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消除记忆(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是她,就是她……”
  目空完全目空一切了,除了前方这个女孩。
  室内只有盈盈跳动的烛火。
  黑色的地毯,黑色的屏风,黑色的硬汉,还有身穿黑色连衣裙的女孩。
  哪里都是黑色的,安静,诡秘,祥和。
  但却是充满死亡气息的祥和!
  这里就像是阎罗宝殿,而那女孩犹如掌管生死的女神一般。
  “我叫,我叫孙目空。丽丽小姐,我实在是太仰慕您了。”目空激动不已的向前迈出了几步继续说道,“我知道自己的相貌实在是配不上您,但请您听我说,我是,我是孙氏医疗的未来掌门,我拥有一百辈子也花不完的钱,我可以让您拥有这世界上一切您想要的东西,比如,比如这幅画。”
  目空麻利的从袖筒中取出一只空间收纳盒,小心翼翼的将手伸了进去。
  慢慢的,油画的一角出现在空中。随着手的不断上拉,油画暴露在空中的部位渐渐变成正常大小。
  在雷伊惊讶的目光下,目空像变魔术一般从这个三寸见方的小盒中抽出了一副完整的油画。
  果然是一只运用了空间折叠技术的收纳盒。
  作为最新科学技术的运用,这只小盒造价不菲,甚至比起梵高的画来也不遑多让。
  目空果然有的是钱!
  可怕的是,这位不差钱的正派青年还是个对自我有正确认识的人。
  在因外表被拒绝之前必须要马上交代自己富可敌国的事实。否则钱就毫无用武之地。
  “噗通。”
  目空单膝跪下,双手捧着油画。
  “丽丽小姐,这是一副珍贵无比的画。作为这个星球最有名的艺术家之一,梵高先生的画一直备受豪门追捧。但这幅画却没有记录在名册上,罕为人知,所以更加珍贵。请先接受我的诚意。”
  丽丽坐在自己的宝座上,一双美丽的眼睛高高在上的望着单膝跪在自己面前的人,眼神冰冷。
  黑色的烛光闪动,森罗宝殿内悄无声息。
  半晌,一丝妖媚的笑浮现在丽丽脸上,明眸皓齿,却不发一语。
  目空依然单膝跪地,惶惶不安。女神就在面前,她会接受自己吗?目空的信心在随着沉默渐渐流逝。
  真是太美了!难怪目空一见倾心,雷伊望着高高在上的丽丽心中默想。
  漂亮女孩并不稀有。但美丽中蕴含着优雅,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无穷魅力的女孩就世所罕见了。
  雪白纤手中微微晃动的美酒,精致无双的容颜上一抹妖媚的微笑,溪水般清澈的眸子中尚未消融的秋霜,这一切都将丽丽映衬的像一位真正的女神,不知有多少人曾像目空一样拜倒在她的脚下。
  这绝对是雷伊一生中见过的最美的两个人之一。
  另外一个就是萧晴。
  两人都美的惊心动魄,两人都美的无可挑剔,但却呈现出完全不同的两种气质。一个像清高淡雅、一尘不染的白荷花;一个像雍容华贵、富丽堂皇的红牡丹。(出自霍达老师的《穆斯l的葬礼》,在此引用。)
  “一百辈子?”
  就在跪在地上的目空快要坚持不住时,丽丽小姐开口了。
  “那也不过是弹指一瞬。”丽丽小姐略微蹙眉,美丽的眼眸中秋霜依旧,却仿佛又多了一丝痛苦的味道。
  目空看呆了。
  雷伊也有些走神,要不是因为见过九天仙子般的萧晴,自己也一定会被命运女神般的丽丽所俘虏。
  不。
  不仅仅是因为见过萧晴,还因为永远存在于雷伊心中的那个女孩。
  ……
  丽丽小姐优雅的将纤手中的酒杯送到唇边,一饮而尽。
  秋水般的双眸重新凝聚到雷伊和目空身上,寒霜依旧,痛苦渐消。
  “我问一句,你们答一句。答不出来我会惩罚你们,答的不好我依然要惩罚你们。”丽丽冷若冰霜的说道。
  “好好,随便你问什么我都会回答的。”目空连忙答应。
  但丽丽的双眸中却闪过一丝阴霾。
  顷刻间,右手边的黑衣硬汉向着目空跪地的方向伸出了一只巨大的闪烁着金属光泽的手掌。
  红芒一闪,伴随着凄厉的惨叫声,单膝跪地的目空被击飞了五六米远。
  “啊啊啊啊……”就在目空哀嚎不止时,右手边的硬汉手掌微微向下压了一下,惨叫声戛然而止。
  突然的变故让雷伊目瞪口呆。这硬汉分明不是一个人,而是装备了各种攻击性磁场的杀戮机器(23世纪,除一些军方机器人外,所有的机器人都是服务型机器人,强壮如强熊也仅仅是守护型机器人,不会主动攻击人类)。
  丽丽面无表情的俯视着痛苦挣扎的目空,完完全全成为了掌握别人命运的女神。
  这女孩是谁?怎么会拥有攻击型机器人?
