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但求心安(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昂啊曹昂,你还担心你的弟弟,你可知道,死在宛城的人是你啊!别看你那弟弟小,他可比你跑得快多了!你这人就是人品太好、太重亲情,所以才牺牲了自己保全了父亲,你那弟弟也因此才有了当皇帝的将来。若是你不死,你才是曹操最中意的接班人啊!</p>
  想到这里,乔云忍着伤感对曹昂说:“子脩,你自己也要多保重。弟弟他年纪小有小的优势,敌人会忽略他;可你是曹家的成年长子,你才更令人瞩目。所以,你更要多注意安全。”</p>
  她知道,这话说了也是白说。她没见过战争,战场上情况复杂,谁能想象出那宛城之战到底是个什么现场局面?总之历史上记载是曹丕骑马逃脱了,曹昂把马让给了他的父亲,他自己却死了,而且死得很惨,都成了肉泥。</p>
  乔云不忍想下去了,她已经泪流满面了。这种情形,就算看电影中的镜头,那么一个花样年华、文武双全的青年才俊,为了掩护父亲而自己牺牲,观众们都会感动得热泪盈眶的!</p>
  “小乔,我爱你!我知道你也爱我,所以担心我。乖,放心吧,就安心待在府中养伤,等我回来娶你。”曹昂拥抱了乔云,乔云也抱了他,把脸埋在他的胸前哭泣。她使劲低着头,不敢抬头,她怕曹昂吻她,她只想安抚他,并不想把自己的初吻给这个自己并不想爱的人。</p>
  曹昂第二天就要走了,还不忘给弟弟曹丕备了生日礼物。</p>
  曹昂领乔云去马厩,他是要把一匹高头大马作为礼物,送给弟弟曹丕的十岁生辰。</p>
  “小乔,我这趟回来都没见到子桓他人,不过很快在军中就能相聚了。这匹马是我特意给他选的,又高大又漂亮。那孩子重视外表,人总是打扮得精精神神的,马也喜欢好看的。你看,这马可不是徒有其表,它是既中看又中用,等子桓他来时,你替我送给他。”</p>
  乔云看到,这马也是白色的,比曹丕那天骑的那匹白得更纯正,像雪一样白,浑身没有半点儿杂毛,却在正眉心有一撮血红的红毛,特别抢眼。</p>
  “这马也太出众了!”乔云赞叹着,“你自己都不舍得骑,就送给弟弟了?”</p>
  “他今年正好十岁,第一个大生日,得送他件像样的礼物。小乔,你是没见过我那弟弟啊,长得可漂亮了,还爱打扮,多少将军、大人都惦记着想把自己家的小姐许配给他呢!他这才多大啊,就这么招人爱,将来怕是姑娘们都得为他争风吃醋呢。”曹昂的眼中流露着对弟弟的深情和喜爱。</p>
  乔云被这份亲情深深地感动了。历史上都说曹丕缺少亲情,对同胞弟弟曹彰痛下杀手,对曹植也是极尽逼迫之能事。但是凡事皆有因果,人们可能忽略了,曹丕也曾为了他大哥,亲自逼死了张绣,后来又找机会杀了张绣的儿子。他对疼他爱他的大哥曹昂,也算是感情不浅了吧?</p>
  至于曹彰和曹植兄弟,她还没见过,历史上记载的这两个人也都是各有千秋,想必也都是很有魅力的人物。不知道他们对待曹丕又是否重亲情?但眼前的曹昂和曹丕,虽然不是一母所生,但是亲情当属非常浓厚啊。</p>
  曹昂要上路了,乔云也起了个大早,陪他吃了早饭,又亲手帮他整理了铠甲,帮他装好水壶,像个贤惠的妻子一般,送他出门上马。</p>
  曹昂牵过战马,一手抓住缰绳,另一只手又深情地拉起乔云的手:“小乔,等我。”说完,就要翻身上马。</p>
  “子脩,等一下。”乔云鼓起勇气,踮起脚跟,在他的脸颊上轻轻地印了一个唇印。完后,就双手掩面跑回了屋里。</p>
  曹昂喜出望外,带着灿烂的幸福笑容上马走了。</p>
  乔云捂脸跑并不是像曹昂想的害羞了,而是掩面哭了。她知道,这个说爱她、满心希望盼着能再回来见她的人,再也回不来了!</p>
  回到房间,乔云趴在枕头上痛哭,与亲人、与挚友诀别的那种痛哭,哭得抓心挠肺,哭得天昏地暗。</p>
  乔云留在了曹昂的府中。她的伤还需要调养,她也还没有下一步的计划,更重要的是,她还没见到曹丕。</p>
  自从在路上和曹丕分开,他还不知道自己的下落呢。他父亲安排他出去办事,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他一定会担心得要命呢。至少要等到他回来,让他知道自己一切安好。</p>
  还有,他也要去打宛城了。历史上的结局是他骑马逃了出来,可这当中难免也经历了不少艰辛和危险,那对当时只有十岁的他来说,着实非同寻常,甚至对他一生的心理都有影响。</p>
  也需要为他送送行,乔云想。他哥还说他就要过生日了,我都没什么礼物可送他的,就留下来亲口问候他一声生日快乐吧。</p>
  乔云又在花园里舞剑了,是曹昂送她的那把紫霞宝剑。这剑果然好用,掂起来分量重,舞起来却一点儿都不累,这就是好剑所特有的品质。这是一把地道的“雌剑”,也就是专门适合女剑客的宝剑,舞起曹丕帮她整理的那套越女剑法来,丝毫不比曹丕的那只凤舞剑逊色。</p>
