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荒诞做媒(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今天能有这么长的一段自由时间实属侥幸。</p>
  本来曹丕一大早起来,看她睡得正香,就悄悄出去练剑了。但是他并没走远,就在离门口不远的一处隐蔽地方。别人看不到他,但是他能瞄着乔云的门。</p>
  他昨晚也没睡好,心情有点儿郁闷,舞上一会儿剑,才感觉好些。</p>
  他看见光子来帮乔云打饭了,他也懒得搭理,此刻,他不想跟任何人说话,除了乔云。他想当然地以为光子会打来饭陪乔云一起吃,就一个人去了餐厅。</p>
  他是特意早点儿去,免得碰上昨晚捣乱的那几个讨厌鬼。他想抓紧吃一口,然后快点儿回来等乔云醒来帮她换药,再观察一下她的情绪。</p>
  去得早了,果然没碰上那几个人,这个时间,除了刘秀,那三个还都在蒙头大睡呢,昨晚睡得都挺晚,这会儿都没醒。那几个讨厌鬼是没碰着,但却碰上了剑主勾践。</p>
  勾践刚吃完准备回房,见他进来,就又坐下,说等他吃完想找他说点事情。曹丕本来就没什么胃口,草草吃了几口,就随勾践去了他剑主的房间。他想快去快回,免得乔云醒来见不到自己。</p>
  没想到,勾践找他一谈就一个多时辰。</p>
  原来,昨天晚上那几个人去胡闹,正好让起夜的赵匡胤碰上。赵匡胤就悄悄地躲在一旁看了整个经过,他们宋朝人最讲究“三纲五常”,那姑娘都让人给“那样”了,必须得马上嫁出去,不然还怎么有脸活!</p>
  所以,赵匡胤也几乎一夜没睡,就等着天亮来找剑主勾践商量,快点儿吧乔云嫁出去,免得姑娘寻了短见。</p>
  勾践听后本来只是替乔云感到难堪,但是没觉得这事真的有那么严重。他就对赵匡胤说:“匡胤太祖,没有那么严重吧?就算那曹丕真上了乔云的床,光子还在屋里呢,他能怎么样呢?”</p>
  赵匡胤可不爱听了,黑着脸说:“我当然知道他不能怎么样,何况人家乔姑娘还有伤在身。可是还非要等他把姑娘怎么样了才解决问题吗?那就晚了!我的剑主啊!</p>
  姑娘家的身体岂能容男人随便接近,前几次他帮着解衣换药的,我就很看不惯了。念在那时姑娘昏迷,不知道此事,有你我替他们保密着,也就蒙混过去了。这回可不成,姑娘都醒了,非同小可了!”</p>
  赵匡胤虽然在这些人当中是年代最靠后的,但是他本人年纪稍大,又是大朝的开国皇帝,这些天又为了帮乔云治伤很辛劳,所以,他说的话,勾践作为剑主,还是要格外重视些的。</p>
  勾践又想到昨天那些人论剑时说的那些话也的确有些轻薄放肆,当时乔云就变脸走了。那还只是说一说,没想到夜里曹丕就真的上错了床,而且乔云还醒了,这事果然非同小可。</p>
  于是他就和赵匡胤商量:“那,依匡胤太祖的意思,就让曹丕娶了乔云?”</p>
  “是啊,不然还能怎样!虽然你我都不看好那姓曹的家伙,也觉得他玷辱了姑娘,可眼下都闹成这样了,难不成还能再去求别人娶了她?没人愿意要了啊!要么,等到姑娘再回去她自己那里,名声也坏了,这辈子就完了。依我看,她怕是都活不到那个时候了,真是剑伤没要她的命,心病就得先杀了她!”赵匡胤说得危言耸听,还头头是道的。</p>
  “喔,好吧。匡胤太祖,这事就先不要声张了,只限你我知道,先保住姑娘的名节要紧。趁她还没出门见人,我就先找曹子桓说,不管他家里有没有皇后、有几个妃嫔,必须把乔姑娘娶了。到时候光明正大地带她回去,还得给个体面的位分!”勾践说。</p>
  “是啊,您老资格靠前,不了解那曹子桓。他家里有皇后了,好像姓郭,光有名分的妃嫔就有十几个,还有一大帮没位分的。可不能让乔姑娘稀里糊涂地跟着他,这事儿,您一定得帮乔姑娘争取到最好。”赵匡胤也是热心肠。</p>
  这会儿,勾践把曹丕请来,关好门,还亲自给他倒了一杯茶,请他坐下来慢慢聊。因为他听说曹丕这人脾气古怪,让人捉摸不透,所以为了乔云有个好点儿的将来,他还得放下身段,客气地帮着她跟曹丕说些好话。</p>
  “剑主找子桓,可是为了‘作业’的事?子桓没有忘记剑主布置给大伙的整理剑术书稿提供给乔云的任务。我知道,大多数人都交‘作业’了,前些日子我不是忙着照顾乔云么,就耽误了一些。现在她好多了,我也得空专心整理了。我尽快,请剑主再容我几日。”曹丕诚恳地说。</p>
  “啊,这事不急。”勾践满脸堆笑,“今日请子桓皇帝来,是老夫想为子桓兄弟介绍一门亲事。”</p>
  “啊?帮我做媒?剑主,咱们是来论剑的,这是个异世空间,您在这儿给我介绍亲事,您不是开玩笑吧?再说,子桓我早已成婚多年,后宫中妃嫔也不少,子桓回去就将忙于正事,真的没有再娶的打算呢。但还是谢谢您的好意。如果没有别的事情,子桓就先回去了,估计这会儿乔云也醒了,我去帮她换药了。”</p>
  曹丕说完,站起身就要走。</p>
  “等等,子桓皇帝。我是看你对乔姑娘是真心好,她对你也很有心意,所以就想趁在这里的机会,给你们把婚事办了,也免得旁人再多议论。你可愿意?”勾践连忙把话说明白。</p>
