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武十七谔(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知道,和这个杀手交手,早晚是躲不过了。人家李白大老远地把徒弟调过来,就是专门陪她练剑的,不可能一拖再拖,一推再推。</p>
  “武谔,我们开始吧。”乔云谢过武谔送她的新剑,就抽出来,做好接招的准备。</p>
  “师叔,您请。”武谔也做出防守的动作,让乔云先出招。</p>
  “好。来了。”乔云没再谦让,她想到武谔会让她先出手了,她是“长辈”,又是女士,让她优先属于正常。</p>
  她也想好了,就用李白的剑法。之前在剑坛时,各位剑客大家都已经在“作业”中总结了自己的剑术理论,乔云在密室里那段时间,都曾认真研读过,这当中包括李白的。</p>
  这回来大唐,虽然只和李白实际交过一次手,但她每天都在琢磨,结合着李白“作业”中的理论,这回和他的徒弟实践,正好不辜负这家伙来当“教练”的职责。</p>
  “师叔,好剑法!”两个人一气走了一百多招,武谔开始对这位“师叔”刮目相看了。正如他那天蒙着面时说的,很少有人能在他手下走过一百招。之前李白在信中是夸过这位云真公主剑术高超,但武谔一向除了师父李白和师祖裴旻将军,他谁都不服。</p>
  乔云这一交手,也在心里确定:这个人,果然就是那天的黑衣蒙面杀手!太万幸了,自己没用那天晚上的越女剑加现代花剑术。那天他就反复问她的剑术和宝剑,如果这一上手,他一定也会瞬间认出我是谁!</p>
  “好了,差不多了,我们休息一会儿吧。”打到二百个回合,乔云开始收招。她不想一下子被武谔太看出她的实力,不希望这个杀手对自己的技术了解太早、太多、太快。留着他陪练,只需练熟了李白的剑法就可以了。至于其他,还是私下里自训吧。</p>
  老曹说过,她的自训能力很强,这在全省队里也是屈指可数的。这,还是要感激老曹,是老曹把他的优良作风潜移默化地传给了乔云。所谓名师出高徒,老曹当年不算名师,但他有自己独到的方法,却正是很多名师都不具备的。所以,乔云走了一条和其他队员都不同的成长道路。事实证明,她成功了,老曹也成功了。</p>
  乔云的成绩,就是检验老曹工作及其方法的最有力证明。老曹如今也还算不上“名师”,不过是“初露锋芒”而已,但却是业内公认的一颗“希望之星”。</p>
  为什么不算“名师”呢?因为他的“业绩”比起来那些“桃李满天下”的大牌教练确实无法相提并论。人家教的徒弟多,一期都十几个,每期只带三年出徒,如果一位四十岁的教练,从三十岁开始执教,可以算出人家的“成果”有多少了。</p>
  老曹呢,十年下来,只有唯一一名徒弟。就算人家别人的徒弟最好的成绩是全运会冠军,无法和乔云的世锦赛冠军相比,但是人家的量大,各种分加在一起,也高于乔云这一个高分了。</p>
  果然,老曹在竞争“首席教练员”了,他的局面还真不是太乐观。</p>
  “谢谢领导对我的关心,我看我这次就不参与了吧。乔云的训练还没正式回复,这些外面的事务也还没理出头绪,我的精力实在有限,和其他几位同事的业绩和资历也无法相比,我还是等过几年的吧,毕竟我还年轻。”老曹向领导表态着。</p>
  “小曹啊,是不是有了爱情就有了一切了?哈哈。乔云的成绩也是你的,但是她的人还是她的,就算你们俩将来结婚了,她也是她,你也是你。你把全部精力投入给一个徒弟,这种专注的精神可嘉,但是也要为将来着想,男人不能总活在妻子的背后。你还年轻,将来会懂的。”领导很体恤这个话语不多的青年人,是好心提醒他。</p>
  “谢谢您,我再好好想想。我会努力的。”老曹从领导那里出来,就回去继续帮乔云整理资料去了。</p>
  老曹在整理武谔的资料。</p>
  武谔是大唐的一位著名杀手,武功高绝,身世成谜。除了是李白的徒弟,几乎没有关于他来历的记载。只有一篇李白的作品中,有“武十七谔”的叫法,解释也只有一句,说他是排行十七。</p>
