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密室奇梦(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密室里,乔云靠在榻上看书。这两个月来,她每天都这样埋在一堆书里,就像教练老曹说的那样,和书中的古人对话。现在这座山里除了她,别人都是古人。但是自从把自己关在这里,她又只能更多地面对书中的古人了。</p>
  累了,索性把书放在一边,靠在枕头上歇一会儿。剑主对自己真好,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没人来这里,她可以放心地不用锁门了。</p>
  刚躺了一会儿,门被推开了。曹丕没敲门就进来了,说是来给她换药。也难怪,以前他去自己屋里也从来不敲门,好像是主人似的。</p>
  我今天都换过药了,现在伤口都有点儿要封口了,一天换一次药就行了。她想。</p>
  “老曹,你收到我的信就来了?”乔云问他。这么长时间没见面,曹丕他瘦了,瘦得很明显,下颏都尖了。</p>
  “老曹,你是不是不好好吃饭啊?怎么瘦了这么多?你看,我是不是都胖了?整天不动弹,就是躺着看书,有时候连黑天白天都过得糊涂,怕是等伤好了就得减肥了,不然该拿不动剑了。”她想坐起来和他说话,却好像没力气起来。</p>
  “乖,别动,我看看伤口。”曹丕脱掉外套,在水盆里洗了洗手,就过来解开她的衣服。</p>
  她突然觉得自己说不出话来,也一动不能动,闭着眼睛,却能看到屋里的一切。</p>
  曹丕还是先用烧酒漱了几遍口,然后用舌尖舔了一点儿药粉,就上来轻轻舔她左胸上的伤口。可现在那个小洞已经长好了,他的舌尖伸不进去了,他就在她的左胸上舔啊舔,舔得她有点儿痒,想笑,却笑不出来,只能忍着。</p>
  他怎么舔这么长时间啊?以前上药都没有这么久的。他的舌头好软啊,糯糯的,在她的左胸上来回轻轻地摩擦着,所到之处,留下了湿湿的唾液。</p>
  这个老曹,嘴里这么大的酒味儿,他刚才是用酒漱口啊还是喝酒了?乔云心里想着,却觉得这感觉好舒服、好神奇,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过。以前他舔伤口上的洞都是很疼很疼,现在怎么麻酥酥的?</p>
  他在干嘛?他的嘴怎么把她左胸最中央的那个高高的、红红的顶点包裹住了?他怎么还开始用力了?天啊!他在做吮吸的动作?</p>
  “老曹!你要干嘛?”她大喊,但好像没有发出声音来。</p>
  他怎么这么有劲儿?吸得她好像都要窒息了!胸前细嫩的皮肤感觉好扎好扎,扎得她痒痒的,还有一点儿轻微的疼。是什么东西?是他的胡须!这个坏蛋,他果然借着给伤口上药的理由扩大面积,这也太过分了吧!</p>
  伤口才多大?也就大拇指甲那么大,就在左胸靠外侧的边缘上,他的嘴巴都伸到哪儿去了?整个左胸上!必须伸手推开他!</p>
  乔云的右手本来帮他扶着右侧的衣襟,她一伸手,正好被曹丕把右胸也拿到手里,随后嘴巴就移了过去……</p>
  “老曹!你给我住口!”乔云用尽全身力气喊道,但,还是没喊出声音来。</p>
  呀,胸前怎么这么湿?好像被洒上很多水,把衣服都沾湿了?他的唾液好像没有这么多啊?不对,是从我的身体里流出来的?不是流,是被他吸出来的!他还在那儿哼哼唧唧地说着什么?</p>
  “啊,好甜!云儿,真甜啊!你张嘴,我把我嘴里的喂给你半口尝尝。”他的声音好模糊,好像很近,又似乎很远。</p>
  乔云终于使劲睁开了眼睛,胸前湿了一大片,哪里是白色的?是红色的,伤口又流血了!</p>
  “啊!疼死我了,快救救我!”乔云大喊,她感觉整个上身都泡在了血泊之中!</p>
  “云云别怕,我在,阿姨也在,护士也在!”一个声音在她的耳边轻柔地说话,很熟悉,很熟悉,但是很久没有听过了,久违的声音。是老曹,教练老曹!</p>
  “老曹!我的胸前都被鲜血湿透了,我会不会把全身的血都流干?我是要死了!你快看,衣服都湿透了!”乔云吓哭了,喊着老曹。</p>
  “云云,别怕,衣服没湿,我都帮你脱掉了,是皮肤上湿,护士在帮你冲洗伤口,有点儿凉。你忍一忍,一会儿就好。”老曹的声音怎么那么温和,和训练时判若两人。</p>
  “老曹,你怎么在这儿?我没穿衣服,你咋也不回避一下?”乔云和老曹说话向来这么随便又调侃的,但是这样露着身体,她也真是感觉好尴尬,再熟悉也是异性啊。</p>
  “云云,我一直在医院陪护你,现在你是病人,没那么多忌讳的。听话啊,阿姨累了,让她先回去休息,明早再来换我。”老曹说。从他的话中判断,现在是晚上了。</p>
  “老曹,我刚才是做梦了吗?我梦到……”她想说她梦见自己被曹丕猥亵了,但她说不出口。</p>
