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七章 卧薪尝胆(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终于确定,月儿姐姐就是越女!</p>
  她太兴奋了,老天真是眷顾我这个可怜的孩子啊!</p>
  本来是来战国找剑主勾践,却穿越又出了故障,没去成越国误入吴国。想不到剑主勾践也在这里,可他却认不出我来了。正当我快绝望的时候,竟然有越女亲自传授我剑法!</p>
  乔云明白了:这真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啊,让我先承受切肤之痛,又经历这么多挫折,竟然是一步一步地把我引到女子剑术的鼻祖身边。我真是太幸运了!</p>
  她面对月儿姐姐喊出了“你就是越女”的判断,越女并没有直接回答她,也没有阻止或是埋怨她,只是几乎看不出地微微露出一点点笑意,算是默认了。</p>
  真没想到,传说中的越女竟然这么年轻貌美,气质飘逸,和自己以前想象的一点儿都不一样。</p>
  想象中的越女是个至少三十多岁、面目不清楚,但性格脾气非常古怪的人。</p>
  这位月儿姐姐,虽然第一次见她时觉得她有点儿高冷孤傲,可是接触多了就发现,她的心地非常好,而且性格也很温柔。虽话语不多,但是每说一句都是声音不高、语气和顺的。</p>
  “越女前辈,谢谢您教我剑术,乔云在这里就拜您做师父了。”乔云说着,就要跪下拜师。虽然她是现代人,但是和古人们接触多了,她也懂了不少古人的规矩。</p>
  “别,你快起来。乔云,我可以毫无保留地教你,但是我当不了你的师父,因为你我根本不是同一时空的人。”越女摆手阻止了她。</p>
  越女竟然知道我和她不是同一时空的人!她真是太神奇了,刚一见面就知道我叫乔云,还带我去找剑主,却提前就知道剑主不会和我相认。她一定不仅仅是位剑术高人,更是个有神奇魔力的超人!</p>
  “哦,那我听前辈的。”乔云慢慢站起身,说道。</p>
  “也不用叫我前辈,还叫姐姐就行。今天就到这儿吧,我们回去。”越女收起剑还给乔云,走在了前面。</p>
  “月儿姐姐,您每天把床让给我,您睡地上吗?今天您睡床,我睡地上吧。我的伤已经好了,虽然您不让我叫您师父,但是妹妹也应该尊敬姐姐啊,今晚您就让我睡地上吧。”乔云一进门,就真诚地对越女说。</p>
  “不用,你还睡这儿,我睡里面。”越女径直往里面的屏风后面走,看那样子,她没想隐瞒乔云什么。</p>
  “姐姐,这里面有机关是吗?”乔云知道古人爱玩弄机关,尤其像越女这样的奇才高人。她就试探着小声问道。</p>
  “你进来吧。”越女冲乔云说道。</p>
  乔云蹑手蹑脚地进到了屏风后面,果然,那里面还有一个空间。里面很大,但是没有采光,现在是白天,里面没有掌灯,只能借助从这个房间照进去的一点亮度。</p>
  越女在里面生炉子,像是要烧水。乔云看到,这里比外间的东西多,有类似厨房设备,还有洗漱用品、衣柜等等,但是唯独没有床,在靠墙处的地上铺着一张草席。莫非,越女她每天真的是睡在地上?</p>
  “姐姐,您不能睡这里,今天我睡地上,您睡床。”乔云说着,就要坐到席子上。</p>
  “你坐会儿吧,咱俩聊聊天,我烧水咱俩洗洗。”越女跟她说话很随意,真像是姐姐对妹妹那样。</p>
  “姐姐,您每天睡这里多硬啊!都怪我,来这儿把您的地方给占了。”乔云不好意思地说。</p>
  “你不来我也不睡床。”越女一边说,还一边指了指桌子的上方。乔云这才发现,这张用作餐桌兼工作台的桌案上方,还悬挂着一块像是肉又不是肉的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看着挺怕人、又有点儿恶心的样子。</p>
  “不认识吧?这是猪的苦胆。”越女告诉她。</p>
  “卧薪尝胆!”乔云大声喊了出来,“姐姐,您也卧薪尝胆?”</p>
  “是。快两年了,我在这里陪着他。帮他暗中操练军队,通常昼伏夜出,为了避过夫差的监视。我还要经常偷偷地潜回越国,训练那里的队伍。我相信,他最后一定能成功!”越女的话语坚定,目光也坚定。</p>
  “月儿姐姐,您说的他,就是越王勾践吗?您好像非常懂他,您和他一样执着,您是他最重要的支持者。”乔云也算是恋爱中人,她是从越女的眼神中,看出了坚毅当中透出深藏着的爱慕。</p>
  “小乔云,你18岁,是吧?我比你大很多,我25岁了。你有喜欢的人吗?我指的,那种喜欢,男人?”越女说这话时,脸上飘过一丝淡淡的红晕,还夹杂着些许无奈、伤感的神色。</p>
  “我,没有。”乔云这样说着,却脸红着低下了头。</p>
