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床惹的祸(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曹丕飞奔着跑回乔云的房间,光子站在门口。</p>
  “皇帝哥哥,姐姐生气了,不让您进去。”光子用懂事的目光看着曹丕说。</p>
  “你就在这儿等着,不许跟进来。”曹丕匆匆对光子一边说,一边大步就推门进来了。</p>
  乔云正在收拾东西,都是曹丕的衣服和用品等等,已经都放进了一个包袱皮里,正要系上。</p>
  “云儿,你这是什么意思啊?要赶我走?那些家伙的话你也放在心上?他们都是什么东西?他们根本不配惹你生气!”曹丕生气地一把夺过包袱,摔在了自己的床里。</p>
  “老曹,谢谢你这么长时间对我的照顾,真的,我长这么大,除了父母和教练,没有人对我这么好。我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幸亏遇到你,我真的好有依靠,心里好踏实。”乔云平静地说着,尽量不让眼泪流下来。</p>
  “云儿,我不走,我就守着你,等你再恢复些体力,我就带你去找华佗做手术。不用管他们,他们就是嫉妒我,和你一点儿关系都没有。我最讨厌拿别人的真挚感情乱嚼舌根,等这论坛结束了,各回各的地盘,谁都不用再理会谁。”曹丕拥住乔云的肩膀,看着她的眼睛说。</p>
  乔云轻轻推开他,走到窗边,望着窗外的远方说:</p>
  “是啊,等论坛一结束,也就是你我分开的时候了。老曹,我不是像你们封建社会的人想的那样,一旦女孩子的名节遭到议论了,就想不开寻死觅活的。我是为你着想,你的名节才重要,我回去后就是一个普通的小人物,可你不同,你是帝王,封建社会的帝王。</p>
  还有,我也不是一点儿都不为自己考虑,但正是为我考虑,我才不能任由感情放纵下去。我18岁了,从来没谈过恋爱,也不想那么早谈,我的主要精力都要用在训练和参加比赛上。我长这么大也没喜欢过什么男孩子。</p>
  可是,和你相处的这段时间,我先是因为伤痛,根本顾不上想那么多。现在身体恢复得越来越好了,有了稍多的精力感受到你对我的好,还有你的无穷魅力。</p>
  人是有感情的,我怕我会爱上你。因为我们终将回到自己的世界,我们是不可能有结果的,所以,必须把感情的萌芽扼杀在摇篮里。</p>
  今天他们那样说我们,我没有生气,也没觉得有什么难为情。但是他们提醒了我,之前我们同处一室是为了你照顾我,那般情形下,我只顾着疼了,你也不会多想什么。可是现在不同了,是时候分开了。我想你能明白,就听我的吧。”</p>
  乔云说得很诚恳。这时听到外面有剑主的说话声:“光子啊,告诉子桓皇帝和你乔云姐姐,该去餐厅吃饭了,今天大家聚餐,你陪你姐姐也去,不要打回来单独吃了。”</p>
  “好了,云儿,这事就过去了,我们该怎样还怎样,相信我,我都能处理好。先去吃饭吧,剑主亲自来叫,就是特意来示意你大大方方的。本来没什么,你若是坚持不肯去,倒好像有什么似的。你说呢?我们吃完饭再回来继续聊。”</p>
  曹丕说着,扶乔云起来,帮她披上外衣,打开门,叫光子一起去餐厅。</p>
  众人陆续到了。乔云只有偶尔来这里和大家一起用餐,每次都是坐在曹丕和光子的中间。她还是这样坐下,特意不让大伙觉得她与平时有什么不同,也尽量让自己的表情很自然。</p>
  她这样做,既是保护自己,也是不让众人尴尬。那些人都对自己不错,也都不是坏人,更是历史上著名的大人物,更要体谅他们的感受。所以,她不能给任何人使脸色。</p>
