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情种皇帝(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被曹丕抱回来后又昏迷了。曹丕坐在床边看着她,心情很是复杂。</p>
  这个女孩,昨天一出现就立即像神剑一般,穿透了他的心扉。尽管那么多他的同时代和后世之人都说他风流成性,玩弄女人无数,可那是对他的歪曲。</p>
  他的确娶过不少女人,甚至包括父亲死后他的那些“小妈”们;他也的确杀过妻,但那都是事出有因,有他不得已的苦衷。</p>
  他不需要别人理解他,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他再如何风流、如何薄情,都掩盖不了他在政治、军事、文学等方面的光芒。这些他都可以不在乎。</p>
  可他在乎乔云对他的看法。万一那几个比他朝代往后的家伙,比如虬髯客、慕容垂甚至李白之流,也对漂亮姑娘垂涎三尺,想要跟他抢,以前从歪书、野史上了解一些对他的那些诽谤的说法,去找乔云说他的坏话,乔云听了再从心里拒绝他可怎么办?</p>
  他过去是靠武力、凭霸气强娶过不少女子,但对于自己真正心动的,绝对不能强来。必须让她和自己有心灵的互动,那才是他那颗浪漫情怀下一直期待并追求的感觉。</p>
  他并非见一个爱一个。想想自己成年之后,第一个娶的是袁绍的儿媳甄氏,的确是个貌赛天仙的大美女,比自己大七八岁。当时自己才刚刚18岁,青春萌动,也很懵懂,哪里懂得什么是爱?以为美女就是爱情的代名词,父亲说要给他娶,他就乐颠颠地娶回了家。</p>
  他对甄氏很好,他是个文学青年,骨子里就有绅士范儿,尤其对美丽的女子,总是和风细雨又缠绵悱恻的。甄氏对他也很依恋,似乎也不太介意他曹家父子对自己的前夫一家所做的那些残暴勾当。只是慢慢地,曹丕发现,这个女子很难真正走入他的心灵,缺少了他最看重、最向往的那种摄人魂魄的感觉。</p>
  他最喜欢的女人是后来被立为皇后的郭女王,当然是在昨天见到乔云之前。也正是为了这位郭女王,他赐死了甄氏。这让他很后悔,但是人死不能复生,他选择决绝地放下。</p>
  尤其是他那没良心的小兄弟也爱慕甄氏,想到弟弟曹植为那甄氏伤心垂泪的样子,他似乎有了一丝特别的快慰,觉得这就是赐死甄氏的有效作用,能稍微缓解一下心中的负疚。</p>
  郭女王人长得不算很漂亮,但是懂事,总能明白曹丕的心事,尤其是他一直都有夺嫡之心,却连自己的母亲都要绝对保密,他的内心很苦。郭女王就体谅他,主动帮他分忧,使他一度觉得,这个女子就是自己一直向往的那个共赴心灵之约之人。</p>
  至于其他那些数不清的妾室,就都有点记不清缘由娶回来的了。有为了平衡某种政治关系的,有一时兴起看着顺眼的,有和人比剑术赢来的,等等,他多数都没宠幸过,娶回家就像衣服一样挂进了柜子,再不看一眼。</p>
  直到昨天他扶起乔云,与她四目相对的一刻,他的心被她的眼神瓦解了,瞬间崩溃得稀里哗啦。只要能和这个女子在一起,就是不要皇位,不要所有,他都愿意。当然,这只是那一瞬间的想法。不过很快,他就要想方设法,把这个女子留在身边,他是皇帝,他当然太有这能力了。</p>
  可是此刻,他看着乔云,知道了她的身份、来历,这让他陷入了深重的矛盾之中。</p>
  一方面,他更加相信自己有眼光,看中的人果然不是凡人,这样的女子才最值得他倾心付出。另一方面,他也明白,自己娶她终于化为泡影了。未来世界之人,如果是个普通女孩,强娶或者怎样娶,都还可以有办法。可乔云她是要去代表中国向世界宣战的伟大人物啊!</p>
  就算他没听到后面剑主给大家部署的任务,他也懂得乔云在这里分量,那可是一位绝对的希望之星啊,必须众星捧月一般地一切围着她转。当然,不是围着她,而是围着未来世界的使者,这是中华民族共同的希望与使命的承载者!</p>
  “云儿,你放心,我心里有分寸,我不会强迫你爱我,我会帮你的。我不管他们,我会尽我所能,助你成就梦想,也是我们共同的理想!但是,也请你不要剥夺我爱你的权力。”曹丕对着乔云的脸,喃喃地说着。</p>
  “老曹!”乔云在昏迷中又仿佛看到了老曹,她想告诉他,你这一剑真是刺得好,刺给我这么个千载难逢的机会,有幸参加那么高大上到了极致的剑坛峰会,就算受些皮肉之苦也是值得的啊!</p>
  “云儿,我在。”曹丕赶紧放下思绪,把脸凑到她的脸前。</p>
  乔云在睡梦中也感觉有一张脸离自己很近,都能感觉到他呼出的热气。</p>
  “老曹,有你在身边真踏实,不用害怕他们。”乔云是觉得老曹来了,这么多年去国外比赛也好,在国内不同的城市往来也好,都有老曹帮她打理一切,她就只专心训练。这回受伤,有他一直在身边照顾自己,依偎在他宽阔温暖的怀抱里,自己就有依靠,闻着他的气息,伤口也觉得不那么疼了。</p>
  不对啊,老曹没来陪我,是另外一个人,总借给我肩膀,借给我胸膛,借给我手臂,还抱着我走路,喂我喝水吃药。朦胧中,那人怎么像极了老曹呢?</p>
