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魔鬼丹药(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谁?”
  雷伊紧握着手中的短剑。
  阿毛和刘敏也一脸紧张的盯着身后的桃林。
  桃林中的声音越来越大,真的有人过来了!
  忽然火堆旁一朵粉嫩的桃花从桃树上无声无息的飘落下来。
  紧接着两朵又三朵,八朵又十朵。
  就像得到了一个指令,树上的桃花纷纷飘落,形成了漫天花雨。
  借着火光,漫天飘舞的花瓣十分耀眼夺目。
  雷伊三人却不敢欣赏,桃花落尽后,光秃秃的桃树立刻就枯萎了。
  如同受到了邪恶的诅咒一般,雷伊和刘敏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难道,难道是……”阿毛一脸惊恐的说道。
  花瓣全部坠落,身后的几株桃树全部枯萎,的声音停止了。
  在身后两颗枯萎的桃树间出现了一个人!
  “是,是你?”
  如果说桃花纷纷飘落,桃树纷纷枯萎已经让雷伊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出现足以让雷伊怀疑人生了。
  来人身材矮胖,两只眼睛猩红如魔鬼一般,身上散发着微微黑气,一只手伸向前方犹如僵尸,另一只手本也应该伸向前方的,但他却做不到了。
  因为他的一个肩膀下面空空如也,他只剩一只手了。
  这人居然是韩胖子!
  “杀死你们,杀死你们,杀死你们……”
  韩胖子面无表情的瞪着猩红的双眼,如行尸走肉一般向众人靠近,嘴中机械的重复着恶魔般的声音。
  “天啊……雷伊,怎么办,怎么办?”
  刘敏惊恐的站起了身,黏在一起的小手微微颤抖。
  即使面对的是豺狼虎豹,刘敏也会毫不犹豫的挡在雷伊身前,但这次面对的竟像是直接从地狱中走出来的恶鬼。
  刘敏毕竟是个女孩,看来要靠自己了。
  雷伊也霍然站了起来,手中短剑颤颤巍巍的对着缓缓靠近的韩胖子。
  阿毛紧张万分又充满期待的看着雷伊大哥的短剑,但除了剑尖越来越抖外,好像没有别的事情发生。
  怎么办?怎么办?这实在是太惊悚了。
  豁出去了!
  “大家快跑!”
  这是雷伊唯一能想到的办法。
  就在雷伊和刘敏飞快的转身的时候,阿毛也迅速的背起了洗尘,挑起了长刀。大家一起向桃林深处跑去。
  “杀死你们,杀死你们,杀死你们……”
  韩胖子恶魔般的声音还在身后回荡。
  也许是休息够了,也许是恐惧本来就能激发大家的潜能,每一个人都跑的飞快,甚至是一脸稚气身后还背着一个庞大身躯的阿毛。
  “杀死你们……”
  大家不知疲倦的穿过一珠珠桃树,韩胖子的声音渐渐听不到了。
  “阿,阿……毛”
  就在大家还在奔跑时,阿毛身后的区洗尘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洗尘大哥。”
  阿毛停了下来。
  雷伊和刘敏也停了下来。
  “阿,阿……毛。”洗尘艰难的说着话,“是,你……救了……我……”
  “大哥,别这么说,明明是你救了我。”
  大家随即在致密的桃林中清理出一小块空地,将几件衣服展开铺在潮湿的地面上,将虚弱的洗尘放在上面。
  “大哥,刚才你昏迷时给你服下了一颗止血丹,现在服下这颗聚气丹吧。”阿毛取出一枚白色的丹药和装有水的竹筒递给洗尘。
  洗尘艰难的将丹药服下,并盘起腿闭上眼睛开始打坐。
  “刚才那个人是韩胖子?”阿毛仿佛还没从噩梦中醒来。
  “对。”雷伊和刘敏扶着同一株桃树喘着气。
  “阿毛,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刘敏问道。
  既然阿毛精通药理,说不定知道些什么。
  “那应该是阎魔丹的作用。”阿毛紧锁眉头。
  “阎魔丹?”雷伊和刘敏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也只见过一次,十年了,整整十年了。”阿毛开始回忆,“我7岁那年一个风雪交加的夜晚,邻村王大妈焦急的敲响了我家的门,她说自己许久未归的儿子回来了。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是被巡夜人在村口发现的。家母二话不说带上药箱和年幼的我跟着王大妈走出了家门。”
  漆黑夜色中,大风吹动桃树发出瑟瑟响声。区洗尘静静地坐在地上,依然一动不动的运着气。
  “那天的雪大极了。我抓着家母的手深一脚浅一脚的踏着积雪。邻村出现在眼前时,我已经冻透了。王大妈家里很温暖,火炕上躺着一个人,那是怎样的一个人啊。”阿毛深锁的眉头中隐藏着无限的恐惧。