  就在雷伊惊讶不已时,丽丽左手边的黑衣硬汉出手了。
  他仅仅是随意挥了一下手,黄光闪过。雷伊发现自己被困在原地,一步也动弹不得了。
  “看来这位先生没有听明白,那我再补充一条,当我没有发问时,你们最好一句话都不要说。”
  丽丽小姐从宝座上站了起来,雪白的纤脚踩着黑色的地毯缓缓向二人走来。
  “你们也不用紧张,如果二位的回答能让我满意的话,我会放你们走的。”
  挣扎着站了起来的目空发现自己也被困在一个看不见的小圈子中不能移动。而心中的女神正赤着双脚向自己走来。
  恐惧慢慢从目空心中滋生出来,他忽然发现这个世界是高深莫测的,钱是一轮明月,但世界却不仅仅拥有夜晚。再明朗的月色也会被东升的旭日所淹没。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我们不知道的东西了。
  但女神就是女神,目空渐渐燃起的恐惧中还带着一点点兴奋。
  “这幅画是什么时候得到的?”丽丽停在离目空三米远的地方问道。
  “是,是半年前家父从一个私人收藏家手中买的。”目空飞快的回答道。
  “很好。”丽丽冰凉的眸子看着目空继续问道,“那人是谁?”
  “我,我不清楚。”目空惶恐的回答。
  “啊啊啊啊……”
  红芒一闪,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从目空口中传出。
  因为禁锢,惨叫过后的目空依然没能移动一步,头发像烧焦一般冒着几缕黑烟。
  “你最好想清楚再回答。”两只洁白的玉足像舞蹈般优雅的移动了一下,丽丽充满寒霜的眸子望向了雷伊。
  “金属片中封闭的能量从何而来?”
  “邀请函是时光游戏坊中的工作人员制作的,能量应该是他们传导进去的。”雷伊慌忙答道。
  自己完全不能反抗,如果想早点离开这里,只能老老实实回答问题。
  “是谁?”
  “应该是美树老师?”雷伊也不确定。
  “谁是美树老师?”丽丽的眼神中闪过一丝不耐烦的样子。
  “他是时光游戏坊的二当家,是世界第二程序员,是,是……”雷伊绞尽脑汁的回忆着,“是业余哲学家之王,拥有以自己名字命名的定理,是……是美果的父亲。”
  “父亲?他有孩子了?”女神好像非常惊讶,也非常失望。
  “不不关我的事啊。”雷伊慌忙说道,惹怒命运女神可不是闹着玩的。
  “他住在哪里?”
  住在哪里?我怎么知道?
  但不知道三个字完全不能说啊!
  “他,他住在飞碟里。”
  丽丽一言不发的转过了身,慢慢向平台上的宝座走去。
  不知道自己的回答算不算好,但八成没有让丽丽满意。
  命运总是在开自己的玩笑。当自己满心欢喜的辞职,准备迈向光明的未来时,居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
  这位命运女神的背影散发着死亡的气息,说不定自己真的会葬身在这里。这诡异的情景完全不像是在现实之中。
  就在雷伊惶恐不已时他看到了另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命运女神柔美的双脚并没有踩在漆黑的地毯上,而是和地毯有一点点距离,她居然能踏在空中?
  这间宫殿般巨大的房子中并没有安装任何重力感应装置,也不似时光游戏坊中的巨树那样布满磁场,这位神秘的女孩好像是凭借自身的力量在改变重力(23世纪依然是科学的世纪,这里从来没有魔法。)?
  这已经超出了雷伊的认知。
  “时间快到了,最后一个问题,私人收藏家是谁?”女神重新坐在自己的宝座上。
  时间快到了?谁的时间快到了?
  “我真的不知道……”在两排蜡烛昏暗的火苗下,目空痛苦的答道。
  “二位先生的表现让我很失望。”丽丽冷冰冰的说道,伸出一只雪白的玉手在空中轻轻挥舞了一下,“处理了吧。”
  左右两个黑色杀戮机器同时伸出了双手,一人对准一个目标,手中的红光渐渐开始耀眼。
  雷伊拼尽全力的扭动着身子,却寸步难行。目空也拼命扭曲着身体,但毫无作用。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空间发生了异变!
  空中犹如水面一般出现了层层涟漪,向四面八方开始扩散。
  “哼,真是阴魂不散啊,她又来了。”丽丽微皱眉头厌恶的说道。
  “算了,消除记忆吧。”
  这是雷伊晕倒前耳中闪过的最后声音……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