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四大美女(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她穿着嫩绿的裙子,就像春天抽出的嫩绿的柳枝。
  脸上挂着温和的笑容,一只春笋般的小手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有7只装满酒的小杯子,步履盈盈的走了过来。
  恬静纯美,给人以春风扑面的感觉。
  韩胖子呆呆的看着缓缓走来的春花,唇角边不知不觉的流出了口水。
  不只是韩胖子,连号称有的是钱,不缺美女的阿克蒙也摘掉了礼帽,紧紧地盯着春花的腰身。
  阿毛露出了孩童般天真的笑容。
  春花来到众人中间。
  奇怪的是,大家都在看着春花,也非常满意春花的姿颜,却没有人端起春花手捧的酒杯。
  春花依然面带春风般的笑容,但雷伊却觉得笑容在变浅。
  阿克蒙和韩胖子还在紧紧盯着春花,区洗尘和阿毛也带着欣赏的眼光望着春花,但所有人都一动不动。
  除了火焰燃烧的声音外,夜,非常安静。
  “我选春花。”
  就在春花用清纯的双眼对众人做最后的示意时,雷伊说话了。
  他站了起来,在众目睽睽下端起一只晶莹剔透的小酒杯一饮而尽。
  春花将空酒杯放在托盘上,向雷伊伸出了一只玉手。
  “你好,我是春花,谢谢。”
  “啊……我,我叫雷伊。”
  雷伊尴尬不已的握了握春花的小手。
  春花莞尔一笑,端着托盘向火焰后的房舍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其实对雷伊来说,美女,财富,秘密都不重要,他只是想陪在刘敏身边,保护刘敏,并帮她找到刘刚的踪迹。
  所以选择谁都不重要,随便喝一杯酒只是一个仪式,就像一张进入桃花谷的门票。
  “我,我只是……”雷伊望着刘敏,想要说些什么。
  刘敏默默地看着雷伊,眼神纯洁,毫无杂质。
  “谢谢。”
  半晌,刘敏声音颤抖的说出了两个字,她什么都明白。
  对刘敏来说,雷伊不仅是自己最信任的人。很明显,他还为了帮助自己放弃了一切,刘敏的心情十分复杂。
  刘刚……雷伊……
  刘敏的脑海中就像有一枚正在空中旋转的硬币,一面是刘刚,一面是雷伊。
  “下面请老朽第二个女儿夏雨为各位勇者献酒。”老先生的声音从房舍中传来。
  从边门又走出一个少女。
  她穿着一件火红色的长裙,就像盛夏天空中的炎炎烈日。
  夏雨迈着欢快的步子,就像一种火辣的舞蹈,来到众人之间。
  “我是夏雨。”
  声音活波开朗,端着托盘的夏雨用一种火热的目光巡视着众人。
  如果说春花拥有清纯的笑脸,那么夏雨就拥有优美的身段。
  韩胖子又一次流下了口水,阿克蒙也快要坐不住了。就连周钢也放下了手中的短刀,重重的哼了一声。
  “我是夏雨。”
  当夏雨又欢快的重复了一遍时,韩胖子颤巍巍的站了起来。
  “我,我选夏雨……”
  韩胖子声音颤抖的端起一只酒杯,酒水撒了一地,并艰难的将酒吞入肚中。
  “谢谢。”夏雨接过空酒杯,并向韩胖子伸出了一只手。
  “啵。”
  韩胖子低头亲吻了一下夏雨的玉手。
  夏雨快乐的表情中仿佛闪过一丝氤氲,转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韩胖子久久不愿坐下,还在默默的回味着什么。
  “下面请老朽的第三个女儿秋月为各位勇者献酒。”
  伴随着老先生的声音,从边门中走出一个身穿金黄色短裙的少女,就像秋日田野中金色的稻子。
  少女面色冷淡,端着托盘一言不发的走到众人之间。
  “秋月。”
  冰冷冷的吐出两个字算是自我介绍。
  她并没有看向众人,仿佛端不端酒杯与她无关。
  阿克蒙貌似对秋月非常感兴趣,但还是没有动作。
  区洗尘也饶有兴趣的看着冷淡的少女。
  仿佛时间到了,秋月潇洒的一转身就要离开。
  “我,我选秋月。”
  阿毛怯生生的站了起来。
  “给。”秋月直接递过来一只酒杯。
  “啊,谢,谢谢。”阿毛紧张的将杯中酒喝了下去。
  “谢谢。”秋月收回杯子,冰冷的吻了一下阿毛稚嫩的脸,转身离开了。
  “啊……”阿毛呆站在原地,羞得满脸通红。
  “哈哈。快坐下。”区洗尘拉了拉阿毛的衣角。
  “雷,雷伊,我也想选一个。”刘敏忽然在自己身边说道。
  “嗯,老先生说你也可以进入桃花谷。那你也喝一杯吧,然后我陪你去桃花谷中找刘刚。”
  “谢谢你,雷伊……”
  刘敏轻轻的搓着自己的衣角,此行的目的就是寻找自己的丈夫,当然是要喝一杯的,但还有些事情自己却没来得及跟雷伊说。
  “下面请老朽的第四个女儿冬眠为各位勇者献酒。”
  冬眠?
