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口诛笔伐(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秀,咱俩今天不把话扯远了,我也不骂你那帮嘀嗒孙儿,你也别谲我曹家父子,咱就说说乔云的事。”还是在那片小树林里,曹丕冲刘秀先开口。</p>
  “好啊,咱就说乔云。”刘秀也理直气壮。</p>
  “刘秀,昨天剑主说,说我和你都为了云儿没少出力。我就问问你,你都对云儿做什么了?你敢跟我说清楚吗?”曹丕底气十足,好像刘秀动了他的女人似的。</p>
  “曹丕,你不要脸!你还有脸问我对乔云做什么了?你对她都做什么了?天天赖在人家姑娘的屋里,动着花花肠子。昨天剑主也说了,布置的为乔云整理书稿,你动笔写了一个字吗?”刘秀比他气势更冲。</p>
  “我是没写,但我的时间都用在照顾她的生活了。你写了吗?你要是写了,为什么昨天剑主只说墨子大师和匡胤太祖的作业交了?你的呢?”曹丕反问他。</p>
  ……</p>
  两个人在这里斗嘴,光子趁他们不备,又来看望乔云。</p>
  “光子,曹丕他没为难你吧?姐姐正担心你呢!我这一藏起来,就怕他把气往你身上撒。”乔云担心地问光子。</p>
  “姐姐您就放心吧,光子聪明得很呢!刚才我就按着您教我的话说了一遍,皇帝哥哥立即就相信了,跑着就去找刘秀皇帝算账去了,这会儿正在小树林里呢。我从那小树林边上跑过来,他都没发现我。”光子高兴地告诉乔云。</p>
  “他又去找刘秀了?哎,你不是说昨晚他俩都动剑了吗?没人受伤吧?刚才你走得匆忙,都没给我细说。快,给我讲讲昨晚的经过,再告诉我今天曹丕是拿双剑还是单剑去找刘秀决斗的?”乔云心里也惦记着曹丕,毕竟她对他是有感情的。这么久了,她对曹丕不可能一点儿都不动心。</p>
  而刘秀,本来一点儿都不熟悉,但是昨天,他给她那么多书稿,又说了那些话,她也不能不感动。回来细看那些书稿,那么厚厚的好几本,那可是人家一笔一划写的啊,可不比她们在现代社会用电脑啪啪地敲字那么容易呢,那得下多少工夫啊!</p>
  如今自己和刘秀,已经算是正式结为兄妹了。虽然认识的时间很短,但是刘秀对她做得真是不少,用的心血也很多。凭她对历史上刘秀的印象,他就是说得少做得多的那种人,是个可以信任的大哥。</p>
  这两个人较量,谁受到伤害都是她不能接受的。</p>
  “姐姐,光子惭愧。昨天我着凉了,晚上给您送完饭回去有点儿发烧,就早早睡了,都没听到两位皇帝哥哥决斗的声音。今早才听剑主说,他们大家昨晚都一夜没睡,都去议事厅了,为了他俩争你的事。”光子在乔云面前说话很诚实。</p>
  “他们为我决斗?”乔云吃惊得睁大眼睛问道。</p>
  “是,剑主是这么对我说的。听说曹皇帝哥哥拿了双剑,刘皇帝也很厉害,一边嚷着是因为你,一边互相都下了死手。幸亏剑主伯伯及时赶到,不然真要出大事了。”光子说。</p>
  “天啊!这个老曹,他瞎折腾什么啊?他准是误会人家刘秀了,可真是的。光子,昨天他们议事,剑主有没有告诉他们我的情况,有没有说我那封信的内容啊?”</p>
  乔云昨天在信中已经把对她曹丕和刘秀的感谢都写得很清楚了,她是想请剑主替她向他们说清楚了,免得他们以为她还在记恨他们。</p>
  “嗯,应该是没有吧,剑主伯伯没告诉我这个,但我觉得应该是没说。”光子也在思考着回答这个问题。</p>
  “你避开他们,去找剑主,让他把我的信给曹丕看,他就该消停了。”乔云主要是担心曹丕胡来,他的个性太特殊了。</p>
  光子跑着来找剑主。</p>
  “什么?他们俩又去决斗了?这也太过分了!我去看看。”勾践连忙跟着光子奔小树林去。到那儿一看,树林里没人。</p>
  “光子,你是说刚才你还看见他们俩在里面吗?这怎么没人了?”勾践说。</p>
  “是啊,剑主伯伯,但是他们好像都没拿剑,只是站在那里争吵。”光子说。</p>
  “哦,吵吧,只要不伤人,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这年轻人啊,真是让人不省心!”勾践嘀咕着,又回去了。</p>
  他把昨天乔云的那封信又拿出来看,想再看看是否适合原样给曹丕看。</p>
  信是这样写的:</p>
  “剑主:乔云感到很抱歉。自从来到这里,我没有为剑坛做出丝毫贡献,却给大家添了太多的麻烦,心中万分不安。</p>
