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是我的了(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咖啡馆外阳光明媚,空气清新。
  但雷伊的心情却没有阳光那般灿烂。作为乐口市西城区安全队的一名不在编人员,雷伊享有最大的工作时间,最少的收入,办公室里最破的椅子,逢年过节拿回家的最烂的苹果。
  必须要入编!
  这是雷伊心中雷打不动的想法。入编意味着将近三倍于现在的收入,意味着阳光,沙滩,人类的尊重,还有部分蓝湖市生产的机器人的尊重!意味着美丽东方姑娘的青睐。
  但要入编只有两条路可以走,第一,娶一位东方姑娘。
  也就是说要先赢得青睐才能入编,而不是靠入编赢得青睐。
  第二,工作中有突出贡献。
  嗯,看来还是第一条靠谱。
  所以雷伊在乐口市一年的工作中将所有的休息日(非编制人员一季度休息一天)都贡献给相亲这项伟大的事业。
  一年只有四天休假的雷伊,在同一个咖啡馆见到了四个长相不一,但同样美丽动人的妹子。只得到了一个一模一样的答案。并向魅力东方婚介所支付了8000长城币。真是花钱如流水啊,雷伊一个月的薪水才5000长城币,幸亏来乐口市前,自己在老家工作了三年,有一点点积蓄,要不已经混不下去了。
  每年,不知有多少怀揣着青春理想的少年和胸怀着青春荡漾的少女不远万里来到中央省,这是一种什么精神?
  这是一种纯粹的精神,这是一种高尚的精神,这是一种脱离了低级趣味的精神,这是一种服务于人民的精神!
  于是,不知多少青春男女就成为了服务于广大人民的服务生。
  但要命的是中央省自古以来就没有给小费的习惯。
  所以,作为服务生只剩下微薄的薪水和劳累的工作,必要时候还要提防某些蓝湖市生产的机器人来抢饭碗。
  最后,很多人不得不灰头土脸的离开。
  但每一群离开的人潮退去,总会有新的人浪袭来。
  正所谓,爱一个人,你要送她去中央省,因为那里是天堂。恨一个人,你要送她去中央省,因为那里是地狱。
  但,雷伊就算咬牙切齿也不能离开,这是他的一个秘密。
  刺溜。
  突然一个人影从雷伊眼前飞驰而过。
  “抓,抓小偷啊!”一个急促而尖锐的声音从雷伊身后传来。
  一团肥肉颤巍巍的向雷伊逼近,人像渐渐清晰。
  “抓,抓,抓……”棕红色的头发,肥头大耳,大汗淋漓,灰白色的外套快要被肉撑破的男人半蹲在雷伊面前,双手叉腰,大口大口喘着粗气,他实在太热了,就差用舌头散热了。
  “怎么回事?”雷伊问道。
  这年头居然有人偷东西?一块水晶就是大部分人唯一值钱的东西了。但,谁会偷水晶?先不说非法持有别人的水晶是一种严重的违法行为,就算是捡到的水晶非本人也不能使用。水晶这个东西和血型,虹膜,指纹,叉腰肌的强度等等都要匹配才能用。
  “快,快……快,前面那小子偷了我的东西。”
  雷伊向先前的人影看去,西河大道的尽头,只能依稀辨认出一个小小的黑影。
  “你放心,我是西城区的安全员。我绝不允许有人在我的值区偷窃。”雷伊说完飞快的向黑影追去。
  大案子来了,哈。雷伊的心情顿时好了起来,这一年除了调节过几次口角外,在当今社会,又是中央行省,很少有犯罪行为出现。功夫不负有心人,今天让自己碰到了,这是上天给自己立功的机会,不知道抓小偷算不算重大贡献?
