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再续友情(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启禀老爷,皇上请您去御书房。”邓禹正在府中逗小孙子玩耍,宫中派人来传旨,邓府下人连忙来回禀。</p>
  “知道了,备轿。”邓禹如今已经是位老者了,出门也多是坐轿。现在他仍是皇上身边的肱骨之臣,有事还多是找他商量。</p>
  邓禹和往常一样出门进宫,丝毫没想到这次皇上召见他会与往次有何不同。</p>
  前些日子皇上出门了好多日子,连随从都没带,没人知道皇上去了哪里。前天皇上刚回朝,即刻召见了他们几位重臣,这回又单独召见他,完全在情理之中。</p>
  “参见皇上。”邓禹进门只行拱手礼,如今他年事已高,刘秀准他不用再三拜九叩的。</p>
  “仲华啊,你看谁来了?”刘秀笑得很开心、很爽朗。</p>
  “回皇上,微臣不曾见到什么熟人。”邓禹向书房内环视了一圈,除了太监就是宫女,全是一些年轻的面孔,他想不到会有什么他认识的特别的人。</p>
  “哈哈,邓仲华,你还真是老眼昏花了?你往上面看,往朕的旁边看。”刘秀大笑道。</p>
  “您的旁边?只有宫女在奉茶啊?”邓禹向刘秀的身边看,的确有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在端着茶杯。再仔细看,不对,不是宫女奉茶,那姑娘是端着茶杯自己要喝,而且是坐着,而不是站着。</p>
  “回皇上,是位姑娘,坐在您的旁边。”邓禹不解地说。</p>
  “你看看,她是谁啊?”刘秀说话间,还伸手按住那姑娘的胳膊,阻止她站起身来。</p>
  邓禹擦了擦眼睛,定睛再看——天啊,是乔云!</p>
  他那昏花的老眼瞬时明亮起来,闪动着年少时的光芒。可很快,那光亮就暗下去了。他明白,这都多少年了,他和皇上,包括丽华,都是两鬓秋霜满面沧桑了,乔云就算回来,也是人到中年了,就算比他们几个都年轻十几岁,也不可能还是个十八九岁的妙龄姑娘了。</p>
  准是皇上在哪儿得了个美人,见她长得像云年轻时的样子,就招来宫中,想要赐给我吧。哎,这些年皇上待微臣真好,总是给我赏赐美女,我又不好推辞,照单全收。皇上赐婚,我又不好太冷落人家,正常的夫妻之道都要走走过场,结果光儿子就得了十三个,还外加好几个女儿。</p>
  想到这儿,他想说自己年事已高,就谢谢皇上的美意了,他这回怕是要拒绝了,不能再耽误了人家姑娘。再说邓府中现在孙子孙女都好几个了,娶回去再生了孩子,这辈分都要乱了。</p>
  “好了云妹妹,我们就不要为难邓仲华了,你下去让他看清楚你吧。”刘秀对身旁的乔云说。</p>
  “邓禹,我回来了。”乔云走到邓禹面前,主动拉住他的手,“邓禹,你看看,我是乔云啊。”</p>
  “云,真的是你吗?不对,我一定是做梦,你怎么,怎么还那么年轻?这都多少年了,我都是老朽了,你皇兄他,他也是和我一样。你虽然比我小不少,也不可能还是个妙龄姑娘吧?”</p>
  邓禹松开乔云的手,疾走到刘秀跟前:“皇上,微臣是不是得了癔症?请皇上帮我宣太医瞧瞧吧。”</p>
  “哈哈,仲华啊,她真是乔云,她来接你走,去剑坛,就是我前些日子去的那个,你跟她去了,也会变成年轻时的样子了。”刘秀招手示意他坐到自己旁边,又让乔云也过去,坐在邓禹的另一侧。</p>
  “皇上,微臣惶恐。”邓禹还没有明白怎么回事。</p>
  “乔云她时间紧迫,朕也不敢留她细说了,她想见见丽华都不能满足她了,你们即刻动身。”刘秀说着,乔云那边已经拉起了邓禹的胳膊,另一手中持剑,两个人飘飘渺渺地就出了御书房,再然后邓禹就觉得自己失重了。</p>
  “你真的是云!”邓禹被乔云拉着进入了时空隧道,狭窄的空间里,邓禹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头脑也越来越轻,这里风很大,将他的头发都吹散了,他自己伸手想理一理,却发现花白的头发变成了乌黑。</p>
  “你真的是云!我真的再变回年轻了?云,你告诉我,这都是怎么回事?”邓禹惊喜地抱住乔云,又找到了曾经年少的激情。</p>
  “邓禹,你松开手,不然咱俩就通不过这时空隧道了。”乔云说,“我接你去参加华夏剑魂论坛,就是我和皇兄参加过的那个。我们那期已经结束了,我当上了剑主,来接你参加下一期。”</p>
  “哦,太好了,那就是说,我们又能在一起了!”邓禹喜出望外,笑容中,皱纹也在变淡、变少,后来竟然全都消失了,变成了过去那张英俊白皙的面孔。</p>
  “邓禹,你又变回当年的样子了。”乔云也欣喜地说,她心目中的邓禹就是这个样子,刚才见到他年老沧桑的模样,她的心里很难过,很感慨,很伤感,还有很心疼。</p>
