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独眼巨人(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电梯门开了。
  走出电梯,回首一望。
  雷伊发现子奇还站在电梯的角落里,身体轻轻地颤抖。
  唉,不管下定了怎样的决心,面对死亡时恐惧仍是免不了的。
  子奇站在电梯一角,微闭双眼,身体微微起伏。璀璨的星光洒在身上,说不出的荒凉。
  8点09分。
  雷伊焦躁不安,一面想马上去往楼顶,一面又想陪在子奇身边,陪他走完最后一程。
  是良心还是同情心在作崇?雷伊说不上,反正不能一走了之。
  谁搞乱了生活,都将受到生活最残酷的惩罚!
  罢了。
  子奇睁开微闭的双眼,一步一步走出了电梯。
  顶层没有灯,没有透明的玻璃。任星空璀璨,这里漆黑一片。
  “咚,咚,咚。”
  脚步声在巨大荒芜的房间中回荡着。
  地面铺着木地板,似乎没有任何东西,双眼还没有适应黑暗,在雷伊看来哪里都是模模糊糊的一片。
  “这边。”子奇赶了上来,拉住了雷伊的胳膊。
  “咚,咚,咚……”
  很安静,除了脚步声,没有别的气息。那个传说中强壮的防爆机器人在哪呢?
  作为塔型建筑,顶层没有人声鼎沸的一层那样大,但空空荡荡的房屋有一种无形的压迫力。
  “咚,咚,咚。”
  耳畔边,只有脚步声。
  “咚,咚,咚……”
  似乎是绕了一个圈。
  雷伊默默的跟着子奇走着,也不知走了多久。突然,子奇停下了脚步。
  有……有光!
  雷伊的面前出现了两扇和金碧辉煌的大楼很不匹配的木头门。
  应该是木头门。
  门虚掩着,金黄色的光线从两扇门中间泄露出来,将两人的身影拉得很长,就像两只巨兽。
  有风!
  清凉的风从两扇门的缝隙中吹了进来,搅动着大厅中浑浊的空气。
  门微微摆动着。
  身影,门影,微风,一切都像蜡烛的火苗,奇异的跳动着。
  子奇探出身子扒在门缝上,门里空荡荡的,尽头狭窄的楼梯清晰可见。
  “没,没人啊……”子奇回头对雷伊说道。
  雷伊走上前来,猫腰向门缝中望去。
  门里是一个正方形的小屋。望不到屋顶,但似乎有一盏小灯,散发出暖暖的光线将小屋照得亮堂堂的。
  小屋尽头,右手边有一条旋转楼梯,异常狭窄。
  小屋里好像真的没有人。
  “吱嘎……”
  陈旧的木头门被缓缓推开了。
  二人小心翼翼的踏入了小屋。
  雷伊觉得自己身处一片茫茫不见天日的危险丛林中,四面八方随时可能有猛兽扑过来。
  地上铺着鲜红的地毯,屋顶的光线在地摊正中央形成一大块耀眼夺目的光斑。
  子奇飞速的向四周环视,屋内一览无遗。
  狭窄非常的旋转楼梯就在不远处,就在前方!
  “喂……”子奇小声的呼唤雷伊。
  “嗯?”
  “好像……没人。”子奇将嘴凑到了雷伊的耳边,“但还是要小心点,看到右前边那个旋梯了吧,非常狭窄,只能一个一个的过。这样,我喊一二三……你就跑,我紧紧跟着你。”
  “好。”雷伊感觉自己就像一个刚偷完东西准备跑路的贼。
  “一……”
  雷伊微微向前探了探身子。
  凉爽的夜风顺着旋梯姗姗拂来,雷伊才发现自己的前额已经湿透了。
  “二。”
  子奇的声音突然大了一些,并放开了扶着雷伊肩膀的手。
  要跑了。
  目标,右前方!
  两人的目光灼热的盯着旋梯,整个视线的焦点都汇聚在旋梯狭窄的第一级台阶上。
  “三!”
  子奇的声音炸响在小屋中。
  雷伊右脚猛蹬地毯,身子像离弦之箭般冲了出去!
  要说雷伊没钱,没技术,没学历,雷伊都认了。但他雷伊也并非一无所长,要说冲刺速度,雷伊自认第二,无人敢认第一。就是因为这个特长,雷伊才被安全队破格录用为非编安全员。
  转眼间雷伊就冲到了小屋中间,地毯上硕大的光斑被自己遮挡,全部挥洒在自己身上。
  雷伊只感到眼前一片白茫茫,旋梯渐渐模糊,但自己还是凭着直觉向右前方冲去。
  身后子奇的脚步声同样激烈异常。
  快了,快了!
