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剑主发声(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住手!”剑主勾践跑来了,大声喝道,要阻止刘秀和曹丕。但是这两个人都打红眼了,全都当做耳旁风一般,在一起越打越猛。</p>
  “你们太过分了!曹丕、刘秀!你们都是皇帝,可以不把我小小的越王勾践放在眼里,但是你们没有权力藐视这剑坛!”勾践气得脸都红了,大声喊道。</p>
  这回,两个人都收回了招式,也都红着脸朝这边走过来。</p>
  “剑主,秀没有藐视您和剑坛的意思,秀知错了,秀给您赔不是了。”刘秀还是那副规矩而正统的模样说话。</p>
  “剑主,子桓刚才是找云儿太着急了,所以冒犯了您,请您千万不要见怪。”曹丕也略施一礼。</p>
  “走,都到议事厅去,今晚谁也别休息了。”勾践说着,大步走在前面。这几个人才注意到,刚才勾践后面还跟着墨子和赵匡胤。他们今晚果真是把事给闹大了。</p>
  “看看你们几位年轻的大师,都像什么样子?”勾践叹了口气。</p>
  “哎,我是被逼无奈,才这样对众位讲话。这里面,大多数都是帝王之尊,要么也是身份显赫的大学问家,有的还是大国的皇帝,都比我勾践的身份高、本事大。可是,既然这里我是剑主,我就得承担起剑主的责任。我是实在被你们某些人搞得毫无办法了。</p>
  乔云她来了就受伤,匡胤太祖那是费了多少心力啊,才把她从死亡线上给拉回来的?这才刚刚好了一点儿,你们就这样对待她?你们都是身份高得没法再高、尊贵得不能再尊贵的人物啊,你们作为男人,于心何忍啊!</p>
  那乔云是什么身份?是和你我在座各位一样的剑客代表!你们欺负她不是帝王、不是贵族、没有爵位、没有官职,就看不起她是吧?连我这个‘资格老’、年纪长的剑主还对她高看一眼呢?你们凭什么那样对待她啊?</p>
  我就不客气地告诉各位,乔云她,只比你们各位更尊贵、更重要,我们这个剑坛,从某种意义来说,就是为她服务的。她是最年轻、资历最浅,也没有你们的显赫身份,但是她最有生命力、最有希望,最能代表中华的未来!</p>
  你们呢?把她当成什么了?把她当成了供你们皇帝、国王娱乐的戏子、开心果了吗?你们会说:没有。可看看你们做的那些事?不是拿她在取乐吗?她才18岁,遭了那么多罪,带着重伤来到这里向我们求教,她为了什么啊?还不是为了弘扬中华民族的亮剑精神吗?</p>
  你们作为祖先、前辈,作为她投奔来学习的剑客大师,你们都教给她什么了?等将来她回到她的未来世界,去告诉中华几千年的后世子孙们,说我们这些古代的皇帝、国王,都是不务正业,就知道喝酒、调戏女孩子的混蛋坏男人,你们就开心了吗?</p>
  我都害怕啊,脸红啊!</p>
  从那次乔云发自肺腑地哭着给我们讲完那番话,我这心里直到现在都感觉滚烫滚烫的,很受感动啊!我给各位布置的任务,帮乔云整理剑术书稿,有几位完成了?有几位根本都没动笔呢?</p>
  到现在,我这里只有墨子大师和匡胤太祖的交上来了。墨子大师是我们当中年纪最长、资历最早的,他早早就整理了那么厚一本,第一个就交上来了。匡胤太祖,年纪比你们大多了吧?还要忙着给乔云治伤,他不辛苦吗?他也整理出来了一大本交上来了。</p>
  众位年轻的、精力充沛的、血气方刚的、在剑术上颇有造诣的、很出名的、流芳百世的,你们不想为乔云代表中国参加世界比赛做点儿什么吗?</p>
  等乔云回去,跟她的教练、她的队友、她的亲属们,说她来了一次剑坛,只学到了几个老头子教给她的一点点儿东西,其他年轻的大师们都不肯教她,有精神头都用来欺负她、取笑她、拿她开心了,你们回到自己的世界里再坐到金銮殿上,耳朵不发热吗?</p>
  子桓皇帝,这段时间,你贴身照顾乔云养伤,不怕脏不怕累,剑主我都给你记在功劳簿上了。你可能不知道,乔云也都把你的好记在心里了。你还有什么不平、不愤,需要去找别人决斗呢?</p>
  你也不用担心了,我知道你因为乔云失踪也是真着急。可是我想问问子桓皇帝,你着急,是担心乔云一旦出事,就会影响中国在世界剑坛上的成就呢,还是担心你再也不能看见她在你面前让你赏心悦目了?恐怕不是前者吧?”</p>
