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曹氏兄长(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丕直到天黑都没找到乔云的影子,急得趴在马背上大哭。他已经骑着马把全东阿城都跑了几个来回了,外加周边地方,几乎都给翻了个底朝天。</p>
  那匹小红马这回是乖极了,曹丕骑着他的大白马在前边跑,它就跟着在后边跑,白马快它也快,白马慢它也慢,白马停下它就停在距离主人有一点儿距离的旁边,低着头等主人惩罚它。</p>
  曹丕这会儿可没空搭理它,就是一头畜生,连句有用的话也说不出,此刻就是把它杀了,能换回云儿吗?</p>
  曹丕坐在马上哭着,突然来了几个曹府的家丁。</p>
  “二公子,夫人请您回府呢。”那些人在马前行礼,说道。</p>
  “不回,我有事要出门,走之前都向嫡母禀告过了。”曹丕知道,这些人所说的夫人,指的是父亲的大老婆丁夫人,他们称呼自己的母亲则得加上姓氏,称作“卞夫人”。再说,母亲去娘家探望外公去了,得些时日才能回来呢。</p>
  “二公子,夫人就是担心您出门已经走远了,才派我们骑马出来追的,是老爷派大公子带来了指令,有任务交给您去办。”那几个人果然都骑着马,平时家丁是没有资格骑马的。</p>
  父亲有指令?那就只能先回去了。他们刚才还说什么?大哥回来了!太好了,大哥平时对自己最好,而且本事还大,他回来就能帮我找到云儿了!</p>
  曹丕一路快马回到了府里。</p>
  “子桓,幸亏他们追到了你,不然可怎么向你父亲交代?”丁夫人说,是他父亲曹操让他大哥曹昂传递口信,安排他随曹洪将军去外地采购军需。曹昂回来办其他事情,待弟弟与曹洪办完事,在东阿汇合,一起动身跟随父亲有新的作战任务。</p>
  “嫡母,大哥他人呢?”曹丕是着急见曹昂,求他帮忙一起去找云儿。</p>
  “你大哥来汇报完你父亲的话,又请过安就走了,他说还有要紧事去办。本来他新立了军功,提前捎信说要请家人在鲁月楼吃饭都取消了,只让人送来了些好菜。子桓,你还没吃饭吧,正好留下陪嫡母一起吃。”</p>
  丁夫人自己没有生育孩子,是曹昂的养母,曹昂的生母刘夫人去世得早。丁夫人喜欢孩子,人又心善,对曹昂视如己出,对卞夫人生的曹丕他们几个兄弟也很好。</p>
  “嫡母,您自己用吧,我也还有要紧事去办。大哥办完事能直接回他的府吗?我现在就去他府上等他。”曹丕哪还有心情吃饭,中午本来想请云儿去鲁月楼,结果云儿丢了,他从中午就没吃没喝,现在也一点儿食欲都没有。</p>
  “子桓,你怕是还不能去找你大哥。你父亲嘱咐说,明天一早你就和曹洪将军出发,曹洪将军今晚要来府里找你商量事情,你要留在府中等他。”丁夫人告诉他。</p>
  明天一早就让我走?今晚还不让我出去?那可如何是好啊?曹丕都要急疯了。</p>
  “嫡母,要不这样吧,我给大哥写封信,他明早一定会来向您请安,麻烦您一定要亲手交给大哥,不要让其他人经手,我有重要的事找大哥。”</p>
  曹丕就给曹昂写了一封信,信上把自己和乔云的事都告诉了大哥,说乔云突然就失踪了,自己要跟曹洪将军外出,拜托大哥一定帮他找到乔云。还说了很多好话,连磕头下跪的话都说了。</p>
  她还连夜画了幅云儿的肖像画,他是认为画得很像,画得比仙女都美,一并留给大哥,让他好照着画上的样子帮他找人。</p>
  第二天天还没亮,曹丕就跑着把画和信都给丁夫人送来了,千叮咛万嘱咐的,拜托嫡母一定不要忘了,说这事十万火急。</p>
  曹丕走了。</p>
  曹昂也急,急着忙着照顾新救回来的美人。</p>
  他请来的大夫说乔云体内的断剑虽然取出来了,但是身体受到的伤害很严重,元气一时难以补充回来,需要多休养,还要加强营养。他要趁自己在东阿办事期间,抓紧给姑娘调养身体,把能买到和托人搞到的营养品都给姑娘办回来。</p>
  曹昂也是一大早天不亮就起床了,过来看望乔云。这里是他自己的府邸。去年父亲率领他们打下东阿,接收了几处大宅,除了最好的留作曹府自用外,其余的分赏给了重要的将领和谋士们。</p>
  这座五进的院子很有档次,父亲就说:“子脩是长子,19岁已经成年了,可以自己开府了,就把这座宅子给你单住吧。等明年20岁了,再给你娶房媳妇,成了家,好立业。”</p>
  曹昂救回乔云,就把她放在了自己房间的床里。他当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其实府中房间多得是,他本可以随便给她找一间客房的,随便安排人照顾就行了。但他却自己亲手喂她药,然后又喂饭,夜里自己就睡在旁边的书房,还过来看过好几次。</p>
  乔云昨晚睡得倒是踏实。自从穿越来到这里,第一晚是莫名其妙地睡在了小曹丕那里,睡得浑身酸疼的。然后就暂住在卞夫人那里,她总要注意规矩,唯恐卞夫人对她印象不好,所以连夜里也都很拘束。</p>
