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两面周旋(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非常想帮武谔认下锦薇这个妹妹。锦薇是个善良单纯的好女孩,从小没有妈妈,现在养父又突然死了,唯一的非亲哥哥又不在身边,她太需要亲人了。</p>
  以她的情况,和那胡人父亲相认也并不是一蹴而就的简单事;而武谔是自己的师侄,每天都能见面,何不帮助她先和亲哥哥相认呢?</p>
  从武谔的角度来说,他虽然有十六个姐姐,但那都没有血缘关系,他也是缺少血亲之情的人,所以才会那么冷血地去当杀手。要是帮他和亲生妹妹相认,以后他也会为了亲人更加珍惜自己,也许就不再那么玩命了?</p>
  乔云本来最不善于帮人处理这些人际关系的事,就连她自己的事她都没太办明白过。但她善良,她能设身处地地为别人着想。她本身就是独生女,非常渴望有个兄弟姐妹,所以她认为锦薇和武谔也会像她一样渴望亲情。</p>
  她就直接把这想法对武谔说了,她觉得,武谔这个人,要是接触多了也并非那么可怕,除了冷血、残忍的一面,也有单纯、善良的一面,至少,是可以“改造”好的杀手。</p>
  武谔说:“师叔,我不是不想信你,相反,你说的话我都愿意相信。但是认亲妹妹不像结拜义妹,我必须要看到锦薇她娘留下的那封信,我才能确定她真的是我同一个父亲的有血缘的妹妹。师叔,你能理解我吗?”</p>
  是啊,这有关血缘的事的确马虎不得,武谔的要求也不算过分。他越是这样慎重,将来就越能珍惜这来之不易的亲情。可惜古代没有亲子鉴定技术,要让武谔安心,看来就只能让锦薇拿出那封信了。</p>
  可是,锦薇她会拿出来吗?或者说,她肯认这个亲手杀死她养父的杀手当亲哥哥吗?乔云想,若是换做自己是她,也未必能接受这样残酷的现实。</p>
  可是,锦薇她现在必须有这个哥哥来保护她。因为,杀害她养父、伯父和那么多家人的幕后指挥并不是她的亲生父亲胡夫,而是李白,或者是李白背后的人。就算武谔能接受她是他妹妹的现实,不对她下毒手,那李白他们就不会再雇佣别的杀手吗?就算上次的黑名单上没有锦薇的名字,能保证下一次就没有吗?</p>
  这事情背后一定还有非常复杂的背景,乔云想。既然买凶的雇主能杀掉周家的十二口,为什么单单没杀锦薇呢?周先生让儿子和侄子躲出去,他们躲过一时能躲过今后吗?那雇主是真的不杀锦薇,还是等她哥哥回来一起做掉他们呢?</p>
  所以,锦薇的危险依然存在。以前她把希望寄托在“心上人”“大乔公子”身上,现在她已经知道,“大乔”实际上也是个女子,她没有了爱情的指望,她会不会自己先绝望了呢?</p>
  因此,必须尽快促成他们兄妹相认。</p>
  “好吧,武谔,这件事我来帮你。你把锦薇的恩重如山的养父亲手给杀了,还有她的大伯和她家的那么多人,她能不能认你这个凶手哥哥,我也没有把握。我尽量帮你俩周旋吧,我争取她能给你看她母亲的信,再尽力说服她让她原谅你。”乔云思索着对武谔说。</p>
  “师叔,你心眼真好。是我心胸太狭隘了,还怀疑过你,调查过你。我,我真的太惭愧了!你能原谅我吗?”武谔真诚地看着乔云,问道。</p>
  “武谔,你不是狭隘,你这是‘职业操守’,是把雇主交给你的任务永远排在心中的第一位,才导致你看谁都像你要杀的人的同伙。职业道德是一项很好的品德,只是,你这职业却是反人类的,是罪恶的。你也要答应我一个条件,我才愿意帮你。”乔云也认真地对他说。</p>
  “师叔,你说,你让我做什么我都愿意。以前我只听师父的,师父对我好,把本事都教给我。但是师父他这回也差一点儿让我杀了自己的亲妹妹。只有师叔你,处处为我着想,这么真心地帮我。你说吧,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武谔信誓旦旦地表示。</p>
  “好。你要答应我,如果锦薇和你相认,你就好好珍惜她,保护好这个唯一的亲妹妹,以后不要再当杀手了。你年轻、有力气,干什么养活不了自己,非得以杀人为生吗?”乔云说。</p>
