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剑主不认(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月儿把乔云领到一个餐饮摊位前。</p>
  “掌柜的,来两份馄炖。”月儿冲一位中年男人说道。</p>
  乔云随月儿在摊位前坐下,终于不用再吃油饼咸菜了,吃顿馄炖换换口味。</p>
  但馄炖并不好吃,尝不出是什么馅的,反正是没有肉。面皮也黑黑的,好像还有点儿牙碜。乔云饿了,也还是有点儿咽不下去,就喝了点儿汤。</p>
  “掌柜的,再来份馒头豆腐脑吧。”月儿看出乔云不爱吃,就又给她要了份别的。</p>
  也不好吃,但也得使劲儿吃下去了,不能让月儿姐姐认为我事儿多,她都帮了我那么多了,得乖乖地听话。乔云心想。</p>
  吃完饭,月儿递给那个男人钱,那人做出找零钱的动作,却塞给了月儿一个什么东西,被月儿立即收进了袖口,但还是被乔云发现了。乔云还不知道,那人就是古代大名人范蠡。</p>
  此时的勾践,正在吴国当人质,给夫差当马夫。</p>
  “靠边了,大王驾到!一概人等闪开了!”有官兵在喊,样子很粗暴。</p>
  乔云连忙跟着月儿姐姐闪在一旁。果然有气派的马车驶来,四匹马拉着,上面还遮着华盖。</p>
  这就是吴王夫差吧?乔云心想。她随众人低着头,却偷偷抬眼好奇地看着,希望夫差突然掀开车帘露个脸,给她看看。</p>
  月儿就领着她朝马车驶去的方向走。乔云心想,马车是去什么方向呢?是王宫吗?月儿姐姐带我也去那个方向,他不是真要把我送到夫差那儿去吧?我和夫差无怨无仇,可我认识越王勾践,还曾经很熟悉,关系算不错的,如果夫差抓到我,该不会砍我头吧?</p>
  月儿果然是把她领到了王宫门口。月儿从袖口掏出一个牌子,正是刚才卖早点那个男人给她的那个,递给把门的兵看了看,那兵收起手中的大刀,放她俩进去了。</p>
  乔云紧张得大气都不敢喘,只有跟着月儿的身后,低着头踩着她的脚印走,也不敢朝别处看,尽管她非常好奇这王宫里是什么样子。</p>
  感觉走了很远的距离,拐了七八个弯,而且越走路越窄、地方越僻静,终于在一个地方,月儿停下了脚步。</p>
  乔云抬头一看,是一个大门,上面还写着两个字:马厩。</p>
  马厩?吴国王宫里的马厩。她把我领到这里干嘛?</p>
  乔云是没太学好历史,其实书中都有记载的,这时的勾践,就在这里给夫差当马夫,还有他的妻子越王妃,在这里喂了两年的马。刚才卖早点的那个范蠡,是陪着勾践在这里当人质,因为生活窘迫,范蠡出去做点儿小买卖补贴生活。</p>
  “他就在里面,你进去吧。我在外面等你。”月儿姐姐对乔云说,示意让她进马厩里。</p>
  “哦。”乔云答应着,忐忑地试探着推开马厩的门,缓步往里面走。</p>
  马厩里散发出刺鼻的骚臭味,比那天她和曹丕初吻的曹昂府马厩差远了。里面黑漆漆的,有不少马停在里面,乔云不觉又想起了闭着眼睛在曹丕的怀里时,耳边马儿呼呼的喘气声。</p>
  有个熟悉的声音问她:“你找谁?”</p>
  乔云顺着声音的方向抬头看,这里光线很暗,她只见一个中等身材的瘦老头正冲她说话。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真的好熟悉好熟悉,似乎以前经常听到过,但是人却不认识。</p>
  乔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因为她是被月儿姐姐领到这儿的,她也不知道这里有谁?可是月儿姐姐出门前就告诉她,领她去见她要找的人。</p>
  我要找的人是剑主勾践,她领我来这儿就是找他吗?这里还是吴国的王宫,吴王夫差和越王勾践是死对头,我可不敢在这里说出剑主的名字。</p>
  乔云没回答这人的问题,而是紧张地挤出一个笑脸:“老伯,我有点儿口渴,想要口水喝。”</p>
  她这借口也太催悲了,上马厩来要水喝,怕是再渴都喝不下去吧。</p>
  “哦,请稍等。”那人答应着,果然去后边找水去了。不大工夫,就端来一个破破的、脏脏的瓷碗,里面好像有大半碗水。</p>
  乔云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接那碗,再定睛一看那张脸,她惊得叫了出来:“剑主!真的是您!”</p>
  她认出来了,这人就是剑主勾践,他怎么变得这么老,这么瘦而且这么狼狈?在剑坛上看到他时,年岁也挺大,但是穿得非常体面,言谈举止更是有气度。</p>
  “姑娘,你叫我什么?”那人问她,虽然打扮粗鄙,但是说话还是很有修养的样子。</p>
  “剑主,我是乔云啊!我来找您了。”乔云激动地上前拉住他的胳膊,还使劲晃了几下,丝毫不在乎那人身上的脏。</p>