  “知道你做梦了,喊的声音那么大,梦到什么了?”老曹问她。</p>
  “梦到,梦到,梦到伤口出了好多血,胸前都湿了。”她只能说出梦的结尾部分。</p>
  “不是血,是生理盐水,的确是都湿了,现在好了,我都帮你擦干了。来,云云,我帮你穿好衣服。”</p>
  自从乔云住院以来,老曹就随着乔云的父母一样叫她云云,以前10年来一直都是叫她大名乔云。她这一时还有点儿听不习惯,她似乎更喜欢那个老曹叫她云儿。</p>
  “云云,手术很成功,断剑都取出来了,再观察一个星期就可以出院了。队里在医疗室给你开了一间病房,有队医和护士帮着换药。你要是想回家休养,就得我和阿姨帮你换药,但好处是可以吃到妈妈做的饭菜。你自己决定。”老曹告诉她。</p>
  “我听你的。”在老曹面前,乔云已经把这句话说习惯了,凡事他帮她做决定,她放心、更省心。</p>
  “你刚说什么?我已经做完手术了?你确定断剑都取出来了吗?我怎么觉得身体里还有金属呢?”乔云明明早上还听剑主说,她的剑以及她身体里的断剑头都有神力,可以带她穿越去任何时空。</p>
  所以,剑客们都说,等剑坛结束后,邀请她去他们各自的时空,要把他们那里最好的剑客介绍给她,帮她切磋。而他们,则只能通过剑坛统一发力,再把他们分别送回各自的世界。</p>
  还有,剑主他们商议,要是曹丕提前带她回去找华佗动手术,她可以用体内的剑头神力,曹丕就借助她佩剑的神力,才能实现两个人一起穿越。</p>
  我的断剑取出来了,那我不是就身上不带神力了吗?乔云担心了。</p>
  听乔云这么说,大夫护士们可不高兴了。“乔云,你还不信任我们的医术吗?你就放心吧,取出来的剑头都封存在病历中了,你可以借阅的。”</p>
  “护士您可别多心啊,她是受伤害怕了,最近又一直昏睡着,她不是不信任你们,她是在和我开玩笑。”老曹连忙替她向人家解释。</p>
  哦,真得要借来病历,取走那断剑头,我还要和曹丕一起穿越去三国呢。乔云想。</p>
  “要我说吧,你还是回家养伤比较好。一是叔叔阿姨可以轻松一点儿,不用来回跑了,关键是你能吃得可口些,吃好了才能快点儿恢复体力。至于换药嘛,我已经向护士们学得差不多了,我来。你说呢,云云?”老曹果然都替她决定了。</p>
  他叫我云云,我多想听到叫我云儿啊!老曹,我怎么看不清楚他的脸呢?他长什么样子来着,怎么就想不来了啊?他应该就是和曹丕一样的模样。</p>
  “云儿,你怎么这么早就躺下睡了?吃晚饭了吗?我来看你了,还给你带了点儿点心。来,我扶你坐起来。”</p>
  这么熟悉的声音呢?老曹!老曹他这回是真的来了,刚才都是做梦!</p>
  乔云一骨碌坐了起来,看到了老曹,那个老曹——曹丕!</p>
  “老曹,你真的瘦了啊,我刚才梦到你瘦了。”乔云真开心,终于见到他了,而且不是梦里那么猥琐、那么难为情。</p>
  “云儿,你梦到我了?梦到我来看你了吗?梦到咱俩干什么了?”曹丕真是高兴,心想,我居然能出现在云儿的梦中,她果真心里有我!我真是太幸福了!</p>
  “梦见,梦见……”乔云哪能说出梦里他干什么了,人家可没有她梦得那么不齿,人家是体体面面地来见她。猥琐的不是人家,而是她自己!她觉得无地自容。</p>
  “老曹,你手里拿的什么啊,是药吗?”她梦里一见到老曹,就是他捧着药箱进来,说要给她换药。</p>
  “药?不是说你的伤口都封口了,一天只换一次药了吗?我没带药来,我以为你那些还够用,用完了吗?那我一会儿回去拿。这是我帮你整理的书稿。”曹丕说着,就把书稿放在榻上的小桌子上,转身就要回去取药。</p>
  “你别走啊,老曹。药还有很多,我就是随便问问。我没想到你给我送书稿来。”乔云有点儿尴尬地说着,让他坐下。</p>
  “我听刘秀说,他给你整理了十位剑客的剑术资料。我这里也是厚厚的两大本,但是只有两位剑客的,却都是你最实用的。你猜猜,这两位剑术大师都是谁?”曹丕笑着问她。</p>
  “我只能猜到一位,另外一位得你告诉我。”乔云也把刚才的梦放下,笑着对他说。</p>
  “行,你猜对一位,另外一位我就告诉你。”曹丕期待地等着她回答。</p>
  “一位是你。”乔云说,“告诉我另一位吧?”</p>
  “哈哈,云儿你果然懂我!另一位是越女的。”曹丕高兴得差点儿跳起来,“你需要重点了解玉女剑法,那和你比赛用的剑法应该是相通的。还有,等你身体好了,咱俩双剑合璧,也多是借鉴玉女剑法。”</p>
  太好了!曹丕他对我还是那么好,可是,我怎么会做那样难为情的梦呢……</p>
  乔云的内心突然有个声音对她说:你爱上了曹丕。</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