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以牙还情(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被慕容垂和邓禹抬回了房间。</p>
  还是慕容垂先发现了她头上那丝袜的门道,帮她及时拿掉,又帮她开窗通风,抹前胸捶后背的,乔云好不容易咳上来一口痰,却卡在喉咙里怎么也吐不出来。</p>
  “准是刚才让烟呛的。”慕容垂说,“老邓,那桌上有吸管,你递给我一根,快点儿。”</p>
  慕容垂已经在剑坛里适应了一些乔云带来的现代生活用品,邓禹刚来,却听不明白。</p>
  “什么?什么吸管?”他在桌上一顿乱翻,那一打吸管明明就摆在眼前,他却不认得,还是慕容垂自己跑过来拿了一根。</p>
  他把吸管的一头轻轻插到乔云的喉咙处,另外一面放在自己的嘴边。他嘴唇上被酒坛的碎片割破了,血还没有完全止住,再加上没有门牙,他费了很大劲儿,才帮乔云把痰给吸出来。</p>
  “啊!”乔云使劲吐出了一口气,一骨碌就坐了起来。那一脸从丝袜透进去的口红、被烟火熏的黑灰,和着汗水和刚才救火喷的水,弄得浑画的,像个小丑似的。</p>
  “慕容垂,你的嘴怎么流血了?”乔云第一眼就看到了刚刚帮她吸痰的那张嘴唇,关切地问道,情急当中直接喊了慕容垂的名字,都没称呼他兄长。她心里明白,若不是他不嫌脏地帮她吸出痰,她就会窒息而亡了。</p>
  “可能让酒坛碎片划到了,没事。”慕容垂边说边下意识地捂嘴,他最怕被乔云看到他瘪着嘴的“残疾”模样。这是他的心病,对别人都格外注意,更何况是他倾慕的女孩子。他动作上可能是太着急了,手碰到了伤口,疼得他一皱眉。</p>
  乔云看他那囧样很是同情。“慕容兄,别捂了,这样也不难看。你的眉毛、眼睛、鼻子都非常好看,嘴也挺好的,就算是没有门牙撑着,也掩盖不住你英俊的容颜。”</p>
  她是特意安慰他,也基本是说的实话。慕容垂是鲜卑人,五官轮廓分明,鼻梁高挺、眼睛深陷,有点儿外国人的样子,真的很英俊。只是后半句乔云是说谎了,没有了门牙,嘴唇瘪着很是明显,给这张脸的确减分了。</p>
  邓禹一直在一旁关切地看着乔云,看乔云一醒来就这样关心慕容垂,他心里有点儿酸酸的。他殷勤地倒了杯开水端到床前,“云,喝口水缓一缓吧。”</p>
  “你们俩都造得好狼狈啊。”乔云接过水,喝了一口润润嗓子,看看邓禹,也是一脸的“烟熏妆”,手上还被树条刮得一道道的血口子。</p>
  乔云掀开被子就要下地。“都怪我,没把篝火熄灭,才害得你俩都受伤了。来,我帮你们包扎。”</p>
  乔云是要上柜子里找药和绷带,却被两个男人给拦住了。</p>
  “乔云,听话,不许动。我们这点儿伤算个啥?以前出征打仗,伤成什么样都没人顾得上包扎,也都好好地活过来了。你没事就好,先躺着歇会儿。老邓,你先去浴室洗洗,我先看着乔云,你洗好了回来替我,不能把她自己丢下,到现在‘黑客’还没找到。”慕容垂显然以“老人儿”自居。</p>
  “还是你先去洗吧,你的嘴上有伤,快洗洗别再感染了。”邓禹说,“我先陪着云,你洗好了我再去。”</p>
  “那也行。我先去把水烧热,待会儿你去就省事了,你可能还不会用热水器吧,我帮你都预备好了。”慕容垂说完,又俯身帮乔云盖了盖被子,先出门去了。</p>
  乔云现在尽量回避和邓禹单独在一起,她怕邓禹再提什么感情上的要求。在时空隧道时他好几次动作都有些过分亲昵,这让乔云有了本能的提防。</p>
  不过这也可以理解,在乔云,邓禹是她的一份牵挂、一份歉疚;而在邓禹,乔云是他的一个守候、一个承诺。邓禹心里牢记的是,她说过,她还会回去找他、嫁给他的。</p>
  “云,我终于等到你了。你回去找我,我知道你一定会回去的。”邓禹终于得了机会单独跟她说话,就不管当下的情形——乔云疲惫困乏到了身体极限,而且肺部和气管都感觉很不舒服。再说,他自己的手上、胳膊上也全是大大小小的划伤,腿上也有摔的钝伤。</p>
  “邓禹,我好困,我想睡一会儿。”乔云有气无力地说,用恳求的眼神看了他一下。</p>
  “好,云,你睡吧,我守着你。”邓禹看她那样子也真心疼,轻轻把手放在她盖着被子的身上,像哄他的小孙子孙女一般,下意识地轻拍着她。乔云果然很快就睡着了。</p>
  “云,真想就这样永远守着你,看着你睡,再也不离开。云,我好想你啊,想了这么多年。你皇兄再不跟我提你的事,我也没人可以诉说,只能常常去月潞洲上,对着那月亮、那沙地、那河水去说。那里都是你的影子、你的气息,好多次我的眼前出现幻觉,都伸手去抱你,却每次都像你走那时,手里空空。</p>
