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刮目相看(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乔云喝了一口水,但是没有坐下,而是继续站着说道:</p>
  “众位都是伟大的政治家、军事家,作为一名和平时代的年轻女孩子,我对军事是地地道道的一窍不通。我只知道,在我们每次的国庆大阅兵中,有数不清的、叫不出名的各种现代化装备,从天空、陆地到海洋,还有宇宙空间的,都有,太壮观、太神奇了!</p>
  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大阅兵中,全体中外来宾,都为中国的军事力量而赞叹,我在兴奋和骄傲之余,更加下定决心,要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精益求精地练好剑术,为国争光,为传承中华剑魂做出自己的一份贡献!</p>
  说到击剑事业,我不能不说到我的教练。他也是8岁入行,苦练了十年,却最终因为伤痛,永远与世界大赛、与领奖台及一切奖牌无缘。他出身击剑世家,父母也是从来没得过大奖,就把全部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最后的结局却那么残酷,我能理解他们的无奈,但现在,我更能理解他们的执着与无悔。</p>
  10年前,我的教练收下我这名唯一的徒弟。这10年来,他没有自我,没有工作之余,他把全部精力都用在了培养我上。我们正在全力备战两年后的奥运会,也就是最有分量的国际赛事。</p>
  昨天是中秋节,是国家的法定休息日,政府有规定,不放假的单位领导会受到处分。但我们不介意这些,我们从一大早就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中。</p>
  几乎所有中国运动员的生活都是这样的,这很平常,我们从来没有年节的概念。但是,尽管这样,能有机会拼到国际赛场的,却少之又少。我是幸运的。</p>
  这次,我意外受伤,我的教练比我更难过。我懂他,因为我的难过,与其说为我自己,不如说更为他而难过,他所付出的,比我多得太多!</p>
  我不知道,为什么受伤后会有一种神力把我送到这里,来到众位前辈伟人的身边。我想,是上天对我的眷顾吧,或者是给了我比参加奥运比赛更有意义的任务,让我来承担?</p>
  我了解一些医学常识,知道自己伤得很重。我也知道,我恐怕也将和我的教练一样,永远告别赛场,无缘奥运奖牌。但是此刻我站在这里,我已经下定决心,即使不能实现夺冠的梦想,我也将永远为击剑而生,为剑术而搏,为剑魂而永不放弃!</p>
  当不了运动员了,我会以我的教练为榜样,我也会当教练,教我的徒弟,甘当击剑事业的基石和人梯。我想,有了这次与众位真人接触的经历,感受您们为中华剑魂所付出的一切,我的灵魂得到了升华,它会帮助我今后更加努力地为了中国的击剑事业而不断上下求索,传承到永远!我也终将无怨、无悔!”</p>
  乔云说着,早就泪流满面了。众位大人物也早就听得入神了,连曹丕都忘记了给她擦眼泪,也眼神直直地盯着她的脸,和先前的惊艳、爱慕完全不同,变成了和大家一样的肃然起敬。</p>
  “各位前辈,今天剑主突然让我说话,我很意外,根本没有准备。我平时也不擅言辞,基本没在大庭广众前说过话。我刚刚都是发自内心的真实想法,有说得不对的,请前辈们指正。”乔云说完,鞠了一个躬。</p>
  曹丕才如大梦方醒,连忙扶她坐下,才发现她浑身都在抖。</p>
  大家也肃静了好几秒钟,方才爆发出热烈的掌声。</p>
  曹丕想起连忙掏出手帕,替乔云擦眼泪和额头上渗出的汗,才发现,她新换上的雪白的衣服,前胸又透出了红色。</p>
  “云儿,你又出血了!”曹丕说着,就要抱起她走。</p>
  “我没事,曹皇帝。”乔云脸色苍白,说话变得很吃力,好像又要昏过去的样子。</p>
  “子桓皇帝,你送乔云先回去,其他人也先休息半个时辰,一会儿继续。”剑主勾践发话。</p>
  曹丕抱起乔云走了,其他人却都没有动,还都意犹未尽的样子,还都沉浸在刚才乔云的激情演讲中。</p>
  “这女孩真是太不简单了!说话有见识,简短的发言中,体现出有思想、有底气,一定是读了不少书。”</p>
  “她不是说了嘛,他们那里是信息时代,获取知识的渠道广泛,不像我们。”</p>
  “这样的人才,要是放在我们那时代,水平都堪当宰相啊!”</p>
  “这剑坛真是神奇啊,我们这些人虽然也都相差了千百来年,可基本上都是剑主说的‘冷兵器时代’之人。这乔云,可就和我们有本质的区分了。”</p>
  “她知道得太多,得趁在这儿的机会多向她讨教讨教。”</p>
  “对啊,咱们去跟剑主提议,让乔云给咱们讲课,多讲讲未来的情况,我们就算没有长生不老之术亲眼见识未来,听听也是好的!”</p>