  马上就要跑出地毯,马上就要触摸到旋梯了,世界已经无法阻挡他们两个了。
  刺眼,真刺眼。
  为何还这样刺眼?
  地毯已到尽头,头顶的光斑还照耀在自己身上,白花花,明晃晃……
  不……
  不对?
  不对啊!
  头顶的光斑移动了!
  它移动了!!!
  雷伊倏忽一下停了下来,向头顶看去……
  屋顶上居然……
  有人!!!
  有一个巨大的浑身包裹在钢铁中的机器人!
  屋顶上并没有灯。那照亮整间屋子的暖暖的光线都来自这个机器人的一只眼睛。
  机器人只在额头正中央有一只独眼。
  地毯中央巨大的光斑就是这只眼睛射出的光线,这只眼睛一直在盯着跑动中的自己,所以自己才会一直跑不出光斑?
  “咚!”
  子奇结结实实的撞在骤然停身的雷伊身上,两人很快纠缠在一起,向着屋子一角滚去。
  “噼里啪啦……”
  终于,停了下来。
  雷伊只感到天地都已经消失了。自己正身处在一个巨大的旋转木马中,正在昼夜不休的旋转着。
  “我已经死了吗?”
  子奇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见到上帝了。
  “这么容易就死了?我怎么死的?摔死的?我跳了吗?没跳吗?我是谁?我在哪?我要做什么?”
  就在两个人都在默默的怀疑人生时,光斑又移动了。
  原本在地毯角落里的光斑在不知不觉中又移回了地毯中央,不,是中央靠右边一点点。
  天地还在不停的旋转中。
  在天地旋转的同时,光斑默默的在地毯中央和地毯角落中来回游荡。
  一圈又一圈,天地越转越慢。
  雷伊感到头疼欲裂,胸口沉闷,咽喉炙热难耐。恶心如翻江倒海,随时可能吐出来。
  子奇倒在雷伊不远处,正一边哀嚎,一边揉.搓着肿胀的脑袋。
  屋顶的机器人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光斑还在默默的来回游走。
  天地终于不转了。
  八点半了。
  已经足足晚了20分钟。
  雷伊挣扎着站了起来。
  机器人还是一动不动,庞大的身躯紧紧贴在屋顶上,快要覆盖住整个屋顶了,只是硕大的头颅耷拉下来,一摆一摆的,额头上的独眼随着头颅来回摆动。
  地毯上的光斑随着眼睛在地毯上来回游走。
  莫非……
  莫非这个机器人是在睡觉?
  “你怎么回事啊?”子奇也挣扎着直起了上身。
  “嘘。”雷伊示意子奇小点声。
  “不要发声,你瞧瞧的向屋顶上看一眼。”
  子奇慢慢扬起了头。
  “是他,就是他!那个防暴机器人。”
  “嘘,小点声。他似乎在睡觉,我们慢一点,慢一点,轻手轻脚的走。”
  雷伊说完蹑手蹑脚的向旋梯走去。
  旋梯很窄,却异常高。
  一切都很顺利,机器人依然在安睡,头部一摆一摆的。
  走了不知多少圈,雷伊回头看去,地毯上的光斑越来越小,仍然在摆动着。
  很顺利。
  非常顺利。
  一扇朱红色的大铁门终于出现在雷伊眼前。
  “是这里吗?”
  “对……就是这里。”
  子奇的表情很奇怪,有一点兴奋,有一点恐惧,有一点忧伤,有一点无奈。
  那是一副十分复杂的表情。
  雷伊不知道应该说什么。
  两个人站在旋梯的尽头默默无语。
  虽然两人相识不过一个多小时,但雷伊却觉得已经认识太久了。路已到尽头,接下去一人要下地狱,一人要上天堂?
  时光游戏坊真的是通向天堂的列车吗?
  如果是,那自己已经晚点了20多分钟,列车还在那里等待自己吗?
  “能不能拜托你一件事?”
