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玉妖树汁(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擦。”
  刘敏用弯弯的火镰击打着火石,火星四溅。
  手中是刚刚折下的一段桃枝。
  桃枝挂满露水非常难燃,只是滋滋的冒着烟。
  四周是瑟瑟风声,好在清水酒真的起了作用,周身都是暖暖的。
  按说山谷中四面环山,不应该有这么大的风,但可能桃花山谷真的是硕大无朋,风从四面八方吹来。
  火终于点着了,跳动的火苗吞噬着桃枝上的叶子。一株株开满粉色桃花的桃树呈现在眼前。
  “往哪里走呢?”刘敏回过头看着雷伊。
  四周寂静无人,阿毛和区洗尘也不见踪影。
  “先向正前方走吧。”
  风中带着桃花的芬芳,二人穿梭在一株株致密的桃树间。也不知走了多久,烧尽了多少段桃枝,一颗非常不寻常的树赫然出现在二人面前。
  这棵树异常高大,几乎快要和山洞中那颗香樟媲美了。
  雷伊围着树绕了一圈,粗大的树干几乎要三个人合抱才抱得过来,他顿时有了主意。
  “刘敏,这棵树如此高,我要是爬到树上面一定能望到很远的地方,说不定能找到那个山洞。”
  “还是我来吧。”阿克蒙的酒毒性渐消,刘敏感觉自己的力量正在慢慢回来。
  “不用,你昏迷刚醒,还是我来。放心,比这棵树还要高大的树我也爬上去过。”
  爬过一次香樟树后,雷伊已经不把任何树看在眼里。
  “哗啦。”
  雷伊刚刚向上一窜就迅速的滑落下来。
  “再来。”
  等待雷伊的又是同样的结局。
  这棵树有些古怪,树干实在太光滑了。
  “我来。”
  刘敏微微一发力,脚尖连点树干,身形轻盈,犹如燕子一般向树上窜去。
  三丈高后,刘敏也感觉树干实在太光滑,脚尖渐渐借不上力了,身形豁然停止,沿着树干滑落下来。
  “好奇怪。”
  刘敏重新点燃了一段桃枝,火光中的树干闪烁着洁白的光泽。
  “好光滑。”雷伊伸手抚摸树干,就像在抚摸一块玉石,这颗大树竟像是通体由白玉打造。
  “雷伊,你看这颗树周围。”刘敏提醒道。
  跳动的火苗在大树下面形成了一圈圈光晕。
  有些不对劲。
  这颗大树下面实在是太干净了,没有任何落叶。
  “难道这颗树没有叶子吗?”
  二人向头顶上看去,树冠由密密麻麻的树枝组成,但距离实在是太远了,上面全部黑漆漆的看不真切。
  但凛冽的风吹过,这颗大树却寂静无声。
  “我试一下。”
  雷伊拿出闪着森寒光芒的短剑刺向了树干。
  “嗖。”
  直没入剑柄。
  犹如白玉做成的树干并不是太坚硬。
  “滴答,滴答。”
  几滴黑色的汁液顺着剑柄缓缓滴落下来。
  滴在了雷伊新换上的鞋子上,迅速的透过布鞋黏在脚趾上,又透过鞋底,黏在地上。
  “雷伊,你没事吧?”刘敏关切的走了过来。
  “没事。”
  “慢点拔……”
  还没等刘敏说完,雷伊已经飞快的拔出了剑,一大股汁液喷涌而出,将雷伊新换的淡黄色布衣染的一片漆黑。
  “唉,瞧你……”刘敏伸出一只小手帮雷伊拍打布袍,忽然觉得手透过布袍黏在了雷伊身上。
  “嗯?”
  刘敏用力拉了拉手,手指和雷伊的身体粘的紧紧的,怎么拽也拽不开。
  雷伊急忙用没握剑的手帮忙去拉,透过黑色的汁液,雷伊的一只手和刘敏的小手紧紧的黏在了一起。
  这颗光滑的树流出的黑色汁液就像强力胶水一般。
  “不要动!”
  就在刘敏想要用另一只手帮忙时,雷伊大声制止了刘敏。
  因为,不仅仅是手,雷伊发现自己一只脚也被黏住了,就像钉在了地上,一步也不能动了。
  “这奇怪的汁液有很强的粘性。我们怕是暂时动不了了。”雷伊懊恼的说道,都怪自己非要好奇去刺这棵树。
  “没关系,我们再想办法,这一路上我们不都是这样过来的吗。”刘敏柔声安慰雷伊。
  自己的手握着刘敏的小手又透过布衣和身躯黏在了一起,脚趾和鞋子已经分不开了,鞋底又紧紧的粘在地面上,看来仅仅靠脱掉鞋子或者是上衣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这叫玉妖树。通体光滑,无叶无果。”就在刘敏和雷伊一筹莫展时,一个阴森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
  “但玉妖树的汁液却粘稠无比,一旦被贴上如同附骨之疽。”一根长长的桃枝挑着一盏灯,灯下渐渐出现两个身影。
  “二位实在是太不小心了,需不需要帮忙啊?。”
  一高一矮两个胖子带着戏谑的声调向雷伊和刘敏走来。
  赫然就是阿克蒙和韩胖子。
  不好,现在自己和刘敏都不能动,阿克蒙这个卑鄙的家伙指不定会做出什么来。
  “哈哈哈哈,韩兄,你看这两人像不像困在蛛网上的猎物?”阿克蒙在韩胖子身边说道。
  “而我们就是这蛛网的主人。”韩胖子随声附和。
  “雷伊,我会,我会保护你的。”刘敏紧紧攥着没有粘住的那只小手。
  透过这只小手,能感觉到刘敏浑身都在颤抖,虽然她很害怕,但还是坚定的向前走了一步将雷伊挡在身后。
  “呵呵,美女救英雄啊。”阿克蒙依然和韩胖子并排着向二人走来。
  桃枝上的灯闪烁着淡黄色的光,缓缓靠近,就像一盏魂灯。
  “刘敏,听我说。”雷伊在刘敏耳边小声说道,“我有办法,你到我身后来。”
  虽然雷伊被困住了一只手和一只脚,但他还有一只活动自如的手,而这只手上还握着一把寒光凛凛的短剑。
  哼,现在的雷伊早已经不是那个坠崖时任人鱼肉的雷伊,而是已经变成身披金色战甲,脚踏七彩祥云的齐天大圣。
  宝剑在手,天下我有!
