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亦或同情(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面对曹昂的热情与关怀,乔云当然能明白他的心中所想,那绝不仅仅是对偶然所救的一个普通女孩的善意帮助那么简单。她从曹昂的眼神中能读懂,那是男人对女性的那种独有的爱慕之情,他对自己是有感情上的期许的。</p>
  乔云也明白自己的内心——对这个人,绝对绝对没有一丝一毫的可能,绝对没有。</p>
  这是一个极优秀却极可怜的悲剧人物,从书中就曾为他叹息过很多。如果现在不是穿越到这些真人的身边,还把他们当做历史人物来看,对曹昂这个人,也很难让她产生那种即便仅仅是粉丝对偶像的那种倾慕之感。</p>
  这不仅仅是因为他死得太早,是个没有“未来”之人。主要是历史上对他的记载太少了,不像曹丕他们,能让人从那些鲜活的描述中对这个人有更深的印象和感触,以至于想要走进这个人的内心,去感知他,并逐渐“爱上”他。</p>
  重要的是,现在的乔云,心里已经有人了。</p>
  长到18岁的年纪,乔云和那些成长在父母身边、正常过着学校和家庭生活的普通女孩不一样。她没有机会接触同龄异性,更没有时间和精力去想除了训练以外的事,所以一直以来,她的感情世界都是一张白纸。</p>
  但是自从穿越到剑坛,她的感情世界变得不一样了。是曹丕,给她带来了阳光,带来了空气,带来了青春的营养,让她少女的心开始萌动,感情上的那颗种子,开始在阳光、空气和水分的滋养下,冒出了嫩芽。</p>
  她有了恋爱、或是渴望恋爱的萌动,那是对曹丕——那个成年后英俊的、潇洒的、迷人的、体贴的,最重要的是懂自己、更能给她心跳感觉的“老曹”的砰然心动。</p>
  少女心灵的小空间已经被一个足够美好的形象占据,就会本能地抵抗一切“迟到”的诱惑。这并不是因为迟到的这个人不优秀或者不够诚意,完全是因为女孩子的心太小太小,只能容纳属于她的那个唯一。</p>
  乔云想委婉地拒绝眼前这位也很优秀的救命恩人,或许换了任何一个刚刚心里有了喜欢之人的女孩,也都会善意地拒绝另一位后来的追求者。</p>
  尽管此刻的曹丕突然变成了幼稚的、还没有自己高的小孩,让乔云还来不及想,是放弃他还是耐心等他再变回那个成熟有魅力的大曹丕,她都不可能这么快地重新接受另一个人。</p>
  可是,曹昂他和别人不一样。拒绝了他,他很可能就会带着伤心、失望、难过甚至自卑,走向他的人生末日。他不会像别人那样,被一个女孩子拒绝或者抛弃后,还有很多的机会去迎接新的机会和新的感情,他没有了!</p>
  乔云为他难过。尽管她才18岁,对待感情问题没有一点点经验,但她很善良,她不忍心伤害曹昂,就算他没救过自己的命,她也不忍心伤害这么好的一个青年人。</p>
  接受他?那是不可能的。拒绝他?又实在于心不忍。那么,有没有第三种状态呢——既不接受也不拒绝?</p>
  说实话,乔云不太懂这些。她从来没谈过恋爱,对爱情的感知都是从电视上、书本中,而且就连这些都很少,比同龄人少得多,因为她没有时间看电视、看小说。她只记得,好像有本书上说过,“对待异性的追求,既不接受也不拒绝,是不道德的、不负责任的。”</p>
  不道德、不负责任?那,我直接拒绝他,就算道德、负责任吗?</p>
  正常的话是这样的。我直接拒绝人家,就是不耽误人家,让人家尽快忘掉我,去追求自己的未来。可是,曹昂他有未来吗?</p>
