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出手相助(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山本五十六?什么五十六五十七的!倭寇就是我们的仇敌,不能放过他!我在扶余国也听说过倭寇侵犯中华的事,那他老子山本五十六就是中华民族的罪人!父债子还,我们这就杀了这个山本小子!”虬髯客大声说。</p>
  这是哪里?外面怎么这么吵?</p>
  乔云挣扎着睁开双眼,这里好奇怪啊?一间奇怪的屋子,屋里的陈设也奇奇怪怪的。我不是掉进井里了吗?我还没死?被人给救了?</p>
  我是怎么掉进井里的来着?不对啊,根本没有什么井。我是在跟着教练训练,他一剑刺向我的前胸,剑折了,扎进了我的胸膛。那位置离心脏很近,我又没有任何防护,是必死无疑了!</p>
  可我怎么还能醒过来?我是被送进医院抢救了,哦,对啊,现在在医术这么高,医生把我抢救回来了!</p>
  可是,这里也不像医院啊,这又是什么地方啊?</p>
  胸前还是很疼,我还有痛感,而且部位也对,看来我的确还活着!</p>
  乔云伸手揉了揉太阳穴,头疼好像稍微轻了一点儿,身上也不像之前那样冷了。哦,原来是盖上被子了。看来,即使不知道这里是不是医院,我也是有人管的,我是被人救了。</p>
  她轻轻掀开一点儿被子,想看看自己的伤口有没有处理过。</p>
  好奇怪啊?我还穿着之前训练的服装,却在衣服外面打着绷带。难道他们都没看我的伤口,也没给我做过必要的处理,直接就隔着衣服给缠上了?真没见过这样的医生!不过也还好,好像缠得很紧,至少可以止血了。</p>
  外面吵得更厉害了,头又疼得厉害了。得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外面都是些什么人?</p>
  乔云挣扎着坐起来,试了试,觉得好像还有些力气,就又使使劲儿,扶着床站到地上,才发现,刚才自己躺在那儿连鞋子都没脱。</p>
  她踉跄地走出门外,还没来得及观察周围的环境,就看到一大群高高的大男人,把一个小男孩围在了中间。有举剑指向他的,也有正要从腰间拔剑的,好像都要杀掉这个孩子似的。</p>
  那个小男孩太可怜了,那无辜的眼神,好像想向谁求助似的,却不可能有人来帮他,因为乔云已经迅速向周围看了一圈,视野范围内根本再没有旁人了。</p>
  “住手!不许欺负小孩!”乔云用尽力气喊道。</p>
  其实她的喊声并不大,根本盖不过那些人的声音。但是站在她对向的人看到她踉跄着朝这边来了。</p>
  “姑娘,你醒了?”一个穿青衣的高个年轻人迎着她过来,伸手扶住了差点儿摔倒的她。</p>
  她就顺势靠在了这个青衣人宽阔的肩膀上,一手还紧握着剑柄,另一只手扶住了那人的胳膊。她用尽全身力气抓住那只胳膊,才使得自己没有摔倒。</p>
  “这里是怎么回事啊?”她抬头问被她扶靠的这个青衣人,碰巧和这人的目光相遇,立即感觉像被电到一般,心脏扑通扑通跳了一阵。</p>
  “这小孩是倭寇,是中华民族的罪人,我等要向他索他父亲的仇恨。”青衣人说,表情却淡然,声音也不高,甚至还有点儿温柔。</p>
  “你是什么人?”她还在靠着他,手抓得更紧了些,心里觉得这些人都穿得好奇怪,都像是古代人,却又每个人都各不相同。</p>
  他就用手臂把她拥在怀里,下意识地看了看她胸前的血迹。丰满的部位在喘息中微微地颤动,他的心里慌乱而隐隐阵痛。</p>
  乔云感觉身上暖和起来,刚才一直在冻得发抖。</p>
  “姑娘,你失血过多,怕是现在发烧了!你在发抖呢,来,我扶你回房躺下。”黑衣人没有立即回答他是谁的问题,而是关切地看着她越发苍白的脸。一边说着,就要弯腰抱起她。</p>
  “杀了他!杀了他!父债子还!”那些人又在大声喊着。</p>
  “不许欺负小孩!”乔云这回的声音很大,她是急眼了,挣开青衣人的臂膀朝这边跑了过来。缠着的绷带也挣得松动了,血又开始汩汩地涌了出来,渗透了绷带,沿着白色的训练服蔓延,有几滴落在了地上。</p>
  她是从那小孩的眼神里,看到了10年前的自己。刚进击剑队时,她也是那样受欺负,很多人看不起她,欺负她个子矮,还说她根本毫无天赋。那时她也是这么无助,连自己的教练也不向着自己说话,总是说要把压力变成动力的话。</p>
  众人齐刷刷地给她让开了路,她跌跌撞撞地来到小男孩的身旁,很吃力地说:“小孩子是无辜的,一人做事一人当,要报仇,就去找他的父亲。”</p>
  她又使出最后的力气,从腰间慢慢拔出剑,想保护这个孩子。但是刚一伸出去手臂,她就一头栽倒了,剑也当啷掉在了地上。然而奇怪的是,那剑自动地画出了一条弧线,把男孩围了个圆圈。</p>
  众人连忙围了上来,却发现这圆圈有魔力,没人可以靠近那男孩了。</p>
