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最后赌注(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多,多少钱?”屁股刚刚离开座位的雷伊仍然惊魂未定。
  “钱?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咳咳……咳咳咳咳咳……”青年听到钱这个字后居然双手叉腰仰天大笑,好像钱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笑的事情,最荒谬的事情。谁知乐极生悲,由快要断气的笑引发了快要断气的咳嗽。咳的同样惊天动地,咳的从双手叉腰变成单手扶地,咳的双脸通红,鼻涕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你,你没事吧。”雷伊赶忙下车扶住了青年。
  “钱……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青年貌似对钱这个字过敏。“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咳……钱……你居然问我……多少钱……”咳嗽衰歇,青年渐渐直起了腰。
  “我们都走到这一步了,你居然还想着钱!”
  “哪一步啊?”雷伊心中的预感越来越强烈。
  “你看那里!”青年随手一指。
  不远处的春饼大楼灯火辉煌,巨大的塔型建筑高高耸立,没入云霄。
  “那里高不见顶。”青年指向塔尖。
  雷伊放眼望去,夜云袅袅,云层上的部分只能想象。
  “一会儿,我们乘电梯上到最上面一层。那里有一个狭窄的楼梯,楼梯尽头有一扇朱红色的大铁门。推开大门,我们就能上到楼顶。”青年盯着雷伊,一字一顿的说道。
  “然后。我们就从那里跳下来!”
  “喂,你……”雷伊无话可说,原来,某些人的圣地是指的自杀的人。
  “我们的身体会穿过云层,粉身碎骨。”青年笑了。
  “你说,我们这样的人,还需要钱吗?”
  “需要。”雷伊喃喃道。
  “你说什么?我们都要死了,还要钱做什么?钱这玩意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就算能带过去,也指定不能花。”青年激动起来。
  “我……我不是来自杀的。”
  “你,你说什么?你不是要去楼顶吗?”
  “我去楼顶,为了,为了别的事情。”
  “什么?春饼大楼。本市最高建筑,唯一一个没有安装重力警报装置的大楼。楼顶上,夜风拂面,群星闪耀,万籁俱寂,难道不是一个葬身的好地方?”青年走了过来搂住了雷伊的肩膀,“走吧,走吧,别不好意思了,这么好的地方不去自杀,多可惜。以后这里安装了重力警报装置,你后悔就来不及了。”
  好彪悍的话!这小子脑子是不是有问题?
  “我,我的水晶落在车上了。”雷伊慌忙编了一个理由想要摆脱这个神经病一般的青年。
  “水晶?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和钱一样,水晶在青年看来也是天底下最可笑的事情。
  “你刚才是坐后面吧,你摸摸车座上有什么?”青年戏谑的看着雷伊。
  对,刚才屁股底下有什么东西。
  雷伊跑到车上,在车座位上摸索着,慢慢的捧起了一堆碎片。
  暮色中,街灯下,一堆亮晶晶的碎片,闪烁着紫色的光芒。
  是身份水晶!!!
  雷伊惊呆了,身份水晶是生活在23世纪的人最重要的东西。放弃身份水晶就意味着放弃了整个人生。而且,还是紫水晶。
  “你看。”雷伊边说边掏出了自己的水晶。
  青年看过来,雷伊的量子水晶散发着幽蓝幽蓝的光芒。
  身份水晶有不同的颜色。但不管是西方国还是东方国都不约而同的将中央省的水晶做成紫色。所以紫水晶不仅仅是一枚身份水晶,还是身份的象征。不知有多少不远万里怀揣理想的青年男女对紫水晶趋之若鹜。
  “你看,我是蓝水晶。而你是紫水晶……”
  “所以,你更应该自杀啊。”
  逻辑没毛病!
