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美好祝愿(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你……”
  看着韩胖子近在咫尺的笑脸,刘敏的声音更加颤抖。
  如果说阿克蒙是个阴险狡诈之徒,那么这个整天笑呵呵的韩胖子无异犹有过之。
  “二位也不要紧张。”韩胖子晃了晃手中的软剑继续说道,“像我这样一个矮胖子,要是没有一件兵器怎么敢到这危险的桃花谷中来呢?只不过太早暴露锋芒的事情是万万做不得的,否则就会像他一样的下场。”
  韩胖子用剑尖指了指倒在地上已然断气,却怎么也闭不上眼睛的阿克蒙。
  “所以,这柄软剑通常都是缠在腰间的,二位放心,软剑宽不过半寸,锋利无比,不会有太大痛苦的。”
  韩胖子依然乐呵呵的,手中软剑寒光闪闪。
  “好了,我说的太多了,该打发大家上路了。”
  “雷伊……”
  刘敏又想要挡在自己身前。
  “不要动。”雷伊紧紧的拽着想要移动的刘敏。
  自己堂堂男儿,怎么可以躲在刘敏娇弱的身躯后面。
  “呵呵,还有点男儿本色啊。”韩胖子锋利的剑尖已经点在雷伊的喉咙处。
  “好了,我这人还是很不错的。”韩胖子并没有马上刺下去,“给你们最后说几句话的时间。不过你们也不用太过悲伤,反正你们马上就会在下面相遇了,哈哈哈。”
  “雷伊,我……”
  刘敏娇小的身躯慢慢停止了颤抖,仿佛下定了很大的决心,“能认识你,雷伊,我很开心。”
  声音不再颤抖,透露着一种释然,甚至还带着点喜悦。
  “哼哼,真是令人感动啊。”韩胖子一张笑脸快要拧开了花。
  怎么办,怎么办?
  听到刘敏诀别般的语气,雷伊手足无措。
  不管了,老子豁出去了。
  “刘敏,我也有句话想说……”雷伊像是在对刘敏说话,但眼睛却望着面前的韩胖子。
  “嗯?”
  就在刘敏和韩胖子同时疑惑时,一个声音突然炸响。
  “撒由那拉!”
  说时迟那时快,一条闪电突然从雷伊的剑尖中射出。
  耀眼的白光顷刻间笼罩了韩胖子的身躯。
  闪电瞬间劈开了韩胖子不足半寸宽的软剑,并击穿了他的整条右臂。
  “啪!”
  连剑柄都一分为二的软剑跌落在地上,同时传来的还有韩胖子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啊……啊……啊!”
  韩胖子矮胖的身躯被闪电击飞了足足有三丈远,跌落在地上,右肩冒着滚滚白烟,肩膀下面空空如也,整条胳膊已然消失。
  雷伊二人也被宝剑巨大的反作用力震退了数米,刘敏娇弱的身躯已经贴在了玉妖树光滑的树干上。
  鞋面终于和鞋底分家了,脚底凉飕飕的,鞋底还紧紧地黏在身前的地面上。
  虽然两只手还紧紧的贴在雷伊的胸脯上,但总算是能够移动了。
  “不要动。”
  就在雷伊刚刚准备移动一下时,刘敏扶住了自己。
  “你的脚底还粘着汁液,怕是一走路就要黏在地上。”
  刘敏小心翼翼的扶着雷伊肩上没有粘液的地方,“我扶着你,我们慢慢走吧。”
  “嗯。”
  “啊……啊…………”
  远处韩胖子的惨叫声渐渐减弱了。浓烟依然从断裂的肩膀处冒出,但人已经瘫软在地上。
  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从韩胖子的身边悄然飞过。
  半晌,韩胖子总算没了声音。
  “我们走吧。”刘敏一只手和雷伊紧紧的黏在一起,另一只手扶着雷伊的肩膀。
  “嗯。”
  在刘敏的搀扶下,雷伊一蹦一跳的向桃林深处走去。
  风依然呼啸而过,密密麻麻的桃林发出沙沙的响声。
  就在雷伊二人精疲力尽时,一条大河出现在眼前。
  河水湍急,泛着白光。
  横在眼前的大河将桃花谷分成了两部分。
  好在河上挂着一条狭窄的软桥。
  “我们休息一下吧。”
  雷伊发现不仅是自己,连刘敏的身躯也被汗水打湿了。
  自己的体重大部分都压在紧紧搀扶着自己的刘敏身上,不累才怪。
  雷伊一屁股坐在狭窄的软桥上,两条腿透过软桥扶手上的缝隙搭在半空。
  刘敏坐在自己身旁,两条修长的腿也像自己一样伸展着。
  哗啦啦的流水声从身下传来。
  “刚才,好大的威力啊。”刘敏温柔的说道,“你,你刚才喊的是什么,撒,撒由……”
  “是撒由那拉。”
  “那是什么意思呢?”
  什么意思?雷伊也不知道。
  “我想,我想应该是一种美好的祝愿吧。”雷伊喃喃说道。
  “美好的祝愿……”
  刘敏低下了头,若有所思。
  “放心啊,刘敏,我一定会陪你找到你丈夫的线索的。”
  “嗯。”
  半晌,谁都没有说话。
  耳畔边只有瑟瑟风声和湍急的流水声。
  今夜本来晴朗,但桃花谷四周延绵高耸的山峰遮住了星光,谷中分外暗淡。
  “呵呵,美好的祝愿?”