  “姑娘,你醒醒啊!”青衣人一个箭步冲上前,抱起她就向屋里跑去,一边大喊着,“匡胤太祖,快来救救她啊!”</p>
  乔云还都没来得及知道这些人都是谁,甚至都不知道刚才一直在关心自己、自己看他的眼睛就直心跳的大帅哥,就是剑术顶尖级高人、文武全才的三国魏文帝曹丕曹子桓。</p>
  “哎,准是刚才跑时把绷带给挣开了。”赵匡胤一边切脉一边说,“这姑娘家的衣服我们又不能解开,我刚才是隔着衣服给她敷了金创药,用绷带缠紧了,本来止血没问题的。可这回又受到刺激,伤口又离心脏这么近,里面的剑头万一随着血液流动,扎到心脏可就没命了。”</p>
  “匡胤太祖,可有法子?”曹丕急得头上冒汗,手足无措地问,好像这姑娘是他的什么人似的。</p>
  “她在发烧,是伤口发炎了。”赵匡胤说,“必须先止住血,还要消炎,然后才能想办法拔出剑头。”</p>
  剑主越王勾践也进来了,他拍板说:“不能总这样隔衣敷药,我们来这儿又都没带侍女,那小孩子还没成年,可以不避嫌,姑且让他来帮着解开姑娘的衣服,我等隔帘探视吧。”</p>
  “对,快去叫那孩子过来!”曹丕大喊,一边取下窗帘往床边上挡。</p>
  “可那小孩刚才肯定害怕我们了,未必敢出来那个圈啊。”有人说。</p>
  “让我去吧,你们来挡上帘子,快点儿啊。”曹丕说着,拔腿往外跑。</p>
  “小弟弟,刚才救你的那个姐姐受伤了,你年纪小可以不避嫌,你来帮她解开衣服,让大夫医治她,只要你好好照顾她,我们保证不伤害你。”曹丕心急火燎,却还要慢声细语地哄那个小孩。</p>
  那小孩倒是二话没说,拔腿就出了圈,跟着就跑进了屋里。</p>
  越王勾践已经吩咐大伙散了,只留下大夫赵匡胤救人,还有年长一些的墨翟在屋里帮忙,他自己也退到了门口。</p>
  “子桓皇帝,你年轻正当年,怕是也不方便留在这儿,还请回避吧。他们几位都去密室看上一届的剑术秘籍去了,髯客国王还在等你一起探讨。”越王勾践在撵曹丕走。</p>
  “子恒知道了。”曹丕答应了一声出了门,却没有走,而是站在门外听着里面的动静,他怕里面老的老小的小,万一有状况应付不过来。</p>
  刚才他第一个见到乔云踉跄着跑出来,本来只是本能地反应,过来扶住她。没想到,她竟然主动伸手抱住了自己,尤其是抬眼看他时,那眼神,他也瞬时有了被电到的感觉。说实话,他后宫佳丽众多,还真从来没有一个能让他有这种感觉的女子。</p>
  就这样焦急地等啊等,天色暗下来了,里面还是没有明显的声响,看来没有大的状况,可是情形一定也不乐观,否则那几位怎么还始终不出来?</p>
  曹丕就这么焦急地站了两个多时辰了,天边的一轮明月越爬越高,已经慢慢升上了头顶,好圆。今天是八月十五,他们这里有食物有好酒,都是剑主事先帮大家备好的,连月饼都有好几样,可此时谁都没有想要吃喝的心情。</p>
  那扇门终于打开了,赵匡胤疲惫地走了出来,后边跟着勾践剑主。</p>
  “子桓皇帝,你一直站在门外?怎么不进去?”勾践问道,好像忘记了自己刚才撵人家出来。</p>
  “她怎么样了?脱离危险没有?”曹丕焦急地问大夫,称呼乔云“她”,竟然很不见外的样子。也是,谁都不知道乔云叫什么,如果不称呼“姑娘”,也就只能称作“她”了。</p>
  “那姑娘是受的剑伤,和她身上的佩剑几乎一样的箭头。那小孩还真行,连这都能分辨出来,还幸好他来了,不然我们又不能亲眼查验伤口。”赵匡胤说。</p>
  其实,这种封建思想,在三国那会儿还没有这么严重,但是这里大多数人介意这些,曹丕也不好带头反驳。</p>
  “那可有医治的办法?”曹丕还是关心女孩的伤势。</p>
  “现在就是我有本事取出那剑头,也不能这么做。这姑娘现在极其虚弱,拔剑很可能引发大出血,元气尽损,就是华佗在世,也不敢保证万无一失。”赵匡胤摇了摇头,说。</p>
  “华佗在世?我能找到华佗!”曹丕被他提醒了,华佗就是自己时代的名医,还为父亲治过病呢。可是,听说父亲把他给关起来了,以父亲的脾气,说不定哪一刻把人给杀了都说不准,必须要抓紧把那神医给请来。</p>
  “哦,对啊,子桓皇帝肯定认识华佗神医,我们都一时给忙糊涂了。”赵匡胤也说,又简单向墨子和勾践介绍了一下华佗的高超医术。</p>
  “可是,我没有权力同意其他的人来这论坛。再说,我也不知道可以通过什么方式请人来此地,就像你们一样。看来,只能让病人去找大夫了。”剑主勾践为难地说。</p>
  未完待续</p>
  读者朋友元旦快乐!新书今天正式发布咯!</p>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对慕斯姐姐的支持,陪伴上一本《三国奇缘》一路走来,“奇缘”仍在火热连载,“剑缘”与您共叙前缘。相约2017,我们快乐相伴!</p>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