  “姑娘,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认错人了?”那人还是很温和地说话,但是眼神却分外冷淡,全然是对陌生人的态度。</p>
  “剑主,我没有认错,您是越王勾践啊。我是乔云,我受伤您还照顾过我呢!”乔云以为剑主是因为她在剑坛之外称呼他剑主,嫌她违反了“保密守则”,才故意装作不认识她的。</p>
  “姑娘,我是勾践,可我不认识你。你是越国人吗?如果想问我越国之事,请你回去,那里现在有文种代管国事。不过我看你不像是越国人。我不认识你,这里也很脏乱,不适合姑娘久留。”勾践很客气地下了逐客令。</p>
  “剑主,您为什么不认我啊?我受伤,您帮我操心费力,您好不容易带领大伙帮我和曹丕穿越到三国,可是我并没有找到华佗神医帮我做手术,现在身体里的断剑也不知道还在不在?我在三国待不下去了,因为曹丕变成了小孩,他大哥又要死了,所以我就只好来战国找您。可您为什么就不肯认我呢?您是我的剑主啊!我好不容易才穿越来了,我可怎么办啊?”乔云伤心地哭起来。</p>
  “啊,这位姑娘,大王他如今身在敌国为人质,处境艰难。并不是他不肯帮你,他是实在没有能力啊。我看姑娘也不像是越国人,如果姑娘有难处,不放再另谋其他办法吧,不要耽误了。”说话的是一位中年女子,穿着也很破旧,但是难掩清秀的五官和高贵的气质。</p>
  在吴国当人质?乔云似乎有点儿印象了,历史上好像真有这样的记载。这位女子,一定就是勾践的夫人了?</p>
  可是,勾践在这里当人质,现在没有能力帮我,我能理解,但是他却不肯认我。他是故意不认呢,还是真的想不起来我了?看来真的没有办法了,怪不得月儿姐姐说他可能不认我呢。</p>
  “哦,您是越王妃吧?或者该称呼您越王后?对不起,我不是本地人,所以不知道该怎样称呼您,但是真的很谢谢您。我叫乔云,看来大王是不能认我了。等他心情好时,麻烦您告诉他,乔云来找过他。告辞了,您们多保重。”乔云冲两人行了个礼,无奈地出来了。</p>
  “我想到他不认你了。走吧,跟我回去。”月儿姐姐迎过来,帮她擦了擦腮边的泪水。</p>
  看来,这次穿越又失败了,比上次穿越三国更失败。上次虽然曹丕变小了,但是他毕竟还记得我,还对我好。可眼下,奔着剑主来,人家根本都不认识我。我可怎么办啊?</p>
  乔云失魂落魄,只能跟着月儿姐姐走了。好在,来这儿还认识了个姐姐,总算不至流浪街头,还有个去处。先回到姐姐那儿去,再想想怎么办?是穿回去找曹丕,还是再想办法穿越到别的朝代?</p>
  出了王宫,月儿对她说:“乔云,你的剑带在身上了吧,我们找个地方,我教你剑术。”</p>
  什么?我没听错吧?月儿姐姐要教我剑术?她是剑客?我怎么没想到呢?可是,从来没见过她身上有佩剑啊?</p>
  “哦,带着了。”她答应着,一路跟随月儿来到河边的一片碧绿的草地上。</p>
  这里空气真好啊,乔云才开始调动记忆中有限的那点儿知识。吴国的都城,就是后来的苏州。这里是人间天堂啊,这河边估计就是苏州河畔了?果然风光大好。不过,和自己以前去过的苏州可是完全不一样。</p>
  “你把剑拿来。”月儿说。</p>
  乔云连忙取下两只佩剑,双手都递给了月儿。</p>
  月儿接过剑,分别抽出来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嗯,都是上好名剑,也都是女子佩剑。看来,你的确是名不错的剑客。”</p>
  月儿把曹丕的那只凤舞剑递给乔云,她自己手持曹昂的那只紫霞剑,开始舞动起来。</p>
  哇!好剑法!看着很熟悉,那不就是曹丕给她整理的越女剑法吗?月儿她会越女剑,这里是战国,她不会就是越女吧?!也或者,是越女的徒弟,或者别的什么熟人?</p>
  乔云不敢相信,自己能遇到神往已久的越女,但眼前她舞的确是越女剑法!她看月儿姐姐在碧绿的草地上,银白的剑影寒光闪动的样子,简直就是仙女下凡,她觉得似乎是进入了梦境。</p>
  “来,你跟着我的口诀,慢点儿跟着我做。”月儿叫她。乔云才如从梦中醒来。</p>
  “其道甚微而易,其意甚幽而深。道有门户,亦有阴阳。开门闭户,阴衰阳兴。凡手战之道,内实精神,外示安仪。见之似好妇,夺之似惧虎。布形候气,与神俱往。杳之若日,偏如腾兔,追形逐影,光若仿佛,呼吸往来,不及法禁,纵横逆顺,直复不闻。……”</p>
  乔云听着月儿姐姐念的剑诀,心中默想着曹丕给她写的资料,其实,基本是一致的。曹丕也曾陪她练过几次,自己也练过,此刻跟着月儿姐姐这么一招一式走下来,乔云突然有了醍醐灌顶的感觉!</p>
  “月儿姐姐,你就是越女!”乔云终于得出了确切的判断。</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