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九章 人散曲在(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云儿,我明天就要先去你的世界等你了,你自己留下来一定要照顾好自己啊。”曹丕紧紧拥抱乔云,眼中全是牵挂与不舍。</p>
  “老曹,我也想跟你回去,你知道,我本来就不想当什么剑主的。”乔云趴在曹丕的怀里抽泣。</p>
  “云儿,乖,都说好的,怎么又任性了?”曹丕抚摸着她的头发,强作笑颜,又刮了刮她的鼻子,“乖云儿,今晚我陪你不睡,让你亲个够,好吧?”</p>
  “坏老曹,好像我再也不回去了似的。留着,回去慢慢享用你。”乔云脸红红的,抬眼看着他说,“我想申请回去送你。”</p>
  “刚说完乖,还是这么任性,你还得去东汉接邓禹去呢,那可耽误不得。他早来了你早轻松点儿,我才不要你送,我‘回家’自己走就成。”曹丕摸着她的脸说。</p>
  “老曹,我推荐邓禹当下届剑主,你真的不生气吗?”乔云有点儿心虚地问他。</p>
  “嘘——这不是剑坛机密吗,你怎么敢泄露出来?我不生气,咱俩经历这么多了,我还不放心你吗?你要是对他有意,怎么会那么多次都舍弃他来找我?还差点儿把命都搭上。这回我都去你的世界等你了,你早晚要回去找我,我就先去适应着,帮你参赛做准备。”曹丕真诚地说。</p>
  “老曹,你先去等我十年,真是难为你了。我也没想到会是这样,怎么都不该是我当剑主,而且还要在这里消耗十年。我们好不容易在一起不用分开了,不用再提防你的那些妃嫔了,却让你先去个陌生的世界等我。哎,虽说你前世欠我的,但我早都不计较了,我根本没想这样考验你。”乔云也非常诚恳地看着他说。</p>
  “云儿,我刚才偷偷动了你的万花筒,已经看到你的世界了。我现在已经18岁了,刚刚收下8岁的你当徒弟了。嘻嘻,你小时候那么瘦啊?我得去给你加强营养了,我还是喜欢现在这样丰满的你。”曹丕爱抚着她,脸上露出顽皮的笑意。</p>
  “啊?你果然是老曹,我就知道你和他是一个人!你这时候对我可不好了,整天训我,逼着我看书,还不让我吃糖、喝饮料,都没给我过笑脸。”乔云嘟着嘴抱怨他,她一点儿都不意外他刚才说的,她已经确信曹丕就是老曹的前世了。</p>
  “是吗?那我一定是不知道前世你对我这么好。哎,等我去了替你教训那个我啊。你说,让我打他哪儿?是不是这儿?”曹丕拿起乔云的手,在自己的身上这打两下那垂一下的,把乔云都逗笑了。</p>
  “你在那边胳膊上有伤,你一定多注意,不能提重物,训练时也要悠着点儿劲,别抻着。”乔云抚摸着他的右臂,心疼地说。</p>
  “云儿,我都记住了。有那个小小的你陪着我呢,我就再那儿等着那个你慢慢长大,等着这个你回去。”曹丕把脸埋在她的胸前,挡住自己的马上流下来的眼泪。</p>
  缠绵一夜。天快亮时乔云睡了过去,再睁眼时已是下午,身旁早已空空,乔云抑制不住难过,“哇”地一声哭了出来。</p>
  “乔云,你没事吧?乔云,我进去可以吗?”门外的说话声,乔云都无暇顾及。</p>
  乔云只顾哭,心里空荡荡的。昨晚还在曹丕的怀中无限柔情,一觉醒来人去床空,她的心也被他摘去了。老曹,你现在到家了吗?陌生的世界、全新的环境、年幼的我,你一下子都能适应吗?</p>
  “乔云,你别哭了。你好歹说句话,你把我的心也哭乱了。哎,乔云,我进去了啊?你别误会啊,哥就是不放心你,你都哭了一个时辰了。”</p>
  慕容垂终于推门进来了,俯身关切地看看她,递给她一条帕子。</p>
  “慕容兄,他们人呢?”乔云擦擦眼泪,抬起红肿的双眼问道。</p>
  “乔云,这一座山上就剩下咱俩了。我都难过大半天了,你起来梳洗一下,咱俩都快该吃晚饭了。”慕容垂说着,端起她的脸盆,出去给她打水去了。</p>
  “不用了,我自己去盥洗室洗去。”乔云跟出门来要接过去脸盆,慕容垂没松手,依旧帮她端着。</p>
  “他们什么时候走的?哎,我睡过头了,都没赶上送送大伙,真是不应该。”乔云自责着。</p>
  “不送也好,免得伤感。”慕容垂的情绪也挺低落的,“我猜到你也一夜没睡了,所以就一直没敢叫你。我们几个也是,喝了一宿,聊了一宿。”慕容垂说。</p>
  “你们几个?都没睡?他们什么时候走的?”乔云问。</p>
  “还不是我们那一小撮儿?哈哈,你给起的称号。李白、老虬、你皇兄。李白和老虬要叫上你家老曹,我和你皇兄没让,留他跟你再近乎近乎。乔云,你说也奇怪哈,我们这里那么多皇帝,只有刘秀你叫他皇兄,好几个都想找你说说呢。”慕容垂是看乔云情绪太低落,故意找轻松话题逗她开心。</p>
  “我皇兄好和我是正式结拜过的。”乔云说,“而且我去他那里待过一段时间。”</p>
  “是,刘秀他也是这么说的。他还说,他差点儿做主把你嫁给一个什么人。听说你还挺喜欢那个人的,全怪老曹捷足先登了。刘秀说那个人可好了,能文能武的,长得还英俊。乔云,那人什么样啊?有没有你哥我好啊?”慕容垂这回天大地大的就他和乔云两个,放开了胆子说话。</p>
