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爱的周旋(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丕一溜烟地就回府去取他要送乔云的礼物去了,乔云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他没看穿自己和他大哥的“隐情”,也没有丫鬟来叫她“王姑娘”,这一关算是过了。</p>
  但愿他过生日前少来几趟,等他生日一过,就要去宛城打仗去了,预计一时半会儿也回不来,自己才能算是消停了。</p>
  哎,想到宛城,就想到曹昂。曹昂对自己那么好,他就要死了,真是可惜!以前看书,一看到宛城这个地名就难免和曹昂联系在一起。那悲怆的宛城之战啊!</p>
  对了,刚才曹丕看到我在舞剑,会不会认出那是他大哥的剑?他会不会问起这剑的事?</p>
  剑客都把贴身宝剑看得极为重要,曹昂把他那么珍贵的宝剑送给了我,就算不让曹丕知道那是他哥赠送的,就说是借用,可是舍得“借”也说明关系非同一般了。</p>
  乔云看看手里的宝剑,又想到刚才曹丕说什么把自己的佩剑给他作礼物的话,他说要去取给我的礼物,不会也是宝剑之类的吧?不好,他就要回来了,不能让他看到这剑,得先把它藏起来。</p>
  乔云快速回了趟房间,把剑藏好,然后又返回花园,又拿起之前当剑用的那根竹竿,开始舞动起来。她是故意舞给曹丕看的,让他产生错觉——自己从来没离开过花园,一直以竹竿代替剑在舞。</p>
  “云儿!你怎么还在这里舞剑?都多长时间了?多累啊!你身上还有伤呢,快停下!”曹丕喊着,声音里充满了浓浓的关切。</p>
  “阿p,你这么快就回来了?”乔云停下动作,朝他走过来。</p>
  “云儿,刚才来时就看到你在舞剑,让我看看你的剑,好像是一只很特别的宝剑。”曹丕果然先问起刚才那只剑。</p>
  “剑?你是说它吗?”乔云指了指刚立在桌边的那根竹竿。“我没有剑,我的剑不是在你那儿吗?现在身体还没康复,也舞不动剑,能用竹竿比划几下就不错了。”</p>
  “不对啊,我刚才明明看到是一把上等的宝剑啊……”曹丕嘀咕着,但看云儿的表情,真不像是撒谎的样子,何况她一直都没离开这里。莫非真是自己看差了,或者是产生错觉了?</p>
  “哦,是啊,你的剑都送给我作生日礼物了。你没有剑用了,我这还要出去打仗,把你自己留在这里,你不能没有佩剑。我就把我的这只凤舞剑送给你,以后我就不使双剑了。你的那只是穿越工具,轻易不能用。以后你就是我的右手了,只有咱俩在一起时才能合璧。”曹丕说着,把那只剑双手递给乔云。</p>
  果然啊,他也要把他的雌剑送给我。可是他和他哥不一样,历史上的曹丕就以双剑共舞著名。他舍得把自己的“右手、右臂”送给我,看来他是真的喜欢我啊!乔云心中又涌起了感动。</p>
  “阿p,这剑我不能收,我若收下,你就不能用双剑了。你是去战场,没有剑不行。我留在家里,用不上的。你带着它我才能放心。”乔云说的是心里话,毕竟她心里装的人是曹丕,虽然不是眼前的这个“缩小版”,但那也是这个人啊。</p>
  “我没事,我上战场还有兵器用呢。再说,我去有大哥护着我,你就放一百个心吧。”曹丕果然最相信他大哥,可他哪里知道,这一仗之后,他就将永远再没有大哥可依靠了!这让乔云的心更加难受。</p>
  “王姑娘,打扰您一下,在下是服装店的,来送曹大公子给您做的衣服。您府上的丫鬟说您在后花园,想请您试试尺寸是否合适?如果不合适的话,在下再拿回去改。”一个店伙计模样的人过来行礼说话。</p>
  天啊,曹昂他还给我做衣服了!这可怎么办?这人称呼我王姑娘,那不是就露馅了吗!真是光顾着提防着丫鬟了,结果丫鬟没叫她王姑娘,却突然冒出个服装店来的。可是也不能怪人家啊,更不能怪曹昂。</p>
  乔云果然反应机敏。</p>
  “哦,你找王姑娘啊?她刚刚还在这儿,刚走不一会儿。要不你把衣服留在这儿,等她再来时我交给她。”乔云装得很自然地说道。</p>
  “好吧,那就谢谢这位姑娘了。”那人留下衣服,走了。</p>
  “云儿,王姑娘是谁?我才几日没来大哥的府中,怎么就出来姑娘了呢?大哥怎么会给一位姑娘做衣服?”曹丕好奇地问她。</p>
  “哦,可能是你大哥觉得我住在他府上会闷,就请来王姑娘陪我说话。”乔云心里砰砰直跳,只能不断地给自己编理由。</p>