  大伙开始也都觉得有些尴尬,今天他们在兴头上说了那些稍微轻薄的话,忽略了姑娘家的感受。他们本来也没什么恶意,甚至还觉得她跟曹丕在一起还挺般配的,也就是随便开了句玩笑。后来见乔云走了,曹丕又那么紧张地追去,所以也都在检讨自己。</p>
  勾践不想让大家之间因为这件事影响气氛,本来寓切磋剑术于快乐的打赌中也很轻松,乔云一个姑娘家,本来就很少和大家在一起吃饭,更应该趁机把那些小事淡化,也就过去了。</p>
  “来,今天添了两个菜,都是对乔云身体康复有利的。我特意让厨师多做了点儿,咱大伙也跟着借光。乔云,你更要多吃点儿啊。”勾践试着活跃着气氛。</p>
  “来啊,云儿,你多吃点儿。待会儿你吃完呢,我就送你先回去,让光子先陪你。今天我和刘秀哥比赛输了,我认赌服输,再回来跟他们多喝几杯。你先休息,明天我们再继续聊回去找华佗神医手术的事。”</p>
  曹丕也是故意这样大大方方地说,不让大家感觉到有什么不一样的地方,他俩就是理所当然地在一起,是为了照顾乔云治伤,无可非议。</p>
  “子桓皇帝,今天是我耍赖了,你赢了,我们哥几个喝,你先陪乔云姑娘回去休息。”刘秀也觉得不好意思,自己根本没跟人家打,却非要说赢,更是胜之不武。</p>
  “诶?说好的我不战自败,就是我输了,今儿往死里喝!”曹丕也上来了逞强的劲头。</p>
  “我吃好了,剑主,您们继续。曹皇帝,你不用送我了,你们诸位喝好,我和光子回去就行。”乔云礼貌地站起来点头示意,然后自己向外走。</p>
  “各位,等我啊,我送她回去,帮她上好药就回来。”曹丕交代了一句,跟着跑出来。</p>
  “药我自己能上,你快回去吧,别让人家等着。”乔云说着,放快脚步。</p>
  “你别生我气啊,云儿,我这人就是不能被人叫住,比剑我一定要赢,喝酒也不甘人后。”曹丕说着,抱起乔云快速走回来。</p>
  乔云也没挣扎,也没拒绝,她已经想好了,今晚让光子留下,把曹丕的床占上,他回来就只能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p>
  曹丕回来时,那几位已经喝上了。年长的墨子和赵匡胤都先撤了,剑主勾践又坐了一会儿,喝了两杯酒,也先走了。</p>
  “来啊,往死里喝!”几个年轻的剑客,除了李白都是帝王君主,在这个没有约束的空间里,像普通人一样,放开了性子豪放一回。</p>
  酒过三巡,哥几个都有点微醺。李白先挑起话题:</p>
  “我说,老曹,你和乔姑娘到底有没有啊?”</p>
  “有没有什么啊?说得含含糊糊的,让人家老曹怎么回答你啊?”另外几个嬉笑着调侃。</p>
  “你们不问明白,我就也不明白回答。你们说有就有,你们说没有就没有。”曹丕借着酒劲,也是想放纵地炫耀一把。</p>
  “真的?真有啊?行啊!老曹,我们都羡慕坏了!要说美女、才女、文武双全的才女,咱谁缺啊?可是来自几千年后的美才女,来自‘热兵器时代’的女剑客,就是稀缺啊!来,今儿要好好罚你,喝!喝得你上错床!”几个人大声喊着。</p>
  “我说刘秀小哥,你不是平时一直都挺正经的吗,怎么今天非要把老曹灌醉上错床啊?”虬髯客端了杯酒,冲刘秀使劲儿。</p>
  “我是看出他吹牛了,人家乔云姑娘才不会要他呢。什么叫上对、什么叫上错?啊?我问你们,他上哪个床算上对?上哪个又算上错?”刘秀真是难得放开一把,把问题问到这份儿上了。</p>
  “对啊,今儿个让老曹上对还是上错?老曹,你自己说!想咋样上?”几个男人没有顾忌,在这儿胡乱地大喝大侃。</p>
  “不瞒你们说,我真想上错一次,都下了好几次决心了,但是一看人家那娇弱的样子,就不忍心。”曹丕终于说了心里话。</p>