  “对了,我皇兄什么时候走的?他有没有给我留什么话?”乔云想起来一件重要的事,却不能跟慕容垂说,只好这样问他。</p>
  “他们几个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走的、怎么走的。我们喝了一夜,后来都喝醉了,趴在桌上睡了。我醒来时都太阳老高了,桌上就剩下我自己了,都不知道他们是一个一个分头走的、还是一起走的?”慕容垂说。</p>
  “哎,真后悔,昨天我应该和老曹一起来送送大伙的。我还有话问我皇兄呢。”乔云懊悔地说着,洗完了脸,开始漱口。</p>
  “哦,对了,你皇兄喝酒时说了一句,说他回去等你。我问他你要去他那里吗?他说那是机密不能泄露,我们就都没再问他。”慕容垂说。</p>
  那就对了。乔云推荐了邓禹做下届剑主人选,要提前去东汉接他。这事是剑坛机密,但是需要向邓禹的“顶头上司”帮他请假,乔云就提前跟刘秀说了。</p>
  那天她来找刘秀,简单向他说明来意,刘秀就笑了:“乔云,这一定是你推荐的。哈哈,愚兄知道你有眼力,只是你那老曹,他不会再和邓禹单挑吧?”</p>
  “不会。这事是机密,我还没告诉他。不过因为那人是邓禹,我想请求剑坛同意跟曹丕说说,我不想因为工作的事影响自己的生活。不过我相信,老曹他经历了这么多早该成熟了,最后这次邓禹帮我,他也是很感谢人家的。”乔云说。</p>
  “好啊。邓仲华如今都是老头子了,你能把他接来,换个年龄,让他再回复到当年的英俊小生,他得多高兴啊。”刘秀说。</p>
  “什么?你们那里都是我走后几十年了?那皇兄您怎么还是那么年轻呢?我皇嫂呢?”乔云惊讶地问他。</p>
  “我和你皇嫂也都是满头白发一脸皱纹了,我这不是到剑坛才又变回去年轻的吗?所以才说让你把邓仲华也变年轻回去。”刘秀笑着说。</p>
  “哦,那这么多年,邓禹他过得好吗?他有没有忘记我,或是记恨我?”乔云想起邓禹就觉得对不住人家,有些忐忑地问刘秀。</p>
  “他啊,男子汉大丈夫,还能怎样,难过一阵子还不是该干嘛干嘛去,我交给他那些任务他哪样敢含糊?不过他后来又娶过好几房,儿子总共生了13个,却始终正妻空缺。没人敢问他这事,但是怕是大伙也都明白,他对你一直没死心,总盼着你还能兑现诺言,回去嫁他。”刘秀说完,叹了口气。</p>
  “乔云,你想什么心事呢?你这口都漱了多长时间了?别把牙床刷破了。”慕容垂一直站在她身后看着她洗漱,见她也不出声,一个劲儿机械地刷着牙,就猜到她在想心事了。</p>
  “哦,慕容兄,其他的那些剑客们呢,也都走了吗?墨子大师、剑主、匡胤太祖还有戚继光将军?”乔云大梦方醒,想起来另外几位年长的剑客们。</p>
  “他们昨晚都已经互相道过别了,他们没去向你辞行吗?”慕容垂反问她。</p>
  嗯,一定是人家去找她辞行,听她和曹丕在屋里两个人关着门,没好意思敲呗。哎,真是惭愧,不该不送送大伙的。</p>
  “哦,乔云啊,光子是去东瀛了吗?听人说他是为了不见你,你们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那孩子去了倭寇那里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慕容垂说到戚继光就想到了光子。</p>
  “不会,他是去了二十世纪末的日本,那时的日本已经不再是法西斯专制了,那是中日关系的一段友好时期,光子特意选在那个时段,是去当中日和平的使者去了。”乔云只对慕容垂说了一半,后一半,她读到光子留下的信时,心里是很伤感的。</p>
  “姐姐,虽然我比你大了几百岁,但我还是会把那个白衣上带着点点血迹的神仙一般的姐姐模样刻在脑海里,你是我心中的天使,是我生命中的女神!在我少男的心中,你的影子挥不去,但我不会打扰你和皇帝哥哥的幸福,我再也没有勇气见你了,因为我怕控制不住自己。我不会同皇帝哥哥决斗争你,我更不要看你为难伤心。</p>
  就让我再叫你一声姐姐吧。我选择了二十世纪中日邦交正常化的时段去日本,在那里做些对祖国有益的事。但我更重要的原因,是在那里再过些年,你就长大了,我就可以还能见到你的芳容。可到那时我就是一个老者了,皇帝哥哥就不会再因为我猜忌你了。我可以默默地欣赏你,想着你,也许你根本想不到我是谁,但我的心里,你永远都是最美的姐姐——我深爱的女神!”</p>
  哎,想不到,自己根本无心伤害的小弟弟,竟然心中藏有一份纯真的情愫。像邓禹一样,都是她的一份愧疚,也是一份牵挂。</p>
  想到这,她对慕容垂说:“慕容兄,我要出趟远门,你自己在这里要多保重。厨房冰箱里备了不少方便食品,你先对付几天,也可以自己在山里打些野味搭配着吃,免得营养不均衡。我去接一个人,他来了我们就热闹了。”</p>
  乔云动身去东汉接邓禹。</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