  算!一定算!自己的入编看来马上就有着落了。
  春风得意马蹄疾,人逢喜事跑的快。雷伊的马达已经轰鸣了。
  转眼间,眼前的清瘦少年刚刚拐了一个弯,雷伊就扑了上来。
  “哇啊……”被扑倒在地的少年发出了痛苦的哀嚎。
  “你跑不了了。我是乐口市西城区的安全员雷伊。马上交出你偷窃的东西。”骑在清瘦少年身上的雷伊春风得意。
  “偷东西?你凭什么说我偷东西?”少年拼命挣扎,奈何雷伊千金之躯和一往无前的意志都压在自己身上,动弹不得。
  “松手!”雷伊怒喝。
  “快放手……这是我的。”少年紧紧攥着一张细长的金属片。
  “松手!”雷伊死命卡住少年的手腕,腕口已经通红。
  “啪嗒。”
  金属片掉落在地上。
  “这就是你偷的东西?”雷伊捡起金属片,从少年身上离开。
  “我没有偷东西。”站起来的少年,一只手揉着红肿的手腕,一双眼睛愤怒的瞪着雷伊。
  “时光……时光……时光游戏坊邀请函?”雷伊看着手中细长的金属片念道。
  “对。这是时光游戏坊的邀请函,这下该明白我没有偷东西吧?”清瘦少年的东方话带着强烈的口音。
  看来和自己一样不是本地人,雷伊顿时精神一振。
  “你为何偷邀请函?”雷伊装模作样的问道。
  “偷?您还不明白吗?这是时光游戏坊的邀请函。”少年一副秀才遇到兵的表情。
  “所以呢?”
  “您连时光游戏坊都不知道吗?”
  “时光游戏坊,时光游戏坊,那到底是个什么东西?”雷伊一想到自己一天的遭遇,就气不打一处来。
  “您真……”
  “你要敢说我真老土,我就打烂你的嘴。”清瘦少年刚说出两个字就被雷伊粗暴的打断。
  “我来解释吧。”壮如猪的棕红色头发男人终于赶了过来。
  “这张邀请函是我搬砖的时候发现的。”红发男喘着粗气说道。
  “搬砖?”雷伊不解。
  “看来这位先生对时光游戏坊一无所知。”红发男看了清瘦少年一眼继续说道:“时光游戏坊是世界上最棒的一座游戏屋。据每一个体验过得人说,时光游戏坊可以给人一个终生难忘的美妙体验,就像一段时光旅行,一次心灵之旅,你能够敞开心扉,解开心结,重新认识自己。你可以从中收获勇气,希望,欢乐,宁静,幸福……”红发男一脸陶醉。
  “哦?有这么神奇?那一张邀请函多少钱?”
  “不要钱。”清瘦少年说道。
  “不要钱?那这张邀请函是怎么得来的?”
  “时光游戏坊不以挣钱为目的!”红发男说道。
  “他们会把制作好的邀请函散落在城市各地。”清瘦少年说道。
  “所以,我经常会去搬砖,没准哪块砖头下边就藏着一张。”红发男说道。
  “我也经常去大清河(流经乐口市的一条河)潜泳,经常翻翻垃圾桶。”清瘦少年不以为意的说道。
  “每一处地方都可能得到邀请函。今天我终于在一块砖头下发现了她!我兴奋的浑身发抖,正仰天长啸时,这小子突然出现,拿起邀请函撒丫子就跑了。我实在跑不过他,所以才大喊抓小偷的。”红发男愤愤的看着清瘦少年。
  “这可不能怪我。时光游戏坊的邀请函谁拿到算谁的,具有唯一性。谁让他光顾着大喊大叫。其实只要将里面的信息导入身份水晶别人就夺不走了。结果我还没来得及导入,就被您扑倒了。”清瘦少年说道。
  “哦。原来并不是花钱买的,而是谁拿到算谁的啊。”雷伊若有所思的望着手中闪烁着银色光泽的邀请函。
  “您想干什么?”清瘦少年和红发肥男异口同声的说道。
  “只要将信息导入水晶吗?”雷伊默默的将蓝色的水晶取了出来。
  “不要啊!”红发男紧紧抓住了雷伊拿邀请函的左手。“安全员同志,怎么说这个邀请函也是我发现的啊。”
  “安全员同志,还有这位先生,你们能不能听我说说啊。”清瘦少年枯枝般的手紧紧抓住雷伊拿身份水晶的右手。“实在对不起大家。但我真的没有办法啊。我要这个邀请函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我的妹妹。”少年声音暗淡了下去。
  “妹妹?”雷伊和红发男异口同声。
  “家妹才14岁,但有先天疾病。基因改造都不能治愈她的疾病。她……她将不久于人世。妹妹唯一的心愿就是能够拥有一张时光游戏坊的邀请函,可以去体验一次游戏啊,求求你们成全她吧!”清瘦少年鼻涕眼泪都出来了。
  “多感人啊。呜呜!”红发肥男眼圈都红了。
  “这么说您同意了?”清瘦少年目光炯炯。
  “我也想帮您,可是实在爱莫能助啊。”红发男揉了揉发红的眼圈。“我知道您妹妹需要她,可是我也需要她啊。为何我这么胖,走两步路就气喘吁吁?其实我和令妹一样也有先天疾病,医生说我这是先天肥胖无后天的不治之症。我连后天都没有了。我最终的心愿也是去时光游戏坊啊。这张邀请函还是我发现的,求求你们了。呜呜!”
