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任重道远(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虽然乔云之前一再推辞,但一旦接过剑主的职务,她就立即投入角色,干得负责勤勉、吃苦耐劳。</p>
  为了不影响训练,她每天天不亮就悄悄起床,来到门口的巨石后面舞剑,有时曹丕睡得沉,都发现不了她起床了,而一旦曹丕发现,也都会起来陪着她。</p>
  她每天都是第一个来到餐厅,不是着急吃饭,而是查看这里的伙食,保证让大家都吃好,既讲营养搭配,又不让大家营养过剩。这些,她都庆幸自己是运动员出身,队里有营养师,有时也会给运动员普及一些膳食知识,没想到此刻排上了用场。</p>
  曹丕都会陪着她,默默地观察她做的一切,虚心地向她学习着。曹丕对她的感情,也从单纯的爱慕,逐渐增加了敬重的成分。当然,现在更心疼她,担心她太累,睡眠不足。</p>
  乔云带领大家做得最多的,当然是切磋剑术。每天上下午各两个时辰,大家会来到训练场舞剑。她制定了排名表,参考以前勾践的方案,并更加科学细化,使每位剑客都有对剑的机会。</p>
  当然,这当中她给自己搞了个“特殊化”,她的切磋机会最多,每天都能与这九位剑客对剑。各位当然也不“攀比”她,相反都支持她,都愿意为她出征奥运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支持。</p>
  还有,剑坛有整理资料的任务,这方面,她也给大家带来了新气象、新福祉。</p>
  “乔云,这种水笔写字真是省力啊,这样整理资料可比以前那样效率提高了一倍还多呢。我看,剑坛要求咱们整理一本以上资料的任务,我们每个人都能整理不止三五本呢。”说话的是刘秀。乔云有话,不许大家叫她剑主,都叫她乔云。她也基本上不叫各位官称,而是亲切地叫大家兄长。</p>
  “老刘,这叫自来水笔,乔云给大伙普及过的,你又给简化了。是吧,乔云?还有这稿纸,不但白,用起来还方便,显得我的字都更好看不少。”慕容垂最喜欢起哄,话也偏多,但是干起活来一点儿不马虎。</p>
  大家都喜欢聚在一起整理资料,互相研究切磋着,有好的灵感一起分享,气氛融洽还不觉得累。当然,大家更愿意围在乔云跟前。曹丕现在大方多了,也不生气。</p>
  “呵呵,叫水笔也行。这种不用灌水的叫水性笔,我们平时一般都用这种,因为方便;这种灌水的叫自来水笔,简称叫钢笔,这种可以练字,学生学写字时都要求用钢笔。”乔云耐心地给大家又介绍了一遍。</p>
  “乔云,那你这啪啪地敲字,又叫什么?”赵匡胤现在也不再老气横秋的了,也来凑热闹和大家一起说话。</p>
  “匡胤兄长,这是电脑。因为我们这里没有互联网,我只能用它打字,会比手写快很多。我要上网查资料就需要借助越女前辈的万花筒,电脑与万花筒连接,就能收到剑坛的最新指令,也能具有一部分互联网的功能。”乔云说。</p>
  “真是太先进了。”墨子说,“中华上下五千年,想不到,在我后世几千年,世界竟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感谢剑坛给我这么宝贵的机会,还能见识到电和电脑。”</p>
  “是啊,人类物质需要积累,前人的付出才有了我们后世的回报。社会的文明也是以物质发展为基础,这电脑、互联网,如果没有万花筒这样的‘神器’雏形做基础,也不会有后世科技的迅猛发展。”乔云也激动地说。</p>
  “老曹,等你去了乔云那里,也是现代人了,你还会记得兄弟们吗?”虬髯客过来拍着曹丕的肩膀问他。</p>
  “不会了。”曹丕有些感伤,“我连现在的自己都不会记得了,更不会记得你们。所以,我们都好好珍惜现在吧,珍惜这剑坛。”</p>
  “乔云不是说了吗,我们不愿意回去的,可以留在剑坛了?”慕容垂说。</p>
  “那不大可能吧?乔云是安慰大伙呢。乔云,你说会是真的吗?”大家问乔云。</p>
  “这是我的设想,我已经起草了报告呈报给剑坛了,在等回复。希望会成真,那样我们大家互相想念了,或是遇到剑术上的难题了,都可以再回来切磋。就是让剑坛成为一个常设机构,大家选出常驻代表值班,作为中华剑魂的基地。”乔云满怀信心地说。</p>
  乔云给大家安排了午休时间,每天午饭后可以有两个小时、也就是一个时辰的午睡时间。因为这里有年长者,也有身体有旧伤的,难得有机会来剑坛放松一下精神,既然大家平时抓得紧、效率高,不妨也让大家劳逸结合,参照击剑队的做法,提倡大家午睡休息。</p>
  曹丕夸乔云体贴,他喜欢上了午睡,别人和衣小睡,他都要大脱大睡。因为他前世那40年的人生几乎都以牺牲睡眠为代价,才在政治、军事、文化各方面取得了那么多骄人成果。这回“死后”终于有时间留给自己了,他要把以前亏欠自己的睡眠抓紧补一补。</p>