  雷伊气乐了。“你手拿紫水晶,享受着中央省最好的硬件条件,而我呢?蓝水晶意味着我拿着最微薄的薪水,缴纳最高的赋税,还要处处受人歧视。甚至是受某些自作聪明的机器人的歧视。买杯咖啡,别人300块,而我,420!去医院基因治疗,你们走绿色通道,去了就办了。而我,要和各个手拿五颜六色的水晶的人一起排队到天亮。量子车?你已经开上了,而我必须要抽到购买签,而且,就算抽到我也没钱买。在队里,我披星戴月的去上班,披星戴月的才下班,别的同事一年就升官发财,我一年还没转正,我容易吗?”
  “……所以,你更应该自杀啊……”
  “……我的意思是,我一个拿蓝水晶的人都在好好活着,你手持紫水晶有什么想不开的呢?”
  夜风拂过,雷伊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激动了,眼睛都湿润了。
  “那,既然你不是去自杀的,那你去春饼大楼的楼顶做什么?”
  “我拿到了时光游戏坊的邀请函,叫我去春饼大楼的楼顶体验。”
  “什么?”青年突然激动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同样是想去楼顶的两个人,做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
  “喂,喂,你不要激动啊。你有什么事情可以跟我说,我是咱们乐口市安全局的安全员。”雷伊一把拉住激动不已的青年。
  “哼。你虽然是安全员,但别想调节我。今天我自杀定了。天王老子都别想阻拦我。”
  自杀定了,听着真别扭。
  “我能拦着尽量拦,实在拦不住你就死了去。”
  话刚说完,雷伊也觉得说的挺别扭。
  “你也别尽量拦了,你拦不住的。”
  “那你至少告诉我为什么?”
  “为什么我也要自杀,你看我把身份水晶都敲碎了。你知道紫水晶有多坚固吗?”
  “为什么要这样坚决。”
  “哼!23世纪真可笑。真可笑。”青年转过身,面对着雷伊。“想自杀都不行。在家自杀会连累亲人坐牢。我都要死了,本来就对不起家人,怎么能连累他们。出门自杀,大街小巷上都有巡逻机器人,24小时站岗,如影随形。买药偷偷服用的话,一剂药要300万长城币。老子要是有300万还会自杀?而跳楼的话,几乎各个大楼都装有重力警报装置,一有想要跳楼的意向就会被警报装置发现并击晕,然后会被无休无止的劳教。好不容易有一座没有警报装置的大楼。那里云淡风轻,那里万籁俱寂,那里简直就是通向天堂的阶梯。但你以为会有这么简单?在那座大楼的最高层,通往楼顶的阶梯前,守着一个强壮的防暴机器人。”
  “机器人?”
  “对。这个机器人油盐不进,软硬不吃。除非你能证明你真的下了最大的决心,你是真的真的不想活了,他才有可能放你去楼顶。而我,不是第一次来了。”
  “结果呢?”
  “结果?我这不是好端端的站在你面前。说明我都失败了。”青年咬牙切齿的说道。
  “所以这次你砸碎了自己的水晶。”
  “对,这是我能想到的最极端的办法,也只有这个办法能证明自己是真的真的不想活了。”
  “可是……”
  “都这样了,你还想拦着我?”青年一把夺过了自己的水晶碎片。“这次我一定能成!”
  “好吧。你都这样说了,我肯定拦不住你。至少告诉我,你为什么走到这一步。”
  青年沉默半晌。
  “好吧,反正你也要去楼顶。在我生命最后的一段路上遇到了你,怎么也算一种缘分。我们去乘电梯,从一楼坐到顶楼要差不多八分钟,足够告诉你了。”
  八分钟?果然好高!
