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双皇”决斗(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丕折腾了一天也没找到乔云的踪影,眼看要黑天了,还是没找到人,他都要急死了。</p>
  这中间他回来看过几次,没有乔云回来过的痕迹,在路上也碰上过光子,光子也说还在继续寻找。</p>
  他一天没喝水,连中午饭也没吃,早上也吃得很少,此刻他又渴又饿,就去餐厅吃点儿东西。</p>
  去得晚了,又碰上李白、虬髯客和慕容垂这几个酒鬼,在那儿磨蹭着喝酒。他没理他们,自己盛了一碗饭,浇上一勺菜,坐在另一张小桌子前,大口吃了起来。</p>
  那几个人也没敢惹他,都偷偷地朝他瞄着,也停下了刚才的推杯换盏。</p>
  曹丕三口两口吃完了饭,起身就要走,虬髯客走过来,轻轻拉了一下他的胳膊,用谨慎还略带讨好的口吻说:“对不起啊,子桓兄弟,昨天都是让酒给闹得,更怨那个刘秀跟着瞎起哄,等哥哥们帮你教训他啊。”</p>
  “滚!”曹丕一使劲挣开他,走了。</p>
  “嘿,狗咬吕洞宾!这个老曹!”虬髯客碰了一鼻子灰。</p>
  曹丕走后,那两位就冲他来了,都笑话他:“以前你白跟着姓曹的走那么近了,如今为了一个女人就冲你翻脸。”</p>
  “老曹是真害怕了,好像到现在都没找到乔云。那姑娘万一真想不开寻了短见,他就是杀人的罪魁祸首了。”虬髯客自我解嘲地说曹丕。</p>
  “他害怕?他杀人如麻,手里的人命多得数都数不过来,还在乎多一个吗?”慕容垂撇着嘴说。</p>
  “这是什么话?那乔云多好的一个姑娘啊,能和他杀过的那些草芥相提并论吗?其实昨天咱哥几个也是有点儿过了,不该听见人家乔云醒了说话了还出声。哎?是谁先说‘老曹上错床’的?虬髯客,是你吧?”李白说。</p>
  “哎!可不是我啊,我记得是你!”虬髯客一瞪眼,反驳他。</p>
  “不可能是我,我多稳重啊,还是你们的兄长,我什么时候那么不靠谱过?”李白也瞪眼在那儿为自己辩解。</p>
  “嘿!你稳重?你说话也太不靠谱了吧?你们俩都把自己撇清了,好像是我说的似的?告诉你们,我从蹲在那儿就恶心反胃,根本没开口说话。”慕容垂说。</p>
  “哎,慕容老弟,我们没把坏事推给你,我是说,也许是刘秀说的呢?昨天就数他闹得欢!这正经人一旦放下伪装,比谁都不正经!”李白和虬髯客又开始一个劲儿地拉拢慕容垂。</p>
  因为他们记得,当时一从餐厅出来,慕容垂就说他反胃,他们几个就叮嘱他:“你别开口说话啊,别吐我们一身。”后来他好像真就再一句话都没说。</p>
  可是,到底是谁说的呢?说实在的,当时都喝多了,真是不知道谁说的,但是四个人都笑了,这谁也不用抵赖。</p>
  哎,现在争论这些也没意义了,总之乔云是不见了。</p>
  她会自己跳崖或者跳河吗?只要她想,这里方便得很,好多地方都适合自杀。</p>
  她会没脸在这儿待了,自己回去吗?不太可能。大家都是突然被动来的,她身上还有伤,自己可怎么走?</p>
  那她还可能去哪儿呢?藏起来了,躲着这些人,等大伙把这事忘了、淡了,再出来见人?这倒有可能。</p>
  她给大家留下的印象,那可不是一个轻易就想不开的女子,何况当时那小孩也在屋里,就那么一会儿的工夫,老曹也不至于那么忍不住吧?</p>
  再说,老曹在她屋里都那么多天了,真想干啥,还非得等到大半夜的,还有个小孩在场,才“上错床”吗?</p>
  既然都没有什么事实,她就更犯不着想不开了。</p>
  “算了,我们三个在这儿伤神费力地互相埋怨、着急操心,人家刘秀却成了没事人了。这会儿也不跟我们混了,昨天他痛快了,报了老曹夺他家子孙江山的一箭之仇了,现在坏人都让我们当了,他可真是个‘正人君子’啊!”几个人又把火冲向了刘秀。</p>
  刘秀在这里年纪不大,但是“资格老”,还不太合群,所以这几位平时都不大喜欢他。这回又出了这档儿事,他们就想琢磨个招儿,给他找点儿难堪。</p>
  “对了,刘秀昨天那么说老曹,没准他自己也喜欢人家乔云,故意要跟老曹争的!”慕容垂怪笑着说。</p>
  “对对,你一说我想起来了,记得他说过一句什么吗?他说,‘人家乔云才看不上老曹’,还说老曹吹牛。他这么说的意思,就是乔云能看上他了?”虬髯客也附和道。</p>
  “嗯,我看你俩分析得有道理。刘秀常年扮演正人君子,见到多美的美女都坐怀不乱,他不累吗?他肯定累啊!但是他的正经形象已经树立了,他还是皇上,能轻易改变吗?不能啊!可是到这儿来就不一样了,他不需要再伪装给他的臣民看,他就不能偶尔放纵一下吗?”李白分析得似乎也在理。</p>