  “算了,我明白了,先不问你了,等过些时间咱俩再熟悉一些的。你这么小,不该问你这个。”越女说着,烧好水,让乔云先洗。</p>
  自从那次从河边练剑回来,乔云知道了越女的真实身份,越女就再没自己离开过她,两个人每天都要去河边的那片青草地上舞剑。越女很少带剑,也基本上不用乔云的剑。她随便折根树枝、捡根竹竿或是甘蔗之类的,就都能当剑。</p>
  这倒是不算稀奇,因为乔云也用竹竿代替过剑。神奇的是,她用这些替代品也能发挥出剑的作用,用竹竿劈断树干,用甘蔗砍折栏杆,看得乔云目瞪口呆的。</p>
  越女教乔云并不严厉,更像是与剑术相当的人互相切磋。她也明确地说过乔云,说她对自己独创的越女剑已经有不少基础,一定是以前就学过其理论,而且也有过会越女剑法的人给她指点过。她现在只是帮乔云再提高一些、为她点破一些精髓的实质。</p>
  日子久了,乔云也和越女聊的话多起来。乔云给越女讲自己正在备战的奥运会,讲她从8岁学剑,先是泛泛地学,后来15岁时主攻花剑。她还用古代的剑为越女表演现代的花剑,看得越女很是新奇,还跟着她舞动几招现代的花剑。</p>
  “乔云,我真羡慕你,生活在那么一个先进的社会,获取知识的渠道那么丰富,那是我们想都不敢想象的。”越女流露出女孩子特有的活泼生动的一面。</p>
  “姐姐,我一直都把你当成心中的偶像,总幻想有一天,能像你那样剑走江湖,天下无敌,潇潇洒洒,笑傲人生。”乔云说着,脸上呈现出神往的模样。</p>
  “小傻瓜,你可知姐姐的无奈啊!”两人坐在青草地上,越女伸出胳膊搂着乔云的肩膀。</p>
  “姐姐,你说,勾践大王为什么不认我啊?他是认出了我却故意说不认识啊,还是根本就想不起来我了?”乔云轻轻靠在越女的肩膀上,望着天上飘过的一丝白云,说道。</p>
  “他有他的苦衷,不过,我看他是真的把你们在剑坛的事都忘了,没有印象了。”越女看着远处的一片碧绿,眯着眼睛说道。</p>
  “姐姐,你也知道剑坛的事?”乔云一直没敢对剑坛以外的人提起过剑坛,那是纪律。自从离开云光山,她只对曹丕提起过,之后就是那天去找剑主提过一次。</p>
  “乔云啊,你也要理解他。他是为了你的事着急,所以回穿的时候心力过猛,就穿越过度,一下子穿回到了更早的时间。现在他还没打败夫差,是他最艰难的时候。”越女没有直接回答乔云的提问,而是说得更深一层。</p>
  看来,越女姐姐她是很了解剑坛的情况了?剑主为了我的事着急,一下子用力过猛穿越到了更早时间段?那么,曹丕从三十多岁穿成了9岁,也是因为过于着急,穿越大劲儿了!</p>
  曹丕,我还曾经为了他的年幼抱怨过,甚至嫌弃过他不靠谱、烦他,可他都是我了我的事着急才那样的啊!我真是惭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他一定为他大哥的死伤心难过极了!而我却为了自己离开了他。</p>
  “小家伙,你有心事了?”越女微笑着看她,有点儿调皮地逗她。原来,女侠也有小女孩的一面。她说她25岁,可看着不比自己大一两岁的样子呢。乔云想。</p>
  “我是在想,姐姐是不是有心上人?”乔云一是转移话题,不想说自己和曹丕的事,二是真的越来越确定,月儿姐姐对剑主的感情非同一般。</p>
  “小坏蛋,别总往姐姐身上扯,你那点儿小心思,瞒不过姐姐的。不过,姐姐也不想瞒你。姐姐是想让你吸取姐姐的教训,喜欢一个人,就不要计较太多,免得错过了后悔。”越女有点儿伤感的样子说。</p>
  “姐姐,你是喜欢剑主,是吧?”乔云抬起靠在越女身上的头,伸手抚摸着越女的后背。</p>
  “是他救过我。”越女说,“你胸前的伤,我的也有。是他,他帮我疗伤,每天帮我换药,还帮我按摩疏通经络,我才又恢复了元气,重新拿起剑。”</p>
  “姐姐,你的胸也受过伤?也是剑伤吗?有没有剑头断在身体里?现在取出来没有?”乔云迫切想了解有关这伤的情况。</p>
  “我和你不一样,你的是剑伤,我的是抓伤,被白猿抓的。”越女很痛苦地回忆道,“白猿通人性,看我是女的,就来非礼我,而且是一群白猿,我的胸被它们抓烂了,两个都是。”</p>
  太恐怖了!乔云看到越女的脸上,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受伤受辱时的痛苦。</p>
  “姐姐!”乔云哭了,把越女紧紧拥抱住。她记得有关越女的资料中,记载的全是她如何轻易打败、杀死白猿的神奇壮举,却不知,这个可怜的女子还有那样难以启齿的遭遇!</p>
  “别哭了,小丫头,都过去了。姐姐现在很好,也没留下很多的伤疤,不仔细都看不出来。这都亏了他。姐姐还有一套按摩的手法,等回去我教你。”越女先站起身,伸手拉起乔云。</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