  以前老曹在时,一切都习以为常,理所当然,从来没认为他有多帅,因为都没仔细看过他。离得太近,反而看不清楚,也不想看清楚。因为他不会离开,永远就在自己最近处,停在那里。</p>
  可是这里的这个“老曹”真的好帅、好养眼啊!第一次不小心和他的目光相对,就觉得像过电一般,心脏砰砰直跳,都有几秒钟掩盖了伤口的剧痛。他的目光这么有神力吗?看着他可以止痛?</p>
  “老曹!”乔云又叫了一声,睁开了双眼。</p>
  “哦,对不起,是曹皇帝。我睡糊涂了。”她不好意思地笑笑,轻轻试着向里侧移动一下身体。</p>
  “不许叫我皇帝,叫老曹,刚才叫得多好啊!”曹丕用温柔的眼神看着她,来帮她挪动肩膀,让她尽量舒服一些。</p>
  “我刚才是不是说得太多了?还哭了,真丢人,你们都笑话我了吧?”乔云是觉得挺不好意思的,现在对他说起这事,一是觉得和他熟悉,不见外,就想问问实情;另外,她也想通过说这事,缓解两个人独处的尴尬气氛。</p>
  “没有啊,不多,我们都没听够呢。我都听着迷了,要不是怕你累,我就大声说,欢迎你再多讲讲呢。云儿,你说得真好,你知道的事真多!”曹丕由衷地赞叹着。</p>
  乔云看着他兴奋和赞许的表情,知道他是真心肯定自己,但他又突然重重地叹了口气。</p>
  “怎么了?曹皇帝,为什么叹气啊?”她问。</p>
  “又叫皇帝!叫老曹,好好叫,我就告诉你为什么。”曹丕说。</p>
  “好吧,老曹。”她心想,我叫你老曹,怎么心里就觉得你就是老曹呢?老曹长什么样子来着?好像就是你这样的。</p>
  “老曹,你为什么叹气?”她在心里觉得他就是古装版的老曹了。</p>
  “我叹气,是因为,你越了不起,我就越没机会了。”曹丕说。</p>
  “我有什么了不起?你不是笑话我、挖苦我吧?你们这里除了皇帝就是国王,要么就是大思想家、大诗人大文豪的,还一人多职。比如你,又是皇帝,又是政治家、军事家,更是最了不起的文学家,著名的建安文学代表人物,开创了文学评论的先河,更是七言诗的鼻祖,我都觉得能看你一眼都是莫大的荣幸,更别说这么近距离地说话呢!”乔云是发自内心地表达。</p>
  “真的吗?云儿,你这么了解我?你们后世不是都把我说得很坏很坏的吗?”曹丕第一次听到后世之人这么赞美自己,尤其还是他衷心喜欢的人。</p>
  “当然了。对历史人物的评价,尽管是见仁见智,但是正史的记载应该都是客观的,每个人可以对史料有自己的分析和见解。起码,我对历史上的曹丕皇帝是喜欢、敬仰、爱戴的。也包括你的父亲。”乔云是在客观地说着自己的一贯想法。</p>
  “云儿,你真好,我真想抱抱你!”曹丕像个活泼的小青年,兴奋地笑着,脸都像花朵一般了。</p>
  乔云心想,历史上的曹丕不是心思低沉、忧郁的吗,怎么眼前却如此阳光开朗呢?</p>
  “云儿,现在,你养伤是最首要的任务。我猜现在剑主一定在给大伙布置如何帮你调养身体的任务呢。你放心,不用管别人,我天天贴身照顾你,不许他们靠近。人受伤最怕人多来打扰,你有开放的伤口,他们会把细菌带来。我就是你的仆人兼保镖,谁都别想来打扰你。”</p>
  曹丕说话间,有人来敲门,是赵匡胤,来帮乔云诊脉、换药。剑主勾践也跟来了。</p>
  “乔云啊,感觉怎么样?你今天讲得真好,大伙都说没听够呢。也是说话多了把你累着了,你要快点儿好起来,才能给满足大家想多听多学的愿望啊。”勾践和蔼地微笑着对她说。</p>
  “剑主,请您先转过身去回避一下,我要给乔姑娘换药了。还有,剑主啊,子桓皇帝帮乔姑娘解衣这事,只有你我二人知道就行了,千万都要替他保密啊。”赵匡胤一边打开药箱,一边对勾践说。</p>
  看到乔云的伤口被逐渐向里面深陷的剑头扎得更深,赵匡胤皱皱眉头,说:“我看,怕是还得找光子来。这伤口又窄又深,我们大人的手指头伸不进去,还会弄得姑娘更疼。用小孩子的细手指估计会好些,他用力也会轻微些。”</p>
  “我来。我有办法不让她疼。”曹丕说着,把刚才消毒用的酒瓶打开,倒进嘴里,使劲地漱口。漱了好几遍后,他把药粉舔在舌尖上,开始试着轻轻地给乔云的伤口往里舔药。</p>
  乔云被他舔得有些痒痒,忍着没笑出声,但是那种感觉却明显地写在脸上。</p>
  “子桓皇帝果然有办法,你看,姑娘都让你弄痒了。我下次再多拿来点儿烧酒,留着给你消毒口腔。”赵匡胤都被他给折服了,他知道,那药粉可是苦得很的,曹丕真是够诚心。再说,那伤口已经有点儿化脓了,他一点儿都不嫌弃。</p>
  曹丕小心翼翼地上好药,才喝口水又漱了漱嘴里的苦味,说:“早这样上到里面,早就好了。匡胤太祖,子桓真想劝您一句,医者可要不得那么多清规戒律,我都不介意您看到云儿的身体呢。”</p>
  这是什么意思?他都不介意,他是乔云的什么人吗?</p>
  未完待续</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