  “少来。”清瘦少年和雷伊同时说道。
  “我说的是真的。你们一定要相信我啊。”红发男的肥脸上拼命挤出了几滴眼泪。
  “那我说的还是真的呢。”清瘦少年说道。
  “行了。我明白了。”雷伊嘴角挂着一丝讪笑。“这张卡就是时光游戏坊的邀请函。”
  “对。”清瘦少年说道。
  “这东西是花钱也买不到的。而是随机放在乐口市的某个地方。”
  “嗯。”红发男应道。
  “只要捡到并将卡中信息导入身份水晶,就是卡的唯一主人,并可以去游戏坊体验了。”
  “对!”清瘦少年说道。
  “大家都需要她,但你们说的故事都是假的。”
  “嗯……不,不是。”红发男马上反悔。
  “所以,她现在是我的了。”蓝色的身份水晶光芒一闪,信息导入完成了。
  “你,你,你一个人民安全员,居然做这样的事情。你这是强盗行为。”清瘦少年愤怒的说道。
  “你把她还给我,还给我,是我发现的啊!”红发男一副生无可恋的表情。
  “从今天开始,我就不断的听到时光游戏坊,时光游戏坊的名字。你们以为我要这张邀请函是为了自己?大错特错。我是为了我的父亲。他老人家已经病入膏肓了,他……”雷伊发现两道要吃人的目光射向了自己。
  “啊。呸呸呸!都是你们差点把我给带跑了。”雷伊继续说道,“时光游戏坊这种随机放置邀请函的行为,已经造成了城市秩序的混乱,这种行为会带来更多的争执,哄抢,甚至是斗殴。现在是文明的23世纪,我作为一名安全员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你们以为我是为了自己?大错特错!我要亲自去时光游戏坊,找到负责人,纠正他这种造成混乱的行为。甚至,时光游戏坊如此大的知名度都令人怀疑这是一种人为的炒作行为。这种邀请函的目的可能是将某些人秘密的组织起来,然后做一些不可告人的事情。”雷伊挥舞着手中的金属片说道。
  “一定是这样。房子,车子,票子不管在哪个年代都是刚需。邀请函何德何能居然能够和上面三个并列?这里面一定有鬼!时光游戏坊应该是个秘密组织,他们通过邀请函将不明真相的吃瓜者聚集起来,符合条件的就加入组织,不合条件的就秘密处理掉。”雷伊说的自己都相信了。
  “可是,可是有许多体验者报告啊?”红发男羸弱的反驳道。
  “哼!这就是他们的诡计,这些东西都是他们散播出来的。你们两个瘦的瘦,胖的胖肯定都不是组织的菜。如果你去了就会被剁成排骨,而你,就会被炼成猪油。”雷伊愤愤说道,“乐口市安全局居然对这个早已存在的组织不管不问,这说明要不然安全员都被诓骗了,而我是那个唯一发现真相的人。要不然就是游戏坊的后台很硬,没人敢碰。但是不巧,他们遇到了我,一个普普通通的但却是充满勇气的人民安全员,一个敢于独闯龙潭的真的勇士。”雷伊说的眼泪都要下来了,他感动了自己。
  红发男和清瘦少年目瞪口呆。
  “好了,我要回去准备一下,过几天记得看新闻,我雷伊摧毁邪恶组织的头版头条!”雷伊说完攥着蓝水晶和金属片头也不回的走了。
  看着雷伊渐行渐远的背影,两个失落的人居然一起走进了路边的一家酒吧,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两个刚才还剑拔弩张的人因为有了雷伊这个共同的敌人而友好起来。他们居然惺惺相惜,誓要不醉不归。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