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坠入剑坛(1 / 2)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十年磨一剑,千载铸剑魂。”</p>
  10年来,乔云始终不忘初次见教练时他说的这句话。怎奈整整10年过去了,她觉得自己在技术上和状态上都还是没能有质的飞跃。</p>
  那本《中华五千年剑魂》始终在床头,已经快翻烂了。尽管每次读都有新的收获,却始终没达到那种透彻心扉的感悟。</p>
  乔云18岁了,今年的生日恰好赶在中秋节这天,父母非常盼望她能回家吃顿团圆饭。就在本市,耽误不了太多训练时间的。可那“活阎王”老曹,竟然像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把她拎到了训练室,嘴里还一边损她为什么贪吃生日蛋糕。</p>
  “生日蛋糕是队里发给每个运动员的福利待遇,我凭什么不能吃?”她也小声地嘀咕了一句。</p>
  自从8岁进击剑队,老曹没少为难她,一点儿对妇孺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刚来时她小,字都认不全,他就把那本深奥艰涩的书硬塞给她,强迫她看不懂就先背下来。</p>
  如今她已经成年,是标致的大美女了,他还是一点儿怜香惜玉都没有,连生理期也不给她放一天假。</p>
  “老曹”其实不老,28岁的帅小伙,还没成家,连女朋友也没有。当初他在18岁的年纪收徒弟,是因为自己的手臂受过伤,已经永远不可能上赛场了。</p>
  他就把全部的精力都用在了培养徒弟上,也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这个比自己小10岁的小丫头身上。他的心里很苦,他也是从8岁入行,苦练了10年,是队里最优秀的苗子,却最终无缘大赛。</p>
  都到中秋了,今年的秋老虎还这么热,训练室里有空调,但整个人早都从身体里热透了。反正就是训练,又是和教练对剑,乔云就偷偷没穿那能捂出热痱子的防护背心。</p>
  才练了二十几个回合,老曹今天却似乎不在状态,刺出时突然手腕一抖,乔云正好挺身向前接招,谁都没想到,剑尖正顶在乔云高耸的左胸上。</p>
  “啊!”乔云一声惨叫。剑折了,断了三截。老曹握着剑柄站那儿懵了,中间一截当啷掉在地上,剑头竟扎进了乔云前胸丰满的肉里!</p>
  “对不起,乔云!是我大意了,怎么竟鬼使神差地用了你这只备用剑呢?每次都是用我的教练剑啊!更没想到你敢不穿防护背心,哎,还有不到两年就要参加奥运会了,现在每分每秒都至关重要。你这伤离心脏这么近,没有几个月是养不好的。”</p>
  老曹懊悔地站在医院icu的玻璃窗前,对着躺在里面的乔云自言自语道,手里还捧着他送她的那本《剑魂》。</p>
  果然是个“活阎王”,都这个时候了,他还不忘嘱咐护士,等乔云回病房,就把这本书放在她的床头,等她能看时就利用这段时间多读、多领悟。他还要赶着去帮她向上边申请,不要取消她奥运会的参赛资格。</p>
  乔云难受极了,不光是伤口剧痛,还喘气困难,脑袋嗡嗡的,四肢无力,好像要失重的感觉。呀!眼前怎么没有路了,只有一口深不见底的井口,还冒着寒气?不好,脚步停不下来了,哎呀!我坠下去了……</p>
  这井好深啊,好黑暗,什么都看不见。浑身冻得发抖,哎,让我怕热,总嫌自己穿得多,这回可好,都快冻死了,还不如热点儿呢。这井好像挺窄的,伸手就能触碰到井壁,却特别光滑,什么都抓不住。只能握紧了剑柄,算是给自己一点儿心理依托了。</p>
  怎么这么深啊?都下落很长时间了,一直还不到底。会有人发现救我吗?哎?好像有点儿光亮?井底还有出口,通向什么地方呢?更冷了,马上就要冻僵了,怎么有光却没有相应的温度呢?</p>
  乔云终于坚持不住了,不再奢望井壁有物体可抓住,也不再祈求有人会救她,干脆闭上眼睛等死吧。</p>
  “呀,流了这么多血,这姑娘伤得不轻啊!匡胤太祖,这里就您懂医术,怕是得您亲自帮着瞧瞧了。”说话的是上届剑主、来自战国时期的越王勾践。</p>
  “是啊,这姑娘胸前好像还有剑头折在里面,我这点儿医术也只能先帮她止血消炎,看样子剑头扎得不浅,这样冒险拔出会有生命危险。”这是宋太祖赵匡胤在说话。他会医术,历史上以针灸著名。</p>
  “来,我们先把她抬进屋里吧,这山风凉,人流血时会害冷。我那儿还有上好的金疮药,一会儿看匡胤太祖能否用得上?”这人是魏文帝曹丕,他上前要抬乔云的头,李白连忙也跑过来,帮着抬她的脚。</p>
  这里正在举行每十年一届的“华夏剑魂论坛”活动。今天是八月十五,该是决出新一任剑主的日子了。可按规则参加的十名选手今年只到了8名,他们从端午之后就陆续有人到了,直到这最后的期限了,还是有人没到齐。</p>
  “人还没到齐,这还从天而降个受伤这么重的姑娘,看来今晚的决赛不一定能如期举行了,这可如何是好?”几位剑客议论着。</p>
  这里叫做云光山,雾霭缥缈,环境清雅幽静,笼罩在浓重的奇妙神韵之中。这里是一处异世空间,是“华夏剑魂论坛”的所在地。</p>
  这个论坛的主题是“十年磨一剑,千载铸剑魂”,旨在弘扬中华上下五千年的剑术和亮剑精神,不断传承并发扬光大。</p>
  没有人知道这个论坛从何时、由什么人发起成立,都有哪些人参加过。但是每一届活动完成后,都会有更精妙的剑法、更高超的剑术以及更升华了的剑魂,凝结成更高的成果结晶,被写成一本到n本厚厚的专著,留在密室的书架上。</p>
  同时,还有若干文治武功的政治、军事甚至经济、历史以及医药等众多领域的专著形成书稿,存于另外的书架。所以,论坛历时不会太短,一般几个月甚至一两年时间。</p>
  这绝对是一个水准极高、级别顶尖的组织活动。</p>
  这次的选手中就有春秋时期的大思想家墨翟、战国时期的越王勾践、东汉光武帝刘秀、三国的魏文帝曹丕、后燕成武帝慕容垂、隋末的扶馀国主虬髯客、唐代大诗人李白、宋太祖赵匡胤等。</p>
  “不如这样吧,”上届剑主越王勾践说,“从目前到场的选手身份来看,我分析这次大多是帝王,或许另外两位的国事繁忙,耽误几日也说不定。不妨我们就先一边切磋,一边继续等候。众位看如何?”</p>
  “是啊,既然决出新任剑主也是带领大家一起研修、探讨,由上届越王剑主带领我们先进行也是一样。等另外两位到了,我们再决出新剑主也不算误事。”大家赞同着。</p>
  “剑主,那受伤的姑娘,又是何来由呢?依老夫看,她手中持剑,那剑的样式却很特别,会不会,她也是其中的一位选手呢?”墨翟轻轻捋着胡须分析道。</p>
  “是啊,这每一届的剑主可以向下一届成员公开身份,我们都知道再上届的剑主是唐代剑圣裴旻将军。可是选手的身份是不允许公开的,连剑主也不能事先知晓。所以,我也还不知道另外两位是何许人也。”越王勾践说。</p>
  “裴旻剑主不是太白先生的剑术师父吗?你们在私下里有议论这剑坛的话题吗?”有人问李白。</p>-->>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