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撒由那拉(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在哪里?”
  “蝴蝶,是蝴蝶。”雷伊拉扯着头发痛苦的说道,“我们都忽略了一件事情,那就是我们遇到过太多次的蝴蝶了。我们总是认为在这清水山坡,在这桃花谷中有蝴蝶是再正常不过的了,但是我们错了。”
  “错了?”
  “对!因为我们遇到的都是同一只蝴蝶!她色彩斑斓,有着彩虹般绚丽的翅膀,而且,有人死的时候她总会出现。我还一直以为这只是一副哀婉的画面,却不知道这就是你永生的秘密,你在饱食刚死去人的魂魄!”
  “有意思,你说蝴蝶是我变的有什么证据?”
  “当然有!”
  雷伊响亮的声音在晨风中回荡着。
  “在月圆之夜变成怪兽的并不只有我和刘敏,还出现过一只怪兽。”雷伊望着静静的躺在地上的刘敏伤感的说道,“我亲爱的刘敏告诉过我水池中也有一只怪兽。她是这样说的,夜空晴朗,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划过水面,然后月亮升起来了,之后她在池塘碧绿的池水中看到了一只怪兽。”
  雷伊望着在晨风中轻轻舞动的白色窗帘继续说道,“但是第二天,刘敏就坐在池塘边上却怎么找都找不到那只怪兽了。这说明那只怪兽和我们一样也是因为碰触了某样东西,在月光的作用下变出来的,所以很快又消失了。我猜那怪兽应该只是一条鱼,也许这条鱼内心苦闷,耐不住寂寞,只是想要看一看外面那危险的世界,就在它奋力跃出水面时,它的身躯碰到了那只色彩斑斓的蝴蝶,然后月亮升起来了,皎皎月光将这条鱼变成了一只怪兽。”
  “所以那只蝴蝶就是我变的吗?”
  “对,这只蝴蝶也没有和所谓的四个女儿,所谓的老先生同时出现过。而且还有一个决定性的证据。”
  “什么证据?”
  “让我们来回忆一下昨天晚上在这个山坡上发生过的一件事情。当时昏迷中的刘敏忽然醒了,想要喝水。老先生装作取水的样子回房舍了,山坡上除了我们只剩下一只蝴蝶在围着木雕打转。阿克蒙和韩胖子这两个卑鄙的家伙正围在周钢身边窃窃私语,突然周钢大怒喊了一个滚字喝退二人,同时还射出了一把飞刀,这把刀擦着蝴蝶的翅膀钉在了木雕上,强大的力量还带倒了木雕。这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明显受伤了,她斜斜的飞到房舍后面消失不见了。过了很久,老先生才捧着水姗姗来迟,当时您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腰部,说是扭伤了。很明显,那不是扭伤而是刀伤,因为您就是那只蝴蝶!”
  ……
  半晌,从低矮的房舍中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来。
  木雕依然倒在地上,无人问津。
  雷伊默默的将木雕捡了起来。
  “好吧,蝴蝶是我变的。”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在不可辩驳的证据面前只能承认。
  “不,蝴蝶不是你变的。”雷伊把玩着手中的木雕。
  “什么?你说了这么多不就是为了证明蝴蝶是我变的吗?”
  “不!你根本就是一只蝴蝶,那些所谓的老先生,几个美女才是你变的,你的本体就是蝴蝶!”
  “……为什么这样说?”
  “因为我和刘敏跌落过断崖,后来我们来到一个有着一颗巨大香樟树的洞穴。就在我背着刘敏将要爬出洞穴时,在香樟树顶端一节粗大的树枝上我看到过一个人,一个辨认不出模样,很快就风华了的人。”雷伊回忆着当时那个诡异的场景,那双充满遗憾的眼睛和那只想要抓住什么的手。
  “那人是谁?”
  “我猜那人才是清水山坡真正的主人,那位才是真正的老先生!而您只是一只蝴蝶,是您变成那位老先生的模样在幕后操纵着这一切。”
  “有什么证据?”
  “一件衣服。老先生发生过什么我不清楚,但死前一定是充满了遗憾。他的身体虽然很快就风化了,但身上那件衣服却跌落在树枝上,那是一件青灰色的布袍。明白了吗?当我在山坡上看到您的时候我就觉得很眼熟,因为您也穿着一件和那件衣服一模一样的青灰色布袍。因为您变成了他的样子。”
  “好好好。有意思,有意思。”声音不再苍老,既然都被发现了,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
  “所以所谓的美女,财富,巨龙都是假的。这些都只是我将勇者召集起来的一种手段,只是为了让大家自相残杀,这样我就能坐收渔翁之利,饱食死者的魂魄对吗?那我为何要做这样麻烦的事情,我直接动手杀人不就行了?”
  “您不能。”雷伊淡淡地说道。
  “我不能杀人?”
