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可怜的人(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有人来了。”
  一直一言不发坐在地上打坐的区洗尘忽然开口了。
  身后致密的桃林中果然传来一些轻微的声响。
  “我们,我们还是走吧。”刘敏怯生生的说道。
  在这广袤无垠的黑暗山谷中,来人无非就是如杀戮机器一般恐怖的周钢和服用了阎魔丹后更加恐怖的韩胖子。
  “嗯。”
  阿毛和雷伊连忙点头同意了。
  “……好吧。不过我可以自己走了。”区洗尘手握长刀试探着聚了聚气,然后也很不甘的点头同意了。
  四人重新上路,向着桃林深处走去。
  片刻后,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出现在大家刚刚驻足的地方,漆黑夜色也掩盖不住蝴蝶美丽的色彩。它挥舞着两扇彩虹般灿烂的翅膀,缓缓飞入桃林中,消失不见了。
  区洗尘走不快,每走一步都要用长刀点地,但他还是坚持自己走,拒绝了阿毛的搀扶。
  刘敏和雷伊走在前面,漆黑的桃林就像没有尽头一般,夜风依然呼啸而过。
  “雷伊,你在想什么?”刘敏望着默不作声的雷伊柔声问道。
  “我在想,韩胖子虽然变成了可怕的怪物,但神志不清,移动也非常缓慢,我们只要注意一些应该没有问题。但周钢就不一样了,你也看到了他的飞刀有多可怕,他随时都有可能出现。”
  “是啊。要是鱼竿还在的话就好了,唉……”刘敏叹了口气。
  “没关系,也许周钢已经遇到了韩胖子,说不定两个家伙已经同归于尽了,哈哈。”雷伊尴尬的笑了。
  都怪自己,虽然有把宝剑,但还要受累于cd时间,关键时刻总是掉链子。
  不,不怪自己,都怪这把宝剑。
  不,也不怪宝剑,都怪这游戏的设计。
  不,也不怪游戏本身,都怪设计这游戏的人。
  对!
  都怪王安心!!!
  宝剑能否使用这样的大事作为主人却无法知晓。
  宝剑在能使用的状态和不能使用的状态都是一模一样的存在。
  想要知道cd时间到没有,除了对着目标大喊撒由那拉外别无方法。
  但,这算什么鸟办法?
  结果无非两个,第一,闪电击出,这意味着接下来你遇到危险的时候,这剑就是一堆废铁了。第二,闪电未出,这意味着接下来你遇到危险的时候,你还是不能确定闪电会不会来。
  雷伊愤怒的盯着手中的宝剑,那犹如一束倾斜的头发一般的护手越看越不顺眼。
  “刘敏姐姐,雷伊大哥……”
  阿毛的声音忽然从身后传来。
  “我们休息一下吧,洗尘大哥他……”阿毛还没有说完就被洗尘打断了。
  “没事。我挺得住……”
  区洗尘正艰难的挪动着步子,身躯仿佛有千斤重,每走一步,长刀都深深的插入了泥土中。
  “好啊。”刘敏柔声答应。
  ……
  一堆篝火在黑夜中重新升起。
  致密的桃林中空间狭小,雷伊和刘敏的后背紧紧地贴在一株桃树上。
  区洗尘放下长刀,重新打坐起来。
  “我们已经走出很远了,韩胖子神志不清走不快,我想一时片刻还过不来。”阿毛一边说着一边将刚折的树枝送进火中。
  “噼啪……”
  带着露水的树枝在旺盛的火焰中劈啪作响。
  浓密的夜色没有任何淡薄的痕迹,广袤的桃花谷就像从未拥有过光明。这堆小小的篝火犹如漂浮在漆黑大海上的一座小小的灯塔。
  “大家都累了,吃点东西吧。”阿毛借着火光从包裹中取出了一小摞叠得十分整齐的饼子。
  “我好像一点也不饿。”雷伊连连摆手。
  “我好像也不饿。”刘敏柔声说道。
  “是吗?洗尘大哥你要吗?”