  半晌,子奇默默说道。
  “当然,任何事情。”
  “谢谢,谢谢……”子奇默默的抽泣起来。
  朱红色的大门就在眼前,那扇门的后面就是自己人生的终点。
  活着,还是不活,这是一个问题。
  子奇突然恨透了自己。
  都走到这一步了,为何还会犹豫?如果自己苟且活下来,最后的赌注就失败了。妻儿的未来也就没有了。
  自己犯了如此大的错误,早已不可救药,只有最后一赌,只有最后一赌才能让自己的生命有些意义。
  自认为抱着最决绝的心,砸烂水晶来到这里,在最后,为什么还会动摇?自己原来如此惧怕死亡吗?
  赌!赌!赌!
  赢!赢!赢!
  只有最后一赌才能够拯救家人,只有拯救了家人才算拯救了自己。
  只有赌赢最后一赌,才能够偿还之前每一赌所犯的错误!
  呵呵,我是个赌徒,至死方休。
  “楼下那辆铁龙车,请交给我妻子丽丽,我家住在东城区东风大街爱之巢小区,1984室。对不起,最后还要给您添麻烦。”
  “不要紧。只是我想问你,今天是你赌注的第几天?”
  “第九天。”
  “要不……要不你回去吧,最后再陪陪家人,明天你再过来。”
  “……不。我不能回去。那样我一定不想死了。那样会害了她们。”子奇悄悄拭去眼角的泪继续说道,“从赌注的第四天我就来过,但一直没有像今天这样顺利,现在我终于鼓起勇气了。我要赢得最后的赌注,只有胆量能帮助我赢得赌局!”
  子奇猛然一步从雷伊身边挤了过去,双手按在朱红色的大铁门上。
  “您叫什么名字?我会永远记住您的。”
  “……我,我叫雷伊。”
  子奇用力推了一下大铁门。
  大门纹丝不动。
  “啊……啊……啊!”子奇拼尽全力。
  大门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雷伊迅速跑到子奇身旁,两个人连吃奶的劲都用上了,但大门就如同一道阻挡两人前往极乐净土的叹息之墙般坚不可摧。
  两人停了下来,将大门上上下下检查了个遍。没有把手,没有钥匙孔,没有指纹识别区,没有身份水晶录入处,什么都没有,只是一扇光秃秃,锈迹斑驳的大铁门。
  “是不是很困惑啊?”
  就在两人一筹莫展时,一个声音从背后传了过来。
  “叮咚!”
  紧紧贴在小屋顶端的巨大机器人一跃而下,粗壮的大腿结结实实砸在地面上,小屋的地板和狭窄的旋梯剧烈的抖动起来。
  ……
  雷伊和子奇紧紧的抓住旋梯的扶手。
  突然一道白色的光斑向旋梯尽头的子奇射过来。
  “哦。又是你。”钢铁巨人般的独眼机器人居然发出了和身材极不相称的很温柔的声音。
  “我们好像是第一次见面。”独眼机器人硕大的眼睛又看向了雷伊。
  “是……是。”一种强大的压迫力如潮水般袭向雷伊。
  “哦,不要害怕。我叫强熊。是负责筛查想要登上楼顶人群的守护型机器人。”强熊夸张的金属嘴巴向两边咧了咧,似乎是想要微笑?
  “好吧。强熊,又是我。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上去。”子奇从兜里掏出了紫水晶碎片。
  “你看,强熊。我是不是下了最坚决的心呢!”强熊独眼射出的光线正照在子奇手中的碎片上。
  碎片犹如九天星辰,耀眼夺目。
  “哇!紫水晶碎片!”强熊兴奋的抬起一只粗大的手臂,巨大手掌中似乎藏着一个吸盘。
  顷刻间,子奇手中的紫水晶全部飞到了强熊的手掌上。
  “这是要献给我吗?哈哈哈哈。”强熊巨大的笑声震得屋顶的灰尘纷纷落下。
  “献……献给?”
  “哦!谢谢!”
