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 神棍(1 / 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留言反馈

  元载辞别后,当晚去了十王宅,夜会李辅国。被问及今日的进展,他摇头道:“顾佐此人,语出状若疯癫,下官没敢深谈。”

  李辅国奇道:“究竟如何疯癫?”

  元载道:“他说掐指一算,便算出宅使是太子的人。”

  李辅国怔了怔,问:“你之前透露过只言片语?”

  元载当场赌咒发誓:“下官自知其中干系甚大,哪里可能提及太子,完全是顾佐自己说出来的,他问下官,‘李宅使何时成了太子的人’,此言一出,下官不敢再谈,警告了他几句,便起身走了。”

  李辅国思索片刻,道:“也无需惊慌,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顾佐偶尔从别处听了几句流言,用来诈你,你怕是上当了。”

  元载道:“就算是从别处听来的只言片语,也不可等闲视之啊,这是要掉脑袋的。”

  李辅国摆了摆手:“无妨,你以为还是五年前么?当年的韦坚案,如今已不可能再现了。今上已不比从前,他老了,如今一味闭门拜仙,当真是......”

  元载道心有余悸道:“就算如此,也当小心些。”

  李辅国道:“怕什么?今上不是五年前的今上,太子也不是五年前的太子,这叫大势所趋!还有呢?”

  “嗯?”

  “顾佐还说什么了?”

  “啊,他尽说些乱七八糟的,说什么宅使您有封王拜爵之相,说我有宰相之气,我也没有理他。”

  李辅国皱眉:“此人受了这一场挫折,真疯了?还是故作疯癫之语?”

  元载道:“他说是怀仙馆功法擅算,从你我名姓算的。”

  李辅国摇头:“胡说八道,怀仙馆道术擅追摄,又有指刀术、丹符术和撒豆成兵术,从名头上便知,都与卜算无关?”

  元载道:“也是......他还说,宅使的名讳,非是本名,乃是贵人所赐,呵呵......”

  这一句话,顿时让李辅国呆住了,元载叫唤他好几声,才清醒过来。元载也察觉不对,颤声问:“宅使,这不会是真的吧?”

  太子赐名,极为隐秘,并无第三人得知,李辅国心里如同过了热油一般,说不出的惊骇。

  书房中的烛火在墙上映出两个一动不动的身影,好似世间静止了一般,过了不知多少时候,蜡烛渐渐熄灭,房中黑了下来。

  又一根蜡烛点燃,元载轻唤一声:“宅使?”

  李辅国猛然道:“走,去杏园!”

  顾佐刚刚接受完李十二的安慰,说是过上几日等天子心情转好了,再引他入宫陛见,顾佐对此只能报以点头和微笑,实际上他知道,很难了。

  将一帮师姐师妹们哄走,顾佐独坐于庭院中,慢慢思考着下一步的应对之道,就听门房禀告,说有个叫元载的大理寺评事拜访,于是让人将他请了进来。

  随同元载而来的还有一人,戴着斗笠,身着披风,顾佐一望而知其意,便屏退左右,将二人引入房中。

  元载介绍:“顾馆主,这位便是十王宅李宅使。”

  顾佐抱拳:“请坐。不知李宅使深夜来访,有何贵干?”

  李辅国沉默片刻,道:“咱家今日前来,欲向顾馆主请教天下大势。”

  顾佐笑道:“我哪里说得清什么天下大势?白日与元评事所谈,不过瞎说的,让李宅使见笑了。”

  他越是这么说,李辅国就越觉得他高深莫测,拱手道:“顾馆主莫要客气,还请不吝赐教。”

  他们二人夤夜登门,的确出乎顾佐的预料,此刻脑子里飞快的转动着。要说这两位能在鲜于向的事情上给自己出力,顾佐不太相信,如今的局面,太子一系还处于蛰伏中,是帮不上忙的。

  但今日求见天子被拒,让顾佐起了别样的心思——眼前的忙帮不了,不妨为将来打一打基础,过上几年再遇到类似的事情,再想入宫陛见,或许就不会那么困难了。

  再说“算一算”天下大势这种事情,也就是动动手指头,惠而不费,没什么难度,今日已经破罐子破摔了,不妨摔到底。想到这里,顾佐点头道:“李宅使有什么要问的,顾某试着瞎算一气,算得不对,李宅使莫怪。”

  李辅国和元载都客气了几句,由李辅国发问。

  “听闻顾馆主此来长安,是因鲜于向之故,不知于南诏之事,顾馆主是怎么看的?”

  顾佐点了点头,道:“鲜于向将有南征之意。”

  第一个回答就令人感到匪夷所思,李辅国和元载相互看了看,元载不敢相信:“起兵南征,怕是朝廷不会答应。”

  顾佐笑而不语,元载催问时,只是道:“顾某就是这么一算,算出来的结果不一定对,二位就当听个笑话。”

  元载道:“顾馆主你都没掐指呢。”

  顾佐更笑:“此事我算过很多次了,今日没必要重复再算。”

  李辅国问:“若是开战,谁胜谁败?”

  顾佐道:“这就不回答了,我若说南诏胜,你们以为我是故意灭他人之气,涨自家威风,说出来没意思。”

  李辅国道:“当然不会如此......那就不问南诏了,咱家想问第二个问题。”

  “李宅使请说。”

  “李相之位,还能坐得几年?”

  这个问题一时间令顾佐很难回答,他所知道的与现在发生的有很大不同,尤其在李林甫的问题上。按理说李林甫即将病故,但他见过李林甫,知道李林甫是有修行的,且至今生龙活虎,没有一丝病状。

  见顾佐手指头掐算了半天都不作答,这两位也不催问,只是耐心等待。

  又掐算片刻,顾佐决定拿出算命先生的传统手艺,说起模棱两可的猜测:“李相命中该有一劫,就看他能不能渡过去,过去了,就一切安好,过不去,呵呵......”

  李辅国和元载听了顾佐的回答,陷入了沉寂中,也说不清是呆滞了,还是在长考,忽然间,两人似乎从水下同时冒出头来,长长吐出口浊气,好似被憋了很久。

  就听李辅国道:“顾先生,咱家还有一问,太子......这几年是否平安?”

  顾佐道:“把心放回肚子里,太子无忧。”

  两人又对视一眼,可以看出几分明显的振奋之意。

  于是顾佐又加了一把火:“太子将登大宝!”

  :推荐作者我也很绝望的《诡异流修仙游戏》,下周五要上架了,感兴趣的道友们可以去看看。

  如果觉得好看,请把本站网址推荐给您的朋友吧! ↑返回顶部↑

章节目录