  “他的身躯已经严重变形了,半边脑袋耷拉着,流出的血都是暗红色的,但他居然还没有死,他的身上散发着微微黑气,双眼猩红,就和,就和刚才看到的那个人一样。”
  “王大妈叮嘱家母一定要小心,巡夜人刚发现儿子时,他非常的狂暴,像野兽一般将巡夜人扑倒在雪堆中,就在巡夜人大声叫喊时,儿子仿佛忽然被抽干了力气,昏倒在巡夜人身上,腥红的眼睛还微微睁着。最后是村中听到巡夜人的叫喊声跑出来的几个人将晕倒的儿子抬了过来,但千万不要直接碰他。”
  “送他过来的几个人都感觉身上火辣辣的疼,脱下衣服赫然发现接触过的部位连皮带肉都变黑了,像是腐烂了一般。”
  “家母取出几根长针试探了一下,发现他中毒时间不算长,但毒性却很深。最后在他一直紧紧攥着不愿打开的手中发现了一颗药丸。”
  说到这里阿毛忽然停了下来,紧紧的闭上了眼睛。
  “那就是阎魔丹?”雷伊问道。
  “对。我永远忘不了家母看到那丹药时的表情。”阿毛突然睁开了眼睛继续说道,“银针掉落在地上,发出几声清脆的响声。家母就像看见魔鬼一般一动不动,半晌家母取出一个竹夹,夹出了丹药,浑圆的丹药缺了一个很小的口,王大妈的儿子仅仅是咬了一小口……”
  众人不禁倒吸一口凉气,仅仅一小口就有这样的威力。
  韩胖子所到之处,珠珠桃树从花到叶,从根到茎都完全枯萎了,看来不是只咬了一小口那么简单了。
  “淡黄色的竹夹瞬间变成了黑色,家母仍然夹着丹药,若有所思。王大妈在一旁焦急的催促着,半晌,母亲叹了口气告诉王大妈,您的儿子已经无药可救了。”
  “王大妈先是愣住了,然后拽着家母嚎啕大哭起来。家母也默默的流着眼泪说,这是阎魔丹,是用魔鬼花,阎罗果,哭魂草,还有离村不太远就有的死灵芽等人间阴气最重的草药炼成的。服下后,人就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仿佛从地狱中走出来一般,碰触过有生命的东西都会枯萎。药效会持续几个时辰左右,药效一到,服药人必死无疑,神仙难救。而现在,您儿子的药效快要到了。”
  “果然没多久,王大妈的儿子就咽气了,猩红色的眼睛也闭上了。最后下葬时,黑气尽消,腐蚀的作用也消失了。在他的怀中发现了一封信,字迹已经很难辨认了。信的大意是,自己三年前为了理想跑出村子,最后不幸加入了一个神秘的组织,每天都被迫去危险重重的地方采集草药,人身受到了严格的限制。几次想要逃跑,最后都被抓了回来,严刑拷打。最后,他终于抓住在离村庄不太远的地方采药时的一次机会逃了出来,但身负重伤,他深知可能不能见到母亲最后一面了,他非常难过,于是他豁出去了。”
  “他最终还是服了阎魔丹。”刘敏无限惋惜的说道。
  “对,这个神秘组织就是炼制阎魔丹的,他自己深知丹药的威力,但他没有办法,身负重伤反正也要死了,索性偷服了丹药,延长那么一点点时间的生命。”阿毛说道。
  众人都沉默了。
  这摄魂夺魄的丹药最终让他见到了自己的母亲,却献祭了自己的生命。
  “家母说,服了阎魔丹就丧失了神志,成为一具只懂得腐蚀生命的行尸走肉,但王大妈的儿子或许因为见母亲一面的念想太强大,或许是因为只服了一小口,最终还是走了回来。死的时候,猩红色的眼睛中仿佛还带着笑意……”阿毛的声音越来越小。
  众人又沉默了。
  “唉,真是可怕的丹药。”半晌,刘敏柔声说道。
  “这阎魔丹一旦服用真的无药可救吗?”雷伊忽然问道。
  “嗯,时辰一到,大罗金仙也无能为力。”阿毛说道。
  那韩胖子为什么要服用阎魔丹?难道就是为了找自己报仇?
  没错,自己逼不得已是毁了韩胖子一条胳膊,但总算还有条命,变成这样一具腐蚀生命的妖怪来报仇真的好吗?
  如果报不了仇呢?
  而且就算能够报仇,时间一到,阎魔丹就是勾魂夺命的穿肠毒药,为什么要下定这样决绝的心呢?
  “雷伊,你在想韩胖子为什么要服用阎魔丹吗?”
  看到雷伊眉头紧锁一言不发,刘敏猜到了他的心思。
  “嗯。”雷伊点了点头。
  “我想,估计和永生有关。”刘敏轻声说道。
  对,是永生。
  拥有无尽诱惑的永生,只要杀死巨龙就能得到那个秘密。
  仅剩一只手,奄奄一息的韩胖子只有借助阎魔丹这一种方法了。
  变成行尸走肉又如何?
  药效结束前自己是不死之身,只要杀死所有人,杀死所有竞争者,巨龙就是自己的了。
  然后杀死巨龙,拿到秘密,药效结束后,自己依然是不死之身!
  呵呵,永生?
  雷伊忽然觉得,充满诱惑的永生也无非是一枚更大的阎魔丹。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