  云,直到那次我真的看到你的脸了,你就在桥面上,我还以为又是出现了幻觉,但还是侥幸地伸手去抱你,没想到真的就抱住了你!我以为你这回终于回来了,就带你去我为你建的房子,却不想在路上就听到巫师跟我说,你只是路过,你是去给他送终的。</p>
  云,你这回是专程去找我,你皇兄都为我们高兴。你带我来到这么个神仙般的好地方,还把我神奇地变成了年轻的模样。可为什么,还有个慕容垂呢?他又是哪来的皇帝?</p>
  你待他那么好,睁开眼第一个是看到他,还第一个问他的伤怎样,都没先问问我伤到没有。之前你有那个姓曹的,怪我比他认识你晚;可现在明明我是们认识在先,这个人却总是比我做得更合你心。唉,难道我真的永远都没希望了吗?</p>
  ……”</p>
  邓禹就守着熟睡的乔云絮叨着他心里的困惑,慕容垂回来了。不仅自己洗干净了,换了整齐的衣服,还拎着一桶热水来了。</p>
  “老邓,水都烧好了。你去直接这样打开水龙头,注意左右调节水温,别烫到了。去吧,干净衣服我也帮你备好放在架子上,快洗干净了,别把伤口弄感染了。”他边说边给邓禹比划着怎么调水。</p>
  邓禹又看了看睡着的乔云,去了浴室。</p>
  慕容垂从架子上拿起乔云的毛巾,从桶里倒了些热水在脸盆里,先帮她擦手上的脏污。他的动作很轻,怕弄醒她,擦完了手,又掀开一点儿被子,帮她擦脚。</p>
  擦完一遍,他把脸盆里的脏水出门倒掉,又冲干净盆,换上一盆新水,又给她擦了第二遍。他摆弄着那双小手,从黑黑的一直擦到白白的,这双小手的确纤巧灵秀,真想不到这手能舞动那么精彩的剑法,真是神奇啊!</p>
  最后,他开始试着给她擦脸。这小脸最是脏,他刚才一直没敢动,是怕弄醒她。果然,擦了一下,乔云就醒了。</p>
  “慕容兄,你还会伺候人?”她坐起来,看到自己白白的双手和双脚,心里非常感激他,又有些不好意思。</p>
  “你醒了?睡的时间还不短。醒了就自己起来洗脸吧,这桶里还有热水。”慕容垂起身坐到离她稍远的椅子上,他要注意保持距离,用理智约束自己。</p>
  “慕容兄,嘴上的伤沾到水很疼吧?一会儿我帮你煮粥,这几天就得吃东西多注意了。”乔云说。</p>
  “乔云,我还没弄清楚,那黑客是怎么回事?我们还要不要去搜山?你又是为什么也把自己打扮成‘黑客’模样,莫非是故意吸引他们攻击你,为了保护我们两个大男人吗?”慕容垂紧张地问道。</p>
  “呵呵,呵呵呵呵。”乔云终于笑出来了,“黑客,就是攻击电脑的网络系统,窃取资料的。防火墙,就是防止黑客攻击的,都是电脑名词。你们俩啊,还以为是穿黑衣服的刺客,还特意打了一面墙。”</p>
  “啊?说得这么吓人,闹了半天都是虚惊一场啊。乔云,你真有本事,还能拖动那么重的水龙带,幸亏你救了我们,不然我俩都命丧火海了。”慕容垂由衷地感谢她。</p>
  “唉,这都是我的错。本来我就不该当这个剑主,差点儿害得剑坛遭受巨大损失。都是你和邓禹,及时扑灭了山火,防止了更大的灾祸。要是烧到密室的书籍,我就虽死不能救赎了。我要向剑坛申请,辞去剑主职务。”乔云严肃地说。</p>
  “不行啊!”慕容垂急了,他是怕乔云辞了职就马上离开,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再说他的确认为只有乔云最胜任,换了别人,既没有她的剑术高超,更没有她的见识和临危不乱的处事能力。</p>
  “我的确是要辞职。我这次闯的祸也不算小了。都是我,想和你们俩搞个恶作剧,听你们说要打‘防火墙’,我就凑热闹装‘黑客’。尤其是没有及时熄灭篝火,导致火灾,害得你们俩受伤,我真的特别惭愧。这剑主我说什么也不能当了。”乔云真诚地检讨着。</p>
  “乔云,火是我们两个点的,关你何事?就算要追究责任,也该是我这个秘书长辞职。不过乔云啊,我不想辞职,我不想离开这里。”慕容垂是不想离开剑坛,他实际是怕失去和乔云在一起的机会。</p>
  “唉,好在我们及时扑灭了。”乔云也冷静下来,“这事好在只有我们三个人知道,我们抓紧把那些被火烧的东西处理好了,就把事先压下吧。往后我一定多注意,每天晚上都要查看一遍火灾隐患。还有,害你受了伤,我会做出弥补的。”</p>
  “嗨,我这点儿小伤算什么?都不疼了。一个小口而已,两三天就长好了,可不烦你挂心。”慕容垂笑了,“你不是说我缺门牙也很帅吗?”</p>
  “慕容垂,我要帮你重新装上门牙,要把你变回一个‘慕容霸’。”乔云心里已经有了打算,她掷地有声地向慕容垂承诺道。</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