  “云儿!你果然在这儿!大哥他还真有本事,我求他帮忙算是求对了!可我还是担心了这么多日子,真怕大哥他也找不到你!”曹丕跑着就来到她跟前,乔云抓紧收招调吸。</p>
  “阿p,你回来了?”乔云反应还算快,她刚刚听到曹丕说的话,好像是他求过他哥帮着找自己,她还一时没弄明白,所以先不能说什么,要先听他怎么说,再分析这当中都是怎么回事。</p>
  “哎呀,云儿啊,那天我让你在后边跟着我,你跑哪儿去了啊?差点儿没急死我!幸亏大哥回来了,大哥他最有本事了,他一定有办法找到你。可是嫡母不让我来找大哥,非让我在府中等曹洪将军。所以我就给大哥留下信,还留下你的画像,大哥他果然就把你找回来了!”</p>
  曹丕高兴地说着,把乔云紧紧抱住。乔云悄悄观察了一下他的个头,竟比自己还矮几厘米呢。</p>
  乔云的心里大概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可曹昂似乎根本不知道曹丕留下信的事,否则他怎么不联想到王乔就是乔云?这曹丕还说连画像都有,那可不是曹昂能掩饰伪装出来的。</p>
  也是啊,曹昂他最后还自责过,说回来一趟就见了母亲一面。那么,他就是没有收到过那封信和画像了。</p>
  那封信一定还在丁夫人的手上,等曹丕回去,丁夫人会不会再把信还给他?那自己和曹昂的事可就穿帮了!可是这事不取决于自己,担心着急也没有办法,自己所能做的,就是先不乱说话,稳住他一会儿是一会儿。</p>
  “阿p啊,听说你要过生日了?我还没有礼物送你呢,你看我来这儿谁都不认识,身上也没钱,真不知道送你什么好呢。”乔云想起曹昂临走时嘱托她把马给曹丕做生日礼物,就先说起这事。</p>
  “云儿,你已经送我了。”曹丕说,“你的那把神剑,就是送我的最好礼物。有了它,我就能跟你穿越去任何朝代,就等于是拥有了你这个人了!”</p>
  “你能记起穿越的事了?阿p,你还能记起什么?剑坛的事,能想起来吗?”乔云兴奋地问他。</p>
  “什么剑坛啊?”曹丕还是想不起来,但他想起来一件事。“云儿,你八月十五过生日,我还欠着你礼物呢,我说过一定给你补上的。你等着,明天我就给你送来。不,是现在,你等着我啊!”</p>
  曹丕放下话,就匆匆回府了。他办完事回来还没回府,直接就来大哥这儿找乔云了。他一来就看到了乔云,只顾了高兴,都没来得及问问大哥在不在,他本来也非常想念大哥了。</p>
  丁夫人听说曹丕回来了,但是她知道儿子曹昂已经走了,可那封信还一直在自己的手上,这对子桓可怎么交代?平时他母亲卞氏对自己那么尊重,还经常帮自己干这干那,她不在家,她的儿子求自己办这么点儿事她都没给办,真是不要意思。</p>
  丁夫人心里自责着,不知道曹丕来向她请安时,问起那封信可怎么回答他?正担心着,曹丕果然来了。</p>
  “子桓向嫡母请安。”曹丕心情大好,说话也笑着。</p>
  “子桓回来了?辛苦了。可你大哥已经走了,你父亲催着他回去练兵,说是要攻打宛城,让你过了生日也去。我也是刚听子脩派人送信来说的,他都没来得及向我辞行。”丁夫人说着,就怕曹丕问起那封信的事。</p>
  “哦?大哥已经走了?怪不得刚刚我去他府中没见到他人呢。”曹丕说着,心里提醒自己不要把云儿住在大哥那儿的事说漏了嘴。大哥对自己一向最好,自己的秘密大哥定不会告诉任何人。</p>
  所以,千万不能再向嫡母提那封信的事了,相信以嫡母的为人也不会偷偷拆开看的。那是自己求大哥的私事,已经过去了,嫡母千万可不要再问起啊。</p>
  “是啊,他已经走了好几日了。你父亲体恤你快过十岁生辰了,就许你多住几日再去。你父亲说你长大了,该去战场上磨练了。也不知你母亲何时回府,能不能赶上为你庆生?”丁夫人心想,如果卞夫人赶不回来,就更要好好给这孩子操办一下,毕竟是第一个大生日。</p>
  “嫡母要是没什么吩咐的话,孩儿就先回房休息了。”曹丕匆匆又行了个礼,就走了。他是着急回去取东西再给云儿送去,也是怕再待下去,嫡母会问起他那封信的事。</p>
  其实丁夫人也盼着他快点走呢,再待下去,万一问起信的事,可怎么回答他?</p>
  他是要把那只凤舞剑,送儿云儿当礼物。那是他的对剑中的雌剑,自己擅长舞双剑,但是除了这把宝剑,他觉得什么都配不上云儿。再说云儿的剑留给他了,她出门没有配剑也不方便、不安全。自己就要去找父亲上战场了,留下她一个人在这里,她自己出门一定要有佩剑的。</p>
  可是,刚才看到云儿在舞剑,她手里那剑,又是哪儿来的呢?曹丕刚才只顾着终于找到云儿兴奋了,竟然没仔细看她那把剑。他要赶着回去,看看她那剑到底是怎么回事?</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