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原来是你(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好了,好了,先到这里吧。”剑主勾践说,“快请匡胤太祖再帮乔姑娘看看,怎么又晕过去了!”</p>
  曹丕早已抱起乔云回了房间,轻轻放在床里,又盖好被子。他是真心疼啊,那苍白的小脸,嫩嫩的、没有血色。想起刚才她害羞微红的样子,真是恨不得受伤的是自己,让她总那么红扑扑的。</p>
  “来,那小孩呢?让他来帮姑娘解开衣服。”赵匡胤说。他还是很封建保守,似乎都不知道“有病不避医”的理论。</p>
  “我来。”曹丕根本没理会别人,上去就把乔云的衣服给解开了,露出雪白的胸,上面缠着被鲜血渗透的绷带。</p>
  “呀,伤口这么深?”曹丕看到赵匡胤轻轻打开绷带,露出伤口。伤口不是很大,正好一个剑头的大小,但是很深,剑的尖已经扎入身体里,轻易取不出了。</p>
  曹丕心里真恨啊,恨究竟是什么人,对乔云下手这么狠,他怎么就能对这么好的姑娘下得去手呢?换了自己,纵然她再有负于我,我都愿意把她捧在手心,好好呵护。</p>
  他也恨赵匡胤,还算什么大夫!亏他能干得出来,还什么隔衣敷药,他一向都是这么给别人看病的吗?再这样被封建思想禁锢,人就得活活被他耽误死!</p>
  “姐姐!我要去看姐姐!”光子在外面喊着,却被李白拦住,“你别进去了,里面有人帮忙了,人多了添乱。”</p>
  人们已经都看出了曹丕对那姑娘的心意,从昨天晚上他一直都没在酒会上露面,到刚才他又搬椅子又抱人的,尤其是姑娘晕倒后他那焦急的样子,谁能看不懂呢?老实说,这些人都是身份极高、在自己的世界里颇有特权的人物,可面对这里九比一悬殊比例的唯一美女,还真是谁都没有这位年轻皇帝那当仁不让的劲头。</p>
  “那姑娘姓什么?好像刚才听剑主说姓乔?不会是三国里那出名的大乔、小乔吧?”有人悄悄议论。</p>
  “嗯,有可能。真是大美人儿啊,怪不得被孙策和周瑜那么出众的人物给娶到手。不过,这位子桓皇帝一点儿都不顾忌那江东的势力吗?他们在这儿如此这般,回去后还能私下来往吗?或者,直接为了一个女人魏吴开战?”又有人附和道。</p>
  剑主已经听到外面有人议论,出来了。</p>
  “众位,这里先散了吧。我们先去议事厅,这里有匡胤太祖诊治、子桓皇帝帮忙就行了。光子,你也留下,在门外候着,里面有事叫你你再进去帮忙。我们走。”</p>
  议事厅里。剑主勾践对众位宣布:“我们这八位已经互相熟悉了,昨天最后到的两位,现在他们的资料还不齐全,仅有的一点信息,也是刚刚才收到的。”</p>
  人们都注意听着,都很想知道那受伤的姑娘和那个剑术奇妙的小孩的来历。</p>
  “姑娘叫乔云,18岁。少年叫山本光子,8岁,山本五十六的养子。就这么多。年代、国籍都不清楚。姑娘是正式剑客代表,光子的情况还待查。”勾践说。</p>
  “那小孩是奸细,倭寇的奸细。可是,他若不是剑客代表,就还少一个人呢?”</p>
  “那姑娘不是大乔小乔姐妹中的一个,那‘二乔’姐妹都不叫乔云,好像一个叫乔莹,一个叫乔婉。”</p>
  “那孩子的剑术真是不赖,连李白先生这样的高手那么多个回合都没胜他,他用的是什么奇怪剑法?那姑娘的剑法我们还没见过,不过她那把剑真是特别,和我们的差别都很大。”</p>
  几个人议论着。</p>
  “这两位剑客的情况,还要继续等待消息。众位,我们来商议一下,现在中秋已过,尚不能进行最终对决选出剑主。大家有什么想法啊?”勾践问大家。</p>
  “请勾践大王继续当呗,我看您剑主当得挺好的,我们都拥护。”李白带头说。</p>
  “依老夫看,这剑主也是非勾践大王莫属,我也赞同。”墨子也说。</p>
  “是啊,就请勾践大王连任吧。”众人都赞成。</p>
  “众位,不是我不愿意为大家服务,但是,各位有没有发现,这位姑娘和这少年的情形都很奇怪?我有一种感觉,本期论坛和上期有很多不同,从昨晚就一连发生怪异情况,这也是历届记载中所没有的。”勾践说。</p>
  “是啊,剑主,昨晚我们在餐厅饮酒,多奇怪啊,几个人一起醉了,连一个都没剩,以前是没有这样的。更奇怪的是,门还被从外面反锁上了。会是谁干的?我们开始以为是李白先生和我们开玩笑,刚才问过,他没有,他很早就出去要给那姑娘献诗去了。”虬髯客说。</p>
  “哦?门也被反锁了。我们在那边照顾姑娘,门也被反锁了。有没有发现门外有什么东西啊?”勾践是刚听说这事。</p>
  “有啊,有一根长长的、软软的管子,通向树林那边。”</p>
