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山坡众人(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听完系统提示雷伊霍的站了起来。
  游戏结束就意味着自己再也见不到刘敏了。
  这怎么能行,必须马上想办法离开这里。
  火焰仍噼里啪啦的响着。
  头顶是璀璨的星空,周围是黑森森的树林。
  树木繁茂,辨不清方向,好像随处都隐藏着未知的危险。
  耳畔边有风声和不知名的夜鸟的鸣叫声,但听不到水声,这里似乎离水很远。
  往哪个方向走呢?还有半个小时。
  雷伊心急如焚的望着手中寒光凛凛的宝剑。
  “宝剑啊宝剑,我费劲千辛万苦才找到你,不应该给我点提示吗?”
  森寒的短剑造型奇特,有着银白色的长长的剑柄和闪着寒芒几乎和剑柄一样长的剑身,一条倾斜的护手分开了剑柄和剑身。
  这条倾斜的护手不知道用什么金属做的,上面布满了致密的细条纹,一丝一丝的,就像是头发。
  倾斜的一束头发?
  雷伊越看护手越觉得眼熟,就像是王安心那束奇特的头发。
  对了,王安心那小子作为游戏的游导也和自己一同进入了游戏,那小子人呢?
  自己跌入山崖,他不闻不问,自己落入水中,他袖手旁观,自己还差半个小时就要游戏结束了,他总不能继续隔岸观火吧?
  “是不是你?”
  雷伊紧了紧手中的短剑。
  森寒的剑身映衬出雷伊一张焦急的脸。
  宝剑没有反应。
  “是不是你,说啊,我猜就是你!”
  宝剑依然没有反应。
  雷伊想起初见萧晴时,她曾经说过,自己是游戏的游导,是帮助大家顺利进行游戏的人。
  那王安心那小子作为自己的游导,在这关键时刻是不是应该出来冒个泡呢?
  “我已经知道是你了,王安心!作为游导,游戏马上就要结束了,你不应该给我点提示吗?”
  雷伊开始猛烈的摇晃起手中的剑来。
  宝剑好像微微颤抖了一下?
  呵呵,好小子。
  雷伊准备放大招了。
  “你小子还没来时,萧晴偷偷告诉我了,如果我没通关游戏也没关系,虽然得不到第三个好处,但她愿意跟我约会作为补偿。”
  “什么?她真的是这么说的?”
  就在雷伊话音刚落,宝剑中突然传出了王安心带有磁性的焦急声音。
  “说啊,说啊,萧晴她,我的萧晴她居然想要跟你这样的人约会?天啊。”
  哼,一提萧晴你小子总算出来了。
  “当然,阿晴她……”
  “不许叫阿晴!”
  宝剑短短的剑身左右摆动,似乎在发怒。
  “哼,反正我是无所谓,游戏马上就要结束了,我正好可以和阿晴去约会。”
  “游戏当然不会结束。我作为本游戏的游导有权利和义务照顾好玩家。你小子麻溜的听我指挥!”
  宝剑果然蕴藏着巨大的力量,带着雷伊的胳膊转了一个圈。
  面前仍是漆黑的树林。
  “本宝剑有巨大的威力,是屠龙的利器,如何用好本宝剑将是你能否通关游戏的关键,现在时间紧迫来不及多说了,你小子马上对着面前的树木挥舞本宝剑,然后口中大喊撒由那拉!”
  “撒,撒什么啦?”
  “是撒由那拉,曾经樱花行省流行的一种语言,具体意思以后再说吧,快点,时间要来不及了。本游导一定要带领你完成任务!”
  现在轮到王安心着急了,为了不让自己和阿晴约会可谓煞费苦心。
  雷伊试探着向前方猛然挥出了宝剑!
  “撒……”
  声音戛然而止。
  后面全部忘光光。
  “笨死了,撒由那拉,撒由那拉,撒由那拉!记住没。”宝剑焦急的抖动着,剑身已经微微发烫了。
  “记住了!”
  雷伊再次面对眼前黑漆漆的树林,用出全身力量挥出了短剑。
  “撒由那拉!”
  嗖的一声,一道闪电从短剑中奔涌而出!
  耀眼的光辉转瞬即逝,眨眼间就消失在雷伊的视线中。
  四周寂静无声。
  这算什么?难道自己又念错咒语了?
  就在雷伊准备再次挥舞宝剑时,树林产生了异动。
  “哗啦啦,哗啦啦……”
  面前的树木纷纷拦腰折断,倒向两侧,硬生生的开辟出一条笔直的道路。
  好巨大的威力!
  “好了,现在你小子马上从这条路离开,麻溜的!”
  宝剑焦急的提醒道。
  火堆快熄灭了。
  雷伊将刘敏重新背在身后,踏上了树林中这条笔直的道路。
  “快点,快点,用跑的,你小子不是很能跑吗?”
  王安心就像变了一个人,从完全不管不顾变得格外热心,恨不能亲自披挂上阵。
  雷伊开始奔跑起来。
  倒下的巨大树木从雷伊两侧匆匆而过。
  差不多跑了有三里路,树林终于来到了尽头。
  树林外是一片覆盖着杂草的山坡,就像雷伊刚刚进入游戏时的样子。
  “吱吱吱……”
  夜已深,促织躲在草丛中放肆的叫着。
  山坡尽头,青烟滚滚,貌似生着一堆火。
  “愣着干嘛,上山坡啊!”
