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绝对女一(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在这里得到了至高的优待,虽然这里有那么多位君主和大人物,只有她唯一一个小老百姓。</p>
  而这些人都是最胸怀民族大义的人,剑坛有指令,全力支持乔云代表未来中国角逐世界,这就是所有人最核心的任务,意义非同凡响。大义面前,他们同心同德。</p>
  还有,乔云个人的表现,也让众人折服、认可。她那天的演讲堪称完美,再回想起她刚出场时对光子的舍命相助,尤其最终证明光子的确是应该保护的好孩子,让所以人看出了她的善良与气度。</p>
  再者,美女在英雄面前从来都是最受优待的,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即使这些人当中并非个个都对她有那种倾慕之情,正常的绅士风度还是有的,何况她还是伤病员,而且是这里唯一的女性、年纪又第二小。</p>
  每天,都有人帮她打来飞禽野兽,这些人都是功夫高手,打猎都是他们的长项,几个年纪轻一些的还以此为乐,互相比赛谁打得多、谁打到的东西更名贵。只要乔云说某样东西好吃,或者某样东西她吃得多一点儿,那位打到此物的猎手都会觉得很荣耀似的。</p>
  剑坛给提供的厨师也到位了,单独给她开了小灶,食材和做法都是适合调养身体用的,做好后由光子负责给她端到房间吃。</p>
  那些厨师每天固定时间来这里做饭,做好就撤走,由这些剑客们亲自收拾洗碗,卫生也由他们自己打扫。</p>
  每天,剑客们都会在一起探讨剑术,乔云也参加,认真聆听他们各自的见解,并做好笔记。曹丕怕她抻到伤口,总是帮她记不少,光子也会帮她。她有时也会发表一些自己的见解,那都是她在比赛和训练中积累的经验和一些感悟,每每都会得到大家的赞许。</p>
  每天下午是剑客们固定的操演时间。在山间那块最宽阔的空场上,有时分成几组分别对剑,有时是排班集中对阵较量。光子会早早帮她搬来宽大的椅子,曹丕都会先替她坐一会儿,坐热乎了她再坐下。乔云就坐在那儿看他们对剑,真是大开眼界。</p>
  她不能动手,就在心里琢磨,在脑中演绎,有时也在房间轻轻比划几下,回味那些剑客们各有千秋的招式,再结合以前看书中的描写,很多剑术,她都有了顿悟的感觉。当然,那得是曹丕不在屋里时,曹丕绝对不允许她那么大动作地折腾,怕她抻着。</p>
  要是不受伤该多好,就可以亲身去向他们学习,和众位大师对剑,她敢说,要是能把这些人的绝活都学到手,别说下届奥运会,就是今后所有的高规格比赛,她都心里有底了!</p>
  这期间,她也经常观摩曹丕的剑术。曹丕上场时,都由光子在身边照顾她。所以,这段时间以来,这些人当中几乎每个人之间都有过对剑,只有曹丕和光子没有过交手,因为曹丕只稍微容许光子偶尔替自己照顾乔云,别人他都不允许靠近她。</p>
  曹丕果然是真正高人。她以前在书中研究过他的剑法,当时只觉得他的剑法多是体现在脑力优势,属于精明智慧型。见到真实的表演后,她发现,曹丕舞剑简直就是精妙绝伦,说人剑合一毫不为过。</p>
  曹丕私下里告诉她,他还擅长双剑合璧。</p>
  他有一对雌雄宝剑,一只龙吟剑,是男的,一只凤舞剑,是女的。他可以双手舞动双剑,上下翻飞,出神入化,看得她宛如进入了仙境一般。他只给她舞过一次,说是等她好了教她,和他一起双人舞动,还说现在不能让她看多了,免得她心里着急手发痒。</p>
  众人从乔云来这儿第一天时就注意到了她的剑与众不同,因为现代社会作为击剑运动的剑,都是连接电器装置,是为了查看成绩用的。乔云的剑柄上有电子传感器,但是到了这里没有电,却转变成了神力,这也就是为什么她那天剑落在地上能自行画出圈来护住光子的缘故。</p>
  大伙都想看看乔云的剑,就求曹丕来帮着借。曹丕故意不帮忙,却说乔云不喜欢“臭男人”摸她的东西。那些人开始真相信了,以为女孩子家有些洁癖、讲究一些也正常,后来虬髯客终于明白,是曹丕在故意捣鬼,有一天就又求光子来借。</p>
  乔云很爽快地就答应了,结果众人才明白,所以好几个人来找曹丕算账,要联合与他对决,输了罚酒。</p>
  乔云就出来看热闹。</p>
  曹丕一人对众人,有虬髯客、李白、慕容垂这几个年纪轻一些的,当然,刘秀也和他们年龄相仿,但是和他们性格不大一样,喜欢安静独处,更从不和他们凑在一起嬉闹。</p>
  大家也都来观摩,来看一人对三人会是什么局面。剑主提议,既然都是年轻人比试切磋,何不刘秀刘文叔皇帝也上?</p>
  这样,就变成了曹丕一对四。</p>
  曹丕轻轻趴在乔云耳边说:“宝宝,看我的,看我怎么收拾他们四个!我第一次在他们面前用双剑,让他们输得晚上都喝醉得上错床!”</p>
