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深夜献酒(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众人循声望去,山坡上出现了两个人。
  一个光着膀子的强壮男人,手中握着一把寒光凛凛的短剑,身后背着一个长发飘飘的女人。
  背后的女人穿着一件破破烂烂的大氅,纤细的胳膊和修长的腿都从大氅中露了出来。
  她赤着双脚,披肩散发,眼睛微闭,就像睡着了。
  “大家,大家不要喝这个人的酒。”
  雷伊背着刘敏气喘吁吁的又重复了一遍。
  阿克蒙惊呆了,端着酒杯的手静止在空中,他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两个人会出现在这里。不只是阿克蒙,其他人也都愣住了。
  “滴哩哩滴哩哩……”
  就在大家愣神时,立在熊熊火焰和低矮房舍之间的木鸟发出了一阵清脆的鸣叫。
  时间终于到了。
  “你,你刚才说什么?”韩胖子向来人问道。
  “我说不要喝这个人的酒。”雷伊来到篝火旁,将刘敏轻轻放在毯子上。
  总算是赶上了。
  “我,我的酒绝没有事,那都是误会,误会,不信你们看。”阿克蒙尴尬不已的将杯中的红酒一饮而尽,将杯底冲着大家晃了晃,“看,没问题。”
  但,没有一个人去拿阿克蒙的酒杯,大家都对这个人失去了兴趣。
  “刘,刘敏刚?”阿毛脸上带着喜悦同时还带着疑惑的望着刘敏。
  “哈,总算是赶上了。”区洗尘没有太惊讶,向雷伊微微一笑算是打了招呼。
  周钢一只独眼恶狠狠的盯着来人,一言不发。
  “二位,二位也是来征婚的?”清水山坡的主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对。”
  望着火光下呼吸逐渐匀称的刘敏,雷伊说道。
  在背着刘敏一路而来的时候,雷伊默默的打定了主意,巨龙,宝藏,美女,秘密这一切都不再重要了,自己的目标只是陪在刘敏身边,保护她,并帮她找到她丈夫的踪迹。
  刘刚很可能已经葬身在桃花谷了,雷伊只想陪刘敏进入桃花谷寻找。
  “嗯。二位是在木鸟鸣叫前到来的,这合乎规矩……”
  就在山坡主人准备继续说话时,一个声音打断了他。
  “我反对!”
  阿克蒙边说边站了起来,指了指躺在地上的刘敏。
  “大家也看到了,她……她是女的。”
  “女的又怎样?”区洗尘轻蔑的看着阿克蒙,“女人就不能屠龙吗?倒是这位先生,您那几只酒杯依我看只能毒死几条虫子,却完全杀不死一条巨龙。”
  “你……”
  阿克蒙一张老脸涨的通红。
  “是啊,老先生,任务的目标是屠龙,是男是女又有什么关系。”阿毛怯生生的说道。
  “有关系啊……”韩胖子乐呵呵的继续说道,“老先生是在给四位令爱征婚,屠龙虽然不分男女,但征婚总不能不分男女啊。”
  “对!”阿克蒙仿佛找到了依靠,“女人怎么能成为征婚者呢?”
  周钢一言不发,仿佛对一切都毫无兴趣,他默默的从背后的包裹中取出两把森寒的短刀,相互摩擦着。
  “擦,擦……”
  令人恐惧的声音回荡在篝火旁。
  “罢了罢了,只要能屠龙,即使做不了老朽的女婿,老朽也认了。”清水坡的主人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
  “各位所在的清水山坡悬崖下面就是桃花谷,谷中有一巨龙洞,洞中有一只恶龙,这条恶龙时常兴风作浪,夺走老朽的财宝,毁坏老朽的房舍,还试图抢夺老朽的女儿,令老朽苦不堪言。”
  “所以老朽才面向天下英雄征婚,为的就是除去这条恶龙。清水山坡一路上,道路凶险。各位能到达这里,说明大家都具备非凡的勇气。”
  “老朽在此声明,不管是谁,只要能够消灭恶龙,不分男女都能得到老朽的财富!”