  十七,是家中孩子多,他上面有十六个兄长,或是连姐姐都排在一起吗?有这种可能。但他的那些位兄长、姐姐,又是什么身份呢?为什么只有一个武谔当了李白的徒弟,只有他一个人在历史上留下了名字,他的“闻名”,是因为师父李白,还是他本身的什么家事呢?</p>
  老曹嘱咐乔云不让她介入唐朝那些人的复杂社会关系中,那他自己为什么还要这么费心费力的研究一个并不出名、并不重要的小小杀手呢?</p>
  还是因为乔云。</p>
  乔云在那里要用这个人当“教练”。身为教练,老曹最明白教练和运动员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不说朝夕相处、二十四小时不离身,也是不亚于至亲、家人那种最亲密的关系了。</p>
  他不是不信任乔云,怕她和这个古代“教练”交往过密,他是担心她每天和一个杀手在一起,该是多么危险。既然乔云去大唐的事实无所改变,就要尽可能地保护她,让她避免可能的危险。</p>
  “云云,你刚睡啊?我都等你半天了。”老曹现在新养成的好习惯,早睡早起。以前他也像大多年轻人一样,喜欢熬夜。如今急着在梦里见乔云,他都是早早躺下。开始时不习惯,睡不着,后来一想到乔云的好,没几天也就习惯早睡了。</p>
  “是啊,我也想早点儿来见你,但是公主府事多,李白和玉真公主还没回来,他们这儿的管家都习惯每天晚饭后汇报一天的工作,我得等他走了才能洗漱休息。”乔云主动上前拉住老曹的手,说。</p>
  “老曹,对,这才是你的手,我记得的,不会有错。那天还把我吓了一跳,以为你的手上那么多血,把我都心疼坏了。其实不是你,是武谔。他那手又白又长,可吓人了。”乔云抚摸着老曹的手,还放在胸前,深情地对老曹说。</p>
  “云云,武谔他就是个职业杀手,他的资料太少,我正在研究他的来历。他好像也是西域那边的胡人。知道吗?胡人就是西北的少数民族,所以他的皮肤特别白。”老曹说。这是他这些天“挖地三尺”找出的武谔的个人资料。</p>
  “哦,怪不得,以前人们都说我白,这武谔比我白多了,女孩子都会嫉妒她。还有,李白大哥也很白,其实挺有意思的,他的字还叫太白,果真是太白了。”乔云是当做笑话说的。</p>
  “以前都说李白的出生地是新疆的碎叶,那他就有可能是外族人,因为唐代时疆土广阔。后来又有关于他身世的争议,又有了甘肃天水的说法。还有说他是李建成或者李元吉的后代的。但这都不是我要跟你说的重点。你和他都是剑坛代表,他对你没有实际威胁,只有助力。我担心的,是武谔。”老曹说。</p>
  “我已经注意提防着这个人了,我在他跟前都没敢用那天晚上和他打斗时的剑法。我也不指望他过多陪我训练了,只用他帮我练习李白的剑法。等我一见到裴旻,学到更高超的唐朝剑术,就把那个武谔‘炒’了。”乔云说。</p>
  “关键是,李白的面子你不能太驳了,毕竟你在那里一切还都要靠他。李白要是执意让武谔跟着你,你就不好执意拒绝。懂吗?”老曹说。</p>
  “这个武谔,他很可能和你那天遇到的女孩有什么关联,还有那个做胡饼产业的老板胡夫,他们的背后,好像都有复杂的社会背景。这些你不要管,那都是历史的必然。只是要多提防武谔,不要让他误会你与他杀的那十二个人有什么瓜葛,而迁怒于你,趁和你接触的机会害你。”老曹担心地握紧乔云的手说。</p>
  “哦,还这么复杂啊!真是太吓人了。那我就继续不和他练习太多,每天敷衍一下就算了,早点儿打发他走。”乔云说。</p>
  武谔的确对乔云也有很多想法。他也是凭直觉吧,总觉得乔云的身份很奇怪。这个并不姓李的女孩子,怎么就突然成了“皇亲”,还被封了公主?师父没多介绍她的情况,但她的样子,怎么和那天晚上救仇家女儿的那个剑客那么像呢?</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