  乔云怪嗔地对他笑了笑,说了声:“你注意安全吧,他们可是四个人四只剑呢,你双剑也是人家占着优势,不可轻敌哦!”</p>
  但乔云心里有数,曹丕的双剑果然厉害,那些人是不知道其中的精妙。再说这些人都是好人,谁也不会对谁下死手的,所以她并不很担心。</p>
  曹丕又嘱咐了半天光子照顾好乔云,才手持双剑上场。</p>
  “嘿,他用双剑和我们对阵?老曹,你真会双剑啊,头一次看你用,怎么以前一直藏着怕我们学去啊?”</p>
  这些人也都知道乔云叫他老曹,现在越来越熟了,也都跟着叫,而且还学着女声的小细嗓音叫。</p>
  “这就叫双剑合璧,龙凤呈祥!”曹丕得意地笑着说,“曹某这就让你们四个全都仓皇落败,都准备好晚上喝大酒吧,醉得你们几个呀——”</p>
  “醉得我们上错了床!”那几个人,除了稳重的刘秀外,都坏笑着说。</p>
  其实他们刚才都偷听到曹丕对乔云的夸夸其谈了,本来前几句声音很小,他们就竖起耳朵听,结果曹丕越说越得意,声音就越大,最后一句恰好让他们听到。</p>
  “要是我们几个赢了呢?你喝醉了能上错床吗?”虬髯客坏笑着问他。</p>
  “少废话,看剑!曹丕出手很快。</p>
  他是听到他们这么说,自己倒是无所谓,他怕乔云脸上挂不住。他这段时间来一直都住在乔云的屋里,尽管乔云伤势见好后几次撵过他走,他是真担心她自己夜里有事,死活都不肯搬走。但是各睡各的床,也不得不非常不情愿地把他的床和乔云的搬开有一段距离。</p>
  “哥几个,小心了,这家伙的确厉害。”虬髯客提醒另外几位。</p>
  五个人战在了一起。真是太玄妙了,简直像千手观音似的,乔云觉得,比千手观音刺激多了,这可是六只剑在翻飞啊。</p>
  六只剑仿佛变成了成百上千只,看得人眼花缭乱。五个人都穿着一样的白色剑服,根本看不清谁是谁。乔云勉强能分辨出曹丕的身影,因为他比别人更挺拔,更有气度。</p>
  这是她的想法吧?其实这些人身材都很标致,也都很潇洒挺拔,除了虬髯客长得稍微有点儿黑,胡子多些,李白个头比这几个人矮一点儿、年纪稍大一点儿,总体来说都算得上很英俊潇洒的。</p>
  我也要和曹丕双剑共舞。乔云想。</p>
  “好!子桓皇帝,好精妙的双剑合璧!”剑主勾践大声赞叹。曹丕取胜。</p>
  “哈哈,承让了!”曹丕得意地朝乔云抛来一个媚眼,接着对那几个人说,“晚上都给我往死里喝!”</p>
  说完,他就朝乔云这边跑来。</p>
  “慢!”有人说话,谁都没想到,是刘秀。“曹子桓皇帝,在下想单独与你再战一回。你对我一人,不许用双剑,单剑单挑。若你赢了,我们往死里喝;若我赢了,算我们三个共赢的,你就得往死里喝,喝到上错床为止!”</p>
  “好!”那三个大声附和,“刘哥今天真是一鸣惊人,平时不和我们闹,是让着老曹。今天我们四个就喝到老曹上错床为止!”</p>
  刚才他们几个比试前说这句话,被曹丕及时制止掩盖了过去,乔云并没有听清楚。这回他们几个还说起来没完了,而且所有的人都在场,乔云立即羞得满脸通红。她当然知道他们的玩笑指的是什么,每天曹丕赖在自己的屋里,关上门谁知道里面的真实情况?</p>
  尽管她记得书上说曹丕性格如何的内敛,可那也许是在他的世界里。这里是异世空间,他们大家都是身份相当的不同时空的人,在这样的氛围里,人最容易表现出与平时不一样的另外一面,就算是难得的一次放纵。她猜想,另外几位也未必平时就是这等嘴脸。</p>
  乔云坐不住了,自己站起身就往房间走去。她的伤势经过这么长时间的调养,尤其是曹丕每天两次的用舌尖给她悉心上药,炎症已经消了,血也早就止住了,疼痛更轻了不少,她已经可以自己在山中慢慢散步了。</p>
  “好啊,你们四个都没打过我一个,单剑比试你也是个输。来啊,你们四个看来今晚得把山上的酒都喝光啊!”曹丕一边准备向刘秀迎战,一边朝这边看,猛然间发现乔云不在了,立马紧张起来。</p>
  “别闹了,不比了。”曹丕快速说完这句,就要往下退。</p>
  “不行,说好规则了,不战而退就算败了。”虬髯客在一旁大声说,李白和慕容垂也附和。</p>
  “剑主,子桓皇帝输了,他不战自败了。”刘秀也说。他今天表现和平时判若两人,他是心里有了特殊的想法。</p>
  剑主勾践是想,本来这比试就是大家的互相切磋,年轻人在一起寓教于乐也非常不错,喜欢开玩笑就开开也无妨。尤其是平时刘秀总是不苟言笑,今天终于这么合群,就应适当鼓励他一下,于是就说:</p>
  “文叔皇帝说得对,这一阵算子桓皇帝输了,晚上罚酒。”</p>
  曹丕早没影了。</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