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误入吴国(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丕走后,乔云决定也立即离开这里。</p>
  她一刻都不能再停留了,她怕留在这里,处处都是曹昂的痕迹、曹昂的气息,她会痛苦到自我消沉。</p>
  趁现在带着曹丕刚注入给自己的爱情活力,立即去战国,找越王勾践,去学习他那种卧薪尝胆的精神,重新找回备战奥运的积极状态!</p>
  说走就走。可是,要穿越去战国的越国,要怎么穿法呢?</p>
  之前从剑坛要和曹丕一起穿越来三国时,就是剑主带领大家一同帮他们想办法,奔着“睡着了穿”的思路使劲。结果费尽了辛苦,却到底也没有按照他们计划的方式成行,反而是出乎意外地在雨中被风吹来。</p>
  看来,穿越并非有固定的模式,往往是通过意想不到的方式完成的。那么,还有没有点儿人为的促成可能呢?她现在是一分钟都不能再等了,得想个办法给自己个契机加速度。</p>
  乔云就想,现在自己的“神剑”被曹丕拿走了,自己体内的断剑也不知到底还在不在了?有的大夫说在,有的说不在了,但至少还有个类似“芯片”的东西在胸前。看来,只能寄希望于它了。</p>
  乔云在心里说:芯片啊,我要去战国找越王勾践,你帮帮我,送我去吧!</p>
  她就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前,想试试能不能隔着皮肤和肌肉摸到什么异物。她从来还没仔细摸过自己的伤口呢,现在就摸摸,看里面到底是有个剑头,还是一个小小的薄片片?</p>
  她轻轻地摸啊摸,却什么都摸不到,只有软软的丰满的肉肉。试着使使劲儿吧,再摸,还是没有异物。再使劲,“啊!”疼死我了,乔云把自己摸得疼晕了。</p>
  坏了,我是把伤口摸坏了吧?虽然已经封口,但大夫说了,里面还有内伤没长好。我是用力太猛了,触到内伤了!哎,这要是弄坏了,曹丕和曹昂都走了,都没人帮我请大夫了!</p>
  乔云在昏迷之前的一瞬间,还闪过了这样的念头。紧接着,她就失去了意识和知觉。</p>
  她是拿着那兄弟俩给她留下的两只雌剑,站在花园的树下一边端详、对比着两只剑,一边腾出手来摸胸口时晕倒的。</p>
  “小姑娘,你终于醒了?你胸前有伤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但是里面还有内伤,我已经帮你敷上了有渗透力的修复散了,你现在把药酒喝下去,药散就能发挥功效修复体内的伤口了。”一个女孩子的声音轻柔地说道。</p>
  乔云循声看去,一个白衣身影正站在离床不远的桌旁,背对着自己,身形飘飘渺渺的。她是曹昂府中的某个丫鬟吗?她背对着自己都能感觉到我醒了?</p>
  刚才是在花园里晕倒了,被曹昂的丫鬟抬回来了?不像。这屋里的环境和曹昂的房间相差太远了,这是一个非常简陋的房间,不,叫简洁比较恰当。虽然很朴素,但是很干净整洁,四周都是白色的,像是有点儿医院的样子,却肯定不是医院。</p>
  自己躺在铺着白色床单的小床里,床边有白色的纱帘,被子也是白色的。还有,那个白衣身影,一直都没给她正脸看。那一头长发像瀑布一般亮眼,像是电视上洗发水广告的模特。</p>
  “你好,谢谢你救了我。”乔云自从受伤以来,总是在说这句话,对不同的人说,每次说完都有奇遇。这次与往次不同的是,救自己的不是帅哥,而是位美女。虽然还没看到她的脸,但从那背影,就能看出她很美。</p>
  “来,这是药酒,趁热喝下去。”</p>
  白衣身影终于转过身来,果然,白皙的脸,粉红的唇,乌黑的眉毛和眼睛,鼻梁高而挺拔。乔云的第一感觉是——小龙女活了。</p>
  “姐姐,是你救了我?我这是在哪里?”乔云看到这女孩大概比自己能大一两岁的样子,就叫了声姐姐。</p>
  “这里是姑苏城,我在门口发现了昏倒的你。你是怎么受的伤?看样子有些日子了,像是剑伤,表面都封口了。你是又受到外力,刺激到里面的异物了,扎到体内的创面,现在有内出血。”白衣美女一边递给她药酒,一边对她说道。</p>
  姑苏城?好像不是越国的都城?乔云历史学得不好,但是她去苏州旅游时,听导游介绍过,那里曾叫姑苏城,是战国的吴国都城。吴国,不就是跟勾践作对的那个夫差的国家吗?</p>
  我不是要去越国吗?怎么跑到吴国来了?但我是穿越算是成功了,已经离开了三国了。这吴国也是战国时代,看来时间上是对了,还要再想办法再调整对空间,从吴国到越国去。</p>
  乔云接过药酒,一口气喝下去,果然,立马就觉得体内热乎乎的通透,很舒服。</p>
  “姐姐,这里是吴国,离越国远吗?我要去越国,麻烦你告诉我怎么坐车或者还有没有别的办法去那里?”乔云试着要起来下地,因为她的身体已经没有那么虚弱了,来了就躺在床里让人伺候多不好,何况人家也是一位娇柔的美女。</p>