  乔云却舍不得睡,时间对她来说太宝贵了。好不容易曹丕自己去睡,不用她陪她哄,她要抓住这难得的“自由时间”提升自我,将每天与各位对剑中汲取的新内容,进行自我融会贯通,成为自己技术中的有机组成部分。</p>
  这天午休,乔云把曹丕像宠孩子一样哄睡后,自己提上剑,信步去了那片小树林,也就是当初她和刘秀谈心、曹丕和刘秀决斗又给砍掉的那片树林,如今新树已经长起来了,又有了当初的样子。</p>
  她在这里先做身体的舒展基础训练,将剑解下来放在地上,先围着树林跑了两圈,然后开始做一组体操。</p>
  “乔云,中午的菜谢谢你啊,这么多年了,我还是第一次吃到排骨,有一种小时候母亲做的味道。”乔云听见身后有人跟她说话,她听出来了,是慕容垂。</p>
  一是她对这里每位剑客的声音都熟悉了,二是从这话的内容,她也知道是谁。只是她没想到慕容垂会特意向她道谢,只是一件小事,她认为这是她作为剑主应该为剑客想到、做到的。</p>
  “慕容兄,你的牙齿有摔伤过,啃排骨不方便,我特意让厨师给切成小排,你就可以方便吃到了。这也不麻烦,就是让他们多切几刀而已,不用这么客气。”乔云停下动作,跟他说话。</p>
  “是啊,仅仅是多切几刀而已,却从没有人替我想到过,就是我当皇帝,也没人对我这么体贴过。乔云,你从这样的小事,就能体现出你对每个人的尊重,所以大家才会尊重你。”慕容垂真诚地说。</p>
  “慕容兄,言重了。这里就我一个女同胞,我再不细心点儿帮大伙想着,还要我来有什么作用呢?比起大家为我做的,我为大家做得太有限了。你要是还这么谢我、夸我,我都无地自容了。”乔云态度也很诚恳。</p>
  “我的牙齿坠马摔断了,还为此改了名字,这件事对我人生的影响挺大的。为了不被人看出来,我不但从来不提起这事,更费了很大功夫克服着,养成了特意鼓着嘴唇的习惯,方能不被看出这里有残疾。我自认为做得很到位了,对着镜子自己都看不出破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发现的?”慕容垂微笑着说。</p>
  “慕容兄,你的毅力真是可嘉,我真的很佩服。我可没有揭你伤疤的意思啊,希望你不要多想。再说,这点儿小伤也不算什么,更谈不上‘残疾’,你看上去仍很帅。”乔云也微笑着说。</p>
  “我是真心感谢你,不然我怎么会特意不睡觉,跑到这儿来对你说这些?”慕容垂说。</p>
  “我知道,我是开玩笑呢,知道你喜欢开玩笑。呵呵。”乔云说,“本来我历史学得不好,只知道南北朝时有个燕国,皇家姓慕容。上课时老师也说过,南北朝那段历史太纷纭复杂,连专门学历史专业的老师都头疼,还说过让学生也不用太费心钻研那一段。所以,刚来剑坛时,我还真是不太了解你。</p>
  不瞒你说,慕容兄,我也的确是当上剑主之后,为了给大家服务好,我上网查了每一位剑客的资料。当然,其他人的有的之前了解得就多一些,也有我去过他们时空的,只需简单了解一下。对你的,的确是多下了些工夫。</p>
  当我了解到你的那些非凡经历后,不禁对你的认识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以前,你爱和老曹他们闹、喝酒,我以为你的性格就是那样喜欢热闹。现在我才明白,你是用那种方式掩饰、或者叫排解你所承受的那些苦难、那些挫折、那些不平……”</p>
  乔云站在那里,目视远方,娓娓道来。她没有发现,慕容垂的眼里已经噙着泪水了。</p>
  “乔云,难怪老曹那么在乎你、珍惜你,不仅仅是因为你的美貌。我现在懂了,为什么他为了你什么都可以不要,抛妻弃子不说,连江山社稷都不如你重要。原来,你真的是值得帝王将你重于一切、高于一切,如果换了我,我想我也会那样的。”慕容垂说。</p>
  乔云这才注意到慕容垂的情绪变化,连忙掏出手帕递给他。</p>
  “慕容兄,不能这么说,我哪有那么重要、那么高大?我和老曹,只能说是缘分吧。感情的事很难说清楚,要我分析吧,也许是他之前那一生都没遇到真正与他心有灵犀的人,所以人们才会评价他不专一,甚至更难听的说他‘滥情’。其实我就能理解他,真能有人可‘专’,谁愿意‘滥’呢?”乔云说。</p>
  “乔云,想不到你还这么有胸怀、有见地。女人要是都有你的境界,这世上就不会有怨妇了。”慕容垂笑了,“老曹还真行,前世没有可专情的女人,这回你都给你他补上了。”</p>
  “希望他这回心里不苦了。”乔云说,“慕容兄,你和段嫂嫂的爱情故事,也真令人动容唏嘘啊。所以,你后来还能娶她的妹妹,并且善待她、封她做皇后。我挺赞赏你的,这样做既重情又有节制,是真正有情有义又有担当的帝王,是科学的处理感情的方式。”</p>
  “乔云,你还真是仔细研究我了,连这些你都知道。我以前和老曹斗嘴,还牵扯上你,真是惭愧,对不住啊,希望你不要记恨哥哥。往后如果你不嫌弃,我真心希望经常与你聊聊,我的心的确很苦,却没人可以倾诉、交流。当然,我会找老曹不看着你的时候,不惹他。哈哈。”慕容垂有了遇到知音的感觉。</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