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四章 善恶难辨(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文婷熙从文家回去之后,就洗了个澡,早早的躺在床上,想着明天早上要去公司,她闭着眼睛,努力的想要早些睡,但是闭上眼睛之后,脑中不受控制的就出现了昨晚在夜魅看到的一幕,迟晋延怀中搂着陌生的女人。</p>
  眉头微微蹙起,文婷熙努力了半晌之后,终究是猛地睁开眼睛,完全睡不着。</p>
  伸手摸到床头灯的开关,文婷熙打开床头灯,暖黄色的灯光立马笼罩着主卧,她眯眼看了眼墙壁上的复古钟表,此时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快十二点了。</p>
  迟晋延还没有回家,她真的很想知道他现在在哪儿,在干什么……</p>
  伸手撑着自己的额头,文婷熙知道,一切矛盾都是源自怀疑,她不停的给自己做着心理暗示,她跟迟晋延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她了解他,他不是那种人,不是的……</p>
  但是心底深处响起了另外一个声音:文婷熙,你都亲眼看到了,还能不相信吗?你这是在骗自己,容忍他的寻欢作乐吗?</p>
  文婷熙觉得自己的脑袋快要炸掉了一般,不得不承认,她现在懦弱的不成样子,哪怕是从前,她跟迟晋延的感情基础没有那么深,甚至可以说毫无感情基础的时候,只要感觉到他的不对,她都会据理力争的跟他争吵,弄清楚事情的真相。</p>
  可是如今,眼看着迟晋延在外面花天酒地,她却还要骗自己,说他是一时的寻欢作乐,他是心情不好才这样的……可是她呢?谁来考虑过她的感受?</p>
  越想越难受,文婷熙坐在床上,眼泪不由得上涌,正在这时,叮咚,叮咚几声传来,放在床头柜处的手机响起,文婷熙下意识的一把抓过手机,以为是迟晋延打来的电话。</p>
  拿起手机一看,原来是一个陌生号码传来的彩信。</p>
  文婷熙鲜少收到彩信,尤其是陌生号码发来的。</p>
  眼眶中的眼泪短暂的停止住,文婷熙划开锁键,按下四位数的密码,然后将手机打到彩信的页面。</p>
  几张图片以百分比的形式快速上传,大概三秒之后,文婷熙看到了第一张图片。</p>
  那是在一个昏暗的地方,迟晋延怀中揽着一个身穿白色小短裙的陌生年轻女孩,他正回头,不知道跟谁在说话。</p>
  第二张,依旧是迟晋延揽着白裙女孩,只不过这一次,他在跟她说话,脸上的笑容是那样的明显。</p>
  第三张,他亲吻了女孩的侧脸……</p>
  第四张……</p>
  照片一共有七张,背景是在夜店当中,灯光昏暗,看得出,拍照的人是故意针对迟晋延,他身后的人都没有拍到。</p>
  文婷熙没法用语言去形容,当她看到这几张照片的时候,心里面是怎样的感觉,就像是……被人一下子扼住了脖子,她的呼吸瞬间停止,瞳孔也骤然缩小。</p>
  明明已经心痛到窒息,但视线还是落在屏幕上,手指也是机械的上下翻着,将几张照片看了又看。</p>
  眼泪,不知何时模糊了视线,文婷熙咬紧牙关,足足过去一分钟的样子,她这才猛地抬起手,一把将手机扔在了地板上面。</p>
  砰地一声,手机砸在木质地板上,发出了闷闷的声响。</p>
  心里面太痛了,痛到文婷熙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她扔枕头,扔被子,把手边所有能扔的东西,都扔在了地上。</p>
  一个没忍住,第一个破碎的哭声溢出了嗓子,文婷熙听到自己委屈到极致的声音,她再也受不了,嚎啕大哭起来。</p>
  身边没有人,偌大的卧室,偌大的二层,偌大的别墅……也就只有文婷熙一个人。</p>
  最寂寞的时候,不是没有人在你身边,而是曾经享受过极度的温暖,后来再生生的抽离。</p>
  那么相信,甚至比相信自己还要相信迟晋延,可如今却被现实猛地打了一个巴掌,文婷熙心中已经说不上是愤怒还是伤心,那种赤裸裸的被侮辱的感觉,迎面扑来,她甚至想要杀人,气的想要杀了迟晋延。</p>
  他怎么能这样……怎么能这样做……</p>
  一个人坐在空荡的大床之上,哭到筋疲力竭,哭到满脸分不清是泪水还是汗水,文婷熙最后无助的侧躺在床边,一只胳膊垂下去,一如死掉了一般。</p>
  有那么个瞬间,她甚至黑暗的想到,不就是闵敏死了嘛,所以迟晋延才如此变着相的折腾,那如果死的人是她呢?他是会痛不欲生?是会像现在一样夜夜笙歌?还是……</p>
  越想越觉得心酸,文婷熙眉头一蹙,眼泪再次流出。</p>
  折腾了近一个小时,文婷熙这才缓缓平复了情绪,从床上翻身坐起,她的一头长发顺着肩膀垂下来,光着脚踩在床边的长毛地毯上,文婷熙迈步走到前面,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手机。</p>
  重新找到之前给她发彩信的陌生号码,文婷熙拨打了过去,手机里面只传来一声响,随即就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用户已关机。”</p>
  文婷熙微微皱眉,随即换成短讯,发了一句话:你是谁?</p>
  但是手指刚要按到发送键的时候,文婷熙却停住了,她心中在想,如果对方不想让她猜出是谁的话,怕是她发了也没有用。</p>
  愤怒过后,冷静取代一切,文婷熙认真的琢磨了一下,到底是谁有可能发这样的彩信给她,但又不露面的。</p>
  首先知道她电话号码的人就有限,其次这几张照片,到底是善意的告知还是恶意的打击,她现在还不得知。</p>
  文婷熙赤脚站在地板上,脚底已经一片冰凉,她却浑然不知。</p>
  径自琢磨了半晌之后,文婷熙终是皱眉,那股由心而发的疲惫感再次涌上来,她顿觉无奈,生活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就像是陷入了一场风暴之中,所有的一切,都来得那般凶猛跟突然,就在她刚以为自己脱离了风暴的中心,但是一转眼,却发现自己已经置身在另一个风暴的中心。</p>
  这种无休止的担惊受怕与精神的折磨,已经让文婷熙的心理承受能力,达到了顶峰,她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突然一个忍不住……绷断了。</p>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