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墙不防火(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想跟慕容垂和邓禹开个玩笑,他俩都能把“防火墙”当成真的打一面墙壁,这古人办事是真实在啊。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既然他俩都这么童心未泯,何不一起玩玩,自己还是个孩子呢,好不容易有了点儿闲暇时间,又有帅哥作伴,不能和他们“玩感情”,玩玩这样的小游戏正好,既融洽气氛,又轻松愉快。</p>
  乔云回房间开始找“道具”——一件曹丕留下的黑色披风,她穿上可以从头裹到脚跟,天然的“黑客服”。再往脸上套条黑丝袜,用口红涂上不规则的“血印”,自己照照镜子都能吓哭了。</p>
  嘿,就假扮“黑客”逗他俩玩玩,看他们的墙防不防火?</p>
  乔云想出门来躲在暗处,但她化装的时间有点儿长了,外面已经丁丁当当地开始“打墙”了。她出不去了,只能躲在屋里,趴在窗户上看热闹。</p>
  “老邓,东西都给你备齐了啊,你这儿先弄着,我去找乔云。”慕容垂说。</p>
  “快去吧,找仔细点儿,我打好防火墙也去找她。哎,云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她要是有事我也不想活了!”邓禹边说边倒水和泥。</p>
  哎,怎么走了一个?乔云想,剩下一个就不好玩了。做游戏是人多些有意思,再说之所以想这么玩,也不仅仅是为玩而玩,是想通过轻松搞笑的方式,让邓禹放下对自己的执着爱慕,也及时化解慕容垂朝那样的方向想自己。</p>
  本来以为三个人在一起,互相牵制,就能避免和他俩中的任何一个单独相处的尴尬。再说如果单独面对一个,慕容垂比邓禹还稍微好些,毕竟和他还只是友谊的范畴,而邓禹,已经有过感情的对手戏了。</p>
  现在邓禹一个人在门口,我可怎么跟他玩这种黑客游戏呢?算了,还是换掉这身恐怖行头,早点睡觉吧。</p>
  可转念一想,要睡觉也不成。这门口在“大兴土木”,自己作为剑主怎能不闻不问?等明早一推门,前面挡着一堵墙算怎么回事?要是将来新一届剑客问,剑主门前那墙是干什么的?她总不能说是“防火”的吧?</p>
  不行,还是得出去。</p>
  乔云正犹豫着,突然慕容垂高喊着一边飞奔过来:“老邓,不好了,真来黑客了!快,先去那边防火去!我猜乔云果然是让黑客掳走了,快走,跟我去救人!”</p>
  什么?哪来的“黑客”?乔云看他俩那慌张的样子,分析就算不是“黑客”也是出了什么大事,不然慕容垂不会那样惊慌失措的。她顾不上换衣服,也跟着他俩的身后跑去。</p>
  前方一片火光。</p>
  “果然是有黑客,放火来了!”他俩边跑边大声喊着。</p>
  乔云一下子明白了。是刚才那堆篝火,引燃了周围的树木草丛。都怪自己大意了,刚才只顾着找他俩,竟然没帮他们把火先熄灭了。这都这么长时间了,肯定是烧完食物烧木材,不蔓延起来才怪!</p>
  乔云都懊悔得都想扇自己耳光了。山火可不得了,这山上易燃物太多了,要是烧大了,连密室里的珍贵书籍都难保,这么几千年的文化遗产就将毁于一旦!自己身为剑主,自然就是这整座山的防火第一责任人,倒时候就算枪毙都不足以弥补国家损失!</p>
  怎么办?自己当剑主后剑坛给配备了消火栓和新式灭火器,都在厨房那边,还没来得及教慕容垂怎么用,本想等新一届剑客们到了一起培训的。哎,这都是自己失职啊!就不该当这个剑主,一个头脑简单、没有任何经验的年轻运动员,怎能担此重任?</p>
  现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拼了,水火无情,必须争取时间,快些打开消防栓,引来水带浇灭越烧越大的火。</p>
  乔云拔腿就往厨房方向跑,头上套的丝袜勒得挺难受,她伸手想往下扯,却越着急手越不听使唤,干扯就是不掉,她没办法只好放弃了,就套着脑袋呼哧呼哧地跑。</p>
  还好,她会用那消防栓,以前队里消防演练时要求大伙都学习过,现在看来还真是救命。她用尽全身力气,解开水龙带,拧开消防栓,跑着一边放开水带,一边往失火方向跑去。</p>
  她的对面,慕容垂和邓禹也在挥舞着树条抽打着火苗,已经被烟熏火燎得都成了“黑客”了。</p>
  “老邓,那边好像有人!”慕容垂发现了乔云,但她这身装扮哪还有乔云的样子?整个一个恐怖的“黑客”,若不是他俩胆大见过不少世面,非得吓个好歹的。</p>
  “对,就是那‘黑客’,一定是他!”邓禹也大喊,“我冲过去把他打死去!”</p>
  “等等吧,先灭了火再说。”慕容垂阻止他,“那防火墙还没打好,乔云要是回房,火烧过去她就完了。保护乔云要紧,咱俩先抓紧灭火。”</p>
