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 画中人(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洗手间中的三人剑拔弩张,就在六目相视,局势一触即发的时候,洗手间的房门忽然被人推开,迈步欲走进来的人是会场的保洁人员,女人一抬头,想必没料到屋中会是这样的情况,左右看了一眼之后,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p>
  简悠深吸一口气,冷冷的看了眼文婷熙跟余婻之后,就这样迈步离开了洗手间。</p>
  余婻别开视线,脸色难看的很,文婷熙也是暗自调节呼吸,几秒之后,她拉了下余婻的胳膊,出声道,“回去吧。”</p>
  再回去会场的时候,展台上正在拍卖另一件商品,萧慕见文婷熙跟余婻回来,他低声道,“怎么这么久?”</p>
  文婷熙很努力地勾起唇角,淡笑着回道,“女人嘛。”</p>
  正说着,萧慕眼尖的看到了文婷熙手臂处的划痕,他倾身过去,伸手握住她的手腕,微微一侧,文婷熙也低头看去,只见左手腕处有一道红色的划痕。</p>
  萧慕出声道,“怎么搞的?”</p>
  文婷熙眼中很快的闪过了一抹什么,随即无所谓的回道,“没事儿,可能不小心碰到哪儿了。”</p>
  萧慕很聪明,文婷熙刚才走的时候还没事,这一会儿回来就多了一道划痕,余婻的脸色也是不大对劲儿,他微微侧头,看向不远处的简悠那一桌,只见简悠紧抿着唇瓣,正在伸手抚平胸前的褶皱。</p>
  压低声音,萧慕道,“你们动手了?”</p>
  余婻出声回道,“要不是婷熙拦着我,我非揍她不可。”</p>
  萧慕看着余婻道,“你还想在这种地方动手?真不怕坐实了你戏霸打人的名声?”</p>
  余婻冷着脸回道,“贱人矫情,就是欠揍。”</p>
  萧慕撇撇嘴,然后看着文婷熙道,“这边的记者眼睛都很尖,你手腕上的伤痕千万不能被他们看见。”</p>
  说罢,萧慕不着痕迹的将文婷熙的手拉到了桌子下面,然后抽出白色的蕾丝镂花餐布,在文婷熙的手腕处系了一个蝴蝶结。</p>
  文婷熙看着萧慕如此心细如尘的样子,她微笑着道,“果然是身经百战的老前辈啊。”</p>
  几人在下面聊天的时候,台上已经又换了一件拍卖的商品,这次拍卖的,是位于城郊南路的一栋废旧图书馆,一共三层,面积为四百五十尺,周围带着一个直径三十米的大院子。</p>
  在照片中可以看到,这栋图书馆已经废弃了很多年,院子中也是野草丛生。</p>
  展师在台上介绍完之后,出声道,“此件商品,底拍四百五十万,每次叫价十万。”</p>
  话音落下,足足过去五秒钟,才有一桌举牌子。</p>
  展师道,“四百六十万,广发银行的张先生出到了四百六十万。”</p>
  余婻低声对文婷熙道,“城郊那边那么偏,四百五十尺,四百五十万,一尺一万了,它以为它在市中心啊?就算是慈善拍卖也不能拿所有人都当冤大头吧?”</p>
  文婷熙却道,“阿婻,你之前不是一直说要找个地方开酒吧嘛,我觉得这地方就不错。”</p>
  余婻诧异的看着文婷熙,微微皱眉,满眼狐疑的道,“这地方?从市中心开过去起码一个半小时,在那里开酒吧,我专门给迷路的人备酒是吧?”</p>
  文婷熙低声回道,“这你就不懂了,你能在市中心买下一栋三层好几百尺的别墅开酒吧吗?那你最好准备个三五千万的,关键现在市中心的房子是有市无价,你想买都买不到,我看这房子地方是远了点,但是只要以后好好装修,名声打出去,不怕没人慕名而去,而且我私下透露你啊,我听我爸说,城南那边的地,五年之内就会被开发商高价买走,你买下这套房子,就当是留着升值也好,我保证五年之后,你最起码翻五倍。”</p>
  余婻闻言,眼中的惊诧已经转化为惊喜,文婷熙对她眨了下眼睛。</p>
  余婻眼球转动,几秒之后,就在展师站在台上喊四百八十万第二次的时候,她举起牌子,出声道,“五百万。”</p>
  展师的目光再次落向了余婻这头,然后笑着道,“余小姐出到了五百万,还有人出比五百万更高的价格吗?”</p>
  台下的众人皆是一副兴趣不大的样子,毕竟生意做得特别大的商人,不会看重这么单独的一块地方,而一般不知道内幕,也没想好要做什么的明星和其他行业的人,单纯的觉得地界不好,不想入手,所以余婻这次,轻松松的用五百万拍下了这栋三层的废弃图书馆。</p>
  简悠看着余婻这边,眼中带着赤裸裸的恨意,因为经过之前的那一次,她害怕文婷熙跟余婻又是坑她,所以愣是没敢跟着报价。</p>
  余婻给工作人员开了支票,然后接过房契,笑眯眯的对文婷熙道,“好姐妹,以后发家致富就靠你了啊。”</p>
  文婷熙淡笑着回道,“好说。”</p>
  快一个半小时的拍卖会,展出的商品琳琅满目,余婻今天斩获了一栋房子,萧慕也为了帮文婷熙做扣,拍下了一串玛瑙手串,文婷熙倒是一副走马观花的样子,无意参与竞拍,直到展台上面展出了最后一件商品。</p>
  两名侍应生推着一副两米乘一米二大小的东西来到台上,因为上面盖着一闪深红色的帷幕,所以众人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只是大抵猜得到,应该是字画之类的东西。</p>
  果然,展师站在台上,出声道,“我们今晚展出的最后一件商品,它是由国内目前最火的青年画家周审所画,目前远在国外参加比赛的周审,听闻今晚会在这里举办慈善拍卖会,所以特地将他自己的心爱之作贡献出来,希望有缘人得到,而且很有意思的是,这幅画,画得是在座嘉宾中的一位。”</p>
  话音落下,台下有些小的骚动,大家都在交头接耳,似是来了兴致。</p>
  余婻也微微挑眉,出声道,“哇,周审的画也能弄到,看来这次的慈善拍卖会下了点功夫的嘛。”</p>
  萧慕淡笑着道,“你们猜他画里面的到底是谁啊?”</p>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