  “真的吗?我感觉到我又有了年轻时的体魄和心劲了,让我在你的眼睛里照一照,看看我的脸是不是也变年轻了?”邓禹又找到了曾经在月潞洲时两人说话的感觉。</p>
  “你看吧,邓禹,我给你当镜子。”乔云不再拒绝他,这次难得的再见面,才是他们真正的最后一面,前世今生加在一起,他们只有三次相聚的缘分,乔云要好好珍惜。</p>
  “云,你真好,你果然心里还想着我。我看到了,你眼中的我真年轻,又能配得上你了。”邓禹动情地说道。</p>
  ……</p>
  “乔云,你可回来了!都担心死我了,怎么去了这么久啊?”乔云带邓禹刚到云光山上,慕容垂就站在那儿迎候她了。</p>
  “来,我来为二位介绍一下,这位是慕容皇帝,北燕成武帝慕容垂,字道明;这位是东大汉司徒邓禹邓仲华,我皇兄的开国大功臣。”乔云热情地为两人引荐。</p>
  两人互相拱手施礼,但乔云还是发现了,他俩的表情都有些冷淡和失落,同之前的热情欣喜有着较大的落差。</p>
  “慕容兄,邓禹来了,我们不但任务轻松一些了,还更热闹了,不像之前,什么用力气的活都得你一个人干。剑坛说了,休会期间不给派服务人员,只能自己动手了。冰箱里的食物还够吗,要不要我再申请一些?”乔云又向慕容垂询问了她不在期间剑坛的情况。</p>
  “也没什么大事,你让我等剑客代表名单的批复,我不会用你那电脑,也没收到。我就是每天自己舞剑,再把那些资料整理归档一下,很无聊。”慕容垂后面的一句很小声说的。</p>
  “知道你无聊。你以前最爱热闹,突然把你一个人留在这里,也的确很难为你了。这回好了,邓禹来了,你就有伴儿喝酒聊天对剑了。”乔云看出两个人的失落表情了,特意帮他们混合着。</p>
  “邓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也是我皇兄最信任和最亲密的好兄弟。你不是和我皇兄都成了朋友嘛,相信你和邓禹也能相处不错的。”乔云继续说。</p>
  “邓禹,你们这届一共有十名剑客代表,正常的话要到八月十五前全部到齐,然后决出新任剑主。因为我要回去备战奥运会,所以请你先到位,行使代理剑主职责。慕容兄是剑坛常设机构的秘书长,有什么需要向剑坛沟通的事跟他说就行。”乔云给他们安排着工作。</p>
  “哦,乔云,你走之前还得教会我用你那现代的‘神器’,我好跟剑坛联络啊。”慕容垂说的是电脑。</p>
  “没问题。明天开始教你。二位都饿了吧?今晚我亲自下厨,给你俩做饭吃。”乔云本来不会做饭,在现代时不是吃食堂就是老曹给她做饭,这回自己是他俩的“领导”,又发现他俩这互相不大感冒的态度,决定勉为其难地“侍奉”他俩一回,试着让剑坛的气氛友好起来。</p>
  “算了吧,云。”邓禹接过去话,“我还不了解你,你哪会做饭啊,还是我来吧。还记得我在月潞洲给你烤羊和鹿吧,把你香得,告诉我,是不是早都馋我的手艺了?”</p>
  “当然了。对了邓禹,最后这次你送我去找曹丕,你请的那个巫师不是只有七成把握嘛,你猜怎么?不幸我占了那三成,到了三国却没见到曹丕,而是见到了张辽和赵云。我们还去了一家叫归云酒家的饭店,那儿的菜和饮料都是用咱俩在月潞洲上烧烤的典故,连羊奶都是用你那种羊皮壶装了卖的。”乔云想起这件事,就对邓禹说。</p>
  “云,这事我知道。”邓禹说,“那巫师很快就发现了,但是他也没有办法,只能看着你又经历那么多波折。不过好在那两个武将人还都不坏,不但没欺负你,反而对你很照顾,我也就放心了。”</p>
  “啊?那些你都看到了?”乔云很吃惊,“那我明明见到了张辽,他比曹丕早死了好几年呢,怎么接着曹丕就病重了?”</p>
  “这,我可说不清楚。可能这中间还有时间的交错误差吧。你后来也不是直接去了曹丕的归云书院,你中间还跟他兄弟曹植走了一趟。”邓禹说。</p>
  “啊?曹植?我没见过他这个兄弟啊。我只见过曹彰,还是第一次离开你去找他的时候,那时候曹彰还很小呢,我们一起跟他父亲去北征乌桓。我还见过他的一个小弟弟叫曹冲的,后来夭折了。但是曹植虽然历史上很有名,我却没见过这个人。”乔云很奇怪。如今在剑坛她的后世身份是公开的,她就放开了跟人家谈论这些事。</p>
  “你们俩都把我说糊涂了。”慕容垂打断了她,“邓大人不是要露一手给我们做好吃的吗?那就请吧。正好我打的猎物都在,正新鲜呢,就猜到今天乔云回来,本来想给她煮了吃的。现在你说擅长烧烤,那就请邓大人上手吧。”</p>
  “好啊,好久没在户外就着篝火吃烤肉了,邓禹,我们再来一次月潞洲那样的篝火晚会吧。我们三个对剑,你俩喝酒,我喝饮料。”乔云高兴地说,帮着找柴火去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