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善意离间(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刘秀邀乔云去树林里散步,是想找个僻静点儿的地方和她谈曹丕的事。昨天晚上他用的那办法没有达到效果,却伤害到了乔云,但他仍没有放弃当初的想法,看来只能找乔云本人说了。他还想安抚一下乔云,不要被昨晚的事所困扰。</p>
  “好啊,这树林里真是宁静,空气也清新,是个清修、谈心的好去处呢。”乔云说着,跟随刘秀向树林里走去。</p>
  “乔姑娘,秀有句话,可能说来冒昧。但是秀也的确是为了姑娘着想,若有不当之处,还望多包涵。”刘秀说。</p>
  “文叔皇帝,您赠我如此珍贵的书稿,我感激还来不及呢,现在还要亲自给我教诲,我一定认真聆听,请您千万不要客气。”乔云停下脚步,站在那里看着刘秀说。</p>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刘秀就开始说出他要表达的真实意思。</p>
  “乔姑娘,你芳龄18岁,早该嫁人生子的年纪了。但是你和其他女子不同,你身上肩负中华剑魂之神圣使命,所以至今都不能享受应有的幸福与安逸,秀在此深表敬意。</p>
  自古美女爱英雄,这是人之常情。姑娘这般优秀人物,若选郎君,必当有盖世英雄相配。子桓皇帝文武双全,又是帝王之尊,当然算是盖世英雄。姑娘来此与他相交甚密,日久生情,也乃理所当然。</p>
  只是,秀私下以为,姑娘你与子桓君并非合适婚配之选。秀以为,以姑娘的人品,应得一性情高洁之士,专心于你,视你为独一无二之珍宝,而不是众多宠爱当中的一个。关键是,这人,必须待你长久,终生不变。姑娘可懂我的意思?”</p>
  乔云太懂了。那曹丕,文武双全不假,风流倜傥不假,功名显赫也不假。浪漫风流又体贴温柔,对女人的魅力实在是难以抗拒。可是唯一的缺点,用情不专、难以持久,却恰恰是致命的硬伤。</p>
  见乔云在沉思,刘秀接着说:</p>
  “听说姑娘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苦练剑术上,还没恋爱过。这位曹君,对单纯的女孩子是最有吸引力的。他够优秀,够英俊,女孩子很难抗拒他的魅力与强势。如果姑娘对他心意已定,就当秀刚才什么都没说。</p>
  秀不介意你把我的话告诉他,秀也不怕他来找我算账,但是如果姑娘真的嫁给他,将来有一天,你会想起今日我说的这番话,你就会后悔当初没有听我的劝告。”</p>
  “文叔皇帝,您误会了。您好心为我着想,我怎么会把您对我的谈话告诉别人?乔云虽年轻无知,但是做人的原则还是有的。您刚才说,我的年纪早该嫁人生子了,那是对古代的女孩子。我还没有考虑这事呢,您不了解我们那个时代的情况。</p>
  我们那里,正常上学的话,18岁还是个高中生,正在准备冲刺高考。一般19岁考大学,如果能考上理想的学校,至少要读4年。然后,还要努力考研究生,又是3年。如果再优秀些、再努力些,能读到博士,还要3年。等到毕业参加工作,都快30岁了。</p>
  我们那里就业压力非常大,就算顺利找到一份理想的工作,还要先积极表现,争取提职加薪,再买房买车,等到条件都具备了,才能考虑结婚。而且还是得一切很顺利,如果不能的话,还要面临跳槽、失恋这些磨难,什么时候能嫁出去都是没有指望的。</p>
  这是说的一般人。我呢,8岁就进了击剑队,没有正常经历学校教育。一门心思地训练,参加各级比赛,和正常人走的是不同的轨迹。就算我足够顺利、足够幸运,能得到所有预期的奖项,将来退役了还要回到学校,补上之前欠下的文化知识。</p>
  所以,结婚嫁人这样的事,对我来说真是没什么关系。要考虑这个问题,再有个十年都是早的。”</p>
  乔云一口气把这些话说完,一副很轻松的模样。</p>
  “怎么会这样?”刘秀很吃惊地看着她,“那女孩子的青春,不是就都耽误了吗?真没想到,你们那里社会那么进步,物质那么丰富,生存压力却这么大,真是太难为你了!”</p>
  “各有利弊吧,我们也活过来了。”乔云叹了口气,竟然带着一点沧桑。刘秀的心不禁痛了一下,想到几次见到她胸前渗出鲜红的血迹,他动了怜惜之情。</p>
  “乔云啊,你真是不容易,也真了不起,你的父母一定会很心疼的。今天和你聊天,感觉真是投缘,如果不嫌弃的话,往后你就把我当大哥,让大哥也帮你出一份力,有什么难处就来找我。</p>
  刚才吃早饭时听剑主说,你的那把神剑有魔力,可以穿越时空到任何年代。如果你相信大哥呢,我现在就正式邀请你去我的东汉,你去我找最好的剑术大家陪你训练,让你丽华嫂嫂好好陪陪你。”</p>
  刘秀很真诚地对她说。</p>
  乔云没想到,刘秀会如此高看自己!她对历史上的刘秀印象非常好,那可是绝对的正人君子,无论任何方面都是,尤其最感动人的就是那句“娶妻当娶阴丽华”。</p>
  “好啊,那我就高攀了。大哥,真盼望早日见到丽华嫂嫂,我都神往已久了呢。”乔云高兴地说。</p>