  勾践听到大家的议论了,走过来说话:“怎么,各位不休息了?那我们就继续进行。”</p>
  “剑主,乔云姑娘什么时候能好?等她伤势控制住,就请她给咱们讲课吧。”大家提议道。</p>
  “我也正有此意,只是乔云的伤势真的很重,匡胤太祖一直在尽力。我们大家手中的金创药,都不要吝惜,都拿出来给她用。”勾践说。</p>
  “我的早就拿过去了。”</p>
  “我的刚刚也送去了。”</p>
  “我这儿还有一些,一会儿就送去……”</p>
  勾践开始说正事了。</p>
  “众位,我也是刚刚才知道乔云的情况,之前可能也没太说清楚,突然就让她说话,也是我这心里太激动了,都没来得及事先和她沟通。不过这女孩子说得真好,都很到位,关键是说出了真心话。</p>
  我刚才是想告诉大家,上一届剑坛,就有消息说,剑坛有可能会有一位未来使者光临,带来我等前所未有的崭新内容。说她将是中华五千年剑魂的新载体,将中华剑术展示给最广阔的国际舞台。</p>
  我们从十年前就一直期待着,盼望这位未来使者能早日光临,都想见识见识其尊荣,都在想象着她是什么样子。我们就特意多延迟了论坛的日程,结果最后也没等来。</p>
  十年过去了,我都有点儿把这事给放下了。这次,我五月初五刚来那会儿,也还又想了一下,也就是脑中一闪:会不会那位未来使者这期到来啊?结果,你们诸位相继到来,我们见面如此投缘、兴奋,也就把使者的事给放在脑后了。</p>
  昨天,乔云突然就出现在山上,开始趴在地上,没看到她受伤流血,我看是个女孩子,不瞒你们说,我当时还以为,是指令中说的要给我们安排伺候饭食的侍女到了呢,还想,怎么就一个?</p>
  后来我见她受伤,也没想到她是参加论坛的正式剑客代表,我还以为,是谁失手把侍女给打伤了。我当时也是紧张,是怕没人给我们做饭呢。哎,真是失敬了!</p>
  直到我看到她拼命保护光子,她那剑还有神力,能画出圈来罩住光子,我心里就开始有疑惑了,莫非她就是一直所盼望的未来使者?</p>
  但我也只是一念之间的疑惑,还是不能相信。我心里本能的想象,那位使者是男的,至少是个像子桓皇帝、髯客国王他们这样年纪的成年人。</p>
  不过现在听乔云这么一说,我倒是认为,她就是最理所当然的使者,她最有资格,非她莫属。”</p>
  勾践今天一直都这么兴奋,始终抑制不住脸上的笑容。</p>
  “剑主,您打算怎么对待这乔云姑娘呢?”大伙问。</p>
  “不是我打算,是指令里有要求。要求我们,全力帮助、支持她提高水平,迎接世界挑战。每个人都要毫无保留地把各自的绝活剑法传授给她,这不是针对她本人,是对中华后世子孙的责任。”勾践严肃地吩咐道。</p>
  然后,他又补充了一句:“谁也不许找借口、打折扣。”</p>
  “哎呀,剑主,这您肯定不用担心,我们对那美女使者,都喜欢得很呢,就算您不发话,我们也都愿意手把手地教她!是吧?”李白抢先笑着说。</p>
  “是啊,昨晚李白先生酒都不喝了,跑着要去给人家姑娘献诗去。我说太白兄,您那诗献上去没有啊?”虬髯客逗他说。</p>
  这些男人们,又开始聊开了诨嗑。</p>
  “还没呢,人家姑娘不是一直受伤昏迷吗?我一会儿就去向她亲自朗诵。”李白得意地说。</p>
  “您快歇了吧,人家小曹帅哥皇帝在屋里呢,哪还有你的份儿了?连我这么年轻的美男都只有心里想想的份儿了。”虬髯客喜欢和李白开玩笑,更是有点儿针对曹丕。本来他这几个月来都是和曹丕在一起混,现在突然曹丕就把他给甩了。</p>
  “你们啊,看到漂亮姑娘就都一窝蜂地糊上去,就忘了家里的那些位了吧?当初娶哪个时都下决定决心单对那个好,都说那是最后一个吧?”慕容垂说。</p>
  “别说我们,好像你比我们强到哪儿去了似的?”虬髯客反驳他。</p>
  “哎,要说对女人专一啊,还属咱们光武帝刘秀小哥,真是一个佩服。你们看啊,从昨天那乔云姑娘来,人家刘哥一眼都没多瞧,正人君子啊。”虬髯客其实也不是不专一,只是他喜欢的人被好朋友娶了去,他的内心也是有苦楚的。</p>
  “大伙怎么不议论正事了?”勾践说,“我看,子桓皇帝对乔云也是真心好。可是我也担心,那乔云的身份,岂能是可以嫁给前世之人的?她身上还承载着民族重任呢。”</p>
  “是啊,剑主说的是关键。我们都要帮她,帮她就是帮中华民族,这含糊不得。我们还是先想想怎么才能让她的伤快点儿好起来吧。”</p>
  大家终于达成共识。</p>
  未完待续</p>
  读者朋友元旦快乐!新书已经正式发布咯!</p>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慕斯姐姐的支持,陪伴上一本《三国奇缘》一路走来,“奇缘”仍在火热连载,“剑缘”与您共叙前缘。相约2017,我们快乐相伴!</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