  雷伊看了看时间,7点56了。游戏坊的时间定的8点10分,必须抓紧了。
  “快走!”雷伊一把抓住青年的胳膊向大楼跑去。
  “哇!你拦不住就催我去死啊你,还有没有点良心。”
  赵春饼是位名人。
  他靠卖春饼发家,他家的每一只春饼都是手工制作的。在当今人工智能多如狗,劳动机器人遍地走的时代,能够坚持手工制作是一件费时,费力,费油,费盐,劳心,劳力的苦差事。
  更夸张的是,赵春饼不知从哪里得来了一张古方,制作出春饼的芳香据说可以让只加油不吃饭的机器人都摔个跟斗。
  于是,春饼的热潮席卷乐口市,并成为整个中央省著名的美食。
  赵春饼广招门徒,严格训练,并坚持手工制作,赵氏春饼的直营店很快就遍布整个神州大地。
  赵春饼不仅仅成为了一个名人,还成为了一个富豪。嚎到可以斥资25亿长城币在自己的老巢乐口市修建一座金碧辉煌的大楼,春饼大楼。
  这座塔型建筑高1145米,在当今世界所有建筑中,仅次于帝都的齐天神树和西方联邦大菠萝市的天空王座。
  但,10年前的某一天,赵春饼突然失踪,音讯全无。这起轰动大半个地球的事件经过半年的侦查最后不了了之。
  赵氏春饼集团经历了残酷的权力斗争,逐渐稳定下来,春饼口味依旧。但,据不少上点岁数有些闲钱的食客描述,似乎少了一丝什么味道。
  但雷伊肯定是尝不出来的,自己一贫如洗,天价春饼根本就消费不起。十年前春饼的味道,雷伊就更没尝过了。
  而且,雷伊从来就没有买个春饼尝尝这样的念头。
  但,下定决心准备自杀的青年却仿佛有这样的念头。
  刚步入大楼大门的青年正用一种充满渴望的眼神盯着热气腾腾,芳香四溢的春饼。
  “要春饼吗?”穿着笔挺制服的少女发出悦耳的声音。
  “……怎,怎么卖?”青年踟蹰不前。
  “这些是招牌春饼,3000长城币两个。”少女完颜一笑。
  “喂……你还有心情买烧饼?”雷伊不知道一个都准备自杀的人脑子里在想些什么。
  “嗯……”青年飘忽的眼神突然坚定下来,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来两个招牌春饼。”
  青年飞快的从餐桌上摸出两个,大步流星的跑开了。
  “他结账!”青年的声音传了过来。
  雷伊猝不及防的看到少女花骨朵般的笑脸朝向了自己,“先生,您好,两个春饼是3000长城币。看您不是本地人,就不核实您的工作年限了,直接按照最低的5%来征收您的跨境消费税好了。一共是3150长城币。”
  天啊!
  3150长城币!这可是自己大半个月的工资。是半年的直饮水,是三大包供能药片,是奶嘎达两个月的使用权,是一次半和东方妹子的相亲机会。
  雷伊放眼望去,大厅中人声鼎沸。吃饭的贵族,买饼的准贵族熙熙攘攘,那个混小子淹没在人海中,踪影全无。
  “先生?”少女奇怪的看着紧紧攥着水晶的雷伊。
  “……给。”
  雷伊感觉心在滴血。
  8点01分了,不能再拖了。
  “谢谢惠顾。”少女递还雷伊水晶,这颗蓝水晶湿漉漉的,也不知道是汗还是泪。
  “嗯。”雷伊一把抓过水晶,环顾大厅。
  三侧都有电梯,那个混小子上了哪一侧呢?
  向左?向右?向前看?
  雷伊听见风来自电梯和人海。
  “这里!”青年站在右侧电梯口向正要一一排查的雷伊招手。
  好小子!
  雷伊三步并两步的穿过人群。
  电梯到了。
  青年刺溜一下钻上电梯,随手按了顶层的按钮。雷伊也大踏步的冲了上去。
  青年站在电梯一角,小心翼翼的咀嚼着手中的春饼,样子非常珍惜,一点点渣子都没掉落。
  电梯门关闭了。
  雷伊站在电梯中央,猫着腰,喘着粗气,恶狠狠的盯着青年。只见青年微闭着眼睛,脸上带着笑意,非常享受春饼的味道。
  “看你小子哪像要死的人啊?我看我才像要死的。”雷伊盯着无所表示的青年气不打一处来。
  “嗯,好吃……”一只春饼已经下肚了,青年不慌不忙的摸出第二只,“过去……我经常吃……嗯,这家的春饼。”
  “就你?喂,喂。我出的钱。给我留点!”