  “哦?在商量对策?”阿克蒙突然停在了离二人两丈远的地方,默默地摘下了礼帽。
  韩胖子也停了下来,眼睛紧紧地盯着刘敏秀丽的脸。
  “韩兄,所有来屠龙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是不是?”阿克蒙拍了拍白色的礼帽说道。
  “那是自然。”韩胖子一手握着顶着一盏灯的长长的桃枝,一手叉在腰上。
  “对于敌人来说,哪里是他们的好去处呢?”阿克蒙两只绿豆般的小眼睛中闪出一丝邪恶的光。
  刘敏还是紧紧的挡在雷伊身前。
  “那自然是坟墓了,呵呵。”韩胖子带着一张笑脸说道。
  “这两个人也算命大,不过这次就不会再那么幸运了,韩兄,我来?”阿克蒙轻描淡写的说道,仿佛充满了信心。
  “哈哈,请。”韩胖子仍然单手叉着腰。
  雷伊拉了拉和刘敏黏在一起的手,“刘敏,快到我后面来,我有宝剑,我……”
  情急之下,我有大招差点脱口而出。
  “你们以为我阿克蒙纵横一生只是靠那几只酒杯?”阿克蒙缓缓向二人走来。
  韩胖子还立在原地,一手挑灯,一手叉腰,就像被定住了一般。
  “今天就让你们见识见识我阿克蒙的手段。”
  视线中阿克蒙的身躯越来越庞大,韩胖子已经完全被挡住了。
  “快点到我后面来。”雷伊用力的拉扯着刘敏,但手还粘着胸膛,效果甚微。
  “嗯……”
  也许是出于对雷伊百分百的信任,刘敏终于重新回到雷伊身后,一只小手紧紧的拉着雷伊,美丽的眼睛中带着紧张,也带着一种释然。
  阿克蒙庞大的身躯越来越近,脸上带着狞笑。
  雷伊也笑了,缓缓地举起握着宝剑的手,剑尖对着阿克蒙。
  “呵呵,你这匕首也想杀人,你看看这个!”近在咫尺的阿克蒙突然拍了拍洁白的礼帽。
  刷的一声,就像启动了什么开关一般,从礼帽的帽檐上突然钻出了一圈齿轮一般的利刃。
  夜色中,利刃闪着森寒的绿光,一定是淬过剧毒的。
  “哈哈哈哈!”胜券在握的阿克蒙仰天大笑。
  “撒由那拉。”
  雷伊不想废话。
  ……
  夜依然黑暗,依然寂静。
  阿克蒙依然静静的矗立在近在咫尺的地方,刘敏在自己身后紧紧地握着自己的手,凌乱的气息打在自己身上,森寒的利刃就在眼前。
  什么都没有发生!
  ……
  “游戏者雷伊请注意,游戏者雷伊请注意,宝剑cd时间未到,不能使用技能。”
  系统冰冷的声音再次在雷伊脑海中炸响,雷伊的脑海一片空白!
  “去死吧!”阿克蒙对着雷伊猛然挥舞淬过剧毒的利刃。
  “不……”
  一切都是那么快,茫然无措的雷伊听到刘敏带着哭腔的声音,看到转瞬就要撞上自己额头的利刃,听到四周放肆的风声和自己的心跳。
  “滴答,滴答。”
  雷伊看到血一滴一滴的滴了下来。
  我死了吗?
  游戏结束了?
  “咚!”
  一个身躯悲壮的倒下了。
  却不是雷伊!
  “你,你……”带着利刃的白色礼帽散落在一旁,阿克蒙一双小眼中满是不相信的表情。
  “蒙兄啊,你说所有来屠龙的人都是我们的敌人这句话是不对的。”韩胖子笑呵呵的收回了刺穿阿克蒙眉心的软剑,并拭去了上面的鲜血。
  “而应该是,所有来屠龙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蒙兄啊,你一直都小心翼翼,这次怎么会大意的将后背留给别人呢?消灭了这两个形同于手无寸铁的人后,接下来就应该是我了对吧?”
  韩胖子望着死不瞑目的阿克蒙继续说道,“那我当然要先下手为强了对吧?这些不都是蒙兄教给我的?”
  “呵呵。现在该轮到你们了。”
  杀死阿克蒙的韩胖子又笑嘻嘻的看向了雷伊和刘敏。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