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林中邂逅(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窗外、屋内,瞬时都静了下来,非常静,静得让人尴尬,尴尬得要命。</p>
  曹丕坐在乔云的床边,像一尊雕像;乔云半卧在床里侧,很不舒服的姿势,也一动不动;光子刚才听到乔云叫他就直接站了起来,立在自己的床边,也僵住了。虽然只是个小孩,但也发觉了这当中的不对劲。</p>
  那几个人在窗外捂住嘴,大气都不敢出,然后互相做了个手势:赶快撤吧!再不撤,说不准会出什么状况?要么等着人家姑娘一哭二闹三上吊;要么,就是曹丕提着剑来找他们几个拼命。</p>
  几个人都猫着腰飞速跑掉了,各回各屋,然后各自躺在自己的床里,辗转反侧自我反省去了。</p>
  刘秀心里最是清醒。他下午时之所以跟着那些人一起向曹丕叫阵,他可不是八卦,他是故意要点一点曹丕:乔云的身份特殊、使命重要,他是要提醒曹丕注意检点自己,别让姑娘喜欢上他,误了大事。</p>
  他早就想过要解决这件事,想过几个方案,但是都觉得不可行。</p>
  一种是直接找乔云谈谈,说出他的想法。但,立即就给否定了。一是曹丕几乎片刻都不离身地跟着她,别人根本没有机会单独和乔云说话。更主要的是,自从乔云来这里,他几乎都没正面说过一句话,人家姑娘可能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甚至都未必知道这里还有个刘秀。自己贸然找人家谈那样的内容,也太冒昧、太不靠谱了。</p>
  再有一种,是去找剑主谈,请剑主想办法或者出面找乔云谈。但是也不行。这里的人都是这样特殊的身份,他刘秀作为仅次于孟子和勾践的第三“资深人士”,尤其那曹丕还是后来窃取他汉室江山的国贼,他去找剑主告曹丕的状,别人会怎么想?乔云了解这里所有人的历史,万一和汉末三国的那些争锋联想到一起,不但起不到想要达到的作用,还会把问题想偏,把大家的关系搞复杂。</p>
  正在他没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之时,正赶上那几个人找曹丕论剑,他就趁机借题发挥,跟着他们一起针对曹丕,尤其是借着虬髯客张罗的那句玩笑话,在起哄的气氛中,表达出真实的意思。他相信以曹丕那样的聪明人,一定不会不明白他的真实指向。</p>
  没想到,曹丕还没什么反应,却伤害了乔云姑娘,这可真是违背他的初衷。</p>
  说句心里话,刘秀对乔云是很欣赏的。自从那天姑娘忍着伤痛发表的那一番情真意切、慷慨激昂的言辞,他听得心潮澎湃、感慨动容的,他下决心要向剑主要求的那样,全力支持这位未来使者,他愿意为了这项崇高的使命做出最大的努力。</p>
  这几个因为“床”的问题牵扯到的人,都一夜没怎么睡。</p>
  乔云的思想也在剧烈地斗争着。现在后悔自己迷迷糊糊地喊出那句话已经毫无意义了,关键是怎样解决问题。</p>
  得想个办法让曹丕搬走,他再不走,别人议论还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自己有一天会爱上他,不能自拔!自己18岁了,有爱上别人的权力,但是爱这个人不行。</p>
  她都发现自己已经很喜欢他、很依赖他了,这很危险,必须立即阻止自己,更是挽救自己!今晚这些人借着酒劲儿来起哄,也不完全是坏事,也算是催促自己早下决心,当断不断反受其乱,必须立即下狠心了!</p>
  乔云就这样迷迷糊糊地想着。曹丕看了她几次,她能感觉到,但是她没睁眼睛,也没动弹,他以为她睡着了。</p>
  光子也在地上站了半天了,小孩子只穿着睡服,已经感觉到冷了。曹丕一直坐在那儿,又看了看乔云,然后轻声吩咐光子穿好衣服回他自己房间去。</p>
  光子走了。曹丕回到他的床里,躺在那里,慢慢地也睡着了。</p>
  第二天,阳光照在窗子上,乔云醒来,发现对面的床已经空了。桌子上放着早餐,还有一点儿温乎气儿。是曹丕还是光子帮她打来的?都有可能。</p>
  她慢慢起床洗漱,然后坐下来吃早餐。她觉得四周都很静,人们都还没起床吗?还是都去议事厅或者密室研修去了?往常这时候不是这样的,大家还都在这附近走动说话呢。</p>
  没人来帮自己换药,只好自己动手了。对,就该自己来做,“炒了”曹丕。她轻轻地换好药,又换了件衣服。这里没有服务员,衣服都要自己洗。前几次都是光子帮她,今天光子也没在。</p>