  “走,我们去看看。”勾践感觉这事不妙,立刻带领大伙去餐厅门口,沿着那根软管查找线索。</p>
  走出去有两百米左右,终于找到了管子的另一头,上面和一个大大的金属瓶子相连。勾践上前查看,好在,那瓶子的口是封严的,上面还画着个骷髅头。</p>
  “估计这就是那个倭寇还没来得及打开的毒气瓶了,是光子救了大伙。”勾践判断说,“那倭寇是想先来害死姑娘,再来加害众位,被那孩子豁出命去抢下那一瓶,自己吸了。看来他那父亲也是一时着急忙着应付那孩子了,或者是被什么别的突发情形耽搁了,才没来得及再回餐厅这里。”</p>
  “哦,那小孩这么好啊,我们之前错怪他了。幸亏昨天那姑娘舍命保他。剑主,那姑娘和那小孩又有什么关系吗?那姑娘好生神秘啊,她和子桓皇帝又是什么关系?”这些人也都被昨天的事情弄得没有头绪,纷纷议论、分析着。</p>
  “李白先生,你自己出去后,有没有碰到什么异常的状况?为什么你的衣服下雨也没有湿呢?你说和光子有过比试,他用的是什么剑法?”勾践把目光朝向李白。</p>
  “是啊,我也正奇怪呢。”李白说,“我记得明明是跟那小孩有过对剑,但他夜里明明用的就是东洋剑法,我能认出来的,大唐有不少日本的遣唐使,我熟悉他们的套路。可是刚才,我那么步步紧逼他,那孩子就是一招一式都不用东洋剑法,莫非,昨晚和我对阵的不是他,而是那个叫山本几十几的倭寇?”</p>
  “我看正是。”勾践判断说,“至于你的衣服为什么没湿,又怎么解释呢?莫非那山本五十六对你施用了什么法术?”</p>
  “是啊,这太恐怖了!我知道,他们那些东洋鬼子最喜欢用什么巫师作法了,可别是对李白先生干了什么?”虬髯客说。</p>
  “你有什么不舒服吗?”勾践问李白,“要不要请赵匡胤太祖帮忙瞧瞧?”</p>
  “算了吧,我怕他也给我隔衣敷药。没看见吗,子桓皇帝脸都气青了,他对那姑娘还真是上心呢。”李白说,“就算那倭寇对我做了什么,我也不怕他。我身体好,根本不惧那些装神弄鬼的把戏。”</p>
  光子跑过来了。</p>
  “剑主伯伯,姐姐醒了,想找您说事情。”孩子看到地上的管子和瓶子,脸色也变了,“我都吸进去一小瓶了,这里还有这么大的一瓶!”</p>
  “你认识这是什么东西吗?”勾践问他。</p>
  “认识,这就是皇军,不,日本军队新近研究出的毒气,用来杀害中国人的。”光子说。</p>
  “你昨晚吸了一瓶,为什么没事呢?”李白问他。</p>
  光子掏出山本五十六留给他的那张字条,“我父亲,不,山本五十六,给我先喷了解药,我当时不知道,他后来给我留了字条说的。剑主您看。”</p>
  李白一把抢去了字条,“这都什么啊?都是半拉字,连我都不认识。”</p>
  “这是日文。”光子就把上面的意思告诉了大伙。</p>
  “光子,你有危险了。众位,我分析,那山本五十六从美国回来后还会来云光山的。他看到光子没有按他的吩咐杀害乔云姑娘,一定会逼孩子剖腹自裁。”勾践说。</p>
  “孩子,你别怕,有叔叔伯伯和哥哥们保护你,那倭寇不敢把你怎样。剑主,我们得想办法对付那山本五十六倭寇。”大家纷纷说道。</p>
  勾践让大家把毒气先收到山洞里放好,然后他去看乔云找他什么事。</p>
  走到门口,正碰上赵匡胤从里面出来,说乔云已经无大碍了,可以先加强营养,待体力恢复后,就可以跟曹丕去找华佗做手术了。</p>
  “乔云姑娘,你好些了吗?找我有什么事吗?”勾践和蔼地对她说,看曹丕也坐在床边,让乔云的头靠着他的肩膀,并没有要离开的意思。</p>
  “剑主,麻烦您亲自过来看我,我现在还是不能动,不好意思了。我一是想问问剑主,这个论坛是怎么回事?我刚了解到,这里都是历朝历代的君主级别和著名的学者大人物,我来这里是什么情况?还有,光子,我怀疑他是明代抗倭将领戚继光的后代。”乔云说。</p>
  “姑娘,你从什么年代来?你的资料,我这里并不掌握呢。”勾践正好问问她本人。</p>
  “我来自21世纪,我是一名国家队的花剑运动员,我在训练中受伤了。”乔云简要地介绍她自己。</p>
  “哦?好啊,那我就明白了,我们要找的原来就是你啊!”勾践恍然大悟,乔云和曹丕却被弄糊涂了。</p>
  未完待续</p>
  读者朋友元旦快乐!新书已经正式发布咯!</p>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慕斯姐姐的支持,陪伴上一本《三国奇缘》一路走来,“奇缘”仍在火热连载,“剑缘”与您共叙前缘。相约2017,我们快乐相伴!</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