  “嗯?”青年停了下来。
  “我不白吃你的。你也看见了,我的水晶已经成了一堆碎片。不得已才让你付钱的。”
  “不得已?你也不看看多少钱,3000块啊,我容易吗,快别吃了。”雷伊说着一把抢过另一只春饼。
  嗯,缺了一个口。
  “好了,反正我也没收你车费钱,这个春饼就当车费了。”青年看着正要张开大口的雷伊说道。
  “车费……嗯……车费哪有1500,呜呜……好吃。”雷伊含混不清的说道。
  通体透明的观光电梯在暮色中扶摇直上。灯火通明的街道,熙熙攘攘的人群,川流不息的车辆都渐渐缩小。
  “以前,我经常吃这家的春饼。”青年继续说道,“我叫蒋子奇,是中央省西京市神叶村人。东方市牡丹大学毕业的。学的是机器人个性化设计,毕业后,我在蓝湖市的一家机器人生产公司做工程师,起薪18万长城币。”
  “牡丹大学?那是顶尖大学啊。”雷伊看着眼前邋里邋遢的青年。
  “经过五年的打拼,凭借我自己扎实的技术,我做到了部门主管的位置,年薪50万长城币。并且我还和一个美丽的姑娘结婚了。她是乐口市人。”
  “50万?那你……”雷伊欲言又止。
  “结婚两年后,我来到乐口市。在机器人分配中心工作,负责服务型机器人记忆芯片的维修和管理。这时候年薪已经涨到60万。我和我老婆丽丽在乐口市买了房子,买了量子车。我是全村的骄傲,记得当我第一次开着量子车带着老婆回神叶村时,我的父母是多么的神气。不知有多少家长对自己的孩子说过,你们一定要向子奇哥哥一样,好好学习,考个好大学,找个好工作,娶个好媳妇儿,进个大城市。”子奇目光灼灼的说道。
  雷伊又重新打量了一下站在电梯角落里的子奇,中等身材,小腹翩翩,眼镜片厚重。头发像十多年没洗过,乱蓬蓬的搅在一起。一件灰不溜秋的上衣脏的已经分不清原本是什么颜色。牛仔裤上一片一片的污迹,也不知是什么液体染的。
  牡丹大学?工程师?60万年薪?
  雷伊觉得现在的子奇只是缺一个要饭罐,否则,往哪儿一跪都是一把好手。
  “后来,家道中落了?”雷伊依依不舍的将最后一点春饼吞入肚中。
  “怨我!”子奇炯炯目光默默暗淡。
  “我和丽丽是如此恩爱。一年前,我的儿子出生了。”
  “喂,你都有儿子了,那你还要去死?你是个男人啊,你这么不负责任?”雷伊激动了起来,“看样子,我必须要拦住你了。”
  “正因为是个男人,我才必须要死!”子奇也激动起来。
  观光电梯冲入了云层,昏暗的灯光淹没在厚重的云海中。
  “我曾经拥有一切,金钱,房子,车子,地位,贤惠的妻子,可爱的儿子。怨我!”子奇一拳打在观光电梯的玻璃上。
  “咚!!!”一声闷响。
  “疼啊……”子奇揉着肿胀的关节。
  “我不算家道中落,我都是自己作的。”子奇望着窗外厚重的云层继续说道,“在乐口市有三样东西最神秘,第一,十一年前忽然失踪的赵春饼。第二,时光游戏坊的老板,第三,南城区大清河底下的,鸟人市场。”
  “鸟……鸟人市场?”雷伊作为一名在乐口市工作了一年的安全局安全员,居然完全没有听说过这个市场。
  “这是个地下市场,在大清河流经南市区外有一处高地,高地上大部分地方都是荒芜的,寸草不生。只靠近河道处有两颗柳树。这里白天来看就是一条湍急的大河,但到了半夜河水退潮后,靠近柳树的河道中会裸露出一块潮湿泥泞的土地,地上有一块井口大的防水金属板,输入密码后,金属板会弹开,下面是一个电梯,进入电梯不断向下,最后会到达一条足足有一公里长的灯火辉煌的市场。这里到了半夜就人声鼎沸,有乐口市人也有帝都人,有东方市人,也有大港市人,总之就是全国各地人都有。”