  “对!您只是一只色彩斑斓的妖蝶,除了变化之术,您什么也不会,什么也做不到。”
  “什么?你为何会这样说?”房舍内的声音明显颤抖起来。
  “因为我们在山谷中遇到了一个人,一个本应住在大雪山山洞中的人,他应该是上一次征婚的幸存者。他说自己杀死了巨龙,得到了永生。他可能是上次来的人当中唯一的一个幸存者,他杀死的巨龙无非就是在月圆之夜变成其他怪兽的同伴,在那个山洞中,在那样一个皓月当空的夜晚,山洞中会发生怎样恐怖的事情啊,那简直就是一个不死不休的修罗场!最后他赢了,所有人都死了。也许是出于内疚,也许是出于恐惧,他虽然没有死,但心智不清了。这整整一年他都在这个到了夜晚就变的危险无比的山谷中游荡。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虚弱的不成样子了,他居然吃了一点点东西就死了。但即使是这样您依然没有想过要杀死他,因为我说过了,除了变化之术,您做不了任何事情!”
  “你……你……这就是你敢站在我面前的理由……”
  “不全是。”
  “还有什么?”
  “游戏还没有结束,那是因为还有最后一件事情我没有做。”
  “什么事情?”
  “杀死恶龙!”雷伊把玩着手中的木雕轻声说道。
  “恶龙?哈哈哈,真的有恶龙吗?你不是说那些怪兽都是因为碰触过我后在月光下变幻出来的吗?桃花谷的巨龙洞中真的有恶龙吗?”
  “有!”
  雷伊大声喊道。
  声音在山坡上空回荡着,久久不散。
  “当我进入山谷中的洞穴时,一种异样的感觉油然而生,好像和我心中的某个理念产生了冲突,我一直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直到天亮了,我瘫坐在山谷中听到各种鸟欢快的鸣叫时才发现了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那就是那个山洞实在是太寂静也太干净了!”
  “那又怎样?”
  “一直以来我们都理所当然的认为绳索下面就是桃花谷,那个山壁上的洞穴就是巨龙洞,但说到桃树,这里也有一株。”雷伊指了指绳索前面那颗还插着飞刀的桃树继续说道,“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得到了一条别人都不知道的信息,是一首歌谣,歌词是这样的,巨龙在哪里啊,巨龙在哪里?巨龙就在那桃花谷的山洞里。那里有红花啊,那里有绿草,还有会唱歌的小黄鹂。这是一条绝对不会错的信息,但我实在是太蠢了,太蠢了!我一直都没注意到,那个安静的夜晚,那个光滑的山洞中因为月光纤毫毕现,那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红花,绿草,更没有什么黄鹂,那里根本就不是巨龙洞!”
  ……
  半晌没有任何声音传来。
  “所以是有恶龙的,它一直隐藏在我们的视野之外。”雷伊缓缓说道。
  “那恶龙到底在哪里呢?”
  “四周连绵起伏的群山将这里映衬的也像是一个山谷,这里也有一株桃树。所以这清水山坡才是真正的桃花谷!”
  “但这里没有山洞……”声音开始颤抖。
  “有,这间低矮的房舍就是真正的巨龙洞!”雷伊指着房舍的窗台说道,“这狭长的窗台上放着两盆植物,一盆红花,一盆绿草,所以这里才是真正的巨龙洞。”
  “……可是,可是黄鹂在哪呢?”声音更加颤抖
  “黄鹂就在我手中!”雷伊晃了晃手中的木雕,“我记得这只木鸟当时是滴哩哩滴哩哩鸣叫的,这就是黄鹂鸟!”
  “所以,那只恶龙……”
  “没错,您才是那只恶龙。”雷伊豁然扯开了洁白的窗帘。
  低矮的屋舍内金光闪闪,地面上摆了几大箱装满金银珠宝的黄灿灿的箱子,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飘舞在几只箱子的上空。
  “和桃花谷一样,我们也搞错了另一件事情,就是认为恶龙一定要是一条巨龙的形象。但其实您才是恶龙,您一直隐藏在幕后,用美女财富和永生吸引着一个个来者,选一个有明月的夜晚,将所有人带到山谷中自相残杀,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您就可以饱食充满**的魂魄,得到永恒的生命,这才是所谓的永生的秘密。”
  “你……你想干什么……”
  美丽的蝴蝶扇动着斑斓的翅膀想要逃走。
  “嗖。”
  一只寒光凛凛的短剑飞了过来,将蝴蝶钉在了房舍中的一根木桩上。
  两扇彩虹般绚丽的翅膀最后翕动了几下,终于停了下来。
  雷伊说的没错,作为幕后黑手的妖蝶除了变化外什么也做不了,人类的**才是供养妖蝶永生的食粮。
  “游戏者雷伊杀死恶龙并揭开所有秘密,游戏进度33。恭喜通关!游戏将在三分钟后结束。”
  这次系统的声音不再冰冷,而是充满热情。
  哼,所有的秘密吗?不见得吧,比如刘刚究竟在哪里,或许永远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雷伊来到刘敏身边,将刘敏紧紧的抱在怀中。
  “刘敏,一切都结束了。”
  雷伊的眼泪默默的滑落下来。
  “刘敏,我会一直陪着你,直到最后一秒钟。”
  雷伊泪如雨下。
  ……
  在雷伊心中永远会有一个盛放清水山坡的角落,那里湖面总是澄清,那里空气充满宁静,雪白明月照在大地,藏着她最深处的秘密。
  四周逐渐漆黑,充满色彩的山坡开始模糊,游戏终于要结束了。
  刘敏渐渐消失在雷伊怀中。
  “刘敏,撒由那拉。”
  雷伊的眼泪流干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