  乔云认为,还是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对有未来的人,果断拒绝或许是负责、是道德;可是对于曹昂,对他讲道德、负责任的态度,就是不伤害他,适当给他希望、给他安慰,让他在希望和幸福中死去,总好过伤心绝望地迎接死亡!</p>
  乔云在心中有了这个初步的想法后,她就要试着努力去这么做。</p>
  首先,暂时不能让曹丕找到我。</p>
  她想,曹丕现在变成了小孩,根本不是自己心里渴望的、能给她爱情的那个魅力大曹丕。如果要等他长大,就更不应该现在早早去干扰他的成长。那就彼此都留有一点儿空间,我就暂且安抚一下曹昂吧。</p>
  也许这种想法是错误的,但是她实在想不出更“科学”、更“道德”的办法了。只要不背叛自己的坚持、不违背自己的内心,就算报答救命恩人,又有什么不可以呢?</p>
  其实,要做到“安抚”曹昂也无需过多地做什么,只要每天真诚地接受他给自己的关心,耐心地听他说话,并微笑着说出对他的问候,尤其是不告诉他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也就足够了。</p>
  乔云想,曹昂说他20岁,不知道现在距离他20岁死亡的时间表,是从岁初到岁末的一年时间呢,还是只剩下几个月了?从良心和道义来讲,她当然希望他越能多活些时间越好。可是如果还要等上一年,自己能不能在这里待那么久、又能不能躲避曹丕那么长时间呢?</p>
  哎,现在也不能想太多了。既然曹昂已经说过,他只是回来办事,要很快就回到军中,那就走一步说一步吧,不直接拒绝他、伤害他就是了。她也担心,曹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找上门来,可千万不要当着他哥的面,戳穿我不是王乔而是乔云啊!</p>
  曹昂每天都是很早就出去办事,去办父亲交给他的任务,还有去给乔云弄营养品,找不同的大夫咨询乔云的伤情。他尽量不把大夫请到府中来,怕给乔云思想上添负担。既然已经告诉她断剑都解决了,就让她彻底安心为好。</p>
  但曹昂都会在白天抽空回府看看乔云,陪她说上几句话。回来时都会给她带点儿好吃的、好玩的,他喜欢看她开心地笑的样子,他的心里也会更欢喜。</p>
  他是喜欢这个女孩,父亲已经说过他该成亲了,他想等忙过这段时间,就找机会向父亲说这事。到时候王乔的伤也就大好了,一切都不耽误。</p>
  曹昂光顾了忙这些,竟一直没再得空回府给母亲请安。他是想,如今曹军早已攻下了许昌,父亲说,等得了空就把家眷都迁到那里去。自己这回也是抓紧安排这些相关的事,不如早点儿办妥,接母亲去和父亲团聚,一家人就总能在一起了。</p>
  再说,快点儿把王乔的伤调养好,早日给母亲娶回个好儿媳妇,母亲岂不是更高兴。所以,他没回府,而那天曹丕又嘱咐丁夫人一定要亲手把那封信交给大哥,她就不敢派人来送。曹丕拜托大哥帮着找乔云的事,曹昂就还一直不知道。</p>
  曹昂也有一对宝剑,一把青云剑,是他随身的佩剑;还有一把紫霞剑,一直挂在卧室的墙上。他和弟弟曹丕不同,他不善于使双剑,他对“双剑合璧”的理解,是找到那个和自己最最默契的佳人,亲手教她剑法,然后两个人一起打磨,共舞双剑。</p>
  如今,从天而降个翩跹少女,美得如梦似幻的,而且她竟然自己就有那么高超的剑术,那不正是自己心中一直要寻觅的梦中佳偶吗?曹昂觉得自己真的好幸运,那把紫霞剑,终于等到它的女主人了!</p>
  这话就在曹昂的心里准备着,现在还不能说,还不到火候。他就这么天天为她奔忙着,夜里为她守护着,等待着她的伤痊愈了,自己和她的感情也水到渠成了,就可以把那紫霞剑双手捧给她,求她做他的夫人了!</p>
