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二章 艰难纠结(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第二天上午,乔云陪武谔早早来到城外渭河边。武谔心情忐忑,他不知道妹妹见到他这个杀父凶手会是怎样的反应。乔云告诉他,她没敢明说他这个凶手就是那个哥哥。武谔心中也的确非常惭愧,他对不起妹妹,更对不起善待妹妹的周家人。</p>
  武谔站在一棵高大的垂柳后面,用低垂的树枝和树叶做遮挡,遮挡着他的面目,怕妹妹第一眼见到他会吓跑,也想遮掩他对妹妹养父一家犯下的罪恶。但是他心里也清楚,那是遮不过去的,自己所做的一切,迟早都要面对。只能祈求老天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向亲人赎罪。</p>
  师叔她说得对,自己年轻,有力气,为什么非要杀人谋生呢?父亲曾经也干过坏事,但是他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如今已经是有名的餐饮大亨了。他现在把那么好吃的美食献给人们,那才是有益的事业啊。</p>
  要尽快和父亲相认。让父亲认自己不难,关键是妹妹。他下定决心,要让父亲认妹妹,他要等着妹妹,和她一起回到父亲的身边!可是,妹妹是被父亲的仇人养大的,他们能那么容易互相接受吗?他心里没把握,更信心不足。要办成这样的大事、难事,看来还得求师叔帮忙了。他想。</p>
  乔云如今在这对兄妹的心里都是值得信任、值得依靠的能人。其实,她最不擅长做这样的事,她此刻心里也是忐忑的。昨天她没敢对锦薇明说她的哥哥就是武谔,她担心万一说了,锦薇会直接就拒绝认他,今天更不会来赴约了。</p>
  “大乔!”锦薇骑马远远地来了,还是一身素服,头戴白色的小花,这让武谔躲在树后心里一震。妹妹她和养父感情深厚,如今她刚刚丧父,还穿着孝服,她就会更加憎恨杀父仇人的!</p>
  “大乔,你早到了?哥哥他还没到吗?我们等他吧。”锦薇看上去也是有诚意的。</p>
  武谔听了,心中更加惭愧。他真恨不得有什么神奇的法术,能帮他立即换一张脸,换掉这张罪恶的、狰狞的面孔,他要以一个好哥哥的新形象与妹妹相认,开始一段崭新的、不再杀戮的正常生活!</p>
  “他已经来了。”乔云尽量用和缓的语气说,“锦薇,你听我说。我昨天不是告诉你,哥哥曾经做过对不起的事吗?你要有心里准备,哥哥他是真心知道错了,他以后一定会改,他保证对你好。听姐姐一句话,给他个机会吧。”</p>
  乔云那诚恳的态度,好像犯错的不是别人,而是她自己似的。这把武谔羞愧得,也把锦薇薇疑惑得,都不知道如何是好了。</p>
  “姐姐,我听你的。只要他不是我的杀父凶手,他做了什么错事我都会原谅他,谁他让是我唯一的亲哥哥呢!”锦薇说。</p>
  “妹妹,你原谅我吧!我知道错了,只要你原谅我,我宁愿砍掉我这罪恶的双手,只求你给我一次机会,让我好好照顾你,让你接受我这个亲人!”武谔从树后面跑了出来,扑通一声跪倒在锦薇面前,就要拔出剑来剁自己的手。</p>
  “武谔!你不许冲动!”乔云喊道,冲过来夺下武谔的剑。“你连手都没了,还拿什么照顾妹妹!你这双手不是用来杀人的,而是用来赚钱养家的,以后妹妹的生活就全靠你了!”</p>
  “大乔姐,我不要,不要这个凶手给我当哥哥!我不信,不信他就是我哥!我哥不是一个杀手,他不会杀我的父亲!我不要,再也不要见到他!”锦薇薇大哭,站在地上,趴在马的脖子上痛哭。</p>
  “锦薇,你哭吧,哭完了,姐姐给你讲个事情。”乔云把她的脸从马上拿开,放在自己的肩头,轻轻拍着她的后背,“锦薇是最坚强的女孩,失去父母的磨难都没击垮你,就说明你有勇气迎接未来啊。”</p>
  “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这样啊!”锦薇哭得涕泪滂沱、撕心裂肺,乔云的心也跟着很疼。这真是残酷的现实,任何人碰上都很难决断,何况她那样一个被养父兄宠惯了的小公主、从来没受过什么风吹雨打的大家闺秀呢。</p>