  “行,我答应你,师叔。只要妹妹和我相认,我以后就好好照顾她,再想办法和父亲相认,一家人好好过日子。其实我心里已经相信她就是我的妹妹了,我只是还想要一个确定。”武谔说。</p>
  武谔的问题解决了,下面就是锦薇了。锦薇这边,乔云觉得才是重点。毕竟她亲眼见到武谔杀了她的那么多家人,还有她的养父和伯父也的确是被这个人所杀。</p>
  乔云第二天就去小吃街找锦薇了。她想了很久,决定还是穿男装,不让锦薇一下子彻底失落。“大乔”曾经是她生存下去的希望,尽管她已经知道“大乔”是不存在的,但是也尽量让她不要一下子就产生“全是一场空”的感觉。</p>
  既然现在不怕武谔了,乔云又穿上第一次见锦薇的那套白色男装,还是一副潇洒倜傥的俏公子模样。骑上那匹小红马,乔云直奔小吃街。</p>
  “大乔。”锦薇果然还在那儿。这还没到饭口,她就在胡饼摊位附近徘徊了。</p>
  锦薇今天都没怎么打扮,穿得很素,脸上也只是淡妆,头饰也是白色的,看来她还很在意自己的“孝期”,昨天那装扮果然是为了见“情郎”刻意打扮的。</p>
  “锦薇。”乔云迎着她过来,伸手拉住了她的手。</p>
  “大乔,我是得叫你小乔了吧?”锦薇尴尬地笑了笑,很是无奈很是伤感的样子。“其实,我都不知道你叫什么。不过名字都不重要,我姓了十六年周,现在才知道我该姓胡。可是,姓胡就是胡人吗?我的心里还是周父亲的女儿。”</p>
  “是啊,锦薇,你妈妈对你说的话,你都要好好记着。你没来得及为养父尽孝,但是以后能好好地和周家哥哥在一起,照顾好他,或者是互相照顾好,父亲和母亲在酒泉下也会欣慰的。”乔云搂住她的肩膀,关切地对她说。</p>
  “大乔,我现在怕是还不能去找哥哥。听管家说,父亲特意打发走哥哥和堂兄,就是为了躲避仇家追杀。他是周家唯一的继承人了,胡夫虽然恨周家,但是我毕竟是她的亲生女儿,我可以待在这里,但是哥哥不能。你说对吗?”锦薇看着乔云,问她。</p>
  “你说得对,锦薇。但是你也要多加小心,毕竟你的胡夫父亲现在还不知道你就是他的亲生女儿。你刚才分析的,有一半对,还有一半不全面。你的周家哥哥的确还有危险,来自你胡夫父亲那里。但是这次雇凶杀害周家人的,并不是你的胡夫父亲,而是另外一伙人。所以,不能保证那伙人不对你下手。”乔云说。</p>
  “啊?还有人想杀我周家人?你知道是谁吗?大乔!”锦薇吓得瞪着惊恐的大眼睛。</p>
  “我也不知道。”乔云只能说不知道。“但是你必须要有人保护,你周家的那些下人有本事高超的可以胜任吗?再者,如今你养父不在了,他们要是有人知道你不是周先生的亲生女儿,会不会不再像以前那样对你忠心了?”</p>
  “哎,谁说不是呢。就算他们不偷看我母亲的信,不知道我的身世,但是毕竟我只是个手无缚鸡之力之力的小姑娘,他们现在对我关心照顾,也只是因为我父亲尸骨未寒。将来时间长了,不可能没有变化。大乔,我本来以为有你保护我就谁都不怕了,可是你也是个姑娘,我可怎么办呢?”锦薇哭了。</p>
  “锦薇,这也正是我担心的。你看到我会舞剑,但是我的剑术只是强身健体的,说白了只是‘花拳绣腿’,吓唬人的。我根本没杀过人,也不会杀人。所以,我连自己都保护不了,更保护不了你。你已经知道我是女孩了,往后我就是你的姐姐,你还需要一个哥哥保护你。”乔云一步步地铺垫着。</p>
  “可是,我哥哥现在还不能回来,我该怎么办呢?”锦薇哭着,愁眉苦脸地说。</p>
  “锦薇,你胡夫父亲还有一个亲生儿子,他现在就在长安。你要是和他相认,他的本事完全可以保护你。只是,这个哥哥曾经做过对不起你的事,但是他已经知道错了,他愿意今后好好地对待你,补偿他所犯下的罪过。他是真心的,他希望你能给他个赎罪的机会。”乔云说。</p>
  “哥哥?不是说,我生父被我养父打坏了,不能再生孩子了吗?”锦薇天真地问道。</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