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银白剑柄(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沿着湖水有一条弯弯曲曲的小径,光滑平整,像是刻意修出来的。
  刘敏默默的跟在雷伊身后。
  身前的男子赤着上身,身下的短裤也破破烂烂,仅能罩住重要的部位。
  他没有武器,似乎也不会武功……
  爱冲动,不靠谱……
  但奇怪的是,他却有种让人放心的感觉。
  刘敏笑了。
  美丽的萤火虫仿佛多年没有被打扰过,翕动着小小的翅膀,闪着幽幽绿光围绕在二人身旁。
  “咚,咚,咚……”
  二人的脚步声在巨大空旷的山洞中回荡。
  也不知走了多久,在湖水的背后,突然出现了一个宽阔而平直的洞口。
  “刘敏,看,这有一个洞口。”
  雷伊停下了脚步。
  “这,这……”
  刘敏望着洞口,若有所思。
  “我先进去看看。”
  雷伊说完就要向洞口走去,刘敏快步赶了过来,拉住了雷伊。
  “不对,这就是我们来的地方!”
  ……
  雷伊目光灼灼的盯着洞口,宽阔平直,很是眼熟,又转身望着背后的湖水,晶莹碧绿,一大片萤火虫正在翩翩起舞。
  “原来,我们绕着湖水走了一圈。”
  “貌似没有路了。”刘敏紧了紧手中的鱼竿。
  “让我想一想,想一想。”雷伊抓着头发自言自语。
  那首歌怎么唱的来?
  在那岩石突出的地方,藏有我神秘的故乡。
  不管怎么看,自己费劲千辛万苦来到的这个山洞应该就是那神秘人的故乡才对。
  后面,后面怎么唱的来?
  啊啊故乡,生我养我的地方。
  不是这句。
  啊啊故乡,终生难忘的地方。
  ……
  有一句很重要,雷伊就是想不起来。
  啊啊故乡……
  最荒诞走音的几句歌声却偏偏反复在脑海中炸响。
  啊啊故乡,啊啊故乡,啊啊故乡……
  “够了!”
  刘敏看到雷伊痛苦的拍打着自己的脑袋。
  “喂,雷伊,一定,一定会有办法的。”刘敏慌忙拉住雷伊的胳膊。
  “我没事,没事。”
  刘敏的目光关切中带有焦急,一只小手紧紧的拉着自己的胳膊,另一只手扶着鱼竿。
  鱼竿?
  对了!
  刘敏的武器是鱼竿,那自己的武器呢?
  那把宝剑呢?
  “宝剑,宝剑倒影在,倒影在……明净的水面?群,群鸦环抱着秀丽,秀丽的什么,什么樟?”雷伊紧皱眉头默默说了出来。
  “宝剑?什么宝剑?群鸦?雷伊,你在说什么。”
  刘敏望向雷伊的眼神清澈的没有任何杂质。
  水面?雷伊望向背后平静的湖水。
  “我知道了。”
  雷伊大步流星的向背后的湖水走去。
  “喂,雷伊……”刘敏迈着轻盈的步子跟了上去。
  湖水碧绿,被漫天的萤火虫渲染的一闪一闪的,就像湖面下藏着无数的眼睛。
  “刘敏,借你的鱼竿一用。”
  “嗯?”刘敏疑惑着递过了鱼竿。
  雷伊接过鱼竿,慢慢的插入了湖水中……
  ……
  湖水浅的匪夷所思,杆头刚没入水中不久,貌似就碰到了湖底的淤泥。
  漆黑的鱼竿绝大部分都露在外面,一大群萤火虫围绕着雷伊飞舞,嗡嗡的声音就像在嘲笑他。
  雷伊想也不想的就跳入水中。
  “扑通。”
  平静的水面荡起了涟漪,大片大片的萤火虫向两边飞去。
  湖水莹莹绿色变浅了……
  不一会,萤火虫又重新聚拢在湖面上。
  湖水又碧绿如新。
  ……
  水不过腰,雷伊低着头在水面下疯狂的摸索着。
  “喂,雷伊,你在找什么?”
  我的剑呢?我的剑呢?
  寡人应该有一把宝剑在这里才对。
  半晌,雷伊直起了身。
  淤泥带着湖水从雷伊的指缝间滑落,滴滴答答的落入水中。
  湖水很清,很凉。
  砭人肌肤的湖水像无数把小刀划着雷伊的肌肤。
  放眼望去,清清湖水下连一只鱼虾都没有,哪里有什么宝剑?
  萤火虫在头上翩然起舞,一闪一闪的绿光倒影在水中。
  “雷伊,我来帮你。”刘敏踢掉草鞋,就要下水。
  “不要下来,水太凉了。”
  雷伊提着重新吸饱水的短裤向湖边走来。
  “你是有什么发现吗?”
  刘敏望着从刚才就举止奇怪的雷伊。
  没有宝剑,难道我又想错了?
  碧绿的湖水淡退了最后几圈波纹,重新恢复了平静,就像一块巨大的翡翠。萤火虫依然翩然起舞,荧光闪烁。
  雷伊一手提着短裤,一手搔着自己的头发。
  好好想想,再好好想想。
  宝剑,宝剑倒影在明净的水面。
  倒影?