  “你有体内出血,不能动,快躺下。”白衣美女上来按倒她。她的手可劲儿真大,和那纤细的外表一点儿都不相符。乔云想。</p>
  “你要去越国做什么?你是剑客?我看你带着两只宝剑,都是上上精品,却是两只雌剑,你好生奇怪呢?”白衣美女说,脸上却淡淡的,几乎没什么表情。</p>
  “我想去找勾践国王。”乔云不知道说这话是否会给自己带来麻烦或者危险,不过她来的目的就是找勾践,迟早都要向人打听的。这位美女看上去挺和善的,而且还救了自己,问她总比问别人更好些吧?</p>
  “找他?你从哪里来?你是什么人?”白衣美女的脸上开始有了点儿轻微的表情变化,好像是警觉,又像是疑惑。</p>
  “我,我也说不好我从哪儿来,我本来是从二十一世纪来,可中间在别的地方、还有三国待了一段时间,那我还算是从三国来的吧?”</p>
  乔云所说的“别的地方”是指剑坛,因为剑坛是有保密守则的,所以不能说。至于其他两个来历,也都是和这里在时间上不同一的,说出来也会让人不解,但是她实在没有别的说法了。</p>
  还有,乔云本能地有种直觉,这个白衣美女可以听懂她说的这些“异世”语言,而不用再像之前自己曾经对曹昂那样,使劲编出那些他能听懂的籍口。</p>
  “哦,知道了,你是叫乔云吧?”果然,白衣美女不仅说她“知道”,还能说出她的姓名!这倒把乔云给吓着了。</p>
  “姐姐,您是?您怎么知道我叫乔云?”乔云试探着问她。</p>
  “你就叫我月儿姐姐吧,你先在这儿养伤,我帮你调理。你的身体已无大碍,但是如果乱动的话,就随时可能复发,而且一次比一次严重,你就再也不能舞剑了。”月儿姐姐说。</p>
  “哦,我听姐姐的。”乔云答应了一声,不敢再说什么。她觉得这里好奇怪,这个姐姐更奇怪,我是又有更大的奇遇了吗?</p>
  乔云只好听话地躺在这里,白衣月儿姐姐不总待在这里,有时白天出去,有时晚上出去,行踪不定,没有规律。但每天她都会给乔云换一次药,喝一杯药酒,时间却不固定,她什么时候回来就什么时候用药。</p>
  她除了必要的吩咐乔云解开衣服、接过杯子之类的话,也几乎不和她说话,表情始终是那样淡淡的,看不出任何情感色彩。</p>
  月儿不在时,乔云就悄悄起来在屋子里偷偷看看。这就是一个单独的房间,窗户很小、很高,她爬不上去看外面,也不敢打开门,因为月儿姐姐再三叮嘱,一定不许开门,更不许出门。</p>
  房间不小,但是陈设极少。只有她躺的这一张小床,还有一张桌子,也就是放着给她换药工具的那个,连椅子也没有,却在靠里面有一个屏风。</p>
  乔云去屏风那侧看过,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狭窄的空间,另一侧就是墙壁了。</p>
  月儿姐姐每天也只给她一顿饭,一般就是油饼、咸菜,还有水。吃一次的话还可以,不算难吃。但是每天一样,就难以下咽,再说也没营养。不过每天一顿饭,有时她会觉得饿,也只好吃下去了。这伙食和在队里的运动会员配餐没法比,和在曹昂府以及论坛那里也没法比。</p>
  但是乔云没有抱怨,自己来的目的是找剑主勾践,至于其他条件,一概忽略,自己穿越不是为了吃好喝好来的,否则留在曹府,条件倒是不错。</p>
  这天早上,月儿姐姐回来了。这回她没有给乔云换药,直接把她胸前的药布撤下,还帮她用湿毛巾擦了擦,最后吩咐她系好扣子。</p>
  “乔云,你的伤控制住了。你起来梳洗一下,我带你去见你要找的人。不过他能不能认出你来就不知道了,希望你运气够好。”她说。脸上还是淡淡的表情。</p>
  洗漱?这里根本没有洗漱用品啊?乔云在这里住了这么多天,从来没梳洗过,她起来找过,盆啊、水啊、毛巾啊什么都没有。她奇怪月儿姐姐每天都是在哪儿打扮得那么利索的?</p>
  还有啊,有时她晚上留在这里,也不知道她睡在哪儿?自己占着床,她都是先帮自己熄灯,然后不声不响地就不知道躺在哪里了,莫非她都是睡地上了?</p>
  “你等等。”月儿说着,去了那屏风后边,不大一会儿,端出了一盆清水,还是温乎的,胳膊上还搭着条脸巾。</p>
  哦,原来了屏风后边有机关!乔云明白了。</p>
  不但洗干净了脸,月儿还给乔云找了套像她一样的白色纱衣穿上。乔云的个头比月儿还高一点,穿上也成了个白衣仙女。两个仙女就这样飘飘地出了门。</p>
  这大街上很热闹,有卖东西的,有打把势卖艺的,像电视剧中演的古代集市镜头似的。这就是吴国的“市中心”吗?乔云想,跟在月儿姐姐的身后。</p>
  她说要带我去见我要找的人?我要见越王勾践,她却一开始就告诉我这里是吴国,吴国能找到勾践吗?她不会要把我带去见吴王夫差吧?乔云的心里紧张起来。</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