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五章 新主新貌(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是从心眼里不想当这个剑主,她所说的这三个理由都是客观存在,其中最重要的还是第三点——她要备战奥运会。自从意外受伤,连治疗带休养的,这都多长时间没正经训练了?</p>
  她现在属于“两不管”状态。</p>
  档案关系调到国家队了,但是在那里没待多长时间,也没人熟悉她,尤其是在那边没有负责她的教练,因为她带着贴身教练。她更没有同属一班教练的“亲队友”,那里是单人一间宿舍,所以也没有室友,可以说,绝大多数人都对她根本没印象。少数有过印象的,这么长时间了,那一点点印象也早都淡忘了。</p>
  在省队这边呢,她人基本上还在这里,但是严格地说已经不算那里的人了。宿舍还占着,但是很少去住。室友之间虽然关系不错,但是各自训练时间不同,见面的机会也不多。这里的领导因为她已经调走了,所以也不大好意思管她。</p>
  还有,现在就连她的“御用教练”也不大管她的业务训练了,因为她“不怕”他了,她已经“晋升”为他的“领导”了。现在谈恋爱一般都是女孩子充当“领导”角色,所以,老曹现在在她面前说话早都改了方式了,都是“求”她、哄她。</p>
  乔云心里明白,这种状态,恐怕全国各项目运动员中都很难找到第二个像她这样的了,更不要说是在备战奥运的冲刺阶段!所以,“没人管”就必须自己管,不用扬鞭自奋蹄。</p>
  她很发愁,昨天在酒桌上她一再表态,一再请求不当剑主,大家却都不接受她的意见,就连曹丕这回都不向着她说话,反而跟大家保持一致,她成了一比九绝对的少数。再说,现在毕竟还是剑主勾践说了算,只要他坚持,就算是决议了。</p>
  怎么办?今晚就要公布剑主人选结果了,一旦公布是她,就必须担负起职责了。就算撇开自己的备战奥运时间紧迫不说,单说这能力上,她也的确觉得自己不能胜任。她只是个普通的运动员,从来没有过管理和服务一个单位的经验,这里又是这么特殊的环境,她根本毫无思路。</p>
  “老曹,你说今晚宣布剑主人选,真的会是我吗?”乔云昨晚愁了一夜基本没睡,早上她觉得头昏沉沉的,还没起床,躺在那儿看着曹丕洗漱,一边对他说话。</p>
  “当然是你了。云儿,我为你感到骄傲!”曹丕一脸须泡,笑起来开心而滑稽的样子。</p>
  “你还当成好事?老曹,我都愁死了,我是真的不想当。你帮我想想办法,怎么能阻止这件事,趁还没宣布之前?”乔云一脸愁容。</p>
  “云儿,这当然是好事。要我说吧,你现在若说有差距,就是这认识上的。你分析问题的能力虽然也很不错,但是这件事上,你的认识不正确。”曹丕这回对她说话很像是个领导或者师长似的。</p>
  “愿听指教。”乔云接过去话,问道。</p>
  “云儿啊,这当剑主,不但不会耽误你备战奥运,其实,倒是个促进。你看哈,你当了剑主,就要带领大家一起研究剑术、加紧训练,这些人都是什么档次的‘教练’?比你们队里那些的水平怕是都高了不止一个档次吧?有这些人帮你训练,你还发愁什么呢?”曹丕已经洗干净脸,开始学着乔云的样子搭配衣服。</p>
  “云儿,你看我穿这件红色的好看还是蓝色的好看?”曹丕举起两件t恤在身上比量着问乔云。</p>
  “红色吧。老曹,别光臭美,快接着说正经事。”乔云催他。</p>
  “嗯,刚才那是其一。第二嘛,你不是还领了个什么体育产业的差事吗?就算现在不用你直接去做,但是你有了管理剑坛的经验,将来需要你亲力亲为时,你就很快能做好的。而且剑坛的起点高,将来你再做别的,都会更加得心应手。”曹丕已经穿上了那件红色t恤配白色运动裤,乔云发现,这哪里还是曹丕啊,那就是老曹教练啊!</p>
  “老曹,你真的是老曹!你不光穿了老曹的衣服,你连体育产业的事都知道!”乔云掀开被子就下地了,惊喜地抱住他。</p>
  “云儿,我是老曹也不是刚刚的事,从到剑坛第一晚你就这样叫我了。你怎么了?快去躺好盖上被子,别凉着。”曹丕却很意外她有这种表现,拥着她回到床中躺下,又盖好被子。</p>
  “老曹,哎,我被你弄迷惑了。你到底是谁?你不是老曹吗?”乔云痛苦地摸着自己的头,一个最亲近最爱的人在自己面前,她竟然不知道他到底是古人还是现代人?</p>
  “云儿,我还没说完呢。第三,竞技运动不是只拼体力的,智力因素也非常重要。你训练了十多年,身体上的协调与力量都做得很到位了,你现在需要智力与身体的协调练习。而只有在剑坛,这种极高规格的智力调动,才是你优于其他所有竞争对手的独有机会。”曹丕显然说得更加兴奋了。</p>
  乔云却有些听不进去了。她陷入了关于老曹和曹丕的困惑中,已经很难过很痛苦了。</p>