  “对,先灭了火再收拾黑客。”邓禹也答应着,两个人继续与大火搏斗。</p>
  突然,邓禹脚下一软,他踩到了地上的一堆打碎了的酒坛上,人一失去平衡,正倒在了一片火里。</p>
  “兄弟,快,拉住我!”慕容垂急了,一个高窜过来拉邓禹,结果他没拉起来邓禹,他自己也跟着倒在了火海中。</p>
  “我来了!”乔云死死拖着水龙带,拼力朝这边跑。救人要紧,要先灭掉他俩身上的火,她举起水带就对准了这边。</p>
  “火灭了,慕容,你没事吧?”邓禹先爬起来,又来拉慕容垂。</p>
  “我没事,走,咱继续灭火去。”慕容垂也爬起来,突然觉得嘴唇那儿非常疼,他下意识地一摸,流血了,是被酒坛碎片扎到了。</p>
  “哎呀,慕容,你的牙掉了?你的嘴怎么瘪了,还流了好多血!”邓禹看到了,慕容垂的嘴唇受伤,他就没有力气刻意地鼓着了,他的“缺陷”暴露了。</p>
  这是慕容垂的“软肋”,他最怕被人发现他没有门牙。他连忙用手捂住那个位置,跑着到火还在着的地方去了。</p>
  “慕容,你等等我!”邓禹是觉察出了问题,不是慕容垂嘴上的问题,而是刚才怎么会突然有水来灭掉他们身上的火?</p>
  “慕容,刚才哪来的那么多水,我还以为咱俩这回都得葬身火海呢。”邓禹追上了他,和他一起继续抽打着火苗。</p>
  “是啊,哪来的水?老邓,你看到那‘黑客’了吗?刚才还在对面,这回怎么没影了?”慕容垂也注意到了问题所在。</p>
  “在那儿!快看,他好像也要摔倒,你看,摇晃呢。”邓禹指着那黑影说。</p>
  乔云是一个人拖着沉重的水龙带,刚才奔跑过猛有些失去平衡,回身往高处跑时被长袍裹住了腿,他俩看她时,正好她绊倒在地上。</p>
  “我去趁机结果了他,现在火势控制住了,就算咱俩不再抽打,烧完这一点儿树丛也就完事了,那边连片的都灭了。”邓禹说。</p>
  “我跟你一块儿去。”慕容垂也跟上来,“我也要看看那‘黑客’到底是何物,敢来滋扰剑坛?我还要问问他把乔云劫持哪儿去了!”</p>
  “嗨!黑客,你把我们剑主劫哪儿去了?”慕容垂边跑边高喊。</p>
  “黑客,快说,你把云藏哪儿了?不说我就一剑劈了你!”邓禹的剑已经出鞘了。</p>
  乔云此刻都累得上气不接下气了,头上还箍着丝袜,本来呼吸就困难,这会儿都要窒息了。她想告诉他们她就是乔云,但是已经张不开口了。</p>
  “老邓,你先不要伤害他,得先让他说出乔云的下落,最好让他带咱们去找到乔云,再杀他也不迟。再说这事发生在剑坛,乔云是剑主,按说也要乔云亲自审讯了再处理。”慕容垂说。</p>
  “行,听你的。”邓禹说着,又把剑换入鞘中。</p>
  “我从这边捉他的胳膊,你从那边抱住他的腿。这人看样子就不善,不好对付。”慕容垂先擦了擦嘴上的血,伸手过来够乔云的胳膊。</p>
  “老邓,你看这人面目好生吓人啊!快看,他怎么没有脸?还摸了我一手血?”慕容垂先摸到了乔云丝袜上抹的口红。</p>
  “是你自己的血。”邓禹说。</p>
  “不对,我的血是红的,她这血怎么有点儿粉色?一定是妖怪血。”慕容垂借着不远处的火光,看见他刚摸了一手的粉红色口红。</p>
  “慕容,我摸到他的腿了,不好,他乱踢乱蹬的,真想砍断他的双脚!”邓禹发狠地说。</p>
  “不可,砍断双脚就不能带我们去找乔云了。你稍安勿躁,来,我抬他脚吧,你来抓住他手,防止他乱动。”慕容垂过来和邓禹交换位置。</p>
  “老邓,这脚好小啊,像是女人的脚。”慕容垂抓起乔云的一只脚,她刚才不知什么时候跑掉了一只鞋,袜子也磨掉了,脚上都流血了。</p>
  “女的?不会吧?”邓禹也抓住了乔云的手了,“嗯,这手也比我的小多了,小了有一少半。”</p>
  邓禹说话间却呆住了,乔云的手他曾经摸过,而且仔细地欣赏过,那手纤细的,手指修长,像艺术品一般。她的手一直在他的脑海中,此刻摸到的这只手,怎么和乔云的那么像!</p>
  “是乔云……”邓禹说着,就来扶她的头。</p>
  “是乔云,这只脚上有鞋子,就是剑坛新发的运动鞋。是乔云的。”慕容垂也说。</p>
  “云,你的脸呢?”邓禹摸到了她的头,却看不到她的脸。</p>
  乔云已经闷得、累得昏过去了。</p>
  “乔云,你怎么了?”慕容垂也凑过来,“这头上是什么啊?呀,准是‘黑客’把她的脸给毁了!那么漂亮的脸蛋没了,老曹见了也不知会心疼还是会嫌弃!”</p>
  “他若是嫌弃,我就娶云回去。”邓禹说。</p>
  “你?你都是老头子了,娶回去还能照看她几天?她这样子,就算你那帮老婆们不欺负她,她自己都会寻死。不如跟我留在山上,我伺候她一辈子。”慕容垂说。</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