  “哈哈,老曹终于说明白了,我们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要不,今天咱就把他灌醉,让他上错一回?”虬髯客最不怕事闹大,开始鼓动大伙。</p>
  “对,来,往死里喝,一直喝到老曹上错床,不错不算完!”几个人使劲起哄,轮番给曹丕倒酒。</p>
  “刘秀,”曹丕放开了,连官称也省略了,直接就冲他嚷嚷,“我老曹不比你,你名声多正经啊,‘娶妻当娶阴丽华’,我们都羡慕,喜欢的人就能娶回家。我怕什么啊?都说我风流成性,水性杨花,我怕什么?我老曹没有对,没有错,我想谁就是谁!”</p>
  “诶?老曹,说错话了啊!水性杨花,那是说女人的,别乱用啊,你不是文学家吗?”李白给他纠正。</p>
  “对,女人。不许乱说了啊,今天乔云都生气了。咱哥几个真要注意点儿了,人家姑娘还没谈过恋爱呢,咱以后在她面前说话真得收着点儿了。”曹丕突然想起乔云,就换成严肃的表情,好心提醒。</p>
  “说谁呢?今天谁趴在人家姑娘脸上说上错床的话了?我们都怎么了,我们谁招惹过乔云啊?都是你,赖在人家屋里,还反说让我们注意点儿。老曹,太不讲究了啊,罚酒!”那几个一起冲他来了。</p>
  “我是说真的,咱大伙以后都得注意了。乔云她现在伤势好多了,也有心思和我们接触了,我们都要尊重她。她是个纯洁的好姑娘,18岁了都没恋爱过,我们都要好好呵护她。”曹丕真是认真地在说。</p>
  几个人呼号地喝到大半夜,该散了。</p>
  那几个临走时问曹丕:“想好没有,今晚是上对还是上错啊?”</p>
  “你们看我喝多了吗?不是说不把我喝到上错床就不算完吗?”曹丕其实没喝多,以他的量,这会儿还清醒得很呢。</p>
  他当然还是要回到乔云那里,也当然还是睡自己的床,和平时一样。他有责任守护她,光子代替不了他,他不放心。自从那第一晚山本五十六来过,他就觉得这山中一直都存在危机,在威胁着乔云的安全。他必须寸步不离地保护她。</p>
  他在前边走,那几位就在后边跟着他。他们几个是有点儿喝高了,因为曹丕是后来的,他们已经先喝了不少了。</p>
  “咱跟着老曹,听听他到底上对还是上错。”有人提议。</p>
  另外几个就附和:“走,轻点儿,别被他发现了。”</p>
  曹丕进屋,轻手轻脚地,怕吵醒乔云。他直接奔自己的床过来,上面睡着光子。</p>
  “光子,你醒醒,往里面点儿,咱俩挤一挤。”曹丕轻轻叫着光子。</p>
  小孩觉大,根本叫不醒,也推不动。别看这小孩个子不高,醒着时好摆弄,这睡着了,比头猪都沉。</p>
  试了半天,那光子还是稳稳当当地、四仰八叉地睡在正中央。</p>
  这可怎么办?唯一的椅子上堆满了东西,就是白天乔云给他收拾好的那些衣服,光子睡时就给放在了椅子上了。哎,就算宁肯坐一夜,都没地方啊。</p>
  再看乔云,自己蜷缩在床里侧,一张床闲着一大半,睡得很踏实。</p>
  这样吧,我就在她的边上搭一下,稍微挨一会儿,也就天亮了。</p>
  曹丕轻轻躺在了最靠边上,生怕弄醒她。还故意把脸朝外,怕嘴里的酒气熏到她。</p>
  也就几分钟的工夫吧,那几位正好在窗下蹲好,乔云醒了。</p>
  “光子,回你自己床里睡去。你起来,别压着我的被子,我要翻身。”乔云声音很大,她真的以为是光子小孩子睡觉太实。以前光子也在她这儿睡过,她知道。</p>
  “姐姐,我在这儿呢,您要起夜吗?我陪您去。”她把光子喊醒了。曹丕本来是很注意的,但可能就是压住了她的被角,她翻不了身,才喊的。</p>
  “哈哈,老曹真上错床了!”外面的人借着酒劲儿,笑出了声,也说出了声。乔云这回可糗大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