  曹丕脸上浮现出一丝开心和得意,但是很淡,瞬间就被他掩饰过去。他随即坐下,用谨慎的口吻说:“我到是愿意,可是这办法未必可行。剑主,我料想乔云她一定不会同意。而且,这事情也不能这么办。”</p>
  曹丕当然是愿意,但是他头脑很清醒。通过这段时间的朝夕相处,他比这里的任何人都了解乔云。乔云是个很有主见而且很执着的人,她来这里的目的就是为了提高剑术备战国际大赛,怎么可能改变初衷为了一个古人放弃自己的理想呢?</p>
  从乔云对自己的态度变化他也有感知,乔云也在逐渐地接受他、对他有好感,甚至有些依赖他。这让他很高兴,但是这还不足以说明他有希望真正得到她。正是因为他心里很清楚,所以才一直都没有直奔主题的追求她,更不能强迫她,那样并不是他想要的。</p>
  乔云曾亲口对他说过,他们之间没有未来。他何尝不明白这严肃的现实?他是真的喜欢她,可是既然她不可能跟他去古代,他也不可能去她的现代社会,像剑主说的那样,抓住在这里的有限时光,放纵地爱一回,也许是唯一的办法。</p>
  可是,他可以,她却不能。他不能只顾自己,他要为她着想,他不能不负责任。如果那样做了,他回去也会良心不安,下半辈子都要在良心的谴责中度过。</p>
  “剑主,再次谢谢您的好意。我知道,您是为了昨天那几个家伙开玩笑的事,担心乔云想不开。您放心,她不会的。我了解她,她是个大格局的女子,不会为这些细枝末节影响来此地的真正目的。我先回去了,给她换药,看她吃饭,然后也要适当开导她,尽快从昨天的阴影中走出来。”</p>
  曹丕从勾践屋里出来,就跑步往回赶。一进门果然乔云不见了,他真的急坏了。昨晚的事的确不小,她后来就再没说一句话,好像是睡着了,但是她不可能睡着。她是不想跟自己说话,她不一定是恨我,但是一定是在想办法摆脱我了。</p>
  她身上有伤,她会去哪里呢?</p>
  曹丕飞奔着到光子的屋里。除了光子这儿,她没有另外的去处,她来这儿之后就没去过别的地方。他心里也明知道乔云不可能去光子那么容易被他找到的地方,但是他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p>
  光子昨晚着凉,早上硬撑着起来帮乔云打回饭,自己一个劲儿地咳嗽,他怕吵到乔云,就回自己房间了。躺在那里想休息一会儿,不知不觉就睡着了。</p>
  “臭小子!你还在这儿睡觉?快起来!你姐姐不见了!”曹丕薅着脖领子就把光子从床里给拎起来了。光子也吓坏了,急忙穿上鞋跟曹丕跑出来了,两个人分头去找。</p>
  光子在小树林边上看到了乔云在里面和刘秀谈话。</p>
  乔云打发他回去,他就转身走了。但他可没敢回去告诉曹丕,他要是按乔云说的那样去回复曹丕,曹丕非气得很揍他一顿。他就在树林边上磨蹭着,等乔云出来。</p>
  乔云告辞刘秀,自己继续在山中慢慢地走着,想着心事,想怎样离开曹丕,让他找不到自己?</p>
  “姐姐,您拿了那么多书稿,我来拿吧,别累着您。”光子看她走出来了一段路,看见刘秀也朝另外的方向走远了,他才追上乔云和她说话。</p>
  “光子,你来得正好。走,你陪我去密室看看。我来这么长时间了,都没去过那里。不是说里面有好多书籍吗?咱俩去看看。”乔云说着,就把刘秀给她的那些书稿往光子的手里一放,拉着他的胳膊就让他前面带路。</p>
  密室就离这里不远了。光子带她来到一座大山前,密室就建在这座山洞里。每位剑客来时都发了腰牌,能打开密室的机关进去。</p>
  两个人进了密室,乔云才发现,这里真大啊,一点儿都不像想象中的山洞那么狭小昏暗。这里有通向外面的采光设备,很是明亮,有阳光照进来,甚至都有点儿暖洋洋的。</p>
  乔云让光子先带她各处瞧瞧,看这里都有什么,弄清楚什么级别的秘籍放在哪些屋子里,各个房间都是干什么的。这里设施真全啊,除了藏书的地方,还有厕所、水房,甚至还有几间休息室。</p>
  乔云进了一间休息室。房间不小,有临时休息的榻,榻上有垫子,还有小桌子,桌子上有茶壶、茶杯,还有象棋。靠窗的位置有张大书桌,周围摆着好几把椅子,看来是给剑客们讨论时用的。桌上文房四宝齐全,而且一看就是很高级的那种。</p>
  太好了,我就搬到这里来住,彻底摆脱曹丕!乔云决定了。这里主要是剑客们找藏书时才来的,平时他们都喜欢去议事厅谈话,去演武场论剑,很少有人来的。住在这里,还能静下心来研读书籍,真是正好!</p>
  “光子,我今晚就住在这儿,这里安静,我需要静下心来抓紧读书。你去你的房间,把不用的被子帮我拿来。记着拿你房间的,不要拿我房间的,曹丕会发现我住在别处了。”她对光子安排着。</p>
  “还有,把你的换洗剑服借我两套,咱俩个头差不多。也不要去拿我的。你只等曹丕不在时,偷偷去把我屋里的药和绷带拿来就行。记着,千万别让曹丕发现,也不要告诉别人,过一会儿我给剑主写一封信,你再帮我送去,只让剑主知道就行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