  雷伊猛然向湖水上方望去。
  一片碧绿,大片大片的萤火虫遮天蔽日的罩在水面上,密不透风。
  “雷伊。”刘敏走过来,居然挽住了雷伊的胳膊,“不要着急,不要着急……”
  刘敏轻声安慰雷伊。
  从跌入悬崖开始,两个人的命运就紧紧地绑在了一起,刘敏生怕雷伊精神上出现什么问题。
  雷伊的目光紧紧跟随着在空中飞舞的萤火虫。
  山洞中分外寂静,湖水也平静非常。除了从湖面上传来的萤火虫翕动翅膀的微弱声音,这里可谓悄无声息。
  半晌……
  就在雷伊的眼睛快要被飘舞的荧荧之光晃出重影时,湖水中央一小撮萤火虫骤然向四周飞舞……
  “滴答。”
  一滴水落入湖中,打破了平静的水面。
  伴随着点点涟漪,萤火虫又重新聚拢在一起。
  雷伊明白了!
  “刘敏?”雷伊轻声呼唤挽住自己胳膊的少女。
  “嗯?”
  雷伊终于说话了,刚才的雷伊一直盯着飞舞的萤火虫不发一语,刘敏很是担心。
  “你说这湖水是什么颜色的?”
  “……啊?什么颜色?碧绿色的……”
  “不对!这清清湖水本没有颜色。”
  雷伊紧抓鱼竿猛然向湖面上飞舞的萤火虫挥去,闪烁着莹莹绿光翩然舞动的萤火虫慌忙闪出一片空间。
  湖面上一小片漂浮的绿色骤然退去,呈现出青灰色。
  “原来,原来湖水……”刘敏恍然大悟。
  “对,是萤火虫的颜色。”
  雷伊边说边挥舞着鱼竿在湖面上到处试探,大片大片的萤火虫飞舞着躲开了疾驰中的鱼竿。
  每一片逃开的萤火虫都带走了湖水上一小片绿色,青灰色的顶层岩石倒影在湖水中。
  “在这里!”
  终于,又一小片萤火虫飞舞着逃开了,洞顶的青色岩石倒影在平静的湖水中,这块岩石和别处的不同,一支宝剑深深的插入岩石中,直没入柄。
  “滴答。”
  一滴水透过银白色的剑柄滴了下来。
  “剑,你为什么知道这山洞中藏有一把剑呢?”刘敏疑惑不解。
  “嗯……这个以后再说,先想办法把剑拔下来吧。”
  为什么知道,自己能怎么说?这只是一个游戏?你们都是游戏人物?
  “嗯。”刘敏不再追问。
  雷伊用鱼竿的一头穿过致密的萤火虫碰了碰剑柄。
  “滴答,滴答,滴答。”
  剑柄仿佛稍微倾斜了一点点,几滴水落了下来。
  虽然整体没入岩石,但应该是时间太久远了,剑已经有些松动了。
  “好,我上去拔下来。”雷伊跃跃欲试。
  “还是我来吧。”
  刘敏接过鱼竿,走下冰冷的湖水,来到剑柄的正下方。
  “雷伊,帮我扶紧鱼竿,我试着爬上去。”
  雷伊连忙走下湖水,将鱼竿一端深深的插入湖底的淤泥中,漆黑狭长的鱼竿另一端就快要顶到岩壁上。
  头顶一群萤火虫快乐的围着鱼竿飞舞。
  刘敏赤脚盘在鱼竿上,两只小手抓着鱼竿,对扶着鱼竿的雷伊完颜一笑,身形轻盈的窜了上去,穿过盈盈飞舞的绿色,来到了竿顶。
  双脚紧紧缠住鱼竿,刘敏一手扶着头顶的岩石,一手握着剑柄,用力一拉……
  “哗啦。”
  剑柄很长,剑身却很短,与其说是一支剑,更像是一把匕首,随着宝剑被拔出,一股水流湍急的泄了下来。
  “哗啦啦。”
  水流越来越大。
  刘敏顺着鱼竿迅速滑了下来,一把抓住雷伊的手向湖边跑去。
  “咔嚓。”
  身后声音越来越大,宝剑就像一只锁住水流的塞子,随着宝剑被拔出,流水迅猛 的倾泻下来。
  岩石上被剑刺破的裂痕越开越大,越开越大,终于,岩石崩塌了。
  “哗啦啦啦啦啦,噼里啪啦!!!”
  犹如山洪决堤,瀑布一般的水流飞速的倾斜下来,将来不及逃开的萤火虫无情的卷入水中。
  “哗啦啦,哗啦啦!”
  水彻底刹不住车了。耳畔边只剩下流水声。清澈的小湖装不下这些迅猛的流水,马上就要溢出了。
  瞬间,一半以上的萤火虫被翻天流水吞没,明亮的山洞变得昏暗起来。
  “快走。”
  刘敏将雷伊推到自己身后来时的洞口。
  但一切都来不及了!
  犹如一条浩浩大河向微微池塘中注水一般,无情巨浪瞬间就将刘敏娇小的身躯卷走了。
  “啊……”
  刘敏凄厉的声音刚刚传来,雷伊也站不住了。
  “啊……啊……”
  雷伊也被卷入水中。
  美丽的萤火虫全部都葬身流水,山洞中一片漆黑,水势越来越高,就要顶到岩壁了。
  好痛苦……浸泡在冰冷流水中的雷伊渐渐喘不过气来,在意识逐渐向溟彼岸漂移时,雷伊忽然感觉,有一双小手抓住了自己,并倔强的想要把自己拖进岩壁上的缝隙中。
  雷伊终于失去了知觉……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