  阿克蒙十分不爽的坐了下去,这两个人和自己恩怨颇深,一定要小心提防。
  “哈哈,都好都好,老先生说如何就如何。”韩胖子挂着一张笑脸说道。
  “请问这位先生和这位小姐尊姓大名,小姐似乎还没醒,需不需要老朽做点什么?”老先生边说边向雷伊递过来一盘热气腾腾的烤羊肉。
  “我叫雷伊,她,她叫刘敏……”
  在雷伊的内心中,不希望刘敏去桃花谷中冒险,但也不放心将刘敏自己留在这清水山坡上,看这篝火旁的人,除了那怯生生的稚嫩少年和那背着一把长刀的酷酷的小子外,别人都十分凶险。
  那两人应该就是之前刘敏嘴里的阿毛和洗尘。
  一双小眼睛正滴流滴流转的阿克蒙自然不是什么好东西,而那个总是乐呵呵的矮胖子也让人担心。
  “擦,擦,擦……”
  周钢还在继续磨刀。
  这个一脸横肉的独眼龙是最恐怖的,他一言不发,死灰色的独眼蔑视一切生命。
  看来,只有将刘敏带在身边好好保护了。
  雷伊紧了紧手中的短剑。
  自从宝剑大发神威后,雷伊就对保护刘敏充满了信心。
  “水……”
  躺在毯子上的刘敏忽然发出了微弱的声音。
  “水?有有有,我去取。”老先生快步向篝火后面低矮的房舍走去。
  “给,先喝我的吧。”阿毛递过来一只竹筒。
  竹桶内的水清凉甘甜,雷伊扶起刘敏,将水慢慢倒入她口中。
  “咳……咳……”
  虽然倒的很慢,刘敏还是被呛了两口。
  “慢点喝。”
  雷伊很开心,刘敏终于醒了。
  很快,一瓶水见底了。
  刘敏挣扎着坐了起来,感觉口中除了清水外还有些甜甜的汁液。
  “啊……”
  刘敏忽然发现自己的胳膊和大腿都裸露了出来,慌忙拉着衣角,但大氅实在太破烂了。
  “先把衣服换了吧。”区洗尘递过来一个包裹,“里面有几件干净的衣服和几双鞋子,雷伊先生,你也一起换一件吧。你们可以去那颗桃树后面换。”
  “啊,多谢。”雷伊拿起包裹,并将竹筒递给阿毛,“也谢谢你的水。”
  “客气。”区洗尘潇洒的一笑。
  “没关系。”阿毛露出孩童般天真的微笑。
  “雷,雷伊,这里是……”刚苏醒的刘敏显然还没有搞清楚状况。
  “走吧,先去换衣服。”雷伊拉起刘敏向桃树走去。
  刘敏什么也没说,乖巧的跟在雷伊身边,共同经历过磨难后,她对雷伊是百分百的信任。
  枝干粗大的桃树就像一道天然的屏障,只是雷伊不明白为何树干上插着一把寒光凛凛的飞刀。
  “你先去换。”雷伊将一身干净的粗布衣服和一双白布鞋递给刘敏。
  不一会儿,身着男衣的刘敏从桃树后面走了出来。
  她将长发重新在脑后盘起,虽然衣服大了一些,鞋子也大了不少,但面目清秀的刘敏还是显得英姿飒爽,像一个俊俏的书生,最终要的是她右颊上的刀疤消失了。
  “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看到雷伊盯着自己的右颊,刘敏解释道。
  原来,刀疤是假的。
  “别看了,快去换衣服吧。”刘敏将雷伊推到桃树后面。
  当雷伊也换了一件古色古香的布衣出来时,他看到阿克蒙正围在韩胖子身边不知说着什么。
  “那个人……”刘敏脸上带着愤恨的表情。
  “放心吧,要是他还敢打什么主意我决不轻饶。”雷伊充满信心的说道。
  “雷伊,谢谢你。你不仅救了我,还将我背上山坡。”刘敏清澈的目光看着雷伊。
  “不,不,刘敏,你也救了我两次啊。我们是,嗯,我们是一个集体……”雷伊差点不知道说什么好。
  来到篝火旁,阿毛正在抬头看着星星,区洗尘在闭目养神。
  阿克蒙似乎已经将韩胖子说动了,这两个家伙正围在周钢旁边窃窃私语。
  老先生还没出来。
  “我们必须要……这样……然后……这样……”阿克蒙的声音不时传来。
  “是啊,是啊……”韩胖子在一旁小声附和。
  一只色彩斑斓的蝴蝶正在围着木雕打转。
  “滚!”