  “对,太白兄说得对,而且那乔云姑娘的性格、气质,正好符合刘秀的眼光。你们知道吗?他最喜欢的阴丽华就是这样类型的,大方、有见识。可那阴丽华再好,也会见老,也会看腻,对吧?再说这乔云是未来世界的使者,比阴丽华有见识多了!”虬髯客也说。</p>
  “这要是让老曹知道了,非得找刘秀拼命去。”慕容垂说。</p>
  “嘘,别让老曹听到啊!”几个人哈哈大笑,这是反话,大家心照不宣,他们唯恐天下不乱,就等着看热闹呢。</p>
  “来,哥几个,咱们啊,就这么这么办。”李白叫他俩把耳朵凑过来,坏笑着嘀咕了几句。</p>
  “好咧!咱接着喝!”</p>
  三个人又喝到大半夜,晃晃悠悠歪歪斜斜地往宿舍那边走。来到乔云的房门前,李白先大声咳嗽了一声,然后朝里面喊道:“乔姑娘睡了吗?我们有事想请教子桓皇帝!”</p>
  曹丕根本没睡,正坐立不安地在屋里踱步呢。</p>
  “找我什么事?进来吧。要是都闲着没事了,都出去给我找乔云去,就是翻遍了这座云光山,也得把她给我找回来!”曹丕也在里面大声地恨恨地说。</p>
  那几个人推门就进来了。</p>
  “子桓兄弟,根本不用翻遍这座山,你只要去一个人的屋里,就能把你心爱的美人找回来。只恐怕,人家都不愿意跟你走了,有人捷足先登了。”虬髯客仗着平时跟李白走得近,凑上来小声对他说。</p>
  “你说什么?别闹了!她不在光子那儿,光子也跟着找她一天了。那小孩着凉了,一个劲儿地咳嗽,这会儿才刚回去睡了。”曹丕皱着眉头说道。</p>
  “不是光子,是光武帝——刘秀。”虬髯客把嘴趴在曹丕的耳朵上说,哈气呼得他直躲。</p>
  果然,曹丕眼睛瞪得溜圆:“你凭什么这么说?有根据吗?”</p>
  “兄弟,没根据的话,这事我能乱说吗?咱俩关系这么铁,还关系到乔姑娘的清誉。你看我们哥几个也就是说说闹闹,谁多看过乔姑娘一眼啊?都知道那是子桓皇帝的心头宝。可那刘秀呢?你想想,仔细想想,他每次看乔云姑娘的眼神,你好好回忆回忆。”虬髯客看有点儿挑起来了,就直冲另外两个递眼色。</p>
  慕容垂立刻明白了,跟着帮腔:“我这人吧,心粗,以前也没注意过刘秀看乔姑娘的眼神。但是昨天他那话说得也太明显了,连我都听出来了,说‘人家乔云可看不上曹子桓’。你听听这是什么意思啊?我们都叫乔姑娘,就他叫得那么顺溜,还说人家看不上你,这不就等于公然要跟你决斗吗?”</p>
  “对,我当时听这话就不顺耳。”李白也附和着说,“哪能那么说子桓兄弟呢?人家乔姑娘都和子桓兄弟单独相处多些日子了,他刘秀有什么资格跟子桓兄弟相比?我们都看好子桓兄弟和乔姑娘,真是天生的一对。”</p>
  “这个刘秀,我就知道他心里恨我,早就想找茬了!他哪里是真的喜欢云儿,他就是拿云儿的事针对我!看我怎么收拾他!”</p>
  曹丕双眼通红,怒火终于被点燃了,抄起双剑就跑出来,直奔刘秀的屋里。</p>
  “刘秀,你给我出来!”曹丕大喊。</p>
  刘秀也没睡,坐在桌前继续帮乔云整理书稿。听到曹丕来找他,他也本能地有些心虚。毕竟今天他偷偷单独见过乔云,他也知道乔云和他谈完话就不见了,他也在着急。尽管他不知道乔云的失踪和自己说的那些话有没有关系,但他还是时刻提防着曹丕来找他算账。</p>
  刘秀也没多说话,抄起宝剑,一个高跳了出来。</p>
  “走,去小树林!别在这儿吵醒了年长者。”曹丕走在前面,刘秀紧跟着他,后面还跟着那三个酒醒了一半的挑事者。</p>
  “刘秀,我知道你心里恨我,有本事直接冲我来啊,扯上云儿做什么?你能不能像个爷们儿了?别以为全天下就你的阴丽华需要呵护,别的女孩子就是你他妈的丫鬟老妈子,随你作践!我告诉你,我要是再找不到云儿,就让你给她陪葬!”</p>
  曹丕一边说,一边直劈双剑,朝着刘秀的面门而来。</p>
  “姓曹的,乔云离开你就对了!你根本不配人家,那么好的姑娘,跟了你才是瞎了眼。你算什么东西?抢了我刘氏的江山,还没本事统一中国,你就是一个流氓无赖,比你那奸贼老子还不要脸!”刘秀也不示弱,单剑迎他的双剑,劈开一剑,躲过一剑。</p>
  “不好,有点儿事要闹大!”慕容垂小声对那两位说,“我看,怕是得喊剑主来了,这两个都要拼命的架势,没想到为了一个女人动真格的了。”</p>
  “是啊,不是你非要看热闹的吗?”虬髯客也小声埋怨,“我以为曹丕虎,刘秀不能这么虎,他一定得说不关他的事儿呢。谁知道他也往乔云的事上扯!”</p>
  “走吧,叫剑主来!”李白说着,先跑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