  “好啊,那咱兄妹俩就算说定了,等剑坛一结束我就回去等你,让你丽华嫂嫂好生准备着。”刘秀也高兴地说。</p>
  “姐姐!原来您在这儿!皇帝哥哥找您都要找疯了!”光子跑着来到他俩面前。</p>
  “哪个皇帝哥哥?我不是皇帝吗?”刘秀正和乔云聊得投机,光子突然闯来,还说什么“皇帝哥哥”,好像这里只有曹丕是皇帝似的?那姓曹的是窃取我大汉江山的国贼,而且到最后也没统一中国,怎能和我正宗的东汉创始皇帝相提并论!</p>
  “刘皇帝,光子给您施礼了。是,是曹皇帝哥哥在找乔云姐姐。”光子有点儿害怕了,紧张地小声说道。</p>
  乔云明白刘秀的心理,就对光子说:“光子,你先回去,告诉他我想自己走走,让他忙他的事情去,我的药已经换过了,今天我这里没事找他了。”</p>
  “哦。”光子聂诺地答应着,转身走了。</p>
  “刘大哥,今天能认您做大哥真是荣幸,更是开心。那我就先走了,回去研究这些资料去。您真是帮了我的大忙了,一定要找机会好好谢谢丽华嫂嫂。”乔云又给刘秀行了个礼,一个人先出了小树林。</p>
  乔云心里清楚,如果曹丕知道她和刘秀在树林里单独谈了这么久,非得吃醋发火不可。她了解他,从书中的了解直到近距离接触后的感知,他就是这样霸道专横的人。</p>
  这段时间,他寸步不离地看着自己,不许那些人对她有半点儿接触,连光子都时时提防、经常用言语敲打,既敲打光子,也提醒她。</p>
  她现在对他虽然心里有了依赖与喜欢,更多的是对他能力和才华的欣赏,但是并没有一点点表达,他都那样视她为自己的私有财产般地独霸着。一旦她对他有了任何表示或者承诺,哪怕仅仅是一点儿暗示,他都会把自己“别在裤腰带里”。</p>
  天啊!太可怕了!乔云不觉打了个冷战。</p>
  她现在突然特别不想见曹丕。这段时间以来,她和他朝夕相处,没有机会和其他人交流,他填满了她的24小时,倒是帮她缓解了对自己世界的想念和对离开老曹的无助,但是也侵犯了她的思想空间。</p>
  她来这里已经这么长时间了,没有练到剑,当然主要是身体原因。但是到现在她都没去过那藏有重要文献的密室,那是每名剑客的“vip”特权,她还从来没享有过呢。</p>
  她也很少有机会和众位切磋剑法、探讨剑魂,这可全是因为曹丕从中作梗,他最怕那几个家伙打她的主意。谁要是多看她几眼,他都会冲人家瞪眼。</p>
  这个可恶的家伙!他比自己那个老曹可差远了!乔云心里骂道。</p>
  她突然特别想念教练老曹。</p>
  其实,她这几天来也在整理着自己的思绪。来这里已经有几个月了,她经常梦到、经常想念老曹。以前在一起时,整天埋在无休止的训练中,她没有时间去想。现在静下来,想到的竟全都是他的好。</p>
  她也得空来想想自己的终身大事来。18岁,在现代社会还是小女孩,考虑那些为时尚早,就像她刚才对刘秀说的那样。</p>
  可若是在古代,的确像刚才刘秀所讲,已经该把婚嫁提上日程了。问问自己,将来想嫁个什么样的人?以前还真是没想过,如果现在让自己想呢?</p>
  现代人都很现实,那些外在的条件不必多说,起码各方面要和自己相当了。至于人么,必须要对自己好、自己又喜欢的。</p>
  对自己好,老曹理所当然要排第一。对她的关心和照顾,仅次于爸爸妈妈,有的方面甚至比爸爸都细致。别看她成天当面、背后地抱怨他是“活阎王”,但她能理解,老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她好。她能感受到自己在老曹心里的位置,用“至高无上”来形容都不为过。</p>
  当然,那是他的工作、他的事业。可那完全没有个人的感情因素在里面吗?一个教练,把工作和个人的一切完全混为一谈有必要吗?不过,要问老曹对自己是否有那种意思,她心里又没有把握了。或许,人家真的只是因为我是他的徒弟呢?或者,把我当小妹妹看待?我毕竟比他小整整十岁呢。</p>
  那么,我喜欢他吗?以前没想过,现在想想,他其实挺可爱的。人正直,爱读书,长得嘛,哎,怎么一时竟想不起他的样子来了?他的样子,好像就是曹丕那样!对,就和曹丕一样一样的!</p>
  乔云被自己吓了一跳。</p>
  随着在这里的时间越久,乔云经常不自觉地把两个“老曹”混为一体。她喊“老曹”时,有时觉得是在叫教练老曹;她想念教练老曹时,有时又觉得是想曹丕。</p>
  有时,她觉得自己是喜欢曹丕的。看见他就高兴,看不见就失落,这种感觉应该就是喜欢了。他对我又足够好,他的本事、他的才华、他的地位,样样都符合她给自己定的标准呢。</p>
  可是,她有理智。曹丕这个人,喜欢他也许不是不可以的,但是绝对不能嫁给他!这是基本的原则,毫无余地。</p>
  这是她刚才之前的想法。但是现在,她改变了。她现在认为曹丕这人是坏处大于优点,最大的坏处是让人恐怖,更没有安全感。刚才刘秀并没说他过多的坏话,但是这次谈话促使她下定了决心,尽快离开他,离开这个危险分子、恐怖分子。</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