你,连今年的,一起送给你吧。”老曹说着,从车的储物箱里拿出一个礼品袋。</p>
  去年的礼物?什么礼物啊?乔云没听懂。老曹是没正式送过她什么礼物,但是他给她花钱不少。尤其是明确恋爱关系以来,老曹的个人存折都放在她这了。他还说什么去年、今年的礼物,什么意思啊?</p>
  乔云打开纸袋,里面是两只包装精美的盒子。她又一层一层地打开包装,竟然是一串珍珠项链和一副同款耳环!</p>
  天啊,那不正是曹丕和邓禹送她的吗?而且一模一样!</p>
  “老曹,你给我选的?”她惊喜地问。</p>
  “你说呢?正好配你白白的皮肤。待会儿停下车我给你戴上。”老曹一手开车,另一只手伸过来握着她的手,幸福甜蜜溢于言表。</p>
  乔云只顾了欣喜,竟然没再想“去年”“今年”竟是何意?</p>
  老曹把车停在小区正门前的临时停车位,地下车位被乔云的车占着,他只能停在地上了。老曹打开后备箱帮乔云拿行李箱,乔云手捧鲜花和礼物下车,看到这里停了好多眼熟的车。</p>
  “老曹,那不是咱们‘老大’的车吗,他咋把车都停到咱们小区了?这儿离队里的后门近,他不是‘走后门’上班吧?呵呵。”乔云顽皮地笑着,“诶?这不是队里的面包车吗,怎么也停在这儿了?不是队里的停车场修建了吧?”</p>
  老曹也没回答她,一手拉行李箱,一手拥着她,朝两人的“小家”走去。</p>
  乔云上楼一出电梯,就发现家门没锁,敞着一半,里面传来热闹的声音,好像有好多人。</p>
  “好像是乔云回来了!”高八度的嗓音,是室友梅晓在说话。</p>
  一大帮人一起拥到门口,争先恐后地跟乔云打招呼,帮着接花的接花,接包的接包,还有好几双手上来拉她的胳膊。</p>
  “生日快乐!”一大群人的声音对她说话,梅雨欣还把买蛋糕赠送的生日帽给她戴在了头上。</p>
  今天我过生日?我19岁了!乔云现在脑子里没有公历日期的概念,是啊,剑客代表们都到了,就快八月十五了。自己的生日是九月份,有时会和中秋节离着很近,的确是该过生日了。</p>
  “哈哈,老曹,我就说你这儿子是福将吧,小伙子这么多年的心血没有白费,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到时候和自己得冠军有什么区别啊?不但收获奖牌,更收获媳妇。”说话的是击剑队的“一把手”,老曹的父母过去都是击剑队教练,这会儿是他们在聊天。</p>
  “云云,快来见过你们的领导。你过生日,麻烦你们领导和同事们都来祝贺,看看你的面子有多大!”乔云的妈妈过来招呼她。</p>
  乔云看到,这个训练室变身客厅后还真是不错啊,这会儿沙发上、凳子上坐满了人,都是队里的领导、领队,还有几位要好的女队友,茶几上摆着个大大的生日蛋糕。</p>
  “主任,您亲自来我家了?我真不好意思,过个生日,还麻烦大伙,我受宠若惊啊。”乔云走到“老大”面前,稍显拘谨地说道。</p>
  “乔云啊,祝你生日快乐啊!”领导坐在沙发的正中,老曹的父亲和乔云的父亲一左一右陪着。“乔云今天过完生日,明天就要离开省里去北京集训了。虽说你的家、你的根还在咱省队,但毕竟早都是国家队的人了。这回你封闭集训,一定要把这段时间突飞猛进的水平保持住,佩剑比花剑更讲究力量发挥,你适当地补充点儿蛋白质也是必要的啊。哈哈,当然这个不用我们操心,有小曹贴身照顾着,保证错不了。”</p>
  什么?“老大”说什么佩剑?我是花剑选手,和佩剑有什么关系吗?乔云迷惑了。</p>
