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chapter37(双更)(1 / 5)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宋斯年尚有几分清醒,只不过身体的**在叫|嚣,察觉到苏枝僵硬的身体,头搁在她肩膀上,低喘几口气,动作停了下来。
  苏枝脑子里一片空白,一双杏眼睁的很大,瞧着同样僵硬的徐姨。
  “徐姨,事情不是你看到的那样……”苏枝话语苍白,完全是无意识地解释着。
  徐姨也仿佛不信,两只手揉了下眼睛,再次看向这边。
  苏枝手推着宋斯年,用了全身的力气,宋斯年压抑着身体里的燥意,指腹按着太阳穴,退开两步,靠着走廊的另一面墙,俊脸泛着沉沉的薄红。
  “他被人下药了。”苏枝快速让自己冷静下来,手扶着胸脯,上下喘了几口气,脑袋里想着所能想到的所有借口,最终觉得只有这一条能让徐姨相信。
  况且宋斯年被下药一事是事实。
  徐姨果然收起惊愕,憨厚的脸上露出担忧,“那,现在要不要送宋先生去医院?”
  苏枝稳起心神,手去扶宋斯年手臂,低咳一声,“我去送他过去就好了,他的司机就在楼下。”
  徐姨弯腰捡起买菜篮,搁进屋子里,然后关上门,一脸担心,“我送您跟宋先生下楼吧。”
  苏枝没拒绝,怕再拒绝让徐姨怀疑,“嗯,好。”
  进了电梯,徐姨在最前方按了一楼键。
  她跟宋斯年在徐姨后面站着。
  电梯下行,耳侧宋斯年显然还在忍耐,喘声一声比一声低。
  苏枝正想着李蔓到底从哪弄来的药时,腰被一只手臂搂住,随之耳朵也被咬住。
  她大惊,看了眼正前方的徐姨,无声挣扎着。
  宋斯年压低声,说话也不稳,“等不了了,枝枝。”
  苏枝耳朵被他口腔温度烫到,不敢出声,想推开他,但又听到他话语中的难耐,怕他难受,只能一边心惊胆战时刻注意着徐姨的动作,一边用手捂着嘴,死死压住被他弄出来的细喘声。
  电梯下行到一层,宋斯年神智不太清醒,苏枝却清醒得很,立即从他身侧退开。
  徐姨回头,挡着电梯门,着急道,“小姐您快带宋先生去医院吧,我瞧着他状态不是很好。”
  苏枝勉强保持镇定,不动声色拉好露着锁骨的毛衣,又去扶宋斯年,“我知道了,徐姨您上去吧。”
  宋斯年的车子还停在秋风苑楼下。
  苏枝把宋斯年半搀扶着上了车,在徐姨的注视下,吩咐司机开车驶出了秋风苑。
  宋斯年状态显然不好,俊脸生红,深邃桃花眼半阖,眸底藏着昏沉欲|望。
  手下也不老实地解开了两颗衬衣纽扣。
  车子急速行驶到一片人烟稀少的路段。
  宋斯年靠着椅背,沉声喊司机,“停车。”
  司机恭敬地应是,把车子停在街边。
  “你下车。”宋斯年又道,嗓音格外的低哑。
  司机听从命令,打开车门下了车。
  苏枝还在懵着,直到手腕便被握住,人整个被宋斯年拉到腿上坐着,她才意识到宋斯年要做什么。
  街边四季常青的绿化树向阳而生,枝叶舒展,高高遮在迈巴赫车顶。
  昨夜积在枝叶顶端的沉雪,颤了几颤,扑簌簌落在了车顶。
  不一会便被车内温度融化成了水珠,顺着车窗滑了下去。
  车子在街边停了三个多小时。
  苏枝开了车门出来,浑身热意被室外气温激的打了个冷颤。
  她蹲在街边,往常泛白的脸蛋红霞遍布,嘴唇被咬的通红。
  在车外冷静了一会,她才上了车。
  轻咳两声,看向一侧地宋斯年,“您好点没?还要去医院吗?”
  不过她只看了一眼,就立马收回了视线。-->>

桃酌月提示您:看后求收藏《我的桃花姑娘》, 最新最快,接着再看更方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