  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突然在雷伊的脑海中响起。
  是王安心!
  “你小子什么意思,说!”
  雷伊愤怒的在脑海中默想。
  自己这一路可谓九死一生,王安心这小子却不声不响。
  “你难道想让我和阿晴约会?”
  “怎么可能?这一路上我已经给你超纲了。”
  “那这剑还有cd时间,你怎么不早跟我说。”
  “你可别错过好人,别忘了,你的三次主动系统提示都已经用完了。所以剩下的只有在遇到危机时才会被触发的被动提示。我虽然是你的游导,却不能给你指示什么。”
  “三次提示。哼,你不说还好,一说我就更上火了,那些走调的七八头牛都拉不回来的破歌算什么系统提示?”
  “你可不要小瞧这些提示,每一条都是至关重要的。你不就是因为提示才找到了我这把宝剑。”
  “好吧,就算这句没问题,那这一句你怎么解释?希望就在前方?这句破歌也算提示?”
  “哈哈哈。”
  王安心尴尬的笑了。
  “解释一下啊?”
  “好吧,我承认这一句没什么用。但仅仅是这一句而已。都因为你小子总是对我的阿晴图谋不轨,所以我才换了这句无关紧要的话。既不起作用,也不会误导。”
  “你……”雷伊正要大声质疑时,王安心充满磁性的声音又低低的响起。
  “但,我说过我已经为你超纲了,算是补偿了。”
  “超纲?我怎么没看见?是让我湿了裤子算超纲,还是喝了毒酒算超纲?”
  “好了,好了,你好好想想,刚才你也用了一次宝剑,威力如何?”
  威力?
  威力很大,但仅仅只是要了韩胖子一条胳膊,比起第一次使用时一剑劈开将近三公里的树林来是差远了。
  “明白了吗?那次宝剑的巨大威力,就是我特意弥补给你的,别再错怪好人了。”
  王安心的声音又变的吊儿郎当了。
  “那现在怎么办?”
  桃花谷中处处都像隐藏着危险,自己仅有一条腿能蹦,行动十分不便,就算找到了恶龙,谁屠谁还不一定呢。
  “靠你自己了。”
  “大不了就游戏结束。你是想让我和阿晴约会吗?”雷伊恐吓道。
  “你,你能不能换个招啊?”王安心的声音急迫起来。
  “哼,招不在多,管用就行。”
  看来这招真是非常管用,雷伊就像紧紧地捏住了王安心的七寸。
  “好,算你小子恨,我虽然是游导,而且游戏剧本也是我写的,所以不能算不熟悉。但设计程序时,系统也会对游导的暗示进行判定,一旦游导对游戏者的帮助超过游戏本身规定,那么游戏依然会被判负。在一个游戏中,游导对游戏者的增益行为不能超过系统判定的10分,超过随之就会结束游戏。”
  “那你现在几分了?怕是负分吧。”
  增益行为?雷伊想想自己坎坷的一路,王安心加给自己的怕都是负增益吧。
  “7分。为了你能及时赶上报名,我开了挂一般帮你加大剑的威力,这一下就被系统判定为7分。所以,明白了吧,为了不让你和阿晴约会,我当然是竭尽所能的帮你,但我能做的已经非常有限了。”
  “包括10分不?”
  “啊?哦,不包括。”
  “那还有最后3分呢?”
  “……你小子真是逮住蛤蟆攥出尿啊。非要榨干我才开心是吧?”
  “既然还有3分可用,那快说吧。”
  “唉,原则上,我们游导应该是1分都不去触碰的。增益数值不超过10分,游戏不会结束,对你们游戏者来说是没影响,但会影响我们游导的绩效工资的。算了,为了阿晴,我就再给你点提示。”
  雷伊竖起了耳朵,虽然声音是直接在脑海中响起的。
  “第一呢,困住你的玉妖树的汁液确实麻烦,但用玉清河水就能清洗干净,而你们下面这条河就是玉清河。这是游戏设计的一种简单理念,就像中毒后,解药一般也会安排在附近一样。”
  好,果然是一条有用信息。
  雷伊将腿尽量伸出,将沾满汁液的脚伸到了湍急的流水中,就在雷伊准备继续聆听时,王安心却没了声音。
  “喂,你小子咋了?”
  “额,9分了。我不能再说了,否则游戏随时有可能结束。”
  “哼,真抠门!”
  雷伊和王安心同时都在鄙视系统。
  “好了,帮助看来到此为止了。但有些事情还是可以告诉你的,撒由那拉这句樱花行省的古语确实有美好祝愿的意思。很久以前,那里有一个王国,由于各种原因国王不得不离开他的故都时,他深情的对故都说道,撒由那拉,愿天保佑故都。从此引申出带着美好祝愿的再见的意思,但却是决绝的再也无法相见了。”
  再见……再也不见……
  “雷伊?”
  就在雷伊陷入沉思时,刘敏忽然在身旁轻声呼唤自己。
  “我休息好了,我们继续前进吧。”
  “好。”雷伊从扶手中抽回双腿,脚底的粘液已经洗涤干净。
  两人起身时,两只手还紧紧地黏在一起。
  雷伊想了想,什么也没有说。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