  这天,有人来禀报曹昂,说他父亲催他尽快回军中去,抓紧操练兵马,准备攻打宛城的张绣。</p>
  这么快就催我回去?我还以为能和王乔姑娘再相处一段时间呢?曹昂心中失望,两个人这才刚刚熟悉一点儿,自己就这么走了,人家姑娘还能安心住在府上吗?万一她怕麻烦,我走了她也走可怎么办?她都说她不能回老家了,她去了别处,我将来可去哪儿找她呢?再说她的伤,也不适合一个人出外奔波的。</p>
  曹昂决定,提前向姑娘表白心意,让她以未婚妻的身份住在府中,等自己回来。为了表达诚意,现在就把那紫霞宝剑赠与她,既然自己非她不娶,“私定终身”又有何妨?待凯旋时再汇报与父母,他二老只会更高兴的!</p>
  回到府中,乔云正在花园里舞动竹竿练剑。曹昂就取来紫霞剑,站在那里看着她,等待她练完。乔云舞完一节,正是微汗涔涔。曹昂连忙走上来,举着帕子,轻轻帮她拭汗。</p>
  “小乔,快坐下歇会儿,身体还没好呢。”他体贴地轻轻搀扶她的胳膊,拉她到亭子间坐下。乔云刚坐好,他就把那把紫霞剑双手捧到她的脸前。</p>
  “小乔,这把剑送给你。”</p>
  乔云对剑最是感兴趣,对曹昂这位有名的古人的宝剑,她更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识一番,竟把之前心里想的不要他的剑抛到了脑后。</p>
  “哇!这么精美的一只宝剑!”乔云立即接在手中,从鞘中抽出剑,用手抚摸着端详欣赏,“这剑锋芒内敛,却暗含气势;貌似带柔,实则力量非凡!果然不同寻常,是把奇世宝剑!”</p>
  “小乔,这是一把雌剑,和我的这把青云剑是一对。‘青云’我一直随身佩带,‘紫霞’一直留在房中等待它的女主人。今天,它来找它的主人了!”曹昂激动地蹲在乔云的面前,深情地看着她说。</p>
  “子脩,谢谢你,这剑真好!我喜欢。”乔云犹豫地说着。她在想,是直接收下剑,还是怎样?她不能拒绝他,他的时间不多了,最多一年,只要先收下剑,安抚他一年,让他开开心心的,日后再想起这个人、看到这只剑,自己也会心安一些。</p>
  “小乔,你真好,我就知道你一定喜欢。”曹昂说着,站起来坐在她对面的凳子上,开始向乔云汇报他接下来的安排。</p>
  曹昂告诉她,这次回来,本来是一边办事,一边等弟弟去外地办事回来,然后带弟弟一起去军中找父亲。父亲说弟弟已经长大了,该去参加一些战争,长长见识了。</p>
  可是刚刚父亲派人来通知他,让他先回去,准备即将去宛城攻打张绣,等弟弟办完事再和曹洪将军直接去跟他们会合。父亲说,弟弟就快过10岁生日了,让他过了生日再去。</p>
  “父亲真是体贴,对我们兄弟都这么好。小乔,你就住在府里等我回来,到时候你的伤也大好了,我就向父亲、母亲禀明了娶你!”曹昂看着她的眼睛,喜悦而深情地说。</p>
  啊?他这就要去宛城了?去了就回不来了!他现在就向我求婚?答应?给他个希望,高兴地赴死去;不答应?因为自己不可能嫁给他。</p>
  乔云,快点儿回答啊,他就盯着自己等着呢。乔云心中对自己说。</p>
  “子脩,你放心地去吧,我等你平安回来。你一定要多保重,我每天都会为你祈祷。”乔云决定这样说,只有这样,她的良心才安稳。</p>
  “小乔,你真是太好了!”曹昂站起来,激动得蹦了个高。“你不用为我担心,父亲说了,那张绣已经流露出想要投向的意思了,战斗不会很激烈的,说不定都兵不血刃呢。我是担心弟弟,他还小,这是他第一次出征,我可得多关照好他。”</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