  就在雷伊惊讶于第四位女儿的名字时,冬眠小姐穿着一身白衣走了出来,白衣似冬天的雪。
  但冬眠却没有穿出白衣的美感。
  “咚。咚。咚。”
  冬眠小姐迈着两条粗壮的腿向众人走来,犹如铁锤坠地,每一步都发出巨大的声响。
  她果然没起错名字。
  冬眠小姐就像一头饱食后准备冬眠的熊。
  “刷,刷,刷。刷。”
  还没等冬眠走近,阿克蒙,区洗尘,周钢,还有刘敏都站了起来。
  大家纷纷端起冬眠小姐托盘中的酒杯,一饮而尽。
  冬眠小姐很满意众人的表现,自己果然才是四姐妹中最出彩的花魁。
  “我是冬眠。你们果然很有眼光。”冬眠小姐一边收回酒杯,一边像赏赐众人似的伸出一只粗大的手。
  阿克蒙,区洗尘,周钢,还有刘敏纷纷拉了拉冬眠小姐的“玉手”。
  “哈哈哈哈。”冬眠小姐发出了咆哮一般的笑声,扭动着水桶般的腰身,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雷,雷伊……”刘敏忽然轻声呼唤自己。
  雷伊望向刘敏。
  “有些事我还没来得及说,我听刘刚说过,有传言老先生的第四个女儿也就是冬眠小姐掌握着永生的秘密。我想当年刘刚一定选的冬眠小姐,我也想从冬眠那里找到更多的线索。”
  “嗯。我会尽全力帮助你的。”雷伊紧了紧手中的宝剑,这么多人选择冬眠,看来听到传闻的人不在少数。
  “对不起,雷伊,我应该早点告诉你的。但,只是传言,我也不确定,而且冬眠小姐她……她的样子……”刘敏纯洁的眼神中带着羞愧。
  “没关系。”没什么好责怪的,对雷伊来说选谁都一样。
  “好了,各位勇者听我说。”老先生从房舍中走了出来。
  “这杯水酒一来是给大家壮行,二来是给大家御寒的。桃花谷中露重风大,十分寒冷,清水酒可以保持大家的体温。既然大家已然喝了清水酒,老朽就放心大家下到谷中了。消灭恶龙就拜托大家了。老朽会在山坡上等着大家的好消息。”
  雷伊放眼望去,清水山坡四周是绵延起伏的清水山脉。周围群山挺拔,将清水山坡映衬的也像是一个山谷。
  低矮房舍中央的窗户中,透过洁白的窗帘,漏出淡黄色的光线。四个女儿应该就在房子里吧。
  在狭长的窗台两侧,摆着两盆植物,一盆中有一株不知名的正在绽放的红花。另一盆中像是一株草,只有绿色的叶,或许也是一盆还没绽开的花。
  木雕依然孤寂的倒在房舍前,无人问津。
  “我们走吧。”刘敏轻轻拍了拍雷伊的肩膀。
  “嗯。”雷伊收回目光,看向房舍旁的那颗桃树,下到山谷的绳索就在这颗桃树后面。
  阿克蒙像是怕被报复似的已经下到山谷中了,一起下去的还有韩胖子,这两个胖子仿佛已经达成了什么协议。
  “要一起走吗?”阿毛在雷伊身旁问道。
  “哈哈,还是我们两个走吧。”区洗尘的目光在雷伊和刘敏身上打量了一下,就拉着阿毛走了。
  周钢没有起身,依然在火堆旁执着的磨着早就锋利无比的短刀。
  “擦,擦……”
  每一声都像削在一根骨头上。
  “走吧。”雷伊听见磨刀声感觉很不舒服。
  “嗯。”
  桃树后面有三条粗大的绳索,像是用很多条麻绳拧在一起的,非常结实。
  山坡下面一片漆黑,不知道有多深。
  恐高症再次侵袭雷伊……
  “我先来吧。”
  就在雷伊抓着绳索踟蹰不前时,刘敏也抓起一条绳索身段轻盈的滑了下去。
  “雷伊,下来吧。没有多深。”
  不一会儿,刘敏温柔的声音从黑漆漆的下方传来。
  背后还隐隐约约传来周钢的磨刀声,令雷伊如芒在背。
  算了,还是下面比较安全。
  雷伊抓起绳索,一咬牙一跺脚,滑了下去。
  心在砰砰直跳,眼前的黑暗在不断扭曲变形,耳畔边是瑟瑟风声,黑色岩壁连绵起伏的变换着形状,就像一阵阵海浪。
  “咚。”
  终于坠地了。
  雷伊感觉这一路比想象中的要长。
  恐高症因为漆黑未知变得更加可怕。
  “快起来。”刘敏一双小手紧紧的扶起了雷伊。
  桃花谷就在眼前,远比自己想象中要大,在夜色中就像一片向四周展开的无边无垠的黑暗世界。
  在这片黑暗世界中,矗立着密密麻麻的桃树,被黑暗渲染的就像是由无数只千奇百怪的怪兽组成的军队。
  …………
  …………
  “擦,擦,擦。”
  磨完最后几下刀,周钢终于停了下来。
  众人都已不在了。
  周钢一只独眼瞪着空无一人的山坡,邪邪的笑了。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