  “是吗?大哥对我最好了,所以对你照顾得也周到。是啊,他的府中突然住了个天仙一般的姑娘,传出去是不大好。所以他就请人来陪你。这王姑娘是哪家闺秀,和大哥很熟悉是吧?莫非,他们在相好?”曹丕也很关心大哥的事。</p>
  “嗯,是你大哥的朋友,也擅长舞剑的。刚刚她在这里和我探讨剑术了。”乔云只能把这个谎越撒越大。</p>
  “还有啊,刚才王姑娘说,你大哥留下的生日礼物是一匹白马,在马厩里,她让我转告你。她有事就不等你了。”正好,刚才没来得及完成曹昂交给自己的任务,帮他给他弟弟送礼物,这回就都顶给这杜撰的“王姑娘”吧,免得他再多问。</p>
  “哦,我说嘛,刚才那宝剑一定就是王姑娘的吧?你还不承认呢,怕我说你伤没好就舞剑是吧?她那把剑一定大有来头,我一打眼就能看出来。”曹丕不但相信她刚说的,还帮着她“发挥”。</p>
  “是啊,我不是怕你担心我嘛。她那把剑的确非常好,刚刚是借我看看,这不人家就急着要回去了嘛。”乔云顺着他说。</p>
  “云儿,那王姑娘漂亮吗?她常来大哥的府上,一定就是和大哥特别熟、特别要好了。大哥还给她做衣服,依你看,她会成为我的嫂子吗?”曹丕的好奇心上来了,更是关心自己的大哥。</p>
  “这我可不知道,我怎么敢乱问乱猜呢?”乔云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了,再接着说她就有点儿演不下去了。</p>
  “哦,但愿大哥能早些找到心上人。他都20岁了,该成亲了。再说,他娶完,我才能……”那天母亲就说过他,他大哥还没成亲,他就不能过早地考虑婚事。等到大哥娶回嫂子,自己也有理由跟父母提起云儿了。</p>
  乔云决定收下曹丕的剑,自己下一步不管还能穿越去别处与否,都要暂时离开曹丕。自己出门,必须要有佩剑。那曹昂的剑她还没想好是否带着。所以,先留下曹丕这把用着,既然还希望和他有“将来时”,到时候再还他也不迟。</p>
  于是她就说:“那我就收下你的剑了,谢谢你阿p。你这次出征一定要多加小心,还有,记得多关心你大哥。他,他,他待你真的很好。”</p>
  乔云说不下去了,她心里太难过、太伤感了。她都有点儿想跟曹丕说曹昂就要死了,既然跟他说过剑坛的事,说过我是两千年后的人,我对他说出未来将要发生的事,应该是可以的。</p>
  算了,等他临走时再嘱咐吧,现在告诉他那些,他连生日也没法过了。</p>
  “云儿,你真懂事,我就知道,你和我的家人都能相处得很好的。这不是嘛,你才刚来大哥的府上,就和他的朋友王姑娘成了好朋友,人家连宝剑都舍得借给你用。将来你嫁到我家,全家人都会喜欢你的。”曹丕也是很认真地说。</p>
  乔云突然担心,等他和曹昂见了面,这对兄弟的感情那么好,能不能互相诉说感情问题和心中的秘密啊?万一发现他们说的是同一个人,那可怎么办?幸亏刚才编了个“王姑娘”的鬼话,真能骗过去鬼吗?</p>
  哎,曹昂就要做他爹的替死鬼了!那曹操因为自己惹的风流祸,却连累着儿子、侄子替他丢命,难怪人家丁夫人不原谅他!</p>
  是啊,曹昂一死,丁夫人就和曹操离婚了,这曹府就乱套了。自己还在这里干嘛?不是跟着伤心难过又添乱吗?是时候该走了。</p>
  可是,去哪儿呢?大夫说我的体内都没有断剑了,曹丕又把我的剑强留下了。那么,那个疑似的“芯片”,会有带我穿越的功能吗?</p>
  “云儿,你好像有心事?”曹丕看她半天不说话,看出她在想什么了,就担心地问她。</p>
  “哦,我是在想,你送我这么珍贵的宝剑,我那把剑只是普通的训练用的剑,根本不值钱的。这样交换礼物,你是不是太亏了。”乔云是故意说个轻松的话题,让他打消疑虑。</p>
  “是呗,我那剑可是难得的上品,这也就是你吧,换了任何旁人,借他一用都舍不得呢。我的确是挺亏的,所以啊,生日那天你还得送我件更贵重的礼物。”曹丕说着,脸上露出一丝坏笑。</p>
  “这你就给我出难题了,我身上一分钱都没有,你让我上哪儿给你弄礼物去?不如我给你唱首生日歌就算了吧?”乔云是认真的,她也想给他唱个什么《happybirthday》之类的歌,让他开心一笑就好。</p>
  “嗯,歌是要唱的,礼物也必须得要。不过你不用准备,到时候我自己来取。”曹丕说着,坏笑着跑了。</p>
  后天就是他的生日了,乔云看他那副贪婪得意的背影,心想,现在就是让我动手给他折千纸鹤,怕是都来不及了。他还说一定要礼物,还不让我准备,哎,想不明白,随他去吧。</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