  众位前辈都是帝王君主以及大师级的人物,我作为资历最浅的晚辈,本应多向前辈们请教,更应当多做些身体力行的劳动,为前辈们服务,却反而因为伤痛劳烦长辈们为我疗伤,费心费力地照顾我。我多次想不再给大家添乱,选择悄悄离开,却始终不能如愿。</p>
  正当我的伤势在前辈们的治疗和照顾下有了好转,准备动手做些事情的时候,却又发生了昨天这样因我而起的尴尬事件,使我更加惭愧。千不该万不该,因我使得众位前辈之间发生摩擦,影响团结向上的大好局面。</p>
  我受伤以来,剑主您为我殚精竭虑,匡胤太祖劳神劳力地帮我医治,还有子桓皇帝和光子小弟无微不至地照顾我,我都深深地感激您们,并把这份深情牢牢地记在了心里。</p>
  今早,我更喜出望外地收到了文叔皇帝为我送来的珍贵书稿。他说,那是他的夫人阴丽华皇后用了十几年时间帮他整理出来的,那是一份多么深厚的情分啊!我捧着那沉甸甸的书稿,但是那沉重的分量,却远不及这份真情在我心里更加厚重!</p>
  我更加因为昨晚因我发生的事情而羞愧和不安,所以,我想禀明剑主,暂时离开宿舍这边,为的是暂时让大家远离由我给他们带来的那些不必要的困扰,去密室的休息室里暂且住上一些时间,这也更加有助于我专心研修那里的秘籍,恳请剑主能够批准成全我。</p>
  子桓皇帝是历史上少有的杰出青年才俊之一,是很多后世女子的心中偶像,我也是她的崇拜者之一。但是乔云我深知自己肩负的历史重任,必当一切以大局为重,以使命为重。特在此向剑主承诺,一定不会因个人的感情因素影响大事、正事,一定会处理好这样的问题,充分履行好作为一名光荣的剑客代表应尽的职责。</p>
  我知道,因为我的原因,已经给子桓皇帝的感情带来了困扰,我一直在深深地自责。所以还想恳请剑主帮助我,向子桓皇帝做些解释工作,转达我对他的谢意和歉意。</p>
  请您转告子桓皇帝,我会永远记住他为我所做的一切,我会把对他的好感深深地藏在心里,带到我的世界。他是我这18年的生命中最美好的一道风景,会永远在我的脑海中定格。我相信他回去后会很快把我忘掉,但我会永远深深地祝福他!</p>
  还有,我已经和文叔皇帝成为了跨时空的兄妹,这是我的荣幸。文叔皇帝果然和我读历史书中描述的一样,是个品德高尚的仁德君子,希望我真能有机会去他的时空里拜见阴丽华皇嫂,那将是我更大的幸运。</p>
  我最感谢的,还是剑主您。您的卧薪尝胆的故事是我们全体新时代青少年的励志楷模,可以说,我能在这么艰辛的训练和比赛中坚持着挺过来,很多原因是来自于您的故事给我的激励。能在这里见到您的真人,是我最大的荣幸!</p>
  我一定不辜负剑主和剑坛对我的殷切希望,在这里抓住难得的机遇,发愤图强,伤没痊愈之前,我就在密室里多研读书籍,待身体康复时,还请剑主及众位大师多多不吝赐教。我在此一并深深感谢了!”</p>
  勾践再次细细地看乔云的这封信,给曹丕看也不是不行,但是只有一个问题,会暴露乔云的行踪。每位剑客都能随便出入密室,曹丕再去那里骚扰她,不是就失去了她搬去那里的意义了吗?</p>
  “不好了,剑主,东边那片小树林,已经被刘秀和曹丕夷为平地了!”有人跑着来向勾践报告。</p>
  是曹丕,听刘秀说昨天在他这里和乔云单独谈心,还和她结为兄妹,立即妒火中烧,跑回去就取来了双剑,对这片树林一顿乱砍,还大声喊着:“让你俩钻树林,我就都砍干净,看你还上哪儿偷偷约会她!”</p>
  那刘秀也不示弱,也取来宝剑,和他一起砍,一边也骂着:“姓曹的,你以为你是谁?乔云她是你的什么人?你有什么资格干涉她的行动?她是我的结拜妹子,我想上哪儿见她不由你说了算!”</p>
  勾践赶来时,果然,树林没了,树木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曹丕和刘秀却没了踪影。</p>
  “走,去议事厅,你们去找那两个家伙,就说我要给他们看乔云的书信。”勾践先往议事厅去了。</p>
  一进大厅,勾践愣住了,那两个家伙就在议事厅里,没有吵嚷,没有打斗,而是静静地各自写着东西。</p>
  “剑主来了?我们在比赛谁给乔云整理的书稿更有帮助。”两个人异口同声。</p>
  “好啊,你们俩,真是一对冤家啊!”</p>
  勾践摇摇头叹了口气。看来,先不用给他们看乔云的信了,其他人看到勾践摆手,也就都各自散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