  雷伊听得目瞪口呆,不敢想象。
  “这里交易各种不常见的产品,比如小火龙的爪子,雷猴的尾巴,大剑兽的牙齿。(小火龙,雷猴,大剑兽都是23世纪科学家用基因技术培育出的想象中的生物,一般都会被圈养在实验室中做研究,很少被用于商业用途。即使在23世纪,普通人也很难见到这些生物。)在这里,你可以吃到用独角兽的肉炒出来的饭,可以吃到烤火鸟翅,可以喝到用真龙骨泡的酒。这里还可以买到量子手枪,激光匕首,甚至是私人飞碟。当然,这里最大最著名的还是赌场。”
  “我不知道每个人都是怎么进来的,反正我只知道河道大柳树那一个入口。一年前的一个深夜,我从一个神秘网友那里高价购买了一个密码。那晚的水很湍急,天冷极了,河水迟迟不肯退去,我怀着紧张兴奋的心情焦躁的等待着。”
  观光电梯仍然在云海中穿梭,楼下一切事物都变成了缥缈而朦胧的颜色。
  子奇望着窗外乌七八黑的云层继续说道,“冰凉的河水终于退去了,我踏上了泥泞不堪的土地,夜风中到处是河水的气息。我还记得第一次摸到金属板上那砭人肌肤的寒意,就像一块巨大的冰块,冷极了。我忐忑不安的输入了密码,我记得当时头顶上是一圈昏黄的月光,河口处荒凉极了。”
  “金属板弹开了,下面深不见底,我仿佛听见了魔鬼在里面呼唤。来吧,来吧!将你的灵魂交给我吧。”
  “恐惧抵挡不过好奇,当时的我什么都有了,钱,地位,感情!我满意这一切,但是渐渐麻木,总想着生活中再多一点刺激。唉……一切都是自己作的。”子奇面容灰暗。
  “我最终去了市场,这是完美的一次体验,我吃到了从来没吃到过的美味。喝到了直冲脑门的烈酒,当然,我上了赌局。一个昼夜后,我离开了鸟人市场,当时群星闪烁,我感觉自己好久没有如此满意了,那一次,我足足赢了十万块。”
  十万?那就是自己所有的积蓄啊!
  雷伊心中默想。
  “后来,我着魔了,每个双休日都找借口去鸟人市场。儿子很可爱,很可爱啊!”子奇后悔莫及。
  “丽丽渐渐发现不对,但我什么也没有说。从小就是好孩子,好学生,好人的我渐渐被赌博支配,赌瘾渗透到了我的血液中,脊髓中,我满脑子都是赌博。”
  “从一两千开始,逐渐到几千块。鸟人市场中熙熙攘攘的人仿佛都有用不完的钱。终于,我也开始几万几万的押了。一开始赢得钱很快就输进去了。后来一下就输掉一个月的工资,我就骗丽丽说工资推迟发放了。再后来,我……”
  “你想说,你输光了钱?然后活不了了,所以要自杀?”雷伊盯着子奇一字一顿的说道,“你不要告诉我是这样的!你一个大男人输光了钱,拍拍屁股走了,你的家庭怎么办?你贤惠的妻子和可爱的儿子怎么办?你这是懦夫的行为,你走了,你的家庭要为你负责任,你的老婆孩子还会继续还赌债。而你,一个懦夫,一个败类反而落得一身轻松!还什么万籁俱寂,葬身的好去处?我看你就是一个垃圾!有本事你死给我看,看我不打断你的狗腿!”雷伊越说越激动,吐沫星子都要喷在子奇的脸上了。
  “你可知道还有多少人娶不上媳妇呢。”雷伊又小声的加了一句。
  “你说的没错。我是败类,我是垃圾。现在,说什么也晚了。当所有的积蓄几近输光后,我痛苦无比。丽丽依然温柔待我,可我实在愧对她的眼睛。每天我都绞尽脑汁的在想,怎样才能将输光的钱补上。后来,我想来想去只有一个办法。”
  “继续去赌?”雷伊轻蔑的看着子奇。