  勾践终于端起杯子来喝了口水,那几个年轻的个个被羞得面红耳赤。</p>
  说句良心话,自从来到这剑坛,大家都很尊重剑主勾践。勾践因为这些人的身份特殊,对大家也都很客气、很谦虚,每每只是服务,很少对大伙提要求。没有厨师时,多数都是他亲自为大家做饭。以他的年纪和资历,亲手干那么多,大家也都非常感激他。</p>
  这回,他头一次讲话这么不客气,这么狠,但是全都说在了要害,这些人听得心服口服,谁也不敢记恨剑主。曹丕几次想表态,他尤其一直在担心云儿,真想不顾脸面问问勾践,云儿她到底去哪儿了?</p>
  “剑主,我错了。您批评得极是。”曹丕趁勾践喝水的工夫终于得机会插话,“子桓一定改正,今天回去就抓紧整理书稿。还有,我想请问剑主,云儿她现在在哪儿?有没有危险?不管您说我为什么担心她,我们都不希望她有事。”</p>
  这个时候,没有谁还敢笑话谁。除了墨子和赵匡胤,那几个年轻的,个个都脱不了干系。</p>
  “乔云她没事,她很好,她只是想摆脱你们这些人的骚扰,专心研究剑术去了。”勾践放下水杯,看着他们说。</p>
  听到这句话,那几个人都放心了。要是乔云真出事,他们这些人都是凶手。</p>
  “好了,我今天话也说多了、说重了。大家都来自不同的时空,本来都没有交集,能共同聚到这里是多么特殊的缘分,都好自为之吧。这事因乔云而起,她非常不安,还觉得是给我们添麻烦了。看看人家姑娘的胸怀!</p>
  文叔皇帝和子桓皇帝为乔云也都没少出力,你们也都是出于好心,就把其他的先放一放,继续都为了乔云好吧。今天太晚了,都散了回去休息吧。”</p>
  折腾了大半夜,众人回去都很快就睡着了。但曹丕却睡不着。</p>
  刚才剑主说什么?说我和刘秀都为乔云做了不少?那说明刘秀对云儿真是有所行动的!他会对云儿做什么呢?这个人,装得比谁都正经,心里却比谁都阴暗。还不如那几个把坏心眼挂在脸上、说在嘴上的呢。他表面上从来不问起云儿,却直接出手为她做事,连我都给瞒住了!</p>
  这个可恶之人!我姓曹的平生最看不起姓刘的,都是些色厉内荏的家伙!从那个汉献帝刘协,到他那哥哥刘辩,都是懦弱透顶的龟孙!在这儿又见识了他们这个祖先刘秀的虚伪嘴脸,长得人模人样的,心里全是坏水!这样的人最可怕,绝对不能让他打云儿的主意!</p>
  可是今天也太晚了,剑主刚才把话可谓都说绝了,看来一切都要等到明天了。</p>
  第二天一大早,曹丕就来找光子。他分析了半宿,昨天所有的人都在场,唯独缺少乔云和光子,而剑主又说乔云很好,那估计就是有光子在照顾她了。如果光子不在自己的屋里,那就证明他是和乔云在一起了。</p>
  他推门就进了光子的屋里,光子还在床里躺着。</p>
  “皇帝哥哥,姐姐有消息了吗?我有点儿睡过头了,我们现在就去找姐姐吧。”光子装得还真像,其实他早都把饭给乔云送去了,是乔云教他再回来蒙蔽曹丕的。也真难为了这么小的孩子。</p>
  “你还真的不知道啊!”曹丕嘴里叨咕了一句,跑着从光子那儿出来,又奔剑主那儿去了。</p>
  “剑主,您昨天批评得极是,子桓我都记住了,一定改正。请您告诉我,云儿她在哪儿?我保证不去打扰她,我只要知道她安全才能放心。”曹丕本来没把任何人放在眼里,包括勾践这个小小的战国中的一个国王。但他此刻为了找到乔云,都快给他下跪磕头了。</p>
  “子桓皇帝,我昨天话说重了,还望多多见谅啊。乔云她很好,她在清修,不许任何人打扰。我已经给她安排了单独的处所,派侍女专门照顾她,你就放心吧。”</p>
  勾践是编的话骗曹丕,这山中哪里还有别的处所,更没有侍女。他就是把时间安排开了,让光子按时给乔云送饭,送去用品,还把密室里乔云的房间又加了一道锁,万一有人去查书籍,就让乔云待在屋里不出来。</p>
  哎,勾践不可能告诉我云儿的下落,我早就知道,却还是要来碰碰运气。曹丕只好作罢,但他还是想找刘秀问个清楚,他都对云儿做了什么?</p>
  “刘秀,今天咱俩不比剑,找个地方说话去!”</p>
  “好,我不带剑,君子动口不动手,咱就用嘴解决问题。”</p>
  两个人一前一后,朝那片小树林去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