  周钢突然一声怒吼,跟着飞出的还有一把短刀。
  “啪!”
  短刀直愣愣的擦着蝴蝶的翅膀钉在了木雕上,巨大的力量将木雕从泥土中带出,飞出了有三丈远,倒在低矮的房舍前。
  “滴哩哩滴哩哩……”木雕清脆的叫了几声。
  色彩斑斓的蝴蝶貌似擦伤了翅膀,它挣扎着斜斜的飞到房舍后面消失不见了。
  同样受到惊吓的还有韩胖子和阿克蒙。
  当看到雷伊和刘敏后,阿克蒙就意识到不好,而且阿毛和区洗尘那两个人明显和雷伊刘敏走得比较近,所以一番考虑后,阿克蒙决定找韩胖子和周钢结盟,随便几句恐吓后,韩胖子就连连点头同意了。
  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自己三言两语居然激怒了周钢。
  哼,这个头脑简单的家伙,下地狱去吧。阿克蒙拍了拍掉落在地上的绅士帽,恶狠狠的想到。
  “啊,水来了,水来了。”老先生姗姗来迟。
  他一只手抱着琉璃水瓶,另一只手抚摸着自己的腰部,径直向雷伊和刘敏走来。
  “唉,不好意思啊,老朽真是年纪大了,屋舍内有一口水井,老朽打水的功夫就把腰给扭了。”
  “没关系,老先生,我已经不渴了,您没事吧?”刘敏关切的问道。
  “哈哈,没事没事,闺女们帮我揉了揉,所以耽搁了一会儿。”老先生将琉璃水瓶放在一旁,扫视了众人一眼。
  “时候不早了,既然各位勇者都已经来了,老朽就说说规矩吧。”
  阿克蒙和韩胖子马上就竖起了耳朵,阿毛也停止了数星星。
  区洗尘微微睁开双眼,只有周钢还在漠不关心的摩着他的飞刀。
  “规矩很简单,谁能消灭桃花谷中的恶龙,就能迎娶老朽的女儿,继承老朽的财富,还有一个秘密。”
  “那个秘密想必大家也有所耳闻,老朽的一个女儿掌握着生命的秘密。”
  “现在老朽的女儿们马上就要和大家见面了。”
  “老朽这里有用清水山坡的清水酿的酒,一会儿老朽的女儿们会端着酒杯献给大家,各位看上老朽哪个女儿只要接过她手中的酒杯一饮而尽就可以了。”
  “老朽虽然有四个女儿,但只有一个女儿掌握着生命的秘密,怎么选择就看各位的眼光了。”
  “喝罢酒后,各位勇者就可以抓着房舍后的绳索进入桃花谷了。深夜是恶龙休眠的时刻,也是消灭恶龙最好的机会。”
  “好。”
  说完老先生向篝火后的房舍走去,不一会儿就消失不见了。
  “下面请老朽第一个女儿春花为各位勇者献酒。”声音从房舍中传来。
  一个娇小的身影从房舍低矮的边门缓缓走出。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