  锦薇趴在乔云的肩膀上哭,武谔就跪在地上忏悔。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乔云的腿都有点儿站木了,一个姿势不动,她肩膀上的衣服早就被锦薇的眼泪和鼻涕湿透了,她感觉越来越不舒服。</p>
  “锦薇,姐姐这胸前有伤,你稍微抬一抬,让我缓一下,压得疼了。”乔云轻轻往起扶了扶锦薇。</p>
  “哦,姐姐,对不起,我帮你揉揉吧。”锦薇也是个很善良的女孩,她看乔云的确是有些难受的样子,感觉很是歉意。</p>
  “好妹妹,你听姐姐帮你分析啊,咱们就从一开始来说。你的母亲被记恨她嫁给你王维父亲的女子买杀手劫持了,这从根源上就是那个女人的错。可是,如果在她被你的养父救了之后,她能振作起来,和周先生一起迎接新的生活,那局面又会怎样呢?”</p>
  锦微用朦胧的泪眼盯着乔云的脸。是啊,她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那,我就是有爹又有娘的幸福孩子了。”她思考着说,“然后,我养父也不会去找我生父去给我母亲报仇了,我养父就也不会受伤了。”</p>
  “是啊,那个坏女人是可恨,但是她只是拆散了你母亲和你王维父亲。那是他们三个人之间的感情恩怨,我们说不清楚。还有,她害得你母亲被你生父欺负,才有了你。但是后来的事,也算和她没有直接的关系了。如果像我刚才所说,她能念在你年幼、你养父对你们母女又好,放下过去的恩怨,重新面对一切,也未必是坏事啊。”乔云说。</p>
  这些,是昨晚梦中老曹帮她分析的。她觉得有道理,此刻就说出来,想开导锦薇原谅武谔。</p>
  “大乔,你说的,好像也有道理。我多么希望时光可以倒流,我就劝我母亲好好珍惜我的养父,我们一家人快快乐乐地在一起,那该多好啊!我的生父也不会那么惨,他也还会有更多的儿女,我就不会这么孤单了。”锦薇天真地说着,眼神里全是善良的期待。</p>
  可惜,时光不能倒流,就算能倒流,她也还是个才出生的婴儿,她也不会劝说她母亲。</p>
  “是啊,我们都希望会是那样。可是,事实就是事实,现在,你的生父武功废了,也没有第三个孩子,只有你和哥哥两个,却都不在他的身边。他当初霸占你母亲是不对,但是你养父已经教训了他,他付出的代价也不小了,他也算偿还了自己的罪恶。”乔云说。</p>
  这,也是老曹对她说的。</p>
  “还有啊,你的养父是因为太爱你母亲了,才出手那么重,伤害你生父太惨了。我说句不大中听的话,爱一个不该爱的人,也是要付出代价的。他爱的人是王维的前妻,而王维又和那个强势的坏女人有说不清的纠葛,你母亲是那段复杂感情的牺牲品,你生父和养父的遭遇,又何尝不和那段感情纠葛有关呢?”乔云说。</p>
  这,当然更是老曹的见解,她可分析不出这么深奥的道理。</p>
  “我已经告诉过你,这次买凶杀人的不是你生父胡夫,胡夫他并没有要找你生父寻仇,而是别人。我猜也许是那个女人还记恨你父母什么,也许不是那个女人,或许是你养父得罪过别人。总之,冤冤相报就永远不会完结,就永远有杀戮,永远有新的牺牲品。”乔云说。</p>
  这,也是老曹说的。</p>
  “锦薇啊,你的哥哥武谔,从小被你的生父送给了姓武的夫妇,因为他们武家没有男孩,你生父以为他日后还会有儿子,就忍痛把自己的孩子送给了朋友。这样的人,多么讲义气、多么有爱心啊。所以,你的生父虽然也做过错事,但不能说明他就是个彻底的坏人。”乔云说。</p>
  这,是老曹说的,但是她也认同。</p>
  “武谔他只是受雇于人,他当时也不知道你的养父是那么好的人,更不知道你是他的妹妹,是周先生帮他养大了亲妹妹。要是知道,他一定不会杀害周先生的,他会设法保护周先生的。当然,他的这个职业是罪恶的职业。他也保证了,只要你原谅他,他以后就再也不干这个了,做正当事,赚干净钱。”乔云说。</p>
  这,也是老曹说的,但是她不能全赞同。不过此刻,她也拿来劝说锦薇。</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