  她轻轻推开门,外面果然一个人都没有,气氛和时辰很不相符。她就提上剑,信步向山间走去,想一个人呼吸呼吸新鲜空气,接着想想怎么化解昨晚的尴尬局面。</p>
  她走着,想着,不知不觉来到一片小树林旁。她来这里也有一段时间了,还是第一次一个人出来看看山中的景色。开始时是因为伤痛不能动,只能躺着。后来好了一些,就总有曹丕跟着,根本不让她出去走动,最多也就是在门口站一会儿。</p>
  这山中的空气真清新,树木茂盛,还能听到小溪的流淌声和鸟儿的鸣叫声,果然是一处世外桃源啊。</p>
  “乔姑娘,你也一个人散步啊?真巧啊!”一个声音从身后叫住了她。她回头一看,是刘秀。</p>
  她认出了刘秀。自从她来山中,这个人最低调,在昨天他们比剑之前,她没听他说过一句话。但是这人的气质与众不同,给人一种鲜明的正人君子的感觉。面色凛凛,眉目刚正,举止端庄。</p>
  她很早就注意到了这个人,问过光子,光子告诉她,那人是东汉的光武帝刘秀。</p>
  “您好,文叔皇帝。”她是参考别人称呼曹丕“子桓皇帝”的叫法称呼他。她昨天只听那些人叫他“刘秀小哥”,但她不能跟着那样叫人家。</p>
  “哦?乔姑娘认识我?秀真是荣幸。还以为得先向你做自我介绍呢。没想到在这里遇到姑娘,秀还正想有事去找姑娘呢。”刘秀说着,把手中的一摞书稿在乔云的面前举了举。</p>
  其实,这场“邂逅”,在乔云是偶遇,在刘秀,却是有备而来。早上他就在乔云的房门外徘徊,终于看到曹丕一个人出来了,然后又看见光子给乔云打饭送进去也出来了,他就站在背静处等着,一直等到乔云出门,他就悄悄在后边跟着,一路跟到了小树林。</p>
  “文叔皇帝找我有什么指教吗?”乔云礼貌地学着古人的口吻问道。</p>
  “乔姑娘那日的演说太激励人了,一直都在秀的耳畔回响。那日你走后,剑主就对我等吩咐,务必全力支持乔姑娘备战奥运会,这是剑坛交予每一位剑客的任务。</p>
  这段时间以来,秀都以此任务为自己的责任,每日整理剑术文稿。我所处的年代比较早,这里面除了春秋时代的墨子大师和战国时期的勾践大王,就数秀的年代早了。所以我掌握的东西是比较有限的,就把我熟悉的一些内容整理出来这么多,看能不能帮上姑娘一些忙?”</p>
  刘秀说着,双手把那些书稿交给了乔云。</p>
  “谢谢您,文叔皇帝,真是太感谢了!”乔云双手接过书稿,简单翻阅了一下。</p>
  “喔!有您的剑法,还有曹刿、要离、专诸、聂政、荆轲这些著名剑客大家的!文叔皇帝,这真是太宝贵了,我都不知道怎样感谢您了!”乔云激动极了,这些可都是查遍了互联网和专业书籍都找不到的极其珍贵的史料啊!</p>
  “这些先人的剑法,都是我夫人阴丽华用了十几年时间帮我整理出来的。我来时没带在身上,这些日子凭着记忆写下来的,没有原稿全,但是主要的精髓都在里面,希望你能用得上。还有我自己的一些剑法,是我这几天才整理的,算是最新的。”刘秀说。</p>
  “是吗?我很早就敬重阴丽华皇后,她本人就是女中豪杰,却更是支持夫君的典范。今天能得到她亲自整理出的书稿,我真是太幸运了!谢谢您,也请您转达我对阴皇后的感谢与敬意!”乔云手捧书稿,给刘秀鞠了一个躬。</p>
  “快快免礼。”刘秀伸手扶起她,“乔姑娘肩负弘扬中华剑魂、向世界展示中华风采的神圣重任,为你做这些,也是丽华的荣幸。对了,乔姑娘,你是怎么知道的丽华将要当皇后了?我还没有下旨呢,只是心中暗自决定了。”</p>
  “哦,是我没弄清楚时间的概念,真是抱歉了,文叔皇帝。我知道,您和丽华前辈很早就非常相爱,她是您的结发妻子,她历尽艰辛助您成功。后来您登上大位后去接她,她却拒绝当皇后。直到过了很久,您才又封她为皇后。可惜我读书不细致,没有记得很清楚年代。”乔云抱歉地说。</p>
  “哦,历史上连这都有记载啊?没关系,乔姑娘,谢谢你理解我们。我这一生最大的幸运,不是当上了皇帝,重振了汉室,而是娶到了丽华。我知道你也是个善良纯洁的好姑娘,所以你最能理解这份纯真的感情的。”刘秀微笑着说。</p>
  “是啊,我们女孩子对阴丽华皇后都是既敬重,又羡慕。她的确是付出了很多平常女子所做不到的,但是她得到了您对她真诚的爱,她是最幸福的女子了!”乔云真诚而羡慕地说。</p>
  刘秀看铺垫得差不多了,也通过刚才的谈话初步感知到了乔云是个不错的女孩,就说:“时间尚早,既然偶遇姑娘,姑娘可介意一起到树林里走走、聊聊?”</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