  “是啊,主任。国家队的专家都说,乔云改攻佩剑以来,既发挥出以前花剑灵活的优势,又在佩剑上适应迅速,看来是专心研修历代剑术名师的剑术领悟到了精髓。主任您放心,我带出的徒弟,一定不会给咱省队丢脸,一定打出最好水平,向家乡汇报。”老曹站在乔云身旁,向“老大”表着决心。</p>
  “哈哈,小曹,不错不错,你带出的徒弟早都给省队争过光了,要是再能把奥运会的佩剑金牌收入囊中,你就是咱省队的第一功臣,我看,奖励你这套房子都少了,也得奖励你一台豪车。哈哈!”领导爽朗地笑着。</p>
  老曹都说什么改攻“佩剑”了,那我就是真的转项了?乔云站在那儿想着,嗯,非常有可能。我参加剑坛,行走古代,接触的那些剑客大师,用剑当武器,我跟他们对剑切磋,果然就是按佩剑方向研修的。老曹说得对,国家队的专家看了我的视频资料,都认为我参赛佩剑更有优势。嗯,一定就是这样。</p>
  “好了,时间不早了,让乔云稍微休息休息,我们先去饭店等着吧。”领导发话,队里的一众同事起身告辞。</p>
  乔云和老曹的父母也陪着客人先走了,家里只剩下乔云和老曹两个人。</p>
  “云儿,想死我了。”老曹不顾众人先去等他们,迫不及待地抱紧乔云,深深地吻她。</p>
  “老曹,我改佩剑了?”乔云抱着老曹,抬起头问他。</p>
  “是啊,你该不会一直糊涂着训练吧?我不是早都跟你说过了吗?你这都按佩剑训练多长时间了,你难道连手里用的什么剑都看不到吗?”老曹刮着她的鼻子批评她,“你呀,热恋中的女人就是智商低得可怜,连自己主攻什么都不知道,还这么傻呵呵地天天练到抽筋。”</p>
  乔云推开老曹,跑去剑架拿起自己的训练用剑,果然都是佩剑,连老曹的教练剑也都是佩剑。</p>
  “那刚才‘老大’说我明天就要上北京,是奥运会开始封闭集训了?”她又问老曹。</p>
  “当然了,今天都几号了,你也不走脑子不上心?人家别人早都到位了,因为你去云龙山参加那个论坛,才准你晚到几天的。”老曹说。</p>
  “什么?云龙山、论坛?那不是云光山、中华剑魂论坛吗?”乔云迷惑而兴奋,“老曹,为什么是我自己去,你呢?你不是也去了吗?”</p>
  “是云龙山,你叫云,我叫光,你就非把人家山也改了名字,叫云光山啊?呵呵,云儿,你可真逗,这满心的全是我,我好幸福啊!”老曹又拥吻了她。</p>
  “你快说,到底是怎么回事?”乔云推开他催问道。</p>
  “我说什么啊?论坛规格太高,名额有限,体育届你是唯一的代表,我哪能陪你去?论坛都是封闭的,外人一概都上不了山,我就算想陪你,单住在外面都靠不上前。所以,只好你自己去了。你去北京之前好多准备工作我也需要做,这不是就没陪你嘛。”老曹说。</p>
  “那论坛,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乔云还想老曹帮她提示更多的信息。</p>
  “云儿,活动是你参加的,不给我讲讲那么高大上的见识也就算了,还反过来问我。云儿,你也就是跟我这样吧,换了对别人,人家会认为你是故意炫耀、显摆呢。”老曹在她的脸蛋上轻轻地掐了一下。</p>
  击剑队在饭店给乔云举办了隆重的欢送酒会。</p>
  “如今管得严,不让大吃大喝,但是欢送奥运健儿备战出征还是不犯纪律的。咱们简化一点,这顿饭钱,也是大伙自愿凑份子来送乔云的,不是公款,大伙都随意些啊。”领导先说话,就算是开场白了。</p>