  “对!我输掉了六百万。那是我全部的未来。精神恍惚的我,因为经常弄丢记忆芯片被单位开除了。我的经济来源也没有了。思来想去,只有赌,只有赌!只要赢一把,只要赢一把,我就可以重新赢回我的未来。”
  “失败了,对吧。”雷伊戏谑的看着子奇。
  “我背着丽丽抵押了房产,拿到了350万。又是一个深更半夜,我坐在鸟人市场火红的沙发椅上目不转睛的盯着正在旋转的轮盘。那是我最紧张的一次,心脏在胸膛中咚咚直跳,就像在打鼓。手心已经全部湿透。不只是手心。背心,裤子,脖子后面都是湿漉漉的。胸口很闷,我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轮盘渐渐变慢,就要停下来了!我感觉心要飞出嗓子眼了。”
  “白色。最后是白色!”子奇双脸通红。
  “轮.盘中所有的数字都被分为了红,黑,白三种颜色。那个深夜,那个深夜在等河水退潮时,我就不断的告诉自己押白色,押白色!但,最后,坐在赌桌旁火红色的沙发上时,我却鬼使神差的押了红色。轮盘停了,白色!我欣喜若狂的认为一切都要回来了,我的手就要抱住筹码时,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告诉我,你押的是红色。”
  “你能明白我当时是什么感觉吗?”
  “你?活该!”雷伊重重的吐出两个字。
  观光电梯马上就要穿出云层了,云变得稀薄,点点星光照了进来。
  “我就像突然被闪电劈中了。我的头无比剧痛,身上已经麻木,身处温暖的市场中,我却感觉浑身发冷。白色!白色!白色!倒下去时,我脑海中只剩下白色!”
  “我足足昏睡了十二小时。醒来后,我的脑海中还是白色!白色,我洗白了。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了……”
  “好了,够了。你的故事我听够了。”雷伊一步步的向子奇逼近。
  “你这个懦夫。你想死可没那么容易。本来,看到你的水晶碎了。我以为你万念俱灰,不想拦你。但,没想到你却是这样的货色。想死?呵呵……”雷伊一边笑着一边提起了子奇的衣领,“今天我在这里,你休想去死!马上给我滚回去,用后半辈子偿还你的过失!”
  “你错了……”子奇厚重眼镜片下面的眼睛泪光闪闪。
  “我打了生平最后一个赌……”
  “一个赌?”
  “我什么都没了,但是我还有命!”
  观光电梯终于冲破了云海,视野变的无比广阔,明朗的夜幕下,群星闪烁。
  “一个多月后,房子就要被收回,我美丽的妻子,我胖乎乎的儿子就要流离失所,而且家里没有一分钱积蓄了。我是男人,绝不能让这件事发生,于是我用生命打了一个赌。”
  “十天内,只要我能在春饼大楼楼顶自杀成功,我的赌债一笔勾销。”子奇的双眼中流出两行清泪。
  雷伊慢慢放开了双手。
  “我以前常吃春饼。所以在生命的最后也想尝一尝。你不要介意了。只有这里,只有这座大楼才可能自.杀成功并且不连累家人。我来过两次了。防爆机器人都没让我通过,说我理由不充分。这一次,我将水晶中最后的一点点钱偷偷转到丽丽的水晶中,然后下了最坚决的心,将它砸了个粉碎。”子奇说着摸出了那把紫色的碎片。
  “我死后,钱会回到丽丽的水晶中,房子也回来了。她们总算是可以生活了。我是一个烂人……希望她们幸福吧……”子奇靠在电梯的玻璃上。
  电梯停了。
  一千多米的夜空分外晴朗,每一颗星星都像一枚镶嵌在夜幕上的钻石,熠熠生辉。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