  “云儿,你怎么了?是不是没睡好头很晕啊?要不你今天别起床了,我去打回饭来你在床里吃吧?”曹丕过来摸她的头,“还好,没发烧。要不要请匡胤太祖帮你瞧瞧,针一灸?”</p>
  “不用。老曹,你说,你已经在三国死过了,你去了我的世界等我了?你现在在那里已经是我的教练了,你就是教练老曹!你俩始终都是一个人,怪不得你俩长得一样、说话声音都一样!尤其是,我爱你们都一样!”乔云拉住曹丕的手,哭了。</p>
  “云儿,我现在在你那边还是个小孩呢。我需要在那对曹姓夫妇的抚养下长大。哦,我现在好像8岁了,进了击剑队了。其他更多的我就无法知道了。云儿,我们现在在这异世空间里,我还能有前世当皇帝的记忆。等我到了来生,前世的一切就全都没有记忆了,也不会记得在剑坛这里的一切。除了你,我什么都不会记得。我只会记住你的样子,还有我爱你。”曹丕拥抱着乔云,也流下了眼泪。</p>
  “老曹,果然是你!原来你就是老曹,老曹就是你!我爱你,原来我们前世就在一起了,我太幸福了,太珍惜了!老曹,为什么我总是十八岁?为什么我会知道前世今生所有的事情,而你却会忘记?”乔云趴在曹丕的怀里,哭着问道。</p>
  “云儿,我在死后喝了孟婆汤了,每个人都要喝的,喝下去就会把前世的一切全都忘掉了。不只是我,所有人都一样。”曹丕说。</p>
  “那我呢?我为什都记得?”乔云抬起泪汪汪的大眼睛问他。</p>
  “你是个特例吧?我也说不好。云儿,你能把这么多帝王高人的剑魂都领会到极致,受了致命伤不但没影响身体,反而变得神力非凡的,也许你注定就不是一般的人。我能得到你真是太幸运了!”曹丕用嘴唇吻干她的眼泪。</p>
  今天是八月十五,晚上,月亮升起来了,勾践为大伙准备了一场别开生面的篝火剑酒会——就是大家坐在月光下的户外,品着美酒佳肴和月饼,闻着花香,听着鸟唱,一边舞剑助兴。这是勾践剑主的卸任告别,也是乔云新剑主的上任庆祝。</p>
  乔云和曹丕也来了,她发现,所有的剑客们都穿上了现代人的运动服,个个都变成了真正的亲切的“同学”了!</p>
  “哇!怎么会这样!”离着老远,乔云就惊奇地跟曹丕感叹。</p>
  她听见大伙也在互相赞叹这身装扮了。</p>
  “匡胤太祖,您穿上这身衣服,真是年轻了不只十岁呢。”</p>
  “哈哈,老虬,你看上去更英俊潇洒了,小心让山间的仙女妖女拐了去啊!”</p>
  “慕容皇帝穿上这一套怎么和子桓皇帝有点儿像啊,从后面看就是一个人啊,别让新剑主不小心认错了情郎哦!”</p>
  “你们看,最好看的还是剑主,他这一副潇洒的模样,还真是该当新郎官了!”</p>
  “别逗我老头子了,你们夸剑主也对,我们的新剑主来了,还是她最好看!”勾践指着朝这边走来的乔云和曹丕,大家都起立鼓起掌来。</p>
  “欢迎剑主!”</p>
  “别别,我不是剑主。”乔云连忙摆手,“大家都穿成这样,我看着真亲切啊,都是和我一样时代的人了。”</p>
  “这要感谢新剑主给我们谋的福利啊。这身衣服果然非常轻便舒服,舞起剑来灵活又好看,我们穿习惯了都不愿意回去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说。</p>
  “乔云啊,你还不知道吧?”勾践说,“剑坛已经批复了,同意你接替本届的剑主之职。这些现代社会的服装,就是特意按新剑主的时代特色给大伙分配来的。现在每位的衣柜里都挂了好几套我们没见过的衣服,你还要给大家讲讲,都是怎么穿的。”</p>
  “啊?这样啊?大家有新衣服穿真是好事,可我真的没做好准备啊,我能当好剑主吗?”乔云忸怩着,脸都红了。</p>
  “不用担心,云儿,有我呢。”曹丕拥着她坐下,大家纷纷来给乔云敬酒。</p>
  “哎?剑主,你看,那是什么?”慕容垂指着乔云身后的那片草地上,一排崭新的自行车,整齐地立在那里。</p>
  “是啊,刚才还没有,这突然就出现的!那是什么新鲜玩意儿,恐怕也是新剑主给咱们提供的吧?”大伙也跟着朝那边看,纷纷起身凑过去看个究竟。</p>
  “自行车!”乔云惊叹了。</p>
  她看里面有一辆女式红色的坤车,那一定就是自己的专属座驾了!</p>
  “来,我教大伙骑,比骑马容易多了,管保一会儿都学会。”乔云骑上那辆,围着大伙转了一圈。</p>
  “这玩意儿太好了,真比骑马快,还便捷,又不用给它刷毛、喂草料,还没有马身上的骚味儿。”大伙议论着。</p>
  “对了,剑坛的批复文件说了,将按照剑主所处时空的标准,为大家提供各项生活条件,包括交通工具。乔云剑主,明天咱爷俩该办理交接了。”勾践笑着说。</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