  昨天被马抛上了天,她吓得魂都飞了,好不容易被人救了又安顿下来,还看到这里的主人如此和善,竟然终于放松了精神,睡得又香又甜。</p>
  曹昂一大早过来看过她,帮她盖好被子,见她还在呼呼大睡,就出来吩咐丫鬟好生伺候,然后自己出去给她弄营养品去了,也另外再去找几位大夫问问这伤的情况,好放心。</p>
  曹昂回来时乔云已经起床了,其实她近来觉得身体已经好多了,尤其是那天给卞夫人舞过剑后,就感觉身体的经络开始有些打通了,她终于体会到了“生命在于运动”的道理,果然动起来连伤处都好受多了。</p>
  她起床吃了丫鬟端上来的早饭,就想到户外舒展一下身体。她的剑留给曹丕了,为了他陪她穿越时用。她手里没有剑,就在花园里找了一根竹竿,学着历史上记载的曹丕用甘蔗代替剑,开始舞动起来。</p>
  舞完一段,她收起招式凝神调吸。这时听到有人拍着巴掌在夸奖:“姑娘好身手!但不知姑娘这剑法好像既有越女剑的招式,又融进了其他的元素,却看不出是何流派,不知姑娘可否赐教?”</p>
  是曹昂,他已经来这儿半天了,就站在那儿看她舞剑。</p>
  “公子过奖了,我只是随便活动一下筋骨而已,哪里懂什么招式?我还没来得及感谢昨天公子的救命之恩呢。”乔云说着,给曹昂行大礼。</p>
  “姑娘快快请起。”曹昂连忙伸手搀扶。</p>
  “公子救了我的命,还不知道恩人尊姓大名?”乔云想问问他是谁,看这样的排场,应该也是当代名流,她想知道这人是不是历史上有记载的名人?</p>
  “我叫曹昂曹子脩,今年20岁。”他温和地看着乔云,回答道。</p>
  啊?他是曹昂——曹丕他哥!</p>
  他今年20岁?他不是20岁就死了吗?他就快要死了?</p>
  乔云的脸色变了,惊得、吓得、惋惜得。</p>
  “姑娘,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曹昂不会知道乔云变脸的真正原因。就想,她是外地人,该不会对他曹家有什么特殊的印象吧?所以不可能因为听到自己的名字就变了脸色。</p>
  “我没事,可能是刚才舞剑有点儿累着了。”乔云给自己找了个借口。</p>
  “那我扶姑娘回去休息吧。”曹昂上来扶她,“姑娘的伤还没好,不要着急舞剑,还要多休养。”</p>
  乔云心里很难过。这么好的一个青年,就像书中描写的那样,相貌、人品、能力样样出众,却可怜早逝。如果他不死,曹丕就不可能当上皇帝了。</p>
  哎,昨天自己被曹昂救回来,曹丕他还不知道吧?找不到自己,一定会很着急的。想不到我竟然住在了他哥家里,一开始他就说要把我送到他哥府上的,竟然我真的就来这儿了。我要不要告诉曹昂我和曹丕的事呢?</p>
  乔云没了主意。所以,不能轻举妄动,先好好想想再说。</p>
  告诉吧,自己昨天和人家说谎,说自己叫王乔。曹丕一来就会揭穿我叫乔云,人家曹昂好心救我性命,我却连真名都不告诉人家,多不厚道啊。</p>
  再说,曹丕那小孩做事真没分寸。我身上有伤,他却要带我骑马去那么远的地方,根本就是不靠谱。我要是跟他骑马走了,别说到安徽,就连山东这地方都出不去,就得活活折腾死在道上。</p>
  所以,还是先不要告诉他了,免得他来再逼着我和他骑马去安徽。昨天曹昂还说什么?大夫说我的断剑已经不在体内了?我都没做过手术,取出是不可能的,但既然说那个医生也水平很高,就说明至少那断剑在体内的危险已经不那么重了。</p>
  不如,就这样吧。我都说过多少次,先不手术了。我害怕手术,尤其是在古代手术。我可以等回到我的现代社会再手术啊,我们那里医学发达,有的是好大夫、好医院,何必非千里迢迢地找一个华佗呢?</p>
  是啊,不找华佗,我为什么要跟曹丕来三国呢?乔云有点儿被自己弄糊涂了。</p>
  “姑娘,你好像有心事啊?”曹昂把她扶到榻上,帮她垫好垫子,然后自己坐在她的对面,关心地看着她问道。</p>
  “哦,没什么,我可能就是刚刚累着了。”乔云不自然地笑笑,然后低下了头。</p>
  “姑娘,我从刚才你用竹竿当剑,就看出了你是一位剑术精湛的高手。我知道你可能不方便告诉我太多关于你的情况,但是请你相信我,我会请最好的大夫帮你疗伤,我刚刚已经找回了不少调养剑伤的上好补品,你要先养好身体。</p>
  我猜,你的心事可能是因为刚才以竹竿当剑伤感了。我能懂的,剑客若是离开了自己的宝剑,就如同少了一只臂膀。没关系,你的剑丢了也不要难过,我会重新给你一把能配得上你的宝剑的。</p>
  我想,你与你那只失去的剑已经人剑合一了,所以伤心。不过你还年轻,得到新的宝剑后,你还有足够的时间与之达成默契,未来还长着呢。姑娘,请你一定要相信我。”曹昂善解人意地安慰着她。</p>
  他要给我剑?历史上没有对曹昂的剑有什么交代,但说他文武双全、武功高强,想必他的剑不会差了。他要把他的宝剑给我吗?那我可不能要。他都快要死了,我拿着他的剑,以后看到了得多难过啊!</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