  乔云和老曹以及双方父母一齐谢过大家,众人纷纷为乔云送上生日的祝福和参赛的祝愿。</p>
  “小曹啊,你的首席教练也批下来了,文件我看到了,聘书这星期之内就能发,到时候谁去北京出差给你捎过去吧。”领导对老曹说。</p>
  “不用了,主任,您就帮我放着吧,反正我是省队的人,聘书留在省队正应该。”老曹本来也不太在意这个,他的理想就是培养出世界冠军的徒弟,如今还差最重的一块金牌了,只要乔云替他拿到手,他的夙愿就实现了。</p>
  “哈哈,这话我爱听。”领导笑着说,“国家队说过要调你,可是体育产业的那个项目,你已经接手了,还给你任命了总经理,省领导都亲自过问过,原则上不同意放你。你先陪乔云备战、比赛,等这次乔云拿了名次,不管是什么牌,省里都要有政策,到时候你们结婚,最好还是能回到家乡来发展。”</p>
  “是啊,主任,我也是这么想的。只是怕乔云分心还没跟她商量,想等她参加完奥运再说。”老曹说。</p>
  “哦,那我还提前给透露了。乔云,不会分你神吧?”领导问乔云。</p>
  “不会啊。我都听我教练的,他说什么我干什么。”乔云脱口而出。</p>
  “哈哈,老曹真有福气……”众人善意地起哄。</p>
  第二天,老曹牵着乔云的手,登上了飞往首都的班机。</p>
  ……</p>
  十年以后。</p>
  “大博士,老公来接你下课了。”老曹殷勤地打开车门,乔云手里拿着手机,胳膊上夹着大包,一副匆匆的样子。</p>
  “夫人,今天学位证书下来了,再不用来学校了吧?往后不叫你冠军夫人了,叫你博士夫人。”老曹发动了车子,又把脸凑过来,“快让我看看博士证书什么样。”</p>
  “在包里,自己拿。我在给小丕发微信。”乔云用胳膊肘推推自己的包,手里还在忙着给手机打字。</p>
  “妈妈,我早都穿好衣服下楼等着您和爸爸了。我都想你们了!奶奶说,妈妈今天就是大博士了!”微信里传出儿子小丕天真的声音。</p>
  “哈哈,我妈,天天说让小丕也学你,将来当大博士。我爸却总是巧妙地引导他也从小爱上剑,就像当年诱导我一样。”老曹笑着说。</p>
  “是啊,老曹,小丕才三岁,现在让他练剑是不是太早了点儿?咱俩都是8岁入行的。我不想孩子那么早地失去童年。”乔云一说到儿子曹小丕,眼睛里全是母爱。</p>
  “可人家小丕自己喜欢,我们也不能阻止他是吧?咱俩当着他的面谈论剑术、切磋剑法并不多,还不如探讨经济的时候多呢。这能怪咱们刻意引导他吗?至多也就是胎教罢了。”老曹说。</p>
  “不对,怀孕时我都读硕士了,整天看的都是历史。”乔云纠正他,“几乎没动过剑。”</p>
  “是啊,你研究历史也都是集中在那些剑客,你硕士主攻的不就是中国古代剑术史研究吗?”老曹反驳她。</p>
  “可我博士已经改成经济学了。”乔云又说。</p>
  “是。大博士,像你这么跨度之大的,恐怕只有你这个‘仙女’能办到了……”老曹趁等红灯的时间,伸过脖子在乔云的脸上亲了一下。</p>
  “别闹了,有摄像头!”乔云连忙推开了他。</p>
  “哈哈,我自己的博士夫人,拍上也不怕!”</p>
  “老曹,别再叫我博士或是冠军了,我还是喜欢你叫我云儿。”乔云深情地看了他一眼,突然眼前浮现出第一次在剑坛,自己受伤扶着他站住,看他第一眼像被电到的那一幕。</p>
  “好,云儿,我的好云儿……”</p>
  全文完</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