  强熊听到献给两个字后也不管具体是什么意思就一把将水晶碎片塞入黑漆漆的大口中。
  “咕嘟。”
  强熊嚼都没嚼就一口吞了下去。
  “哇哈哈!真是太美味了。太美味了!”强熊庞大的身躯直挺挺的躺在地上打起了滚。
  顶层小屋在震颤,旋梯在震颤,甚至整个春饼大楼都可能在震颤。
  子奇和雷伊双手紧紧的抓住旋梯的扶手,身体差点腾空,真是太辛苦了。
  “太感谢你们了。我只吃过一次紫水晶。这玩意实在是太坚固了。我的不锈钢牙齿根本咬不动。直接吞下去又显得太大了,很容易卡在喉咙中。卡在喉咙中,哇!太可怕了。”强熊挥舞着手臂又站了起来,巨大的头颅快要顶在小屋的屋顶上了。
  “你叫子奇是吧。你实在是太好了!太好了!为了我居然都将水晶粉碎了。你是怎么做到的呢?我之前吃过的那个水晶也是碎的,但那是强熊自己捡到的碎片。”
  “好了,强熊。水晶你也收下了。可以告诉我怎样打开这扇门吗?”子奇向强熊大声喊道。
  “哈哈哈!强熊并不是靠暴力守住想要强行上楼的人。强熊只是筛选谁可以上楼。有多少人都希望强熊不在这里,然后自己可以偷偷溜上去。这简直是大错特错。那扇门只有强熊这样力大无穷的机器人才能打开。所以恰恰相反的是,如果强熊不在这里,那些人反而上不了楼顶呢。”
  “那这次我可以上去了吗?”
  “不可以!”强熊咂咂嘴,似乎想回忆下刚刚吞下的紫水晶碎片的滋味。
  “什么!!!”
  子奇双脸通红,激动的快要不能说话了。
  “子奇先生,你从第一次来就是为了自杀。作为守护型机器人,我是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的。”
  “你骗我?前两次你都说我还没有下定决心。这次我连水晶都砸碎了,还算是没有下定决心吗?”
  “你理解错了。强熊是守护型机器人,怎么可能让人去跳楼?子奇先生,死有时候并不需要下多大的决心。但在万念俱灰时仍想要活下去才需要下巨大的决心。”
  子奇目瞪口呆。
  这个强熊居然能说出这样的话,自己曾经是机器人工程师,负责机器人个性化,但强熊的个性未免太强了?是哪位天才制作的强熊?
  “我该怎么办啊?强熊,我求求你,让我上去吧。”子奇脑子很乱。
  “子奇先生,你的故事我已经听说过了。今天你先回家,再好好想一想,绞尽脑汁的想一想。如果你一定还要跳楼,明天9点你再过来。我一定放你上去。”
  “可是……”
  子奇瘫坐在旋梯上。
  “子奇先生。我吃了你的紫水晶,等会儿我会送你一件东西作为补偿。”
  “一件东西……”子奇目光呆滞。
  钱,很多钱,大量的钱。
  自己走投无路,除了钱,除了大量的钱没有东西可以拯救自己。
  呵呵,钱也不能……
  因为最后的赌局,最后的赌局中还有一个没有告诉雷伊的秘密。
  “这位先生,你为什么要去楼顶?”强熊硕大的眼睛紧紧盯着雷伊,“难道,你也要去跳楼?”
  “不……不。我是要去玩游戏的。”雷伊连忙说道。
  “哦?时光游戏坊?”强熊的声音温柔异常。
  “对,对。”
  “请出示邀请函。”
  “在这。”雷伊从兜中掏出了邀请函。
  雷伊非常紧张,因为邀请函缺了两个角。
  “好的,我马上开门。”强熊只是粗略瞄了一眼。
  “但是,子奇先生,你哪里都不能去。”强熊强壮的手掌刹那间就抓住了子奇,并将子奇至于掌中。
  掌心中忽然闪现出蓝色的能量场,子奇感觉异常舒服,但是再也无法离开强熊的手掌了。
  强熊另一只粗大的手掌不费吹灰之力就推开了在雷伊看来不可能打开的大门。
  狂风呼啸着从大铁门外吹了进来。
  “请注意安全。”强熊说完收回目光,紧紧盯着掌心中的子奇。
  大门外星光熠熠,大风吹的雷伊的头发上下分飞。
  雷伊回头望着强熊手中的子奇。
  子奇一言不发的瘫坐在强熊的手掌中。
  8点48分。
  一直在担心着子奇的雷伊突然放下心来。如果没有强熊,雷伊真不知道该怎样拦住子奇,也不知道应不应该拦住子奇。
  虽然在内心深处,雷伊还是不希望子奇自杀。
  不管怎样,子奇至少还能和家人团聚一天。而即使明天,子奇还是要去完成他的赌注,强熊也不会再拦着他了。
  这应该是最好的结局?
  雷伊长长出了一口气,回过头,向着星光走了过去!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