  就在雷伊踟蹰不前时,宝剑又焦急的提醒道。
  跑吧。
  雷伊紧了紧身后的刘敏,带着满身的汗珠,带着头顶的星光向山坡尽头跑去。
  …………
  …………
  阿克蒙坐在火堆旁正在享受着丰盛的晚餐。
  面前是一个毯子,上面放着几盘水果,几盘青菜,几只热气腾腾的螃蟹,一盘用山葱花摊的金黄的蛋和一条香气四溢蒸的正合适的鱼。
  但最诱人的还是面前的火堆上一只正在缓缓转动的烤羊。
  羊穿在一根粗大的树枝上,随着树枝的转动,香气渐渐弥漫开来。
  阿克蒙一面贪婪的望着面前的烤羊,一面悄悄的观察着。
  和自己一样围坐在火堆边的还有四个人,一个看上去一脸稚嫩像个小孩的家伙叫做阿毛,阿毛旁边有一个背着一把长刀的酷酷的家伙,貌似叫做区洗尘。
  剩下的两个人,一个矮矮胖胖,一张白白净净的胖脸下总是挂着微笑,乐呵呵的,叫什么韩胖子?最后那个人最让阿克蒙在意,是一个剃着光头,一只独眼,满脸横肉的凶狠家伙,这个家伙背后背着一个包裹,包裹中露出了许多把刀柄,这人沉默不语,坐下来后没有说过任何一句话,只是一言不发的吃着东西。
  他不碰任何蔬菜和水果,只是大口大口吃着鱼和螃蟹,他既不摘刺也不剥壳,而是整只放入口中,连壳带刺的吞入肚里。
  这个像野兽一般吃东西的男人叫作周钢。
  一股浓烈的香气直往阿克蒙鼻孔中钻。
  “羊烤好了。”转动树枝烤羊的人是这清水山坡的主人。
  一个穿着一件青灰色布袍的老人。
  他拿起一把锋利的匕首开始一盘一盘的分羊肉。
  “能够来到清水山坡,大家一路上心辛苦了。老朽略备点简单的吃食,还请大家不要见笑。”
  老人边说边将羊肉分到围坐在火堆边的五个人手里。
  “哪里哪里,能吃到这样的美味真是我等的荣幸。”阿克蒙客气的接过盘子,羊肉的香气已经让他蠢蠢欲动。
  “谢谢。”
  “多谢。”
  “客气。”
  阿毛,区洗尘,韩胖子也边接过盘子边向主人致谢。
  周钢一言不发的抓过盘子,一把抄起一块滚烫的正在流油的羊肉塞到嘴中,两片又宽又厚的嘴唇略微碰触几下算是嚼过后吞入肚中。
  老人向火堆后望了一眼。
  在火堆后面,山坡的尽头横卧着几间房子,房舍低矮,就像趴在山坡上,房舍只在中央开了一扇窗户,窗户上挂着一块洁白的窗帘,从窗帘中透出一股金黄色的光。
  在低矮的房舍和熊熊燃烧的篝火中间,立着一个木雕,像是一只鸟。
  这只木鸟正安静的站着,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我看,应该不会再有人来了。不知我们是否有幸现在就能见到四位小姐呢?”阿克蒙一边往口中送着香喷喷的羊肉一边说道。
  老人望着火堆旁的几个人,有些犹豫。
  “请,请再等等。”阿毛怯生生的说道。
  “对,那只木雕还没有鸣叫,所以时间还没有到。”区洗尘爽朗的说道。
  “可是,时间马上就要到了,那只木雕随时都可能鸣叫,我猜不会再有人来了,不如我们马上开始。”阿克蒙继续鼓动老人。
  “是呀,是呀,要来早来了,请马上开始吧。”韩胖子也应和道。
  “嗯,我看这山路茫茫,应该不会有人来了,也好,老朽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了。”老人仿佛下了决心。
  阿克蒙微眯的小眼中有了笑意。
  “不可。老先生,您亲自定的时间,报名截止到木鸟鸣叫时,再等等吧,我看一定会有人来的。”区洗尘坚定的辩驳道。
  “嗯,嗯。这位先生说的有道理,既然是我定的时间,那就再等等。大家继续吃啊!”老先生一摆宽阔的袖子,重新开始分羊肉。
  “嗖。”
  突然一声破空般的声音,一只闪着寒芒的短刀向区洗尘袭来。
  一言不发的周钢突然出手了!
  “啪。”
  区洗尘顷刻间拔出了长刀,轻轻一挥,刀芒轻柔的将疾驰而来的飞刀转了方向。
  “咚!”
  飞刀钉在了低矮房舍旁的一颗桃树上。
  刀柄还在猛烈的震动着,几朵粉色的桃花飘落下来。
  “哼!”
  周钢重重的哼了一声。
  这是他到山坡以来发出的第一声。
  “有分歧大家也不要动手啊。”老先生焦急的挥舞着宽大的衣袖。
  “就是,就是,大家不要冲动。”韩胖子也站了起来,左拉拉,右拽拽。
  阿克蒙饶有趣味的看着周钢和区洗尘,他突然有了主意。
  “呵呵,大家的目的都是相同的,但一切听老先生的,千万不要冲动。”阿克蒙从怀中摸出了四只酒杯和一只红酒。
  他将红酒缓缓的倒入了酒杯。
  “有美食岂可无酒?我从家乡带来了一瓶上好的红酒,不如我们消消火气,共饮一杯,一起迎接这最后的时刻。”
  就在阿克蒙带着得意的笑容准备将红酒分给众人时,一个声音忽然传来。
  “不要喝这个人的酒!”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