  区洗尘睁开一只眼睛,接过阿毛递来的饼子,艰难的吃了几口又重新开始打坐了。
  “你们吃过什么东西吗?”阿毛疑惑的看着雷伊和刘敏。
  二人到山坡上时,丰盛的晚宴已经快要结束了,也没有见二人吃过什么东西,除了一杯清水酒。那酒虽能御寒但并不充饥,下到山谷中已经有两个时辰了,这一路危机四伏,提心吊胆,走走停停,怎么会不饿?要知道,他阿毛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吃过什么?二人开始思索。
  刘敏实在想不出,但自打从那山洞中出来后,除了喝过阿毛几口水,倒是从来没有觉得腹中饥饿。
  雷伊马上就想到了,或许是山洞中群鸦争夺的那些汁液起了作用。
  “对了,阿毛,我和刘敏曾经跌入断崖。那下面隐藏着一个山洞。洞里有一颗非常高的树,还有很多的乌鸦。这些乌鸦在争夺这棵树上的一枚果实,果实破裂了,流出了很多汁液,像蜂蜜一样甜,我们吃过一些汁液。”
  既然阿毛精通药理,没准会知道一些。
  “哦,就是那些落到我身上的黏黏的东西?”刘敏开始回忆,当时水流实在太湍急了,幸亏自己是从小生活在河边的渔民,否则两人当时就葬身水底了。就在自己筋疲力尽的将雷伊救上岸不久,有什么东西忽然砸到自己身上,后面的事情自己就记不起来了,再醒来时人已经在清水山坡上了。
  “对。找到你时,你已经昏迷了,幸亏有这些汁液为我们补充了能量。”雷伊说道。
  “大树上的果实?”阿毛听完后紧锁眉头思考起来。
  火焰仍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区洗尘结束了打坐,身体好像恢复了不少,开始大口大口吃着刚才剩下的饼。
  “我不知道。”半晌,阿毛摇了摇头。
  “会不会和永生有关?”区洗尘吃完饼忽然说道。
  声音很轻,但永生这两个字眼却像一道闪电一般在几个人的脑海中炸响。
  永生?
  难道所谓的老先生某位女儿所掌握的那个秘密的谜底就是那些汁液?
  那自己和刘敏已经永生了?
  难道令众人放弃一切,趋之若鹜的永生如此简单就得到了?
  不,不对!
  不可能如此简单。否则那些乌鸦那几只蚂蚁岂不是都能永生?
  “阿毛?”刘敏柔声叫道。
  “……嗯?”或许是永生两个字眼在阿毛心中实在太重,他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
  “你也是为了这个秘密而来吧。”刘敏轻声说道。
  “……是的。”半晌,阿毛点头说道。
  刘敏清澈的眼神望着阿毛,想要说什么,终究还是没有说话。
  “阿毛,你精通药理,我问你,真的能够永生吗?”可能是聚气丹起了作用,也可能是打坐的关系,区洗尘的状态越来越好,说话的声音不再微弱。
  “家母临终前曾经告诉我,不要悲伤,未来的每一天都要开开心心的活着。今后不管遇到怎样的困难都要拿出勇气来面对,因为生命总会一天一天消逝,直到结束。但勇气却会一天一天的增长,成为永恒。”阿毛喃喃说道。
  “说得好!你母亲真是一位了不起的人。”区洗尘站了起来继续说道,“这世上哪有什么永生,即使有,那也是无聊透顶的事情。只有不断挑战自己,才能为我们短暂的生命赋予全部的意义。”
  洗尘的话令阿毛和刘敏大受鼓舞。
  他不是为了永生而来,而是为了挑战自己。
  就在这时,火堆不远处的桃树上忽然传来了声响。
  “永生?你们也是来盗取我的永生的吗?”
  一个像猴子一般的东西迅捷的抓着树枝飞了过来。
  “谁?”
  众人都惊骇的站起了身。
  来人的身影渐渐清晰。
  一个瘦骨嶙峋的矮小男人出现在众人面前,他的眼窝深陷,满脸皱纹,头发和胡须茂盛的都分不出来了,包在身上的衣服像是一块破布。
  “永生?永生?你们也来盗我的永生?”
  雷伊紧紧的握着手中的宝剑,区洗尘也握住了自己的长刀,这是一个从来都没有见过的人。
  “嗖。”
  一道白光闪过,来人向阿毛冲去。
  速度实在太快了,就在众人还没反应过来时,阿毛的包裹已经出现在来人手中。
  “吃的,吃的,有吃的。”来人飞快的打开包裹,取出了几张饼,大口大口的吃了起来,仿佛很久都没有吃过东西了。
  众人都惊愕不已的看着来人,但他只顾低头吃饼。
  “喂,慢点吃……”阿毛小声劝阻。
  来人不管不顾的狼吞虎咽,渐渐吃红了眼睛。
  就在来人马上就要把饼吃完时,他忽然将饼丢在了一边,开始大口大口的呕吐起来,继而双手捂着肚子打起了滚,嘴中发出呜呜的声音。
  “他好像吃的太多了。”阿毛慌忙从被丢弃到一旁的包裹中找起了东西。
  “呜呜,永生,永生……我杀死了恶龙……我已经永生了……你们,你们都是……坏人……你们要来……盗取……我的……”来人一边痛苦的打着滚,一边断断续续的说着话。
  ……
  “找到了。”阿毛站了起来,手中拿着一颗暗红色的药丸,“快点把这颗药……”
  “不必了。”洗尘用长刀的刀背拦住阿毛,“他已经咽气了。”
  众人望去,来人一声不响的躺在地上,浑身干瘪瘪的,只有肚子鼓胀着,他已经死了。
  一只蝴蝶像是悼念似的落在了死者最后终于隆起的腹部。
  “你们猜他是谁?”区洗尘默默的盯着蝴蝶问道。
  “我想,应该是上届来征婚的幸存者。”刘敏默